佑鸟

  “你爷爷没有死,你爷爷还在坟墓里。”

  爷爷?

  “是那个女人告诉我的,那个全身是血的女人。”

  顾横一听文星伟知道什么,就让金敛将他扶了进来。

  “慢慢说,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我的眼睛,也是那个女人弄瞎的。”

  “那个女人?”

  “她告诉我,她被锁在棺材里,是被咬死的。”

  “那她为什么要把你弄瞎?”

  “我瞎了,可是我可以看到她。她满身是血,总是蹲在角落里哭,似哭,似笑。她告诉我,她同情我,所以总来找我,告诉我她做了什么。她告诉我,她囚禁了一个文家的外来人,而这么多年,是文家的外来人,只有你爷爷。”

  “我爷爷?”

  “那你哥在哪儿?”顾横问。

  “他不知道真相,他一直还在迷雾中,从来没有出来。”

  “为什么所有人都死了,你哥活着?”

  “这……”

  “你求她了?”顾横又问。“她不会杀你,加上你的恳求,所以只有你们活下来了。”

  “我出生那年,文家开始死人,我能听到钟声,他们说我接近死亡,所以带来了厄运,将我排除,就这样,一直到了现在。”

  “钟声?西边老楼的钟声?”

  文星伟很吃惊的问我,“你怎么知道?”

  “我听到过。”

  “他们都说,那里的声音只有死人能够听到,那里也有一条路,通向地狱。也有人说,那是罪恶多端的人才能看到听到。”

  “你说你从小可以听到,那这肯定不是后者的原因。”

  “我哥没死,但是困在文家的迷局中也有数年,后来,有个叫文夏言的女人,试图将我哥拉出这个迷。”

  “这个文夏言到底是谁?”

  文星伟摇头,“我不清楚,她好像也不是文家的人。”

  “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瘟疫爆发没多久,上面就有他们的声音。”

  “这也是,除了你哥以外,没人能出文寨的原因了。”顾横这么一说,好像也是,我在文家那几个月,好像也没听过外面的消息。

  “是她叫我哥去找你的。”

  文家出事,爷爷的死,小叔的死,三叔的死,姑妈,再到二叔,这些事好像都在串联,再到文星河的出现。

  “我总觉得,她在带我哥走出去。”

  “这么说,现在文家的三个势力,一,是文寨地下坟墓的主人,二,是被锁在棺材死的那个女人,三,是文夏言。”

  这时,文星伟咳了几声,顾横看他情况不好,就让金敛送他回去,待他走后,顾横伸出四个手指,“四,文星伟。”

  “什么意思?”

  “你不觉得这个文星伟很奇怪?”

  “你是指什么?”

  “也许是我多虑了吧。”顾横似乎是在回避这个问题。“但是这江名烌,我们还是要去接应。”

  “那我们该怎么做?”

  “他应该不会有事。”

  “你说他带下去的那些人都是曾经害死那个女人的那些人,可是,那些人不都死了吗?”我问。

  “这……怎么说呢。反正他告诉我们,那是他看到的。”

  “看到的?他到底是什么人?”

  顾横无奈的一笑,“不知道。”

  “你和他认识多久了?”

  顾横想了片刻,摇头。“我只记得,他不一般,关于他的背景,28岁,年少有为?怎么说呢,他好像还特别有钱。很多事,他都是只做不说,但是在南城那次,他看到你,就告诉我,他找到你了,他说他看到了你的过去,至于具体,你还是要去问本人。”

  这么说起来,江名烌好像也不是本地人,可是我们去到的那些地方,他都很熟悉,就连溪乡,都比我这个土生土长的人熟。

  “以前,他只有在特别危险的时候才跟我们,其它时候,是很难见到的,也只有现在,估计是怕你死了,每次都会跟着。”

  “可是他说的,我已经死了。”

  “所以当续命锁在你身上的时候,我们也跟吃惊,不过好在,从溪乡走到这儿,你还活着。你小子倒也长见不少。”

  “底下抢手的东西,有三样,一,是江名烌给你的续命锁,二,是长生锁,三,是四方鼎。这三样,只有第一种是目前为止我们知道了存在的。”

  “长生锁?一般不都是长命锁?”

  “长命,也就是百岁,不同于长生,长生又是不死,听说外形与续命锁有些相似,出自同一个道观。可是这是真是假啊,也没人知道。那个道观,从最后一个道士死后,就塌山沉入了山里,这么久,具体的位置早已经变化,所以这个真假,也没人能够探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