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鬼话
佑鸟2019-10-14 11:171,447

  江名烌走后,整个大堂变得有些诡异,起先闻到的腥臭味,本以为那只是错觉,看着大堂中的牌位,我不自觉的攥紧了三叔的军徽。

  渐渐的,那股腥臭的味道开始越来越浓烈,就像是内脏被丢到下水道融合后的味道,我四处打量着,也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可是心里的那股不安,还是无法安慰消退。

  这时,耳边传来了敲击墙壁的声音,节奏的一下一下敲击墙壁,声音的来源是在一个阴暗的角落,我正准备上前查看,那地方突然没了声响,本能的反应告诉我,应该要逃。

  我刚迈开腿,角落突然冒出个东西向我扑来。我来不及避开,就感觉到手上一整剧痛,一个尖利的东西就咬住了手腕。

  我一脚踹开那个东西,乍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只狗,但是与一般的狗又有些不同,这只的嘴比平常的狗嘴要长,说是狗,更像是狼。

  我起身正准备往外跑,那狗又朝我扑来,随着一声巨响,那只狗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随后身下便是一片血红。

  大堂正门前,林烈然带着两个人四处查看,见我没死,似乎是松了口气,然后收起手枪向我走来。

  确认之后,才知道这是一匹狼,但是是家养的,已经退去很大的兽性特征,至于为什么在这死气沉沉的寨子里,无从得知。

  还没等我的伤口开始处理,那个角落的墙猛地塌了,只见塌的地方赫然出现一个大洞,墙很厚,两层,中间的空隙五十公分左右,刚好容下一个人走过,另一边一直联通到地下,下去的地方深不见底,只剩下一条朽掉的绳子,林烈然捡起绳子,轻轻的扯动了一下,明显的感觉到另一端有些重量,可是还没拉上来,绳子突然就断了。

  “怎么办?”另一个人问。

  林烈然叹了口气,“这个等江名烌来了再说吧。”随后,林烈然便看着我,示意让我伸出手,见没什么大碍,林烈然只是提醒我到时候记得去医院打个疫苗,随后就简单的清洗了一下伤口。

  “走吧,我们去找文家那个奶奶。”

  文家奶奶,也是文夏言的奶奶,关于文夏言和二叔的关系,也许也是个突破点。

  还没等我们动身,江名烌就来了,随后,江名烌带头,我们便下了那个洞里,江名烌告诉我们,那下面就是这一方的墓穴主人,因为曾经喜爱研究风水鬼物,收集过许多阴人的东西,所以这么多年,到民国到现在,也被推过很多次,只留下了这么一小片。

  这次江名烌没有反对我下去,从他口中,我似乎是唯一的枢纽。

  准备的绳子大概有个一百多米长,但是我们大概只下了十几米就已经可以看到下面,明明不深,可是从上向下看,却是深不见底的样子。

  手电照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异样,看着只是一个普通的洞穴,就连往里去的入口都是小到只容得下一只成年猫大小的动物进出。

  江名烌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让我们屏住呼吸,不久后,江名烌便找到了入口。入口被黄土严严实实的封住,从黄土的颜色来看,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还在担心这样对这里的主人不太礼貌,江名烌一脚踹开了那片土,动作粗暴,一看就是脾气很大。

  我们跟在身后,不敢说话,比起这个墓,林烈然和其他人好像更加害怕江名烌。我走在中间,也不敢贸然捅破这种死寂。

  往里走,地下的洞穴也慢慢开阔,也慢慢的变得潮湿,江名烌走在前面带路,像是很熟悉这个地方一样,地方不是很大,但是却阴冷无比。

  “文星齐。”突然,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

  “怎么了?”我应了一声,等我回头,才发现林烈然和另一个人正在诧异的看着我。

  林烈然问,“怎么了?”

  有人叫我?不,没有人叫我,这就像先前遇到的事一样,但是与那时的声音不同,这个声音,是个很年轻的男音,所以我才会以为是同行的人,回应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