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陵白雪
老鹤少女2018-07-13 10:052,914

  天下分九州四海,多年前九州战乱,裂国分为九国,战火纷乱,民不聊生。后有开国太祖神武下凡,一统九州,天下始定。

  太祖自江湖起身,本为江湖世家,跻身庙堂后,将庙堂、江湖分权而治。庙堂乃皇家之职,江湖之事便由江湖人管辖,朝廷并不插手。

  由北而南,北为皇权治,南为江湖治。太祖并不担心那些绿林好汉在某一天会谋他的反,这些人为了争夺江湖至高的权力、至高的武功、至美的女人,争斗不比皇家恐怖,甚至他们的权力更跌更甚于皇家。

  我们的故事,先从江湖风雪楼的一代清倌名伎白雪开始。

  白雪,是她的艺名。

  白雪的真实姓名已不可考。当她以一名贫家女的身份,现身在江陵最为出名的青楼——风雪楼的大门口,卖身葬父的时候,在老鸨惊为天人地瞥了她一眼后,从此,白雪身前种种死,此后只有风雪楼花魁白雪。

  传说,白雪貌惊若天人,凡是能看他一眼的男子,莫不为之倾倒。

  传说,白雪有一双泛满烟愁的多情美目,凡是被他看一眼的男子,愿减寿十年,只愿再被她多看一眼。

  传说,白雪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尤擅琴韵,当她奏起琴来,只栖梧桐的凤凰,也愿为她和鸣。

  传说,白雪之舞,有通天地人神鬼之魅,能睹她一舞,便如朝闻道,夕可死。

  还有最后一个传说。

  ——白雪口不能言,是一个哑巴。

  果然至美都是需要有残缺的吗?

  所以这丝毫不妨碍更多的如过江之鲫的中原才俊,前仆后继来找她谈恋爱。

  当然,谈不成恋爱,心便碎了,但心碎了,又是心碎的美。

  总之,光听到白雪这两个字,管它电闪雷劈,能成仙。

  江南又到了梅雨季节。雨丝如银丝。

  驻扎在江陵的皇家某远亲府邸大门外。女子已然跪了一天一夜,细雨湿透了她的身体,姣好的曲线若隐若现,引人遐想。

  女子正是身为天下第一美人的白雪。随着雨越下越大,白雪的体寒之症开始发作,不断咳嗽。她拿出手帕捂嘴,等再拿下来的时候,手中的丝帕竟有了血渍,她竟是开始咳血!

  一名丫鬟撑着伞从远处小碎步跑过来,替白雪撑伞。

  丫鬟痛心疾首道:“小姐,你放弃吧!江世子马上就要迎娶蛮族公主,他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答应跟你私奔啊!”

  白雪不发一言,冷如冰雪的脸楚楚动人,她拉过丫鬟的手,在她手心写字。

  丫鬟把字念了出来:“我相信江世子,他对我是真心的!”

  丫鬟抱住白雪痛哭:“我苦命的小姐,如果江世子真的爱你,他为什么不光明正大娶你,反而非拉着你跟他私奔?他明明是在玩票!”

  白雪又在她手心写了这么几个字:“吾意已决!”

  丫鬟撇嘴,然后擦干眼泪:“那好吧。反正我也说不过你。”她耸了耸肩,一点也不太像刚才为主操碎心的那个丫头。

  亥时三刻,雨停。江府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只见江世子满头大汗地从里面冲出来,拉起白雪,“雪儿,你真傻!我们快走!我好不容易从家里逃出来,等我爹娘发现了,定会派府里的侍卫来抓我们!”

  江世子人废柴,拉着白雪恍恍惚惚然,没注意到府内的动静。白雪听觉极佳,马上便知晓江府已经发现江世子逃跑,要出来拿人。

  白雪一把拽住江世子,转头看丫鬟。丫鬟心不在焉,没接收到白雪使的眼色。白雪毫不毫客气踢了她一脚。丫鬟连忙吹响口哨。

  夜色中,一匹拉着豪华车厢的高大白马冲了出来。至于为什么是这么高调的豪华马车,因为白雪是一个至高的享乐主义者,只要有条件,她就一定要爽。

  白雪带着江世子翻身上车,丫鬟则利落地上马赶车。

  江府的侍卫执着火把鱼贯而出。为首之人怒喝一声:“追!”

  丫鬟:“驾!”

  主仆三人开始一波大逃亡。

  江府侍卫在后面狂追,丫鬟就驾着豪华马车在前方怒奔。

  道路崎岖泥泞,马车颠簸得几人衣冠凌乱。尤其是白雪,先前湿衣未更,本就难受,一身弱骨抖得我见犹怜。江世子连忙脱下外衣罩住白雪,拥她入怀。

  二人相视一笑,婉转情意流转,不愧是难得有情人。

  白马四蹄生风,江府的侍卫死也追不上,开始在后面放箭。

  操马的丫鬟很是邪门,嗖嗖嗖的箭在她面前,就跟蒿子杆一样,一薅一把。没被薅的,也很邪门,像是有诡异的磁场在干扰这些箭的准头,这些箭不是相互撞在一起,就是射不中目标。

  丫鬟玩心大起,一个飞身跃起,踏上车顶,置身于箭雨之中,手舞足蹈冲后面的侍卫拉长脸做鬼脸。气得后面的侍卫长大呼:“射!给我射死那个贱婢!”

  于是箭更加密集。

  乐极生悲,一支冷箭突兀地射中马屁股。白马噌地瞪直了眼,一声长啸,开始前所未有的绝命狂奔!

  丫鬟险些被甩下马车,连忙扒住车顶。

  两边的景在几人的视线里极速倒退,形成一道道白光,闪得人大脑几乎要产生错觉。

  柳暗花明处,前方一条汹涌大河,屁股中箭的白马疯了一样,向前冲去。但是,白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导致马车仿佛脱离了地心引力一般,完成了一场旷世的马车水上飘!马车两个轮子没了地面摩擦力,在白马的极速中极速转动,被轮子卷起的水花四溅。

  雨夜下,整辆马车沐浴在水光之中,如梦如幻,踏浪飞行。

  车厢里的江世子尖叫:“啊!!!!!!!”

  车顶盖被因为极速而导致的狂风掀开!

  于是白雪跟江世子两人,亲眼目睹头顶上的车盖带着丫鬟一起,被风呼啦呼啦吹走了。丫鬟在空中完成了一个完美的空中十八转,类似螺旋抛物线。

  丫鬟尖叫:“啊!!!!!!”

  江世子:“……”

  白雪:“……”

  追来的侍卫们:“……”

  。

  。

  。

  片刻后,一脸灰的丫鬟神奇地重新出现在马背上,讪讪地开腔,“不好意思,方才用力过猛。”

  江世子口吐白沫已经晕菜,白雪面无表情。

  终于甩开了后面的追兵,车夫兼保镖的丫鬟实在觉得自己命很苦,开始絮叨:“小姐,别怪我天凉泼你冷水,虽说夜奔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但我总觉得你跟江世子压根不配,迟早要散——”,说着说着,丫鬟一脸猥琐,“不如我们原路撤,回风雪楼享福?”

  一只绣鞋从她身后砸来,正中丫鬟后脑勺。

  白雪掀开车帘,双臂交叉冲丫鬟比了个叉,叫她闭嘴。

  丫鬟翻了个白眼。

  “哎,苦命的小姐啊!”丫鬟叹了口气。

  还是叹你自己吧,连名字都没有的丫鬟。

  在白雪一行人私奔期间,江世子命定的未婚妻,北方蛮族长公主拓跋山阴也带了一帮人高马大的蛮族武士,准备截杀他们。

  山阴公主乃世间妙人,身材娇小但心理很彪悍,至于如何彪悍,大概在山阴公主眼中,世上并无男女性别之分,只有雌兽雄兽之分。也无善恶之分,只有强弱之分。

  照理说以山阴公主的身份,决计看不上江陵江家。之所以相中江世子,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则江陵一带地理位置极为特殊,相当于蛮族与北朝皇都东京的缓冲带,一旦江陵被纳入蛮族腹中,便可化为蛮族进攻东京的进攻带。二则江世子人虽然孬,然他的相貌,极为符合山阴公主的审美,更妙的是江世子的性格,将来嫁进江家,山阴公主哪怕养一百个面首,怕是江世子连屁也不敢放。

  不瞒大家说,她带的十八大巨高巨壮的武士,正乃是山阴精挑细选的高手以及面首。

  但是!霸道的人通常都是双标的!

  山阴公主能妥妥地绿江世子,但她绝不能允许这个废物来绿她!更何况还是那个娼妓白雪!放眼天下,谁美也不能美过她!

  山阴公主露出阴阴的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鹿南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鹿南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