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觉
淼水2018-11-20 09:5213,373

  相爱的人不在一起很寂寞,和不爱的人在一起更寂寞。他在QQ个性签名栏里写下这么一句。犹豫了一下,又没有保存。

  吵的最凶的时候,他动手打过她。吵完之后就开始后悔,他想过应该给她道歉。可是每次话到了嘴边,却没有说下去的欲望。

  结果往往是她给他道歉,可明明是他的错,于是他鄙视她爱的没有自尊。

  有时候舟突然跑过来对他说:你会为了舟殉情吗?

  你脑子有问题吧!他显得很不耐烦。他觉得她简直是不可理喻。

  有时他会认为,爱情就是一个冠冕堂皇的概念,对于男人而言,爱情只不过是性欲,占有欲,以及英雄主义情节作祟的结果。而精神上的碰触与交融,和性别以及空间上的距离没有任何关系。

  他会对舟说:我相信男人包三奶四奶,就是不相信殉情的。情跟本就不值得去殉。所谓海枯石烂的爱情,都是电视剧里骗人的戏码。拜托以后少看点那些肥皂剧。那都是无聊的东西。

  舟还会争执,说:我相信,我就相信。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不要无理取闹了好不好!他甚至不想再搭理她。

  而舟还在喋喋不休。

  他是真的怀疑她大脑有问题。一个快毕业了的大学生,还迷恋偶像剧,他最看不起她的是,还哭得稀里哗啦。令他最不可理解和反感的是:居然还在追星。

  舟的偶像是林志颖。舟总是热衷于收集一切和林志颖有关的物品,以及热衷谈论关于林志颖的话题,而且只要谈到林志颖,脸上总是那种得意照人的光彩,她甚至会为了吹捧林志颖,而去贬低其他明星。有时候他实在想不通,舟到底是爱他还是爱林志颖?好像林志颖所有的荣誉和成就都和她有关,他怀疑她甚至比林志颖本人还要自豪,而林志颖连她的存在都不知道,他觉得她很可怜。在他看来,那些追星族都是些内心极其自卑脆弱的人,所以才会拿别人的成就来满足自己那点可怜的虚荣。

  有一次,他忍不住问舟:林志颖是你什么人?

  舟带着满脸的自豪回答:是我的偶像。

  你又他的什么人?

  粉丝。

  他对她嗤之以鼻。

  他知道舟是一个自卑的女孩,但就无法接受她偶像崇拜的心理。有时候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嫉妒林志颖,这个男人在他女友的心中占据了很大的分量。不过他更相信是自己对追星族的轻视。

  和舟在一起已经三年了。他想,从认识到现在,也许从来就没有爱过她。但是既然在一起了,就要给她幸福。他本来是一个善良温和的人。可是他给她的只不过是一次次的伤害。他有过很多愧疚。可是到了那种情形之下,往往又不能控制自己,他对她简直无法忍受。也许是事业上的不顺与悲观,让他脾气变坏。

  他叫皓,是个英俊的男人。皓在一家装饰公司做室内设计。他常常不用去公司上班,有时公司接到业务,他可以直接把单拿回来做,再通过网络发过去。他在舟的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和舟同居。每个月的工资发下来,都用在房租,饮食,购物,水电,电话以及网络等费用上面,还只能勉勉强强。公司的效益不好,所以他们的工资和奖金也不高,他常常怀疑那些业务员的能力,一个月下来总是接不到几个单。可是,天知道,这个城市开了多少家装饰公司。

  上大学的贷款还没还清,毕业三年了,也没给父母寄过一分钱。他感觉自己是个可悲的人。自己爱的女人已嫁给一个富商,并生下了一个孩子。而与自己同床共枕女人却没有任何共同语言。甚至和舟在身体上的接触都毫无兴趣。或许和一个灵魂上没有交融的人在一起,慢慢地就会对其身体产生厌倦感。他宁愿偷偷地自慰,也不愿和她做爱。而她似乎也无这一方面的嗜好。他真不知道她脑袋里在想什么?她只知道去逛街,看电视剧。他在眼里,舟是一个低俗的女人。舟跟驭是两个完全相反的女人。

  上大一时,他常常会去学校图书馆看书。第一次见到驭就在那里。女孩偷偷地打量他。他偷偷注视她。那段时间他天天跑图书馆,并且天天可以遇见驭。驭是一个清秀端庄的女孩,乌黑的长发扎成马尾辫,习惯穿系扣子的淡蓝或浅绿的方格子衬衣,从不做性感的打扮,天生精致的面容,所以也免去了那些胭脂水粉。他喜欢这样的女孩。

  晚上睡觉的时候,在被窝里小心翼翼的欢喜与忧虑。他会去设计开场白。并且揣测着女孩又将如何回答。

  第一次和驭说话是:他们俩站在同一个书架前取书。他侧过头去看她,而她已侧过头正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他心里突然一阵慌乱。是驭先开口,对他说:你的睫毛好长。

  他怎么也没想到,开场白竟然是这么一句话。所以之前并没有准备。他甚至紧张得脸都红了,而驭却镇静得面不改色。

  是吗!在慌乱中他临时想到了这两个字。为了掩饰一下尴尬,他露出绅士风度的笑容,结果脸更红了。

  平时这个自信的男孩并不容易脸红。也许是因为自己偷偷注意了人家姑娘那么久,有些心虚。

  他们同在学校的美术院。驭比他高一届。年龄却比他小几个月。驭来自广东沿海城市,可家境却并不太好。

  第一次约会,是四月份的夜晚,在男生宿舍后面,在那颗大银杏树下,他们坐在柔软的草坪上聊天。他记得那晚的月亮又圆又亮。他们有太多共同语言,哲学,艺术,都是他们的话题。他们从东方的孔子孟子聊到西方的苏格拉底。后来又聊到中国古代诗词,突然话题转到天上的那轮明月,然后很自然的谈到爱情。聊着聊着他害羞起来。驭却把嘴奏过来吻他,他有些紧张,那是他第一次接吻,嘴唇显得很笨,于是配合得很不默契。

  驭是个文静的女孩。他没有想到,驭会这么直接且不动声色。后来他才知道在学校里驭有很多的追求者。可她却选择了他,这个来自农村的且沉默的大一男生。驭用开玩笑的口吻说过,喜欢他是因为他帅气又害羞,自信又不张扬。

  这个平时言语不多的男生,话匣子一旦打开,便滔滔不绝起来。他与驭总有说不完的话,驭平时不爱搭理男生,只和他绵绵不绝。他们的兴趣与观念总是一致的。他对驭说,我们俩就像是一个人。驭说,你的一半是我,而我是你的一半。然后笑嘻嘻的看着他。

  他们的恋情发展的很快。第一次最亲密接触……在学校附近的小旅馆,感觉极像是偷吃禁果的人。他记得驭眼角的眼泪,嘴角却含着笑。记得他们在被褥上留下了一块鲜红的血斑,然后匆匆逃逸。

  他学的是油画专业,驭学的是国画专业。绘画是他们共同兴趣。他们当然知道这是很难就业的专业。于是他们一起自学设计。这是两个很有天分和美术基础的人。

  他是个勤奋的人,除了画油画,学设计和谈恋爱,他要利用下午和双休日这些没课的时间去兼职。他在一个美术高考培训机构当老师。

  大四那年,学校的课不多,可他的时间却非常紧。忙于毕业创作,毕业论文,以及过级考试,忙赚钱,还要忙着和驭约会。

  驭已经毕业,并在这个城市找到了工作,在一家设计公司上班。和驭在一起三年多了,他们的爱情也愈加愈浓。他们在校外租了房子,房子装饰的漂漂亮亮。两个人在一起,做饭扫地都是无比快乐的事情。他们热烈地讨论各种话题。也善于关注彼此的生活细节。从不忘嘘寒问暖。他们也会给彼此说一大堆的情话,并从不厌倦。他们也热衷于肉体上的接触,拥抱,亲吻,做爱。他说,这只是一种直接又具象的融合。到了晚上,两个人把门一关,马上就从两个安静文雅的人变成两条放荡的小兽。灵魂与身体上的双重依恋。他们的爱情看起来无懈可击。爱情滋润了他,也给了他很大的动力,他确实非常的勤奋。

  大四了,他还在那家培训机构上班。舟是一大堆来自农村的培训生中的一个,舟在他负责辅导的那个班。舟的相貌不算出众,但也长得不难看,稍稍显得有些胖,打扮那也很普通。怎么看都点农村妇女的味道,长的有点着急。

  他看得出,舟是一个内心卑微的女孩。安静,画画很认真。总是不声不响地跟在他屁股后面。只要是他做示范或是讲课,她都会去抢在最前面的位置,眼睛睁地圆圆的,呆呆地看着他,带着仰慕的光亮。每次他在给其他同学改画,她总会躲在后面安静的看。给她改画时,他看得出她内心的喜悦。她总是沉静认真的样子。他想,这个女孩也许在暗恋他。

  那一年,他认识了莹。

  培训机构的老板,每一个月都会组织培训班里的老师,搞一两次聚会。那次他们去娱乐城K歌。

  这个来自农村的大男孩,在众人面前是内敛的。他不太习惯这样一种场合,在这里随处可见艳丽妖娆的女子,颓靡暧昧的霓虹,喧闹的音乐,还有弥漫着酒精,香烟以及情欲的混合气味。

  他们要了大包厢,十来个老师,全是男的。唱得正兴时,有人提议,应该叫小姐来陪。老板很快就叫了十来个小姐。一人一个。

  那些小姐,个个年轻貌美,性感欲滴。站成一排。老板按着顺序分配。莹分配给了皓。分配完了,包厢里马上活跃混乱起来。搂搂抱抱,喝酒,划拳,玩骰子,抢话筒。

  只有皓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酷酷的认真地抽着烟。

  Hi,你们公司搞聚会呀?莹对他说。

  他没有做声,微微点了点头。

  莹问他:玩骰子么?

  他摇摇头。

  那划拳?谁输了谁喝酒。

  他摇摇头。

  我们点歌去?

  他沉默。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莹拿酒杯在玻璃茶几上用力地摔了一下。看得出莹非常的气恼。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但他仍旧没有碰她一下。另外也有小姐在注意他,他是这一群男士当中最年轻帅气的。有一位小姐都和其中一个老师吻上了。

  莹可能从来多没有遭遇过这样的冷场。莹气恼而又尴尬。她只好拉着旁边的一位男士,三个人起玩骰子。

  在这情况下的女孩,如果你不去摸她,反倒是不尊重她,就是看不起她。莹一定以为他在藐视她,藐视她们的职业。他也知道自己一定伤了莹的自尊。

  他迟疑了一会,转过头去找莹聊天。他问:我们聊聊天好吗?

  莹用仇视的目光瞟了他一眼,生气的样子,并不理睬他。

  凌晨五点四十左右,他们离开娱乐城,回住处。离开的时候,莹向皓的同事打听皓的电话。那位同事说:他刚失恋。

  在打的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想,莹为什么要他的电话?又不直接问他,而且莹看起来生了很大的气。他竟然有些后悔了。皓的同事栗,似乎明知故问:你没有碰她?

  他嗯了一声,回应栗。

  栗把口张开呈O形,带着浓重的鼻音,以这种奇怪的方式笑了一下。

  回到住处,是和驭同居的那间房子。灯刚好坏了,屋内漆黑一片。他没有洗漱,用力踢掉鞋子,直接倒在床上睡觉。

  驭在一个月前搬离了这里。说是公司比较忙,又离这里比较远,公司安排了住处。当时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驭也时常会过来,一切都和平常一样。

  他记得在驭提出分手前的那一夜,驭过来和他一起住。那一夜,驭反复的要他,直到他精疲力尽。他总是会尽力满足驭的要求。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天一亮驭就提出分手,当时他还没有睡醒,他以为驭在开玩笑。驭非常的决绝。驭说:我根本不爱你,我们分手吧!

  他迷迷糊糊的说:驭,你胡说什么呀!

  没有胡说,咱们分手吧!驭说。驭依然是那么的不动声色。

  他才恍然从被窝冲了出来。焦急地问:为什么?为什么?

  我根本不爱你!驭没有给他任何挽留的余地。

  这句话像驭丢下的一颗炸弹,具有极强的毁灭性。他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浓得化不开。

  所有的幸福快乐甜蜜,在瞬间化作泡影。他没有想过驭会如此的绝情。总觉得像是一种错觉。有时感觉好像还没分手,分手是一种错觉,有时候又感觉与驭从前的点点滴滴全是错觉。

  最熟悉的人,顷刻间变得无比生疏。他的心很痛,不知道是悲伤还是怨恨。

  驭再也没有找过他,驭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失效。没有驭的生活像失重了一般,他真感觉自己像少了一半似的,做什么都感觉有缺憾。而驭,像是一团迷雾,消失了,不知去向。又不知道是为什么?他是真不明白驭为什么要和他分手,也不明白驭为什么在分手前要和他做爱。只是恍然发现,和驭有过接近四年的交往,竟然没有来得及想过更远一点的未来。

  第二天的下午,刚刚起床,他就接到了莹的电话。莹显得气急败坏。

  莹说:我和她们不一样,和你想象的更不一样。

  莹似乎歇斯底里,说:谁都没有资格看不起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相信你。他连忙回应她。他知道自己深深地伤害了她。他没有想到莹竟然会如此在意。他想这个女孩的自尊心一定非常的重,又有点脾气。而驭是一个没有任何脾气的女孩。他从来没见驭生气的样子。

  莹甚至还在电话里说自己是处女。

  他觉得震撼。这年头还有女孩会拿自己的贞操来证明清白的。贞操已快成为一个失传的概念了。而有些女孩都会以自己是处女而耻辱。

  他对她说:我没有任何别的意思,那时我只是想休息休息,想自己静一静而已。我刚刚失恋,我和女友感情一直非常好。她突然说不爱我,一直想不明白。去唱歌只是工作上的应酬,我平时没有闲情去那些地方玩。我想你误会我了。

  莹的怒气似乎消掉了。低声说了一句:也许是我误会了。

  刚失恋的日子,有些让他无所适从。他是一个来自贫困山区的人,并不容易颓废,堕落。他是个坚强的角色,没有喝酒买醉,除了少了驭和多抽了些烟以及夜晚开始失眠之外,表面上他的生活和以往并没有任何差别。做毕业创作,上班,一如往常。心理不痛快,也不太轻易表露。

  舟大概不知道皓,这位年轻的老师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依然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舟画画水平不怎么好。可是她依然非常认真,从不违反纪律,非常服从他的安排。一有空闲她就拿画过来给他看,要他指点。他突然觉得她可爱起来。

  也许是因为刚失恋后心里过于空虚。上完晚上的课,他突然有了想和舟聊聊天的冲动。于是他约舟到外面去散散步。他问舟一些学习以及生活上的问题。他发现舟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女孩,像一透明的瓶子。

  不知道是为什么。他不由自主地说一句话:其实我还是很喜欢你这样的学生。

  舟羞答答的不说话,低着头。在夜晚的灯光下也看不出脸红没红。他突然发现自己说错话。他说的喜欢,只是觉得她学习很认真,人听话。可是又不太好去纠正,反倒会越说越说不清楚。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收到一条短信。说:老师,我真的好高兴。署名是:舟。

  他知道这下可不太好了!这个小女孩,估计是真的暗恋他了。他想。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自己的手机号码。

  那段时间,他常常会收到两个女孩子的短信。是莹和舟。

  莹:其实你真的不了解我。

  舟:老师,快要高考了,这段时间我进步快么。

  而他更愿意和莹聊。他想自己本来就不了解她。她们那一群人他都不了解,她们的生活,她们的内心世界。他无从了解。他倒是有些好奇。

  莹给他讲过她的身世。莹说:

  很多时候,我确实是无能为力。我是一个没有什么本事的弱女子。青春美貌才是我的筹码,我也就只有这些。我所做的,我所经历的,并不是谁的错,只是被命运选择的结果。而我却没有选择命运的权利。我出生在贫困山区,父母在外打工,两年前双双死于一场车祸,两条人命却没有得到任何赔偿。料理后事花光所有积蓄。而我高中都还没有毕业,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和奶奶。那时弟弟刚念完初中,奶奶年老多病。全家的担子落在我身上,我在工厂打工,几百块钱一个月的工资,根本无法负担起这个家。这一切我都没有选择的权利。到娱乐城做事,是出于无奈,我没有选择的余地。我比谁都讨厌这里。在这里被理所当然的调戏,逢场作戏,这一切我都可以忍受。但我无法忍受被轻视。那一次,你彻底地刺痛了我的心。

  他说:这一切说出来就好了,你是对的。很多事情我也没有选择,比如出身、失恋。生活其实很无奈,亦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活着就好,其它的不用太在意,尽量让自己快乐一些吧。

  他常常会安慰她。

  头脑简单,好吃懒做,娇柔做作,贪图安逸,卖弄风情。对于那些三陪之类的女子,他从前是这样认为的。如今他对她们的看法因为莹而有所改变了。

  莹是年轻的,像所有少女一样,充满幻想。她也有美丽的憧憬。

  他不知道为什么莹会把她的一切告诉他,这个跟她并不相干的男人。她总是迫切的希望他了解她。而他也愿意做她的倾听者。耐心的、安静的,听她讲她的事情。他会安慰她、鼓励她。有时候他也会被这个女人所震撼、所折服。

  莹说:我有我的尺度。我并不像有些女人,为了钱陪男人睡觉,让男人包养。我也想自食其力。等我弟弟上完大学,我会重新找份工作。再苦再累,工资再低也无所谓,我只想过正常一点的生活。在这里我不会堕落,我可以坚持。我相信将来,我会有我的爱情,会有我自己的家庭。

  对的!不管遭遇什么,我们应该有自己坚强的信念。他说。

  莹说:我本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可现实却要逼良为娼,而我只能一半服从一半不妥协。

  守在电话的另一端,他发现自己的眼泪悄无声息的流出。

  会的!会的!我们都会有自己的未来。他说。

  莹说:我没有朋友,也不愿去交朋友。没有人知道我的苦楚,没人了解我的孤单寂寞。我们表面光彩,还要故作高傲。其实我知道我处在社会的最底层,就像是寄生虫,没有创作任何的价值,仅仅是陪一些无聊的男人来虚度自己的年华。

  他说:你可以去阅读,或许可以写作。为自己找一条救赎的通道。如果你愿意,把我当做你的朋友吧!我能了解你。因为我也是来自贫困山区,我家经济也非常困难。我有个姐姐,读完小学就放弃了学业。我知道她是为了让我能继续上学。现在我上大学了,也要靠贷款才能维持。并且还得去兼职。

  莹说:我没能得到任何关爱,在这里过着冷暖自知的生活。

  我相信一切会好的。他说。

  对于舟,他更多的只是敷衍。让这种关系尽量看起来只是正常师生之间的交往。舟也满足与这种交往,而且对于画画表现出更多的勤奋。

  在舟参加高考的前几天,舟终于对他说:老师,我喜欢你。是用手机发过来的。

  短短几个字,却让他不知所措起来。他想了想,这样回复道:学生喜欢老师,说明我这个老师很受欢迎啦。

  舟回复:是的!呵呵!我会努力的。我要考到你的城市来。

  六月份,高考结束。舟填报了这个城市的大学。他大学毕业。毕业创作只拿了三等奖,虽然他在系里,一直是才华出众的学生。他的创作投入的精力与财力都是有限的,所以结果还算正常;所以也没有被画廊相中。他放弃考研。出国就更不现实。做职业画家,他没有创作的本钱。最终在这个城市,找了一份做设计的工作。

  工作稳定下来后,父母开始催他结婚。并要他早点带女友回家。父母最终等不及了,于是托人在家里给他介绍了一个,要他赶回去见面。

  他拒绝了。父母却非常焦急。母亲打电话过来对他说:

  婚姻是大事,你应该重视。你已到了谈婚论嫁的时间了,为父为母的都老了,也就盼你早点结婚。再说,我们跟女方都谈好了见面的。

  哎!现在还早呀!人家三十多岁的都没结婚。他说。

  母亲说:人家那是城里人,我们不能比。不要以为在城里读了书,就以为自己是城里人了,我知道现在大学生多的很,谁还稀罕,农村的毕竟是农村的,你总不能不要这个家了吧!总不能不认我们了吧!在农村里过了三十岁就讨不到老婆了。现在的姑娘很抢手。

  好了!好了!知道了!再等等。

  那段时间,他耳根子根本没得清静。

  他想,是的!是可以找个女人谈婚论嫁了,但总不能随便找个女人结婚吧!

  他想起了驭。他觉得女孩子的心思真是奇怪。他对驭仍旧抱有幻想。他相信驭是爱他的。要是有驭在多好啊!那就可以欢欢喜喜地回去见父母了。

  他去了一个婚恋交友网站看了看。他从没有想过要自己要通过这种方式找对象。他只是好奇,想去看看里面的情形,结果却跌破眼镜。

  某某女士:本人22岁,相貌身材绝对不含糊。对方要有钱。最好有别墅,要有奔驰,奥迪也可以。你要有钱的话,就可以找我。感情可以慢慢培养。要理解我花钱。谢绝包二奶。

  这段话似乎包含一个哲理:有钱,感情可以慢慢培养;有感情,钱不可以慢慢赚。他想,这是一个多么现实的女孩啊!

  某某女士:我是一个刚从卫校毕业的护士,所以想找一个医生结婚,这样可以学习一些专业和工作上的知识和经验。

  这里包含的哲理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想,这是一个多么崇高的护士呀!

  某某女士:本人年轻貌美,经济状况良好,但有一小孩,我只想为孩子找一个父亲。如果你可以对孩子好,就可联系我。

  蕴含哲理是:血浓于水。他想,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母亲啊!

  女人简直是疯子,他觉得。他是一个向往爱情的人,所以婚姻并只是找一个异性和平共处那么简单。爱情应该是像他和驭那样的。

  舟被大学录取了。舟给他发来信息说:老师,真的好高兴,我被录取了,这样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现在能不能不叫你老师了?

  他有点不知所措。不叫老师了,那叫什么?直呼其名?他说:那你叫哥哥好了。

  呵呵!哥哥!哥哥好啊!舟回复。

  九月份大学开学。舟来到了这个城市。三两天就来找他一次,有时甚至一天一次。亲热地叫着哥哥。有时还找到他的公司去了。公司的人问他:那姑娘是你妹妹,还是你女朋友。

  都不是!是以前的学生。

  那这个学生可不一般哦!公司的同事带着坏坏的笑。

  那时候,舟告诉他,她的偶像是林志颖。说她好喜欢林志颖。他当时就觉得这女孩子怎么就这么单纯呢!

  舟说:哥哥!你好像林志颖。

  他觉得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就像林志颖了。他说:哪里像?

  眼睛,还有眉毛。

  不是吧!

  舟拿出随身携带的林志颖照片,要他拿着到镜子前去对照。他这才发现自己真跟林志颖有些像,特别是眼睛。他看到舟追星都追到这个份上了,所以想劝劝她。

  他对舟说:人不能太崇拜别人,小心迷失自己。树个榜样也就好了,但也不能找个自己不了解的人做榜样啊。

  舟说:我了解他,他演的电视很好?

  他说:那算不了什么。他们都是念着别人写得台词,在电视上装模作样,那都不难,那些明星都没有什么才华的,靠外表赚些钱而已。他们自己又写不出剧本。

  不!哥哥,你不了解他,他非常有才华。他歌也唱得好啊!当时他的歌红遍大江南北。

  那也是别人写好了的,他照着人家的唱而已。会唱歌的人不多的去了。

  不!不!他写过歌。舟几乎是带着哭腔说的。

  这我倒不清楚。反正他没什么好崇拜的。

  舟大声说:那为什么人家那么红,人家也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才出来的,你知道人家付出了多少?舟越说越激动,都发火了,眼泪都从眼眶里冒了出来。

  他没想到舟的反应会如此激烈。她向来都是个安静的女孩。没想到她竟然会为了这种事情和他吵起来。他还没见过舟这么大声说过话。他只好作罢,不再多说。

  他想,和她吵过一回了,舟也许不会再来找他了。可他万万没想到,舟第二天又来了。

  舟说:对不起!哥哥!我知道你肯定不喜欢林志颖,你有另外的偶像对不对!你的偶像是谁?

  不知道!他随便敷衍了她一下。

  舟说:我知道我们的偶像不同,以后我们不要为自己的偶像吵架了。

  好了!好了!不吵了!你要好好学习!他说。

  是的,哥哥。舟马上露出和颜悦色。

  舟还是一如既往的找他。他家里也常常打电话过来,催他找对象,有时候催的急了,不免发生了争吵。工作还算轻松,就是收入太低。还欠下一大笔债。他的压力很大。感觉毕业后,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莹还是会给他发信息或打电话。但一直未见面。莹会向他诉说她的心事,忧愁,以及她的快乐。

  莹说:我弟弟考上了XX大学,我真的很高兴,我看到了希望。

  莹说:我奶奶的病越来越严重了。还得请人照顾。我的收入都还不够用。

  莹说:昨晚遇见了一很变态的男人。

  莹说:有时候我发现自己开始变老,也许再过两年我就可以离开这里。

  莹说:我现在在看书,看席慕容的。高中时就很喜欢。感觉的我的心灵可以得到净化。我不再怨恨社会,不再怨恨命运,不再怨恨任何人任何事。

  ······

  向这个萍水相逢的男人诉说自己的一切,好像已经成了莹习惯。她信任他。却从未提出和他见面。他也没有想过要见她。他对驭仍念念不忘,所以他也不愿和任何女人相亲。

  可是家里,还是隔三岔五打电话给他。又说,给找了个姑娘。有时他干脆把手机关机。

  那天,他去公司。在公交车上碰见了校友霞。霞是驭的同乡。霞也一眼就认出了他。霞霞带着明显的广东腔向他打招呼。

  他向霞打听驭的消息。霞说:我那老乡可了不得,嫁了一个非常有钱的老公,据说是一个做医疗器械生意的,做的很大。我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哎呀!你是没看到,有钱人就是任性······人家住的可是高档别墅·····

  霞带着满脸羡慕的神采。完全没有考虑到他的感受,像是在嘲笑他。这种伤害对他来得更猛烈。他不愿再问下去。

  他想,是的,自己这辈子都可能买不起豪华轿车,也住不起高档别墅。他根本就没有机会,连喘气的机会没有。

  驭他真的像以前一样快乐吗?难道女人都是那样的吗?钱就现实的东西吗?感情就不是现实的吗?爱情就是虚无的东西吗?物质道底能给人多大的快乐?又会给人多少快感?房子车子真的有那么美吗?人就都是丑陋的吗?金钱等于财富吗?精神文明就是子虚乌有的吗?看不见的就是不存在的吗?······

  那几天他夜夜失眠,脑子尽是这些想不明白的问题。感觉驭完全就是一个错觉。

  他的心如刀绞般痛。比驭当时提出分手时还要痛。那时失去的仅仅是驭,而此时失去的仿佛是整个世界。但他没有眼泪。一个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如果没有眼泪,那便是绝望。他躲在屋子里着发了一天一夜的呆,什么都不想做,不想说话,不想吃饭睡觉,不想动,就只剩下呆坐。

  家里打过电话来,他干脆把手机电池取掉。

  舟来看过他。舟不停的问:哥哥!哥哥!你怎么啦!说句话呀!出什么事情了!有什么你就说出来吧!舟好担心。

  他还是没有说来。但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带着温热,从脸上流下来一直到下巴,然后滴在衣服裤子上。

  他像是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泥潭,无法挣扎。

  舟坐在他旁边守了一夜。

  他不想再挣扎了。他说:舟,我带你回去见我的父母好吗?

  舟害羞的答应了。

  他想,驭嫁的男人,除了比自己有钱,或许其他的条件都比自己好,比自己更适合她。

  现在他也明白自己当初给莹的伤害有多大了。他开始以为是莹自己太在意而已。他再次向莹道歉。他也开始向莹倾诉自己的苦楚。他们常常利用手机聊天。他发现他们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多。他们聊爱情,家庭,社会,艺术。聊着聊着他发现她越来越像驭。然后又有些后怕。

  他问莹:你会不会是一个错觉。会不会某天你的想法和观念突然颠覆。

  莹说:不可能的,就算颠覆也会有个过程,并且是漫长的。

  他问:你相信有精神财富这一个概念吗?

  莹说:当然相信。很多的东西的存在是不需要看得见, 摸得着。却可以感受得到。难道你怀疑它们不存在。我也相信。

  他把舟带回去见了父母。他想是得给父母找一个儿媳了。这样他也可以从此耳根清静了。找个聪明漂亮的,还不如找一个单纯执着的。他脑海闪过这样的想法。

  父母是非常中意舟的。这个女孩,言语不多,但彬彬有礼,家庭条件,学业都可以。恨不得他们马上结婚。然后等着抱孙子。即使不能结婚,那也得订婚。生怕女孩子跟别人跑了似的。皓的父母通知了舟的父母。而舟的父母对这个未来女婿非常满意。论学历,论相貌,论人品,哪一点配不上自己的女儿。

  于是双方父母都决定通知亲朋好友举行订婚礼。等到女方年龄一到,立马结婚。舟带着满脸幸福的红晕。而皓,还是害怕了,他知道这个女孩并比适合他。以后的生活恐怕很难和谐,更不用说幸福了。开始他只是一时冲动,更多是为了省得耳根清静,只带回去见见父母而已。可是现在这个情形容不得他推辞了。他不忍心伤害舟,更不好面对双方父母,他内心挣扎了很久。最终心一横,反正就是这么一辈子,跟谁过都一样,主要是自己心态问题。他同意了订婚。

  皓跟舟的家不在同一个市,但恰巧是邻市又是邻县,离得不是很远。就在舟上完大一的那个暑假,他们真的在农村里举行了订婚礼。

  就这样,皓把房子租到舟的学校附近。他们开始同居。开始了不温不火的生活。只是慢慢地事业上的烦恼加上舟的幼稚,让他开始无法忍受。他终于也和她吵架了。从前他是不会任何人吵架的。

  他向舟提过一次分手。他说:舟,我们并不适合对方,我们还是分开吧!

  记得舟哭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舟买来很多化妆品。各种往脸上怼,每天要早起床半个小时用来化妆。舟以前从不化妆的。不知道是谁给她出的主意,还是自己想到的。他看得出她的心思。只是舟并不善于化妆,或许她那张脸跟本就不适合化妆。化完妆的舟,不但没有变漂亮,反倒阴阳怪气的。

  他对舟说:舟,我从来就没有挑剔过你的外表。你无需化妆。我喜欢天然的你,喜欢单纯的你。

  从此,他再不提起分手。

  莹依然和他保持着联系,不见面,就聊天。如今莹是唯一个能填满他精神上的空虚的人。对于莹来说,皓亦是如此。他们惺惺相惜。他想自己也许是爱上了莹。无论是空虚寂寞还是烦恼困惑,他们都会找对方聊天,但从不说爱。

  他通过校内网,找到认识驭的人,打听驭的消息和联系方式。驭和他分手那年就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城市。确实是嫁给了一个富商,并有了一个孩子。

  他用手机给驭发过信息。驭都没有回复。

  虽然他对驭已经不报任何幻想了,但是却还是想着再见一面。不知道是因为不甘心,还是想证明自己对驭的认识到底是不是错觉,或许只是好奇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很多时候,他觉得生活是累人的事情。

  又一次和舟吵架,又是因为林志颖。皓说:拜托你不要老是弄这么多林志颖的海报回来好不好?你看墙上,抽屉,桌子底下都是了。不要老是放来放去就这几首歌,我已经听得想吐了。搞得像是装神弄鬼,还让不让人活?

  舟怎么能容忍有人这样污蔑自己的偶像呢?

  于是又吵了起来。

  他觉得很累。他想独自去旅行。他向公司请了十天假。公司批准了。他是老板最为器重和喜爱的员工,无论做事做人,都没得二话说。所以他的请求,老板欣然答应了。并且许诺奖金照发。

  他给舟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舟,我需要离开一段时间,你自己要保重。

  他决定去找驭。他乘上了南下的火车。他想起自己看过席慕容的一篇散文叫做《在南下的火车上》。

  他依稀记得里面的句子:

  所有的爱恋与疼惜从此而生,一发而不可遏止了。而无论求得到或者求不到,总会有忧伤与怨恨,生活因此就开始变得艰难与复杂起来。

  而现在,坐在南下的火车上,看窗外的风景一段一段的过去,我才突然发现。我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又岂只是一些零碎的事与无而已呢?

  一切来的,都会过去,一切过去的,将永不会再来,是我这仅有的一生中,仅有的一条定律了。

  那么,既然是这样,我又何必对某些事恋恋不舍,对某些人念念不忘呢?为什么在相见是仍会狂喜,在离别后仍会忧伤呢?

  原来不管我怎样的热爱生活,不管我怎样惋惜与你的错过,不管怎样努力地要种寻找那些成长的痕迹;所有的时刻仍然都要过去。在一切痛苦与欢乐之下,生命仍然要静静地流逝,永不再重回。

  ······

  舟打过来电话。他没有接。并关了机。

  他最终找到了驭。

  一个非常漂亮的海湾,有稀稀落落的别墅。海水,蓝天,沙滩,绿树,阳光,清风,这里确实非常美。顺着青色的公路,找到了驭的居住的小区。

  门口的保安不让进,他打了驭的电话,也不接,最后他发信息告诉她已经到了她住的小区门口,她才答应出来见一面。

  驭随意地穿着白净的松垮垮的睡衣,就出来见他了。怀里还抱着孩子。依然是那么漂亮,只是脸上多了一些风霜,分明成了一个少妇。快四年没有见了,她的变化如此之快。看是他,然后又是不动声色的样子。

  多年不见她,这个曾经无比熟悉的人。却又有了陌生的感觉,他突然紧张起来。他没有进小区,就在小区口附近聊了一会。

  不等驭开口,他直接说:

  这里真美!那个男人一定也比我强很多吧!

  那个男人确实比你有钱。

  那么物质的诱惑真的有那么大吗?

  这里再美,天天看着,也会厌倦,而心难免空虚。驭说。

  看来你没有变呀!你后悔了吗?

  我并不后悔。驭说。

  他苦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驭在后面说:这是被命运选择的结果。我们谁都没有错,错的是命运。而我爱的始终是你。

  他赶忙转过身去,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情绪显得异常激动。问她:为什么?

  驭怀里的小男孩哇哇大哭起来,看起来三岁左右的样子。她说:皓,这是我们的孩子。我为你生下孩子并会把他抚养成人。皓,对不起!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他抓住她的手。他的情绪有些失控。

  那年,我母亲患病住院,必修马上做手术,生命危在旦夕。你知道的,在医院,如果没有钱白衣天使也是不会救人的,当时我没有告诉你,因为我知道,即使告诉你,你又有什么办法呢。大笔的手术费用不是你我能承担的·······

  好了,我不怪你。孩子叫什么名字?

  思皓。

  第二天。他决定返程。

  他乘上了北上的火车。

  在车厢里,他把手机开了机。几条未读信息。

  其中一条是莹的。

  皓,十五号我就要结婚了。我已经不再娱乐城了。我要嫁的男人,他并没有我所喜欢的样貌,也不算有钱,但他能对我好。而我已是青春不再,不年轻了。我弟弟大学即将毕业。已经找到了实习单位。祝福我们吧!

  还有一条是舟的。

  哥哥!你是不是生我气了?都是舟不好,让你生气了。舟答应你再也不追星了。你要早点回来。舟想你了。

  眼眶湿润了,他不知道是悲伤的还是幸福的眼泪。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淼水短篇小说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淼水短篇小说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