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情
2018-07-09 19:451,227

  一个高大黑影在桥边略略一闪,任是他再灵活,月光也暴露了他的行迹。

  阿七不响。

  “阿七。”

  阿根一声轻呼还未闭口,一个温暖的身子已经投入他的怀中。

  阿七的心跳得比唐叟敲得云板还急。默了片刻,阿七哑着嗓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话未说完,泪已留了下来。

  阿根借着月光,用粗糙的手细细抹去阿七的泪痕。

  阿七一手握紧包袱,一手拉住阿根的手:“走。”

  没拉动。阿七回眸,挑眉。

  “阿七。”阿根只叫了一声,语塞。

  阿七屏了屏气,干咽了几下,没有什么能滋润她灼痛的喉咙。定了定心神,抹了额头的汗,已是冰冷。

  “你是悔了。”

  “不是!”

  “走。”阿七返身便走。

  “阿七,你听我说。”

  阿根握住阿七冰冷的手,暖在手心,拉着她走向更僻静处。

  “说。”才走两步,阿七便不走了。

  “阿七。我不是悔了。”

  阿七不语。

  “阿七,我想,我想先去从军,再回来接你。”

  “从军?”阿七嘶哑的喊出了声。

  “你先别急。阿七。”阿根连忙握住了阿七的双肩。

  阿七的泪早已灼痛了阿根的心。

  “阿七,好阿七,别急。你听我说。我是早想跟你商量,可是一直近不了内庭,大人不在,你又不得出来。待到我拿到你的消息,……”

  “阿七,嗓子很痛吧。”

  阿根粗糙的指尖摩挲着阿七柔嫩的脖颈。可阿七痛的,是心。

  “阿七,我想告诉你先别……,可是等了两天,树缝里的消息你都没拿走。我知道坏了,急的什么似的。我真蠢。”说着,阿根拿起糙黑的拳头,狠狠捶在自己脑袋上。

  “别。”阿七拉下了他的手。

  “好阿七,你莫生气。你听我说,我也是在往前想啊。你不是教我,做人要看得长远,不图眼前小利,要做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阿根反握住阿七的手。

  “平安无事喽!梆~,梆~,梆~”

  阿根连忙将阿七拢在怀中,遮在自己的阴影里。阿七那样瘦小,竟是完全看不出的。

  梆子声渐渐远去,夜风习习,那点子月光也被乌云完全遮蔽了。

  “阿七,你可知道咱们旗庄的来历吗?”

  阿七仰头看着阿根。

  “乡里的老人曾告诉我,旗庄之所以称之为“旗”庄,是因为南宋抗金名将韩世忠将军曾经率领水军在那里安营扎寨。有老兵后来留在此处居住,竖起大旗作为标识,就此得名。我们的身体里,也流淌着祖先冲锋陷阵、奋勇杀敌的血液。想到这里,我就不能平静。”

  阿七默默地听着。

  “阿七,这几年倭寇不断犯我大明,几近昆山,想到家乡父老将置于险境,我寝食难安。我听闻昆山宣化有一位震川先生⑩,虽为文弱书生,但于三十三年倭寇作乱之际,入城守御,且条陈方略,写下诸多文字,以备抵御倭寇。想到人常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可现今连书生都晓得抗击倭寇,我这一条莽汉,怎可留在家乡做那缩头的乌龟。”

  讲着讲着,阿根的拳头又握了起来,声音也大了。

  “阿根。”阿七不知说些什么。

  阿根把阿七的小手暖在手心,“阿七,你还记得戚将军⑾吗?”

  阿七怎会不记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枇杷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枇杷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