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大夫2019-10-05 10:351,008

  其实,写的跋、序、引,比写的文章都多

  总是想了个红红火火的开头,以为自己构建出了一个完美的世界,但总会发现自己根本承受不住

  一介蝼蚁,怎能担负一个“辰”字

  辰者,言万物之蜃也。——《史记·律书》

  愿能够带动千万蝼蚁,在初春,在清晨,抖一抖精神,松一松筋骨

  宫大夫之前除了写诗,还写过几页小说、杂文,基本也都有头无尾。本来想分成好几本来写,但再进一步想想,大致还会是有头无尾。混在一起写罢。

  大学期间比较上心的一部小说叫《柳溪南》,是打算构建出一个全新的世界。名字大概是看了一些名画中小溪边的树,觉得意境挺好,浅浅的溪水对面或许是不一样的世界吧。

  《柳溪南》这本书写得很失败,世界观构建得太大,加上描绘了几个主人公,支离破碎。塑造的比较好的是一个禅师的形象,虽然看的人不多但凡响不错。得益于我在庙里住的一段时间吧。最开始,也是一直想塑造的是一个地头蛇、混子的形象,可能是我青春期的一个定位,但毕竟不是那样的人,写出来的只是有痞气、匪气的学生。中间也描绘过侦探、家族继承人等等角色,可能我的静态细节描写比较好,但动态描写比较差,因此往往登场的时候很惊艳,到后面就很水了。

  后来还写过一些鬼故事、小寓言啥的,虽然都是原创,但也有其他有些作品的影子。写东西其实还很难摆脱影子的,经典的形象很容易被不自觉地套在自己的角色身上,等到发现时,好几千字都写过去了。

  这次还是打算写写自己,写写别人,写写自然,写写生活,写写幻想,写写鬼神。

  其实,是我的自传。但宫大夫就好干一些清新脱俗的东西。我打算把小说、鬼神、自己的幻想、社评、吐槽融合在自传里。估计会很杂乱,但好在自传是从小时候开始写的,回忆都很模糊了,本就没有剧情,填充上杂七杂八的东西整个串场,也未必是坏事。

  《辰词集》是我原本打算给我写的诗词集定的名字,但静下心来想想,一是诗词写得真烂,二是也没有那么大的量,故就拿来当本书的名字罢。考虑过每篇文章前写首诗,或者用章回体的那种题目,之前《柳溪南》就用过,但也怕大家一看诗就直接不看后文了,所以再掂量掂量。

  我的杂文很大程度上有往王小波的风格上靠,以自传形式写出“时代”那样的文章算是一个目标吧。

  比较强迫症,觉得九这个数是最大的数,那就先写一章,分九节。如果真能坚持写九章,或许我也会变成更好的人吧。

  宫大夫(宫辰)

  2018年7月13日(周五)

  于胶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辰词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辰词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