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胖子
相望2018-08-08 09:302,531

  胖子带着秋泽,一路穿山越岭,避开寻找秋泽的人群,走至天黑之时,来到了吴县的与邻县交界处的一片树林中。

  见天色已晚,不宜赶路,胖子便找了处背风的山坳,解开了秋泽身上的绳索。

  被绑了一天的秋泽跳下老马,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找了个干净的石头坐下。

  胖子吹了声呼哨,那老马自顾自的走向树林外去找食去了。

  初春的天气还有些寒冷,秋泽吸了口冷气,不由自主的搓了搓手,往手心哈了口气,身子微微颤抖。

  胖子倒是不受温度影响,随意坐在地上,两只眼睛直勾勾的望着秋泽,眼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你这小子,也是奇人,被我绑了,还如此淡定。”

  秋泽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次那个老道做得更绝,把我的嘴封了起来,藏在马车里害我冻了两天两夜。”

  胖子一听这话,不由得大笑出声:“那老道也是蠢,这般对待你,你还会做他的徒弟?”

  秋泽白了胖子一眼:“那你这般对我,我又怎会做你徒弟?”

  胖子语塞,张了张嘴,却没敢出声,只得尴尬的笑了笑。

  “嘿嘿,那个……后来怎么样了?”

  秋泽叹了口气:“他被我父亲抓住了,打了几十棍,现在关在监牢里,整日面壁思过。”

  胖子哈哈一笑:“那老道也是倒霉,不过,唉,一个老头子,被关在监牢里,也挺可怜的。”

  “可怜?”秋泽轻哼道:“你知道绑架县太爷的公子,犯了多大的罪么?你也不用可怜他,反正过不了多久,你就会进去陪他了。”

  胖子又被噎了一句,老脸涨红:“牙尖嘴利的小子……这世上,没人能抓得住我!哼,早些歇息吧,明早继续赶路!”

  说完,胖子便倒了下去,没过多久,打起了呼噜。

  秋泽愣了愣,自己身上的绳索已经被他解开了,此时他又睡了过去,心想难道胖子被刚才的话吓得怕了不成?给自己一个逃跑的机会?

  ————

  月色当头,不知过去了多少时辰,吃饱的老马走了回来,趴在胖子身旁,一人一马打着呼噜,一唱一和甚是有趣。

  秋泽缓缓起身,正欲悄悄离开。

  “小子,乖乖找个地方睡下,你跑不掉的。”

  正在熟睡的胖子突然开口,轻声说了一句,随即又打起呼噜来。

  秋泽暗叹了一声,心中盘算了一下,无论如何,自己也是跑不掉的,就算跑出树林,胖子也能骑马来追,只好蜷缩在石头上。

  半夜,秋泽冻得直发抖,闭眼半天,毫无睡意,他只好起身找了些干燥的树枝,准备生火取暖,想要熬过一晚上,需要大量树枝,秋泽最初只是在二人附近寻找,后来干脆把范围扩大,等走到几十步远,胖子还是没有什么反应,隔得老远依旧能听到他的呼噜声。

  秋泽心中窃喜,看样子这个死胖子是睡着了,正当他准备快步离开时……

  “捡柴可以,想溜?没门!别白费力气了。”

  秋泽只好叹了口气,回到山坳处,把干柴堆放在一起,伸出手掌,口中念道:“五行有道,天行自然,掌心烈火,凝!”

  周围的温度顿时高了起来,只见秋泽的手掌中,缓缓凝聚起几束火星,火星聚集在一起,成了拳头大小的一簇火苗,火苗不大,温度却不低,空气被烧得扭曲起来。

  这便是秋泽在游方的术士那里学到的掌心火了,他把火引到了柴堆上,干柴遇到烈火,很快就燃烧起了熊熊火焰,驱散了周围的寒气,秋泽往火堆前挪了挪,长舒一口气,活动快要冻僵的身子。

  胖子翻过身坐到了火堆前,望着秋泽手中的掌心火,笑得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好好好!!!实在好极了!小子,我问你,你修炼掌心火多久了?”

  手掌一挥,掌中的火焰徐徐散去,秋泽得意道:“三个月!”

  “三个月?三个月就能聚集掌心火,并且修炼到这么大了?传言的确是真的!”胖子大喜过望,朝着远方跪了下来,双手合十,重重的磕了几个头:“祖师爷呀,您看见了么?这小子三个月就把掌心火修炼成这样了!祖师爷保佑,让我辛邑伯找到这等天赋异禀的徒儿,回去以后我一定给祖师爷多烧点香!玉皇大帝啊,谢谢你了,阎王爷呀,谢谢你了,让这小子投胎到这里……”

  名叫辛邑伯的胖子语无伦次,唾沫星子横飞,眼角还泛着泪花。

  秋泽无语哽咽,其实他对道士并不反感,甚至还有些羡慕道士的生活。

  闲云野鹤,锄田为歌,逍遥自在,实在令秋泽向往,他之所以没有答应吴县的那些老道士,做他们的徒弟,是因为那些道士沉迷世俗,一心为财,早就忘了出家人的本分,这才没有跟他们走,但眼前的这个胖子……

  好吧,他连道士都不是,破衣烂衫,可能唯一的财产就是那匹瘦马了,看起来也不像是个得道高人,也不知吃了什么东西,成了这幅油头大耳的样子。

  秋泽心中后悔,要是早些跟着吴县的道士走,那还算好的了,毕竟有吃有喝还有钱花,而且还能回家看望自己的父亲,还有那个抱着自己的长大的吴伯。

  现在……荒郊野外,寒冷刺骨……就连肚子,也饿了许久。

  反悔也没用,秋泽已经被辛邑伯绑了出来,而且看他的意思,是要把自己带出吴县,也不知要带到哪里去。

  辛邑伯磕头磕得脑门上全是汗,笨拙的站了起来,他尴尬的收起了笑容,望着秋泽:“小子,你的天赋实在是太好了,终我一生,也没有见过短短几个月就能凝聚掌心火的人,不过,纵使天赋再好也没用,罢了,既然我决心要收你做弟子,便让你看看我的本事!让你死心塌地的跟我走!凝聚掌心火,要念口诀是吧?瞧好了!”

  辛邑伯表情变得凝重,他闭上眼睛,缓缓抬起一只手掌,另一只手握拳,伸出食指中指抵在脑门上,突然手势一变,两只手指指向了抬起的手掌,张开眼睛喝道:“凝!”

  周围的温度再次剧变,两人身边的杂草很快便被高温炙烤得焉了下去,空气中的水分片刻之间被烤成了几缕雾气,消散而去,以辛邑伯为中心,方圆十米都充斥着强烈的灼烧感,唯独老马没有反应。

  秋泽动了动干燥的喉结,瞪大了眼睛,只见辛邑伯的掌心中,“嘭”的一声,燃烧起诡异的烈焰来!那火焰忽而成形,忽而四散,形似鬼魅,说不出的令人胆颤!把辛邑伯的整个手掌包裹了进去,火焰呈暗红色,比起秋泽凝聚的掌心火来,更加暴烈,更加精粹,秋泽不禁心想,若是这火焰烧到人的身上,恐怕不消片刻就能把人烧成人干了!

  辛邑伯哈哈大笑:“小子,看见没,这才叫掌心火!不怕告诉你,老子凝聚的火焰,名叫地狱烈焰!来自阿鼻地狱!哼,你那掌心火,用来烧火造饭还差不多,老子这才是真正的仙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