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仰天大笑出门去
相望2018-08-08 09:303,140

  辛邑伯仰着头,得意的展示着手中的烈焰。

  任凭烈焰炙烤着自己的脸,秋泽靠近了一些,这火焰说不出的狂躁,他想起了教会自己掌心火的术士。

  几个月前,那个术士凝聚出来的掌心火,也有这般大小,不过,术士手中的火焰却温润了许多,颜色也不尽相同。

  “你,修炼掌心火多久了?”

  “哼,不妨告诉你,老子修炼掌心火,已有八十余年!唉,只不过近些年来,没有好好施展了。”

  辛邑伯连连叹气,秋泽听得心惊,八十余年?除非眼前的胖子在娘胎里就开始修炼掌心火,要不然怎么算,他都不止八十岁了,可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和自己父亲差不多年纪的胖子,真有那么老么?

  “冒昧的问一句,您今年高寿?”

  胖子扭过头,竟然认真的想了想,半晌后摇摇头:“唉,年纪大了,很多东西,我都记不清楚了,不过,我仿佛记得,我的父亲说过,当年我出生的时候,这片大地上,在打什么靖难之战?大概是这样吧。”

  秋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靖难之战?!

  “你……你快要有一百岁了?”

  秋泽瞠目结舌,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大腹便便的人,竟然是个快要一百岁的老人了,可他看起来,着实不像是个一百岁的老人,不过,秋泽随即一想,术士曾和他说过,掌心火会随着掌握者的熟练程度,凝聚出更加强烈的火焰,这么说来,到也有几分合理。

  “一百岁怎么了?很老么?”辛邑伯故作夸张的摊摊手:“有什么好稀奇的,我师父当年三百多岁了还帮着朱元璋打过仗呢,呃……不过,十年前他就失踪了,不知是飞升了还是圆寂了,唉……他还跟我说过,他以前打仗的时候,还是个军官呢。”

  秋泽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干咳了几声……“为什么你们能活这么久?”

  辛邑伯见秋泽有了兴趣,嘿嘿一笑:“我们是修真者,自然与凡人不同,寿命也要更长一些,你要是当了我徒弟,别的我不敢保证,你至少能活到你的重重孙子出世!”

  秋泽大喜:“这么说,我可以活着走遍大明了?”

  辛邑伯冷笑一声:“大明?哼,就算你把瓦剌和鞑靼走完,也还活蹦乱跳的。”

  秋泽尚在幼年时,便跟着父亲学习四书五经,他天生聪慧,比起他的父亲,对于四书五经的理解,更加通透,但他却不是个追求名利的人,登堂为官,并不是他的理想。

  早在十年前,秋泽就知道了一位叫做郑和的英雄,七下西洋!

  深海的波澜壮阔,异域的神秘风情,这些都是秋泽所追求的东西!他暗中发誓,一定要走遍这神州大地!这才是他的毕生梦想。

  可这片大地,实在太过辽阔,他终此一生,也无法走完全程,而且他的父亲听他兴致勃勃的说完自己的理想后,还揍了他一顿,勒令他寒窗苦读,时间渐渐逝去,长大后的秋泽虽然没能忘记自己的理想,可望着年纪逐渐老去的父亲,心也不禁软了下来,父母在,不远行!这个道理他何尝不懂?

  但如今听到辛邑伯说的话,埋藏在他心中的那颗种子,又渐渐萌芽。

  秋泽激动得往辛邑伯身旁靠了靠,再次问了一遍:“我若是跟了你,真的能活这么久?”

  辛邑伯点头道:“不错,你天赋异禀,实在难得,只要认真修炼,活到一百多岁,不是天方夜谭。”

  “天赋异禀?这话不止你一个人对我说过,吴县的道士几乎都和我说过我的天赋很好,但我并不明白,我的身上,到底有什么天赋。”

  “哼,那些道士虽然坑蒙拐骗,看人的眼光倒还不错。”辛邑伯抬起头,认真道:“我和那些道士,其实同属一脉,只不过,岁月流逝,他们口中的道,却成了敛财的手段……人人都知道,道士是要炼丹的,我们这一脉主要是修真,不过,我们也炼丹,但我们炼出来的丹药和那些臭道士炼出来的丹药,可是天差地别,你知道差别在哪么?”

  秋泽恍然大悟:“掌心火?”

  “没错!你小子,是有几分聪慧,我们炼丹,是用掌心火来炼,没有烟尘杂质,温度高了不是一星半点,而且我们对于掌心火的火候把控更加精细,炼出来的天灵地宝,怎是柴火炼出来的货色能比得了的?”

  “可是,会掌心火,与我的天赋有何关系?”

  辛邑伯冷笑一声:“你是读书人,要读书,必须会什么?”

  “读书要会什么……认字?”

  辛邑伯点点头:“不错,要读书,前提是必须认字,不认字读什么?修真也一样,想要飞升成仙,仅凭自身的努力是不够的,还需要无数的珍宝和丹药相助才行,不会掌心火,自然就炼不出精纯的丹药,所以,想要修真,必须要凝聚出掌心火来,而你……”

  辛邑伯嘿嘿笑道:“小子,你知道我第一次凝聚出掌心火,花了多长时间么?”

  没等秋泽开口,辛邑伯冷笑道:“半年!整整半年我才凝聚出火焰!还没有你凝聚出来的大,而且我是有师父的,师父指导了我半年,我才初窥门径,你小子,自己胡乱练,竟然三个月就练出来了!你说说,这不是天赋异禀是什么?”

  秋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么说来,我的确有些不寻常,只不过……不修真,就活不长么?”

  “那是自然,这世上,只有修真者和王八才拥有超长的寿命!”

  辛邑伯信誓旦旦,浑然不知这个比喻多不恰当。

  秋泽吐了吐舌头:“我可不想做王八,但我也不想修真,无欲无求,闲云野鹤,这才是我想过的生活。”

  辛邑伯一愣,往秋泽身边挪了挪,急忙道:“臭小子,你懂什么!寿命长只是修真者最基本的属性,待到时机成熟,翻江倒海、力拔山兮、位列仙班、这才是修真者的毕生夙愿!”

  秋泽摇头道:“我又不想被人画下来挂在墙上任人膜拜,我只是想活久一些,多出去走走罢了。”

  “朽木!朽木啊!朽木不可雕也!”辛邑伯激动地站了起来:“混小子,你说什么?你可知道,你这天赋,可是万中无一!多少人想要飞升成仙?可他们偏偏没有你的天赋,你知道么?”

  秋泽抬头看着口沫横飞的辛邑伯,淡淡道:“我问你,修炼成仙难么?”

  “当然!你以为像请客吃饭那般简单?修真者必须心无杂念,一心修道,不问世事,提升自己的实力!”

  “修真者能品尝世间美味吗?”

  “那可不行,对于修真者来说,每一刻都是宝贵的,只有全身心投入进去,方有成就!不能把时间浪费在吃饭上面,能填饱肚子就行。”

  “修真者能走访大地,遍访异域风情吗?”

  “不行!太浪费时间了!”

  “修真者能博览群书,了解万物规则吗?”

  “不行!我说过了,这些事情,根本是在浪费时间!”

  “那就对了。”秋泽笑了笑,缓缓躺在了地上,双手托着头:“我这一生,追求的不过是自由二字,我要的,是无欲无求而已。”

  原本听说修真者拥有漫长的寿命,秋泽才心有触动,可想到修真者必须苦修,把生命浪费在虚无缥缈的修炼当中,顿时觉得索然无味,修真者,看似寿命漫长,可却被修炼二字禁锢,即使有再长的寿命,也只是个长寿的囚徒罢了。

  “自……自由?”

  辛邑伯语塞,他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任何一句话来应对,的确,修真者,确实是没有任何自由的,就拿辛邑伯来说,他活了近一百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修炼中度过,就连人间,也未曾来过几次。

  不过,辛邑伯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秋泽,道:“自由算个什么东西,你知道的,我要是带你走,你的父亲是拦不住的,而且,你是秋家的二公子,即使我带走了你,你爹也还有个儿子,我并不是绝情之人,至少,还为秋家留下了血脉。”

  秋泽黯然望了辛邑伯一眼:“不,我的哥哥,早在五年前,便死去了。”

  辛邑伯讶道:“死……死去了?”

  “是的,五年前,我父亲还未中进士,当年他带着我们兄弟二人,四处求学,路过一片湖时,我的哥哥不慎跌入湖中,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辛邑伯喉结动了动,最终没有出声。

  秋泽轻笑道:“好了,不提那些过往了,即使我哥哥还活着,我也断然不会跟你走的,我这一生,从不受拘束,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秋泽狂笑几声,不理会呆在原地的辛邑伯,闭上眼睛睡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