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故人
相望2018-07-22 20:332,160

  等到秋泽走远,老者的面色彻底阴冷了下来。

  “这帮废物!干什么吃的,皇宫里进了不该来的人都不知道么?”

  说着,身体化作一缕黄色的烟雾,再出现时,已到了房顶上,黑暗中,另一栋房屋的屋檐上,站着一个肥硕的人。

  “阁下是何人,竟敢私闯皇宫!”

  那人哈哈笑了起来,笑声传出去老远,只不过他们所在的位置,是皇宫最为偏僻的院落,没有被巡查的士兵听到。

  但黑暗中,却有几条黑色的人影,在周围的屋顶上急速窜动,眨眼之间,便来到了对峙的两人所处的屋顶,把那肥硕的黑影围了起来。

  “什么人,胆敢私闯皇宫,格杀勿论!”

  人影笑了笑:“师叔,这么多年没见,没想到你还活着啊!”

  老者怔了怔,周围的几人亮起了火把,老者这才看清来人是谁。

  “你……你是他的关门弟子?”

  辛伯邑抱了抱拳:“师叔,今夜之事对不住了,我也不想擅闯皇宫,但我担心那小子的安危,所以……”

  老者挥了挥手,对周围的人说道:“你们退下吧,回去之后,给我好好修炼!今夜来的是友,若来的是敌,皇帝的安危怎么办?”

  周围的黑衣人齐道了一声:“是,住持!”随即朝着黑暗中掠去,隐秘了身形。

  “嘿嘿,师叔,这事不能怪他们,你知道的,我好歹是个散仙,我要来,他们是察觉不到的。”

  老者摆摆手:“唉,这些年来,皇觉寺的弟子一代不如一代,很少出现天赋极佳的弟子了。”

  说到这里,老者眯起了眼睛:“那小子,难道被你收了?”

  辛邑伯得意道:“不好意思啊,师伯,这小子被我先发现了,嘿嘿。”

  老者哈哈笑了起来:“也罢,被你收了也好,如果他当真拜我为师,却也是不合道理的,毕竟,他不是皇室子弟……听说,你这个翎愁谷的谷主,似乎快要被取缔了,收了他,应该可以保住翎愁谷了吧。”

  “唉,自从师父走了以后,南寒山的那些家伙把收徒的权力牢牢握在了手里,天赋极佳的凡人,都被分到各个峰谷了,几十年了,他们手下的弟子最低也有几百个,而我,只有小女苦苦支撑着,若是再收不到徒弟,我这翎愁谷谷主的地位,恐怕就要易主咯,哼!我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再过十年,就是下一任掌门的争夺战了,他们剥夺了我所有的东西,无法就是想赶我出山罢了,所以,我在收到弟子传来的信后,才出山马不停蹄的找到了秋泽。”

  “弟子的数量多,也是没用的,我皇觉寺的弟子数量众多,但没几个成气候的。”老者摇摇头:“不过秋泽这小子,倒是难遇的修炼苗子,若是勤加修炼,不出几年,不光你能保住翎愁谷,恐怕,就连争夺掌门的位置,也有些希望。”

  辛邑伯摆摆手:“什么掌门不掌门的,我对这个没有兴趣,老实说,如果不是师父走之前交代我要留在南寒山,我才不在那个破地方受那鸟气!天寒地冻的,还是中原好啊。”

  “十年了,他……还是没有回来么?”

  老者叹了口气,语气中的萧瑟和无奈显露无疑。

  提到这个,辛邑伯也不禁黯然神伤:“他老人家一走就是十年,也不知是死是活。”

  “他是我昔年的好友,三百年前,我们曾一起封印过噬生门的门主……这么多年过去了,回忆当年,我这心里,总是有些不忍的,眼看着一个个的老友死去,独留我一个人,在这世间匡扶正道……”

  “噬生门?”辛邑伯眉头一挑:“师叔,您不用感慨了,恐怕过不了几年,又有你忙的了。”

  “哦?”

  辛邑伯沉吟道:“前些日子,我遇到了噬生门的人,他叫古驰,与我大战了一场,两败俱伤!”

  老者打量了辛邑伯一圈:“这么说,你身上的伤,是他所致?”

  “嗯。”

  “你是散仙,在这世间,已经是一等一的高手了,他有何能耐,能把你打成这个样子?”

  辛邑伯干笑了几声:“唉,老实说,我也没料到自己会被他打得这么狼狈,嘿嘿,不过,他也受了重伤,但如果他有身体的话,我恐怕早已死在他的手里了。”

  “他没有身体?”

  “他现在只是灵魂体,混迹在帝国的骑兵当中,说是要炼什么死灵骑兵……”

  老者眼神一亮:“哦?他能炼死灵骑兵?这么说来,其实力不会在你之下……噬生门要重出江湖了,哼,几百年前,我能把他们的门主封印在静宜湖内,现在,我照样可以!”

  老者话里的狂傲尽显无疑,他的目光中,还带着些许的不屑。

  辛邑伯激动道:“这么说来,师伯已经羽化成仙了?”

  老者摇了摇头:“唉,几百年来,我一直在追求羽化之路,但这世间,似乎缺了什么东西,想要羽化飞升,已经不太可能了。”

  辛邑伯怔了怔,随即开口道:“师伯不用气馁,以你的实力,都不能羽化成仙的话,噬生门的人更不可能了。”

  “但愿如此吧。”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末了,辛邑伯开口道:“这般,就不叨扰师叔了,我出山的时间太久,山上的压力,小女是扛不住的,既然秋泽的大仇已报,我也应该启程了。”

  老者点了点头:“去吧,唉,也不知道你师父到底死了没有,如果他还活着……你见到他的话,一定叫他来皇觉寺一聚,就说,昔年老友请他喝两杯酒。”

  “知道了,师叔保重!”

  辛邑伯转身一跃,轻轻落到了别的屋顶上,如此几番动作,在没有人发现的情况下,轻飘飘的出了皇宫。

  老者站在屋顶,目送辛邑伯离开,长出了口气。

  “三百年了……已经三百年了,也不知封印里的那个家伙,还是否活着,还活在世上的好友,越来越少了……”

  说完,老者的身形再次化作一缕黄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