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意外
相望2018-08-08 09:332,348

  船上,几名乐师弹奏着轻快的乐曲,几个少女随着乐声翩翩起舞,唐寅和徐经分坐在两边,两个妙龄少女手持银壶,往他们手中的杯子里倒酒。

  唐寅喝了一口,由衷赞叹道:“果然好酒!”

  徐经微微一笑:“我家中有些余财,而我又嗜酒如命,所以便带了几坛进京,这酒名为醉生梦死,乃是世间不可多得的美酒,说来有些高攀之嫌,我与唐兄相谈甚欢,愿与唐兄结为酒友,若是唐兄喜欢,我送两坛给你便是。”

  唐寅心中欢喜,脸上却装出受宠若惊的表情来:“这……徐兄,这酒如此珍贵,唉,让徐兄割爱之事,我怎能做?”

  徐经摆摆手:“酒,生来就是给人喝的,与其落入凡夫俗子的口中,不如赠与唐兄,也算是美酒赠英雄了。”

  “既然徐兄好意,那我便不推辞了。”

  两人很快便熟络起来,称兄道弟,像上辈子就认识一样,唐寅甚至坐到了徐经的身边,搂住了徐经的肩膀,举杯换盏,不亦乐乎。

  两坛美酒下肚,二人有了些酒气,徐经开口道:“此次进京,不知唐兄意欲何为?难道是那状元的美名?”

  唐寅红着脸,挥着手大大咧咧的说道:“状元?哼,状元算是什么玩意儿!我的目标,可不止是区区状元那般简单!现在的我,是解元,若是我再考中会元和状元,那便是连中三元,我对功名官职不感兴趣,唯独想要连中三元!那才是我的目标!”

  “唐兄,大明天下人才济济,你这话,说得有些大了。”

  唐寅哼了一声,站起身来,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指着指了船身一圈:“当今天下,我若称了第二,谁敢称第一?那些书呆子,岂是和我能比的?”

  徐经淡淡一笑,喝了口酒:“唐兄,我虽不是解元,不过,我对状元,也有觊觎之心,如此说来,要和唐兄一决高低了。”

  唐寅显然喝了许多,又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徐经见他已醉,便安排几个女子扶他进了房间。

  ————

  望着醉醺醺的唐寅,辛邑伯皱起了眉头:“这小子,连日饮酒作乐,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不成?”

  秋泽手中捧着书,头也不抬的说道:“他要传授给我的,已经在书里了,自然不需要再多说什么。”

  辛邑伯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秋泽手中的书:“就这么点东西,能让你考中进士?”

  “时间太短了,若是多给我几个月,完全参透了书中的内容,别说考中进士,考进一甲也是可能的。”

  辛邑伯不置可否的眨了眨眼:“那你好好看吧,我前些日子受了重伤,这次前往京城,恐怕途生变故,我得好好养伤了。”

  ————

  大船在运河里平稳的朝着京城快速驶去。

  唐寅和徐经一路饮酒作乐,谈论甚欢,秋泽日夜苦读,辛邑伯则找了安静的角落,闭目养伤。

  时光飞逝,一个月不到,几人便到了京城外。

  徐经派人去城内最豪华的酒楼订了几个房间,还未入住,酒楼外便围得水泄不通。

  酒楼外等待着的,大部分是书生,还有些青楼女子,有的已经等了几天几夜,有的干脆把房间订在了唐寅的房间旁。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一睹唐寅的风采。

  徐经进了京城,便不知去向,而秋泽和辛邑伯则避开了人群,住进了酒楼。

  唐寅不愧为风流才子,进了京城就去逛了几圈青楼,又约了些文人墨客把酒言欢,喝到高兴处,口出狂言:“今科状元舍我唐寅,更有何人!”

  所有人都在期盼着唐寅连中三元,唐寅自信满满,很快,会试开始了,三人怀揣着不同的心情,走进了贡院。

  一个多月以来,秋泽的学问增加不少,他已有了考中进士的信心,就在他准备进入属于自己的号房时,却来了几个兵士,把他强行带出了贡院。

  ————

  秋泽心中震惊,刚进了贡院,还没开始考试就被几个兵士带走,而这些人一路上也不说话,把他塞进了一辆马车,忐忑不安的秋泽很快便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他被带进皇宫了!

  此时的他,站在皇宫内的一处偏僻院落外,几个兵士转身离开。

  “秋泽?进来吧。”

  秋泽推开了门,屋子里的一张椅子上,坐着个老者,老者年纪颇大,身穿一身淡黄色长袍,面目和蔼,头发和胡须都已经花白了,脸上却没有丝毫岁月流逝的痕迹,两只眼睛炯炯有神,上下打量着秋泽。

  “你就是秋泽?不必拘束,坐下吧。”

  秋泽依照老者的吩咐,坐到了他的对面。

  老者点了点头:“嗯,果然天赋过人。”

  秋泽站起身来,郑重的行了个礼:“老先生,你这是何意?”

  老者笑着说道:“坐吧,坐下说,嗯,你心里一定在想,我为何不让你考试,却把你带到了这里,虽然不敢明说,心中,肯定是有些不满的。”

  秋泽没有说话,其实他十分恼怒,苦苦准备了一个月,希望却覆灭了,虽不知老者的身份,不过他既然能命人把自己带到皇宫,想必不是等闲之辈,只是不知他意欲何为,想到这里,秋泽才平和了许多。

  老者微笑道:“原本我已经不抱希望了,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真是令人意外,不过,对我来说,却是天大的好事了,你不必失望,我大概知道你进京的目的,但我要告诉你,即使我不把你带到这里来,你恐怕也是考不中进士的。”

  “可是……”秋泽终于开口道:“那是我唯一的机会!”

  老者听出了秋泽口中的愤怒,他摆了摆手:“你且稍安勿躁,听我说便是,我告诉你,假如你真的考中了进士,皇上也不一定会替你昭雪的,毕竟你现在只是个举人而已,还没有官职,而害你父亲的人,是南直隶的高官,在高官和举人之间做个选择,恐怕皇上不会选择你的,而那个时候,你虽然是个进士,却没有根基,他们想要杀你,也并不费力,所以,想要通过考中进士面圣伸冤,希望是不大的。”

  秋泽何尝不明白这些道理?但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他自然知道此次进京凶多吉少,如果没有辛邑伯的庇护,他断然不敢前来,到时候父亲的大仇未报,自己也落入敌手,秋泽深知,只有活着才能给父亲报仇,此番被老者说透,他不禁神色黯然。

  秋泽毕竟不是蠢人,他知道老者话中有话,想到这里,秋泽跪倒在地:“还望老先生指条明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