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人头
相望2018-07-22 16:322,585

  老者赞赏的点头道:“你天赋过人,头脑也足够聪慧,不错不错!当真是个可造之材!”

  说着,老者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丢到秋泽面前。

  “这是一道圣旨,不过,其中并没有写内容,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只要你答应了,便可以在上面写下你想写的东西。”

  秋泽大惊,急忙拿起地上的圣旨,反复看了看,确认是真的圣旨后,不由得抬起了头,诧异的望着老者。

  难道他是当今圣上?秋泽摇了摇头,他虽没有见过皇帝,但皇帝要召见自己,不可能会在这个偏僻的院落,而且当今圣上的年纪,只是而立之年,面前的这位老者,看起来,最低也有五十多岁了,但圣旨却是真的,这个老者,到底是何人?

  老者看出了秋泽的疑惑,淡淡道:“不用猜了,整个大明知道我身份的人,没有几个,这道圣旨是真的,你在上面写下什么,自然会有人按照你写的做。”

  秋泽的心狂跳起来,自己怎么写都可以?可写圣旨是皇帝独有的特权!

  平复了一下心情,秋泽没有提笔,反而开口问道:“不知老先生要我做什么?”

  老者目光一亮:“你这小子,复仇的机会摆在面前还如此冷静,好吧,我要你……做我的徒弟,如何?”

  秋泽楞了楞,望着满脸期待的老者:“你,要我做你的徒弟?”

  “没错,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徒弟,这道圣旨,就是你的了。”

  秋泽叹了口气,老者急忙问道:“怎么?不可以?你可知道,不管你写什么,除了当皇帝,其他的我都可以帮你办到!难道这样的筹码,不足以让你做我的弟子?”

  秋泽缓缓放下了圣旨:“老先生的好意,秋泽先谢过了,别的事情,我可以答应,即使你要夺了我的命,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但,做徒弟这事,我万万不能答应啊!”

  老者淡然的脸上,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来:“为什么?”

  “虽然我不知道老先生是何人,但一定是个身份尊贵的人,是个可以帮我复仇的人,但是,老先生,实在抱歉,我已经有了师父了,虽然还未正式拜师,但我已经答应了他,如此,无法再答应老先生了。”

  “哦?有人先我一步,把你收了?”老者一听这话,语气里露出了惋惜之色,随即长出了一口气:“嗯,既然已经应允了别人,再做我的弟子是不太合理,罢了罢了,看来我那破寺,与你无缘。”

  秋泽叹气道:“老先生还有别的需求吗?除了做弟子,我都可以满足你,只要你能帮我复仇。”

  老者沉默片刻,开口道:“好吧,不过现在我还没有想好,圣旨就在你的面前,你写吧,写完之后,会有人送你回去的,你在城中多待些时日,我会派人去找你的。”

  说完,老者转身走出了房门。

  秋泽拿起笔,跪在圣旨面前,一字一顿,把埋藏在心中的怒火化作文字,写了下来:

  巨奸苏府知府唐从文、典吏王南泉,贪赃枉法、滥用职权,一月前将无罪之人秋启天及其吴县数十衙役三名老仆尽数杀害!天理不容,国法不容!令:飞鸽传信至南直隶,命锦衣卫前往苏府将其二人捉拿归案,即刻斩首!其余帮凶按国法处之!

  写完时,秋泽早已泪流满面。

  父亲,吴伯,你们的在天之灵,看到了么?

  ————

  从皇宫回来时,已近黄昏,秋泽回到了酒楼,一个月来的惆怅和悲愤,消失一空,他望着繁华富庶的京城,不由得长出了口气。

  唐寅没有回到酒楼,又去了烟花之所,醉酒当歌,望着那些交头接耳的书生们,拿着酒壶大笑着踏上了最高处。

  “各位不必再争了,我唐寅必是今科状元,哈哈哈哈!!!”

  ————

  很快,一个月的时间不到,便发榜了,可无论人们怎么找,也没能找到唐寅的名字。

  是夜。

  房间内,秋泽手捧着一本书专心读着,头也不抬的说道:“发榜了,你不去看看?”

  满身酒气的唐寅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看?看个屁啊!最难的题,我作出了完美的答案,那些书呆子,怎么会答上来?用脚丫想,老子也是会元!接下来,就是殿试,状元,正在等着我呢!哈哈哈!”

  一旁的徐经淡淡的笑道:“哦?唐兄如此笃定?在下不才,刚好也答中了那道题。”

  唐寅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在他看来,即使徐经能答上,只怕也没有自己的答案完美。

  这时,酒楼里喧哗起来,不多时,房间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几十个拿着刑具的人走了进来,为首的人往屋子里扫了一圈,命手下人将徐经和唐寅绑了起来,两人目瞪口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便被几个人强行押出房间。

  那人走到秋泽身边:“你就是秋泽?跟我走吧,有人想要见你。”

  辛邑伯悄悄把手伸到了腰间,唐寅和徐经被人带走,他不怎么惊慌,但要带走他的弟子,他就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秋泽看了一眼辛邑伯,摇了摇头:“你就在这里等我吧,放心,我没事的。”

  那人恭敬的做了个请的手势,秋泽起身走了出去。

  辛邑伯不知道秋泽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看到他并没有被绑起来,心中松了口气,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身形一变,来到了房顶之上,远远的跟着。

  几十个人分成了两拨,带着秋泽的十几个人朝着皇宫的方向疾驰而去,辛邑伯顿了顿,皱起了眉头,随即隐秘了自己的气息,悄悄爬上了皇宫的墙头。

  ————

  “你来了。”

  “我来了。”

  秋泽又来到了皇宫那个偏僻的院落,老者点了点头,抬起手,指向了一旁的桌子。

  桌子上,摆放着两个木箱。

  秋泽走到桌子前,抬起的手微微颤抖,他打开了木箱,片刻后,转身跪倒在老者面前。

  “多谢老先生了。”

  老者笑了笑,把他扶了起来。

  “你不用谢我,我并不只是为了帮你,别忘了,你还要替我做些事的。”

  “先生吩咐便是。”

  “好。”老者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我要你帮我做三件事,不过,现在我还没想好要你做什么,而且现在的你,还不具备帮我办事的实力,等到了时候,我自然会找你的,你走吧。”

  “老先生……我还有一件事需要您的帮助。”

  老者眉头皱了起来:“哦?说来听听。”

  “唐寅与我是好友,他虽轻狂,却是个博学的奇才,也许你对他并不了解,可我却不信他在会试使用了不正当的手段,国有国法,我自然不会为他求情,但如此奇才,却被泼了脏水,实在是大明的损失。”

  老者想了想,开口道:“好吧,我答应你,但这件事影响过大,我最多能保他不死,不过,想要踏进仕途,却是不可能的了。”

  ‘不再踏入仕途?哼,以他的性子,恐怕也不屑踏入仕途,他,是一条自由的鱼,官场中的条条框框,是限制不住他的,’秋泽心里想着,不再说话,转身出了房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