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撕心裂肺
相望2018-07-21 22:302,851

  辛邑伯已是强弩之末,他和古驰的战斗时间太久,那些骑兵早就跑得没影了。

  “快点,再快一点!”

  辛邑伯挂念着秋泽的安危,也不管身上的伤了,不停抽打着马背,但辛邑伯实在太重了,比那些骑兵重了一倍有余,跑了几个时辰,马的速度还是不可避免的慢了下来,口吐白沫,最后一头栽倒在地,再也动弹不得,辛邑伯再次摔倒在地,吐了几口血后,连忙爬了起来,朝着吴县跑去。

  晌午时分,辛邑伯终于到了吴县边境的树林,他吹了口呼哨,不多时,林中的老马便跑了出来。

  爬上马背,辛邑伯喝道:“快,带我去秋府!”

  ————

  夜。

  此时的吴县县衙,已是一片火海,十几个衙役的尸体被抬了出来,摆放在县衙外的大街上,几十个兵士正在清点人数,秋启天身中数刀,尸体被绑在了县衙旁的一棵树上。

  秋府被上百个骑兵团团围住,不停从围墙外丢火把进来,骑兵们找来了圆木,不停撞击着快要裂开的大门,两个老仆人死死顶住大门,口中大喊着:“吴伯,你快带着少爷逃吧!不能让秋家绝了后啊!”

  秋泽呆呆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幕,秋府已经被大火烧了起来,浑身是血的吴伯拉着他的手臂,往后院跑去。

  “吴伯,父亲呢?”

  “老爷他……他已经被奸人杀了!”

  秋泽停住了脚步,抓住了吴伯的手:“你说什么?”

  “少爷,此地不宜详谈,你且快跑吧!”

  说话间,秋府的后面又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

  吴伯面如死灰:“完了……”

  “吴伯,你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吴伯面如死灰,瘫坐在地上:“半个时辰前,一队兵士冲进了县衙,当场把衙役们全杀光了,老爷让我来带你走,可是……”

  秋泽喘着粗气,望着被大火吞噬的秋府:“怎么会这样?”

  “少爷,我们走不掉了……”

  说完这话,吴伯再也支撑不住,就此气绝。

  秋泽跪在吴伯面前,满脸泪水。

  大门已被撞开,两个老仆人也惨死在刀刃之下。

  “快去找秋家的少爷,一个活口也别留下!”

  外院,马蹄声嘈杂。

  “嘭!”

  一个人影从天而降,手里提着一具尸体。

  “对不起,我来晚了。”

  辛邑伯望着死去的吴伯,摇了摇头。

  秋泽呆呆的望着辛邑伯,辛邑伯迅速把尸体上的铠甲剥离下来,又把秋泽的衣服扯下来包住尸体,扔到了大火里。

  “这个骑兵的体格和你差不多,应该能蒙混过去。”

  秋泽依旧呆呆的跪在地上,辛邑伯哼了一声,一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

  “混小子,你变成白痴了吗!”

  “我……”

  “别说了,快走!”

  ————

  秋府的大火足足燃烧了一个晚上才熄灭,王典吏站在废墟上,脸上,露出了笑容。

  有个军官对着王典吏躬身道:“大人,我们找到了四具尸体,除了三个仆人之外,还有一具尸体虽然被烧得面目全非,但是从体型和未曾燃尽的衣物看,应该就是秋启天的次子秋泽。”

  王典吏点了点头:“知道了,你们辛苦了,回去吧,知府大人会好好赏赐你们的。”

  ————

  城外的一处破庙。

  辛邑伯气若游丝,老马从他的包袱里拿出药,敷在他的伤口上。

  “事情就是这样,可惜,我在来的路上,遇到了点麻烦,晚了一步,没能救下你的父亲。”

  辛邑伯说出了事情的始末,但没有说出他早就知道了有人要害秋泽全家的部分,他心中忏悔不已,如果当日把那几个山贼杀掉,秋泽的父亲,也不会死了。

  秋泽愣愣的听完辛邑伯的话,脸上全是泪水。

  过了片刻,秋泽低声道:“你……没事吧?”

  辛邑伯闷哼道:“暂时死不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秋泽摇摇头:“不知道,但是,我要报仇!”

  他站了起来,紧握着双拳,转身想要离开。

  “胡闹!就凭你,恐怕还没走到苏府就被抓起来了!”

  秋泽激动道:“就算被抓起来,我也要去!我不能让死去的人蒙冤!父亲是无辜的,吴伯是无辜的,那些衙役和仆人,他们都是无辜的!”

  “我知道他们是无辜的,但他们也不希望你去送死!”

  秋泽跪了下来,给辛邑伯重重的磕了几个头:“我知道,你是仙人,我求求你,求你帮我报仇!你不是想收我为徒吗?我现在就答应你!”

  辛邑伯沉默了片刻,摇头道:“他们以强凛弱,杀了你的父亲,实在令人不齿!但如果我以武力去帮你报仇,又和他们有何区别?而且……”

  辛邑伯露出为难的表情来:“他们都是凡人,我想杀他们易如反掌,并且我生平最恨仗势欺人的无耻小人!我心中的愤怒,不比你少,但……由于一些原因,我不能对大明的官吏出手,无论他们是善是恶。”

  秋泽笑了起来,他边哭边笑,笑得撕心裂肺!

  “啊!!!!”

  辛邑伯心中无奈,只得由着秋泽大喊。

  痛苦,悲伤,无能为力!世间最无奈之事,莫过于此!

  十余载的养育之恩,十余载的悉心照料!

  秋泽不信神,但在他的心目中,秋启天早已成为了他的神!他的信仰!

  但他的神、他的信仰,却在顷刻之间,摔落神坛,四分五裂!可秋泽只能望着那些碎片,毫无作为!

  “道士们夸我是天纵之才,父亲夸我学识极佳,吴伯夸我年少懂事,可……这些于我有何用处?我既不能保护父亲,也不能保护吴伯,更不能保护那些惨死的衙役!”

  无泪可流!再流,便是血!便是恨!

  秋泽的指甲,深深的嵌进了他的掌心,血流如注!他却未感到疼痛,因为他的心,受到的痛楚,更甚千倍万倍!

  ————

  深夜,秋泽冷静了许多,呆坐在草堆上,他的眼中,毫无生气!

  辛邑伯的伤虽然一时半刻好不了,但他吃了几枚丹药,总算是有了些精气。

  “我知道你很痛苦,杀父之仇,灭家之恨。”

  秋泽闭上了眼睛:“可我却无能为力!”

  辛邑伯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不,还有办法的!”秋泽站了起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哦?说来听听。”

  秋泽终于振作起来,他快速说道:“再过一个月,便是会试,如果我能通过会试,在殿试上考中进士,就有了面圣的机会,到时候把这一切陈诉给圣上,就能为父亲他们昭雪,把唐知府绳之以法!”

  辛邑伯翻了个白眼:“你当进京赶考像喝水一样简单?只有举人才有资格去参加会试!”

  “举人?我去年就考中举人了!”

  辛邑伯一听这话,诧异道:“你今年多大?”

  “十五。”

  辛邑伯目光一闪:“十五岁的举人?没看出来啊,你个混小子倒有几分本事,你是举人多少名?”

  秋泽头垂了下来:“第……九十四名。”

  “九十四名?那就是说你差点没考上举人!哼,臭小子,你当进士这么好考?你知道有多少人去参加会试吗?”

  “我自然知道,但这是唯一的办法。”

  辛邑伯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考中举人,说明秋泽天赋过人,但也仅此而已,想要通过会试,根本不可能。

  “唉,父亲还活着的时候,多次劝我好好读书,可我太过顽劣,总是敷衍了事……”

  两人沉默了下来。

  半晌后,辛邑伯脑中灵光一闪,他急道:“我有一个妙计!考中进士,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

  “什么?”

  “如果我帮你考中进士,给你父亲昭雪,你是否愿意拜我为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