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上山
相望2018-07-23 21:262,473

  “小子,好好看看,这里,便是南寒山了。”

  辛邑伯抬着头,语气里带着些许无奈。

  出了水面后,秋泽早已瞪圆了眼睛。

  这是一个巨大的湖泊,足有上万亩土地的面积,湖面没有波澜,但不时有长着龙尾的巨大怪鱼跃出,湖泊的边缘,是无数高耸的雪白冰川!

  湖泊呈圆形,边缘的冰川把它围了起来,偶尔从冰川之上掉下一两块冰来,砸进湖中,而最令秋泽感到惊讶的,是湖的上空。

  湖泊上空,漂浮着一座山,这山的面积只有湖泊的三分之一,山的下方像是一个锥子,离湖面只有百丈距离,再往上,则是不规则的连绵山脉,远远望去,郁郁葱葱,长满了许多巨树,几只仙鹤,从山间飞过,但山的面积过大,秋泽也只是管中窥豹而已,没能看见山的另一面是什么样子。

  这一切,颠覆了秋泽以往的认知,他怎能想到,南寒山竟然位于青岩山上空的一朵云彩里,而云中的世界,竟如此令人心旷神怡!

  仙境!除了仙境,秋泽再也想不到其他的词语来形容眼前所见!

  “哦?是辛师叔回来了,快开山门!”

  半空中传来一句惊呼,顿时,秋泽眼前的画面变得模糊起来,空气有些扭曲,秋泽的耳边一阵轰鸣,只见头顶上的空气,变幻出了两道大门的模样,大门渐渐打开,青龙快速穿过了大门,门背后,两只金色的鹤挥舞着翅膀,背后则是两个身穿深蓝色长袍的年轻人,他们看到辛邑伯后,恭敬的行了个礼,齐声道:“师叔好!”

  辛邑伯只是淡淡说道:“嗯,我回来了,关闭山门吧,”

  “咯咯咯。”扭曲的大门关闭起来,随后又变成了透明的模样。

  望着远去的辛邑伯,两个年轻人窃窃私语着。

  “师叔这趟下山,怎么去了这么久?”

  “看到他背后的少年了么?可能是下山去收徒了吧,不过这个少年身体单薄,十分木讷,眼神呆滞,师叔收他为徒,难道是破罐子破摔了么?”

  “唉,他也够可怜的,上任掌门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到过徒弟了,十年后的大选,肯定是没有希望了,听师父说,师叔的翎愁谷,可能要让出来了。”

  辛邑伯自然没有听到这些话语,青龙绕着南寒山,向后山飞去,辛邑伯伸出手指,向秋泽介绍着山中的奇景。

  南寒山山势,比起青岩山来,还要陡峭了不少,除了山顶之外,难以行走,但秋泽却看到偶尔会有骑着白鹤的齐云观弟子穿梭在南寒山的树林之中。

  约莫飞了两个时辰,青龙的速度这才慢了下来。

  “那里,便是翎愁谷了。”

  顺着辛邑伯手指的方向,秋泽望了过去。

  南寒山的背面山坡上,长出了一条比青龙还粗了几倍的树藤,树藤一头长在南寒山上,另一头,则连接着另一个小小的山脉。

  山脉上雪白一片,围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形,只有山脉中的谷底,才隐约有了些绿色。

  辛邑伯无奈道:“翎愁谷的面积很小,远离南寒山,靠近冰川,当年我被师父封为谷主,便在此住了几十年。”

  秋泽点点头,南寒山共有一脉两谷五峰,从面积来看,恐怕翎愁谷只有其他山门的十分之一大小,又远离南寒山山脉,辛邑伯能得到谷主的地位,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只是没人愿意来这里而已,而且翎愁谷的面积和环境注定了这里不能建造太多的房屋,自然也就收不了多少弟子。

  青龙环绕树藤转了几圈后,落在了山谷中,等两人下来之后,青龙向下飞去,扎进了湖里。

  秋泽眼前是一条长长的石板路,石板路的尽头,五栋简陋的木屋在树林里若隐若现。

  一路跟着辛邑伯走上石板路,秋泽感觉周围的空气变冷了许多,想必是离冰川太近的缘故。

  五栋木屋,在谷底的树林里相隔不远,最大的一栋,门匾上写着“翎愁谷”三个大字。

  “这里是中堂,就是平时我居住的地方了。”辛邑伯伸出手指,指向了林中的小屋:“今后,你便住在那偏堂,你且先去吧,我要回屋歇息去了,晚上会有人叫你吃饭的,记住,这段时间切勿打扰我,我得炼些丹药出来疗伤。”

  秋泽点了点头,朝着林中小屋走去。

  这栋木屋同样挂着门匾,上书“寒允阁”三个大字。

  推开木门,屋中摆设齐全,没有一丝灰尘,窗台下的木床上,铺着新的被褥。

  秋泽从包袱里拿出自己的东西,一一摆放好之后,躺在床上,双手枕着头,心中感慨万千。

  一个月前,他还是个进京赶考的书生,如今,却到了与世隔绝的仙境。

  ————

  天色暗了下来,天上繁星点点,这时,寒允阁的房门被人敲了几下,秋泽急忙起身开门。

  门后站着一个俏皮的少女,少女身穿淡蓝色的衣衫,样貌清纯动人,年纪大约十三四岁,双手背在身后,冲着秋泽嘻嘻笑道:“你就是秋泽吧,我叫辛澜,我爹是你的师父辛邑伯,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师弟啦!”

  秋泽望着面前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少女,缓缓开口道:“师……师姐好。”

  少女“咯咯”笑了起来,又觉得有些不妥,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师弟不必客气,以后,你就叫我澜澜吧,跟我走吧,咱们吃饭去。”

  多年以来,翎愁谷一直都是辛邑伯父女在此居住,未曾有过外人,此时多了个少年,辛澜心中欢喜,在石板路上蹦蹦跳跳,引着秋泽来到了辛邑伯住的中堂前。

  中堂里已经点上了烛火,一张太师椅居于正中,太师椅后面的墙壁上挂着几张图,不远处的木桌上,摆放着几盘饭菜,辛邑伯看到秋泽,招了招手。

  等到秋泽入座,辛邑伯开口道:“你们已经认识了吧?辛澜是我的独女,以后,你们不免要朝夕相处了,而我身受重伤,想要痊愈,只怕还要一两年的光阴,这段时间,就由辛澜教你一些搏击之术。”

  秋泽点点头,对辛澜抱拳道:“麻烦师姐了。”

  听到师姐二字,辛澜忍不住又笑出了声,辛邑伯无奈的笑道:“这些年来,踏入我翎愁谷的外人不超过五个,澜澜这丫头有些失礼了,不过这丫头的天分不错,已经是三级修灵了。”

  辛澜挺起胸膛,傲声道:“整个齐云观,十三岁便修炼成三级修灵的寥寥无几,师弟,你跟着我,一定会让你学到很多东西的。”

  辛邑伯脸上有些疲惫,他摆手道:“好了,时辰不早了,早点吃完歇息吧,明日我还要带秋泽去望天峰呢。”

  三人开动起来,连续吃了一个多月干粮的秋泽狼吞虎咽,恨不得多长一张嘴,而桌上的饭菜,又多以荤菜为主,还有一条长着龙尾的鱼,秋泽像是个饿鬼一般,把嘴巴塞得满满当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