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采药
相望2018-07-26 21:562,411

  辛澜从中堂后偷偷摸摸的跑了出来,双手紧紧抱着一把短弩,朝着秋泽低声喊道:“快走,别被我爹发现了。”

  翎愁谷的面积虽说比起其余山门来小了不少,但好歹是个山谷,谷中生活着数量不多的野鸡野兔,平日里秋泽吃的肉,除了从湖中钓上来的怪鱼外,偶尔辛澜也会到后山抓一些野兔回来。

  但这段时间为了照顾秋泽,辛澜已经很久没有去抓野兔了,两人只能吃一些平日里积攒下来的粮食度日,辛澜倒是无所谓,吃什么都可以,但秋泽可不行,他必须要吃肉让身体尽快恢复。

  于是两人约好到后山去打几只兔子或者野鸡回来,为了保证有所收获,辛澜甚至把辛邑伯最宝贝的短弩给偷了出来。

  厚厚的雪地上,两串脚印朝着后山远去。

  秋泽心情大好,他出身江南,江南位于大明帝国南部,冬日极少下雪,即使下了,也没有这般大,秋泽哪里见过这种白雪皑皑的场景?一路上捧着雪,像是捧着宝贝似的不肯放手。

  辛澜也穿上了一身红色的棉袄,这身棉袄,是很久以前辛邑伯从人间带回来的,也是辛澜的所有物品中,唯一来自人间的东西,她非常爱惜这件衣服。

  红色的衣服在雪地里极为惹眼,秋泽望着走在前面,蹦蹦跳跳的辛澜,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两人走走停停,四处寻觅猎物,由于天气寒冷,动物们都躲在窝里不敢出来。

  ————

  “师弟,你这招……真的有用么?”

  两人躲在树后,身上已经积了不少雪,却不敢动,怕惊吓到外出觅食的兔子。

  前方的雪地里,有个小小的草垛,已经被积雪覆盖住了,如果不是辛澜眼尖,根本发现不了这个草垛,从周围残留的脚印看,草垛里必然有兔子,还不止一只。

  他们原本可以把草垛掀开,但后山的动物不多,他们不想毁了这些动物的巢穴,细水长流才是正经。

  昨日夜里,秋泽留了一片生菜叶,此时,菜叶被他放在了草垛前,随着时间推移,天空又下了雪,把草垛附近的脚印全都掩埋了。

  “放心吧,一定可以的,大雪封山,兔子找不到吃的,估计饿了很久了,我们先来个引蛇出洞……不,引兔出洞。”

  果然,没过多久,一只白兔子从草垛里探出了脑袋,慢慢走到了菜叶前,它似乎在思考,为什么雪地里平白无故多了一片菜叶。

  “咻!”

  箭声传出,一箭射到了兔子的脚边……兔子一惊,转身就跑,却在慌乱中撞到了一旁的树上,昏死过去。

  树后的两人目瞪口呆,尤其是秋泽,箭是他射的,他当然知道没有射中,苦笑一声:“师姐,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

  辛澜跑了几步,提起兔子,回到秋泽身边,笑道:“师弟,这便是你说的守株待兔的故事么?果然是真的。”

  秋泽摸着后脑勺干笑几声,没想到竟用这种方式抓到了兔子,实在让人哭笑不得,虽然现在的秋泽用冰刺很灵活,但他还是第一次用弩,不免失了准头。

  抓到兔子,两人沿着回谷的路,走了回去。

  冰川上,一个黑影远远的望着后山发生的趣事,冷峻的脸上,也不免露出一丝笑意来,末了,他皱起了眉头,喃喃道:“这小子,半月不见,身子怎么变得这般虚弱了……”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眉头皱得更紧:“难道……死胖子,你就这么心急么?”

  ————

  中堂。

  饭桌上,兔肉已经做好。

  辛邑伯终于从房内走出,三人端起碗筷,边吃边说。

  辛邑伯望了秋泽几眼,自责道:“唉,没想到你到现在才恢复过来……我总跟你说叫你不要急功近利,好高骛远,但我却是最先犯错的……还好你挺过来了,不然我这心里……”

  “师父,不能怪你,是我不好,死撑死撑,差点撑死……”

  辛邑伯笑了出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过,你的身子还很虚弱,这段时间暂时别去后山了,我给你炼了些丹药,你先把身子养好,顺便熟悉一下体内的玄冰诀。”

  辛邑伯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盒,打开后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几枚丹药,这些丹药颜色各异,大小也不同,表面皆散发着温润的光芒。

  秋泽虽不懂丹药,但他看得出这些丹药的成色全是上品,急忙接过丹药:“师父辛苦了。”

  辛邑伯抚摸着胡须,笑道:“不碍事,只是我房里的药材不多,不足以炼制其它丹药了,这样吧,明天你跟我去一趟药谷,这段时间你身子虚,不如跟我学学炼丹,正好,也采些药材回来给你炼制几枚筑基丹。”

  秋泽毕竟是少年,在谷中待了几个月,多少还是有些憋闷的,此时听说有出谷的机会,不由得大喜:“谢师父!”

  一旁的辛澜也激动道:“爹,上次你带我去药谷,还是五年前呢,这次我们去,一定要多采些药回来。”

  辛邑伯满怀歉意的对辛澜道:“澜澜,下次吧,下次去药谷再带你,谷中还需有人留守才行。”

  “啊?为什么啊?”辛澜激动的脸立马耷拉了下来,她坐到辛邑伯身边,伸出双手摇晃辛邑伯的手臂:“爹,你就带我去嘛,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出谷了。”

  辛邑伯抚摸着辛澜的额头,道:“澜澜,你再忍忍,我这次去药谷,不知需要多少时日,当年为你炼制筑基丹的时候,你忘记了么?我们可是整整在药谷待了一个月才找到所有药材,可现在不行,尽管我竭力压制,但当日带秋泽去拜师时,还是露了不少破绽,想必你的师伯们,已经知道了我身受重伤了,我怕我们三人一起去药谷,翎愁谷会被其他峰谷的人前来窥探,虽说我们翎愁谷并没有什么天材地宝,但毕竟这里是我们的家,你也不希望,有人胡乱闯到家里来吧?”

  辛澜委屈的松开了手,把头扭到一边去,背对着辛邑伯。

  “好澜澜。”辛邑伯走到辛澜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的玄冰诀不是快要突破了么?这样吧,采完药后,我去一趟阡析岭,帮你抓一只白鹤来,等你突破以后,送给你当做礼物如何?”

  辛澜毕竟是个少女,喜怒转变极快,顾不得抹去眼角的泪痕,转过头惊喜道:“爹,真的吗?”

  辛邑伯笑道:“齐云观的弟子,到了三级修灵就可以去阡析岭抓白鹤炼成坐骑了,以往我事物繁多,再加上你根基不稳,这事才搁置下来,放心吧,澜澜,我答应你,你在家里做一副漂亮的垫子,等我们回来后,你就有白鹤骑了。”

  辛澜破涕为笑:“好!爹,你可不许搪塞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