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人间美吗
相望2018-08-07 18:482,350

  “清乙老祖……这便是师祖的名号么?”秋泽点了点头:“师姐,为什么师祖的名字后面,要加上老祖两个字啊?”

  辛澜郑重道:“这个名号,是他三百年前得到的,当年,有个魔宗叫噬生门,一度为害中原,师祖带领齐云观的弟子们,联合了几个名门正派前去噬生门寻求决战,但噬生门的实力极为强劲,在诸多门派的联合攻击下,竟然还隐隐占据了些优势……

  当时,名门正派派出去的弟子,大概有一万多人,几乎都是各个门派的精英弟子,可是,能活着回来的,只剩下了不到两百人!那个时候,师祖已经是鼎鼎有名的强者了,但也打不过噬生门的门主,幸亏当年还有个不出世的强者,帮助师祖与噬生门的门主决战,尽管如此,两人也没能杀死噬生门的门主,只能把他封印起来。

  这一战,几乎耗尽了整个中原的正派力量,如果不是师祖竭尽全力,恐怕我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早在三百年前就全部被灭亡了,师祖对于修真一途的贡献不可小视,可谓是救修真于水火,于是,不管什么门派,只要是修真者,都把师祖当成了修真的祖先,老祖这个名号,就是从那个时候流传下来的。”

  秋泽不禁感叹,没想到师祖不但实力超群,还为修真界创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

  提到清乙老祖,辛澜兴致勃勃,还欲继续给秋泽说清乙老祖的经历,却被一个怪声打断。

  “咕咕……”

  两人在微弱的灯光下,大眼瞪小眼,一时间,气氛变得极为尴尬。

  “师弟……我是在与你说师祖的事情,又不是和你说吃的……”

  辛澜忍不住嗤笑出声,随即又觉得不妥,便急忙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她笑得开心,不光是捂住嘴就行的,两只眼睛笑成了弯月,双肩微微抽搐,

  秋泽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望着辛澜的这幅表情,既尴尬又有些害羞。

  等到笑够了,辛澜这才说道:“光吃丹药是不抵饿的,师弟,你再忍一会儿,我这便去给你做些吃的。”

  辛澜笑着推开了寒允阁的门,跑到厨房去了。

  没过多久,辛澜便折返回来,手中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馄饨,来到了秋泽的床前。

  “呼,雪真大啊。”

  辛澜把混沌放在了床头,掸去身上的雪花。

  “外面下雪了么?”

  “是啊,好大的雪。”

  “可是,师姐,现在不正是夏季么,怎么会下雪呢?”

  辛澜掸完雪,一手端着馄饨,一手拿着勺子,用嘴吹了吹,喂到了秋泽的嘴里。

  “南寒山与外面的世界不同,这里的寒气只要聚集到了一定的程度,便会下雪,由于雪是寒气化成的,所以南寒山上下雪,也比外面的世界更冷一些。”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我觉得有点冷,还以为是身上的寒气未曾消散呢,原来是下雪的缘故。”

  秋泽的身上,盖着好几床被褥,但他却依旧感觉很冷。

  天寒地冻,在这寒冷的夜里,唯有辛澜一勺勺的馄饨,是最暖和的吧,暖和的,不仅仅只有肚子,还有心。

  吃完了馄饨,秋泽总算有了些力气,但他的身体还是十分虚弱,辛澜看在眼里,又出去拿了个金盆,抱了些干柴回来,在小小的房间中,升起了一堆篝火来。

  “师弟,和我说说人间的故事吧,我还未曾去过人间呢。”

  辛澜在翎愁谷出生,她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从小到大,见得最多的只有辛邑伯一人而已,由于翎愁谷和其它几个峰谷并不和睦,辛澜除了望天峰之外,从未去过别的峰谷,十几年的时间,几乎是在翎愁谷中度过的,她的实力,也没有达到可以下山的地步。

  秋泽虽是县令之子,但他的家里,并不富裕,在秋启天还没考中进士之前,一直带着他和死去的哥哥四处游历,因此,秋泽也没有什么朋友。

  此时两人见没事做,便闲聊起来。

  秋泽腹中文墨不少,说起故事来流畅动人,颇有些说书人的风范,当他说起小时候偷别人家的果子时,辛澜紧张得攥紧了秋泽身上的被褥,当秋泽说起被父亲知道后打自己屁股的时候,辛澜又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

  自记事起,秋泽便一直和父亲流浪在外,见识和经历过的事情极多,而他又很有说故事的天赋,从他口中说出,自然更加吸引人。

  篝火燃烧的火焰,照耀在两个年轻人的脸上,忽明忽暗,却也十分温暖。

  秋泽说,辛澜听,就这么,时间仿佛停滞下来。

  也不知说了多久,说着说着,秋泽便睡着了,辛澜斜靠在床头,也进入了梦乡。

  ————

  辛邑伯因为给秋泽炼制丹药的缘故,一直在中堂没有出来。

  自秋泽醒来后,辛澜便寸步不离照料秋泽,一晃,又是几天过去,每到夜晚,寒允阁中便会升起篝火,辛澜靠在秋泽的床头,听秋泽说过去的事情,从秋泽的故事中,勉强知道了人间是什么模样。

  辛澜对秋泽描绘的人间非常憧憬,庞大的帝国,汹涌的黄河,一望无际的大海!那些景象,到底什么样子啊,比起南寒山来,更加迷人么?

  “人间,真有那般美么?”

  辛澜歪着头,似乎在问秋泽,似乎在问自己。

  “当然,比南寒山美多了。”

  “人间!我一定要好好修炼,等到了五级修灵,一定要亲眼看看人间!”

  辛澜站起身来,笃定道:“我一定要到那里去!”

  秋泽微笑着点头:“师姐,我也要好好修炼,到时候陪你走遍大明!”

  在辛澜的悉心照料下,秋泽的身体总算是恢复了许多,不用再在床上躺着了。

  下了几天的大雪,原本就寒冷的翎愁谷,更加寒冷了不少,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走出寒允阁,秋泽搓了搓手,拉紧了身上的棉袄。

  虽说白袍有御寒的功效,但在这种温度下,实在是杯水车薪,难以抵挡寒气,还好辛澜手巧,连夜为他赶制了一身棉袄来。

  秋泽也不是没有穿过棉袄,每年寒冬时节,吴伯便会为他做个一两件,但吴伯毕竟年纪大了,手脚不灵活,导致秋泽所穿的棉袄不是过大,就是太小,再加上秋家没有多余的银两购置布料,只能用旧衣服缝缝补补,穿在身上犹如乞丐。

  这么好看又温暖的棉袄,我还是第一次穿啊……这可是师姐为我做的,一定要好好保存。

  秋泽心想着,轻轻拍了拍身上的雪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仙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