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寿宴
月雾笙歌2019-04-28 14:592,421

  第二天,我起床,输了梳头换了一件衣服,我正准备去“天上人间”找杨将军。

  没想到这时有人敲门。

  三宝打开门后发现外面是我父亲,额,感觉要有事情发生。

  我用毛巾擦了一下脸出来:“父亲,你怎么来啦?”

  “女儿啊,今天是你爷爷八十岁大寿,中午要去摆酒席,你准备一下过去吧,另外通知你一下,千山家族的人可能也回来。”

  “哦,那好吧。”

  “那我先走了,今天得注意点。你作为未来跟千山家的连接线,也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嗯。那我去准备一下。”说罢,父亲就离开了。

  作为一个现代人,我大致知道我的作用的,我可能就是那个穿个红色旗袍,扎着高发丸子头给各位大佬倒酒的那个女的。说是重要作用,事实上就是个长得好看的服务员,陪笑女。

  我进了屋,我从衣柜里找到了那个早就发现了的绣着金色凤凰的红色长袍汉服。(好吧,不知道这个世界叫什么服。)

  除此之外,还得描卧蝉,涂口红什么的。不过三宝都帮我弄了。最后插上了一个金色凤尾发簪,我们便出门了。

  刚出门就碰见了月蓝天,他过来看了看瞄了眼睛的我,顿了顿说道:“梦……梦璃,你的伤怎么样了?”

  “已经好了,现在你也要去祝寿的地方吗?一起去吧。”

  “嗯,我就在这等你那,走吧。”

  月族以前不在洛尔城,洛尔城以前只是个小村庄,人类扩张以后洛尔城人才多起来,祖父就是那个时候来的。祖父本来是帝都月族人(南方城市,世界七大城之一。)祖父天赋秉异,十四岁到达灵师,但他生性孤傲,冷漠,目中无人。一次比试中他杀死了自己的弟弟。他非常悔恨,准备跳入净月湖自杀,但被一高人相救,跟随高人到了洛尔城。高人教他灵术,指引人生。或许人能力越低越是自傲,祖父在四十岁突破领宗成了当时洛尔城数一数二的人物,但他的妻子却被刺杀,心灰意冷回到了净都准备赎罪自杀,但月族人却原谅了他并有八十余人跟随祖父回到洛尔城,短短四十年内月族成为洛尔城大家族之一。父亲正式祖母被刺杀那天初生的。

  祝寿的地方在洛尔城第一酒楼:“诺澜”正式月梦璃一个星期前吹笛的那个七层高楼。

  进入诺澜酒楼,映入眼帘的是中间的一个红色大理石梁柱,柱周长约七米,高三十五米,像一根插入诺澜酒店的大金箍棒。一楼顶布满红色星空图案。仔细观察,图案是十八个不同的动物图案,沿图案向下便是十八个由枣红色杉木做成的十二人桌子。除此之外,地摊也是红的。

  作为唯一未嫁的月老直系孙女,迎接客人的事情自然就是我做了,可惜三宝不能进来,而且这么多人我又认识,让我接客人真不是个好选择。不过应该也好办,毕竟人人知道月梦璃是个高冷的人。

  父亲已经换上了个红色的衣服,他走来递给我我一瓶酒:“等会有人来了就倒一杯,让你表姐月海拉给你帮忙。”

  说罢便过来一个美女。皮肤白暂,合中身材,秀色可餐,神情温柔,两鬓卷发,身穿橙色半紧长衣。她说道:“梦璃妹妹,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噗!表姐怎有种红楼梦的语言风格。我回答:“差不多吧。”

  父亲离开了,门口只剩下我俩,里面是其他在摆设装饰和食物的月家人。

  “妹妹这眉间红描的不错,可是女儿红?”

  “是……是啊!”跟表姐说话,真实压力大啊。

  “妹妹还是一样不爱说话,待会客人来了,你不能总这样。”

  “这样吧,待会有重要的人来了,你先叫他们,我跟着你叫。”

  “这样也好。梦璃妹妹,你可有心上人?”

  “没有!”难道她要打探我结婚的事情?

  “唉,不知那位公子能有这样的福气,能娶到梦璃妹妹,能被妹妹看中的,想必是风流倜傥,才高八斗,风度翩翩,实力强大,长相俊美吧”她笑着说道,神情想一个人说书人。

  “你不知道我结婚的事情吗?”

  “结婚?妹妹跟谁?”

  “唉,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跟这个大姐姐聊了一会,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就陆续来了,太阳也渐渐跑到了空中的中央,这天出奇的热。

  后来过来一人,表姐海拉说道:“欢迎落辉伯伯。请随我到桌前就座。”

  我跟着喊:“落辉伯伯你好,我是月家直系孙女月梦璃。”我递给他一杯酒。

  这“伯伯”皮肤发黄,眼睛微小,眉毛浓厚,头发很短,身穿紫色长衣,像是一个战场将军。他对我笑了笑,我没有看出笑的内容。

  海拉姐让他就座后又来到了我身边,她手里拿着一把扇子,扇着:“奇怪,千山家作为客人应该是一起来的,怎么落辉先独自一人先来了?”

  我惊讶的听到她说的那两个字:“你说,他是落辉?”我手里端的红木盘子里的酒差点没有洒出来。

  “妹妹不知道吗?”

  “他,他是什么样的人?”

  “这也难怪,妹妹一心练武,对洛尔城的事情哪有心思去管?”海拉是一文人,不喜欢议论他人,他只告诉我,千山落辉是洛尔城唯一一个脱凡的高手。

  怪不得他儿子已婚后让他做我的未婚夫,按理说应该找千山家跟我同龄的人,或许是因为落辉申请做夫也无人敢拒绝。

  我又看了落辉几眼,他正坐在那里,我看着他,他慢慢的扭过来头,看到我也在看他,我赶紧将目光转移。

  又过了半个时辰(一小时),月家和千山家几乎都到齐了,包括两位长老。

  我的任务也结束了一半,我和几位同龄的姐妹坐在一个桌子,有月家人也有千山家人。其中一人,是落辉的儿媳,年龄大我三岁。

  祝寿是祖父的事,吃饭过程中也少了我的很多戏,到了饭局进行了一半多时,来了一个人对我说:“月家大小姐,我有一事相求。”

  我看了看他,这是海拉姐说的落辉的儿子千山簑扶。

  “大小姐,我想向您请教紫月剑法的要道。能否借一步说话?”

  月家的某个大小姐:“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没事,我去去就来。”我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他并非是为了向我请教紫月剑法,不过就算请教,我也不会啊。

  我随他到了诺澜门外,这里并没有路边的闲人。

  簑扶:“月姑娘是否知道,你再过几天就要跟家父结为夫妻了。”

  “唉,这个我已经知道了。这是改变不了的。”

  “但是我还是得告诉你一些事情。”

继续阅读:第六章 新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神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