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杨州姑娘
月雾笙歌2019-04-29 11:182,362

  房间里面有一个素衣女子,她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弹着手下的琴,琴声忧愁蜿蜒曲折缠绵。

  这个房间里的人明显比其他两间屋子里的少,但这五人都应该都是高雅之人。女子没有太多的装饰,没有染丹蔻,没有卧蝉,只有一淡抹红唇。裙子也是那种到脚踝的长裙。能够让她居入天上人间顶楼的资本,就是她超凡的艺技。而她那些忧愁的歌,也是文人能够欣赏的。

  她看到我进入,撇了我一眼,继续谈她的古琴。我坐到靠墙的一个座垫静静地听她的琴。

  我也是喜欢一个古风的人,尤其喜欢那些古风歌曲,那些难懂而意味深长的歌词。

  我在这里听了两个小时,也继续调节了一下灵脉,事实上来这个青楼主要的目的,大家还是知道的,就是找那个画上的杨将军。我来时在一楼就已经看到了他,但这种事情哪能着急。

  中午十分,琴声终止,人们也都离开了。她额头上有一层汗。

  我来到了她的身侧,将手放到她的背上用冰属性给她降温:“姐姐,你来这里没几天吧。”

  “是,我不是本地人。”

  我摘下了面具:“你和其他人不一样。”

  “是,我本非流浪妓女”

  “你是一个宫女?”

  她看了看我,第一次见她神情有变化:“你,是怎么知道?”

  “我猜的。你是来这里找人的吧。”

  “不,我是来这里赚些钱,我不会再回宫了。不过,我在找我哥。”

  “你现在没有住处吗?”

  “是”

  “那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嘛?我是月家月梦璃,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帮你的。”

  “谢,可我习惯一人。最怕麻烦。”

  这时候听到七八人上楼的声音,速度很快,还夹杂着金属碰撞的声音。这应该不是来逛楼的人。

  “你听,有人来了。五楼不是已经没人了吗?”

  “他们,是来找我的,宫里的人。”她平静的说。

  “他们要带你走吗?你先躲在银屏后面,我开门。”

  我本以为她会拒绝,但她同意了。几秒后门开了,我走到门前:“几位官爷,小女已经到了休息时间了~”

  外面一共五人,他们穿的是黑色的铠甲,看起来不是洛尔城人。中间一个领头人拿着一个令牌,对我量了量,很装逼严肃的样子:“我们奉皇上旨意,前来寻找一人,请姑娘配合。”

  “可这屋子里只有我一人……你找的人不在我这。”

  “根据情报,她正在天上人间,且楼下人说就在这五楼莲花阁,所以,请务必配合我们。”说罢他对手下属说:“搜!”

  说罢,四个属下往屋里面去了,领头人补充道:“请姑娘放心,假若我们找不到人,定会赔偿。”

  “好,那你们搜吧。”我声音落后的一瞬间,房间内除我之外的六个人的动作都停止了。屋内被我的灵力充满,就像灌满了凝胶,使所有的东西都无法动弹,甚至呼吸也无法进行。当然,被静止的人的血液和心跳都是停止运动的,所以也不需要呼吸。

  我虽未经过太多实战,但我的灵魂既然是月神的,使出一个九阶以下的灵术还是轻而易举的。

  我抱着这个素衣姑娘,出了房间。既然离开了空间静止区,那她的意识也就回复了:“我,怎么在这。”

  我放她下来:“里面的人还在搜索,你先去厕所,我等会去找你。”

  她看了看我,或许她已经对我产生信任了,她下了楼。我回了房间,站到原来的位置,解除了灵术。

  我假装打了个哈欠:“那,将军在这搜,小女先去休息了。”说罢我出了房间。

  “姑娘若是看到她请务必告诉我。”

  “行,将军再见~”我又回头看了他一眼,他并无太多深情,这一个个都是高冷。

  我离开屋后迅速下楼跑到厕所。

  我见到她:“我们赶快走吧。我拉着她的胳膊。”

  “我们,去哪?”

  “先找个地方用膳吧。”

  我们走到一楼,那个胖老板说道:“月嫂在上面待着么久,可是在和这位一起弹奏?这,这不是杨州姑娘吗,刚刚有几个军卫去找你了!”

  “是啊,那几个军卫给她送东西来了,我们先走了。一会他们下来了别告诉他们我们一起走了,你就说没看到杨州就行了,姑姑~”

  中年女子笑了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你叫我姑姑?按辈分我可是你表妹~,放心,四嫂,你交代的事,我一定帮你说。”

  “好~那我们走了。”

  “有空常来!”

  说罢,我拉着她离开了大门,我回头看了一眼大厅角站着的杨将军。

  我们去了一个有些小情调的饭店。这个饭店的吃饭地方像是一个花园,中间有一个莲花池,七月流火,已经到了夏末,很多莲花都已经掉落了。

  我们坐下等了几个菜。我问道:“杨州姑娘,为何逃出宫呢?那里不好吗?”

  杨州在这大半年逃离的过程中,没有重新信任过人,她或许觉得我这个人可交,便将她的过去告诉了我。

  “唉,我本一个小村庄人,一个连御灵者都没有了村子,在四年前,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场瘟疫,村里人无一幸免,有一半的人已经失去了性命,这时来了几个高人,他们释放了一中法术,让我们村人精神了很多,就像病好了一样。他们是官府的人,为了报答他们,便让我入了宫。”

  “在宫里有一人,他对我很好,他处处保护我,我以为自己找到了要嫁的人,但一年前,他突然死了,他死前告诉我,其实,三年前放的那个灵术,根本就不是救人的,我的家人被吸取了灵脉天赋,他们三天后就都死了……”

  将一个人的灵脉天赋注入到另一个人体内,能够增加被注入的人的灵脉,但这是有极大的风险而且被禁止的。

  “我把这件事宣传了出去,他们就毒打我,把我关到一个屋子里,每天都有人来强奸我,我本打算自杀,但我后来知道我哥还活着,半年前我终于找机会逃了出去。”她说到这里,流下了泪,都说男人难,女人也是何其的苦。

  我将她拥入怀中,我将手放到她的肚子上,她已经有了很长的身孕。

  杨州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遇到的第二个我想要亲近和保护的人,三宝走了,我不能让这么信任我的杨州也出意外。

  杨州姑娘,着那旧衣裳,声声欢唱,掩饰不了弦上苍凉,这芦苇荡,如你你眉眼如霜,琳琅风月,豆蔻青葱时光

继续阅读:第十章 前去若寒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神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