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马场,是谁暗中帮助?
弯弓2018-07-24 12:003,697

  难不成你喜欢她?

  话音一落,整个训马场都安静了。

  这事情的当事人——叶蓁蓁无比尴尬地看着宋知斐。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要是说了这句易初良绝对会立刻撇开关系。

  自从她纠缠易初良之后,易初良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议论他们二人的事情。

  这宋知斐还真是会问。

  出乎意料的是,易初良没有像是之前一样炸毛,礼貌地伸出手,唇边挂着温和的笑容,“您是孟河爱徒,我是明光夫子弟子,由我们来比试一场最合理。殿下,请吧!”

  宋知斐轻笑,“你竟然敢挑战本王,倒是有些意思!看在你这么喜欢叶蓁蓁的面子上,本王就不强求叶蓁蓁于你比赛了。”

  “那小王爷可接受在下的挑战?”易初良追问。

  宋知斐伸出食指左右摇晃,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我赢你胜之不武,休要再提!”

  叶蓁蓁咽了咽口水,易初良今天是被鬼魂附体了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易初良会帮她,但是她却知道宋知斐之所以一而再地拒绝比试,是因为他根本不善于骑射。

  不然以他孔雀似的的性格,要是有把握赢,尾巴早就翘到了天上,根本不会说什么胜之不武的客套话。

  比赛之事暂告一段落,夫子开始正式上课。

  “马步,准备!”

  洪亮的声音响起,众人纷纷做出了标准的马步动作,叶蓁蓁照猫画虎地也将手抬到胸前,岔开双腿。

  宋知斐悠闲地坐在她旁边,时不时还拿着小树枝拍打她的小腿,“双脚开合与肩同宽,开这么大,是要变成青蛙啊!”

  “你怎么不用蹲马步?”叶蓁蓁压低声音问道。

  “堂堂王爷,在这些平民面前蹲马步,还要不要面子啊!”

  “……”

  终于等到了课间休息,叶蓁蓁觉得颠勺都没有如此累过,肩膀一松,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发髻边,豆大的汗珠成股流了下来,像是水中捞出来一般。

  反观宋知斐气定神闲,脸上一丝汗都没有。

  他低头看着累成狗直吐舌头的叶蓁蓁,轻笑一声,凑到她身前小声说,“你刚才是不是觉得本王推你出来是因为本王不善骑射?”

  叶蓁蓁心虚地抹了抹鼻头,“没,没有啊,怎么会呢。”

  “果然,你这小没良心的。”宋知斐伸出手指怼了怼叶蓁蓁的额头,“真是不知好歹,本王弄这么一出还不是为了你!”

  “因为我?”

  “你不是喜欢易初良那个小子吗,我这么做就是帮你试探他,刚才我见他对你也有维护之意,这事估计能成!”

  叶蓁蓁原以为他会忘了这件事,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还记得这件事情。

  按照这位闲王的套路,她很难保证如期完成计划。

  叶蓁蓁脖子一梗,苦着脸说道,“殿下,我和你实话实说吧,我不喜欢易初良……”

  闻言,宋知斐祸国殃民的脸上浮现出娇羞的微笑,“果然本王的魅力太过强大,竟然让你无法抵抗,以至于移情别恋于我,要怪就怪这皮囊吧。”

  “……”

  宋知斐微微正色,“不开玩笑了,说。”

  “我之所以让大家都以为我喜欢他,是因为我想离开芙蓉镇。从小爹娘就不在我身边,寄人篱下,小时候还差点没命了。现在越来越大,保不准婶婶会随便把我随便许配给什么人。我只能以喜欢易初良为借口,躲去婚事,等他和我堂妹叶白玉成亲,我就假装伤心,名正言顺离开叶家。”

  闻言,宋知斐脸上有了鲜有的认真神色,“叶家有人害过你?”

  回应他的是一段沉默。

  对于落水那段事情叶蓁蓁其实不是很想重提,每次一提到那件事情,她仿佛就又回到了那天,在冰冷的潭水中奋力挣扎的却越陷越深的情景。

  顺着喉咙、鼻腔源源不断地呛进水,那种绝望和无助没有亲身体验是不会明白的。

  甚至有时做梦,都会再度梦到那种场景,仿佛有人扼住了她的喉咙,呼吸不了,呼救不了,身体不断地往下沉,沉到无底深渊……

  宋知斐向来玩笑着的脸上浮现出一层凉薄。

  美眸中似乎也想起了什么,闪过悲伤和孤独,过了一会充满磁性的声音似轻羽一样在叶蓁蓁的头顶响起,带着坚定,“我帮你,帮你离开。”

  那张姣好的面容第一次出现了这么正经的表情,饶是叶蓁蓁这样心神坚定的人也不由得心中一动。

  “上课!”明光夫子极具穿透力的声音传来。

  叶蓁蓁本来还想着磨蹭一会儿,问问小王爷如何帮她,明光见她还不动地方,一记软鞭就朝着叶蓁蓁的屁股挥去。

  易初良见状,挡在叶蓁蓁的前面,单手握住了软鞭,对她冷声说道,“你还不快上课。”

  叶蓁蓁没看到软鞭,只听到了易初良的催促,最后还是走到了属于自己的小马驹前。

  宋知斐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易初良的手,手心被抽出了血迹。挡鞭子的一幕叶蓁蓁没有看到,但是他可看到了全程,眼中玩味的神色更重。

  叶蓁蓁摸着马的毛发,弯弯扭扭地爬上了马背。

  这是她第一次骑马,马儿的颠簸让她整堂课下来之后身子呈现着像是被大卸八块似的痛苦。

  下马之后,整个人都处在散架子的状态,走起路上更是仿佛行走在棉花上面,一脚深一脚浅。

  骑在枣红色骏马的杜雨燕见状,美丽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她大力地挥动缰绳企图在叶蓁蓁面前表演一个帅气的急刹马。

  本来是想炫技的,可是谁知道马儿像是疯了一样,如何勒着缰绳马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不远处,宋知斐在木头搭建的棚子里乘凉,藤蔓摇椅左右有两个艳丽侍女扇着蒲扇。

  正前方的红木方桌上,吐蕃敬奉的西瓜和葡萄盛放在水晶托盘中,底下对折冒着白气的寒冰,只见宋知斐握着精致的银色小叉子优雅地吃着水果,那悠闲小日子让在烈日下晒得冒油的叶蓁蓁只能心生向往。

  不知危险降临的叶蓁蓁喘着粗气,在原地休息。

  “让开,叶蓁蓁快让开!”杜雨燕紧张地大喊大叫着,叶蓁蓁闻言侧头,就对上了一对马儿的巨大鼻孔……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杜雨燕的声音吸引过去,亲眼看到了如此危险的一幕,就连向来只知道嘲笑叶蓁蓁的刘西风也表情一变,抬脚想要上前帮忙。

  易初良反应得最快,然而还是慢了一步。

  眼看着勒着缰绳高抬前蹄的马儿要踩到叶蓁蓁的头上,万幸的是叶蓁蓁忽然倒在地上,滚在了一边,刚好避开了发疯的马蹄。

  真险!

  所有人都关切地围了过去,“没事吧,没有伤到哪里?”

  只见叶蓁蓁以一种很蠢的姿势躺在地上,发带松了,头发变得凌乱无比,脸上、衣服上沾着马场地上的飞扬尘土。

  整个人看起来土里土气的,让刚才神经紧绷的气氛顿时轻松很多。

  在场的人一开始还都出于人道主义地强忍着笑意,可是随着宋知斐的仰天大笑后,众人都绷不住了,笑得前仰后合,不能自已。

  作为事情的主人公,叶蓁蓁格外冷静。

  她刚才分明感受到有一种强烈的气流忽然冲向她,让她正好避开了疯马马蹄,不然以她的速度,如今早就被疯马踩成肉饼了。

  会是谁呢?

  叶蓁蓁的目光在在场所有人的脸上扫过,却得不出任何线索。

  骑射课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惊险的事情,明光不悦的目光看着杜雨燕。

  “无技而炫者,是蠢也。你们今后谁若是再犯这样的错误,就不要再来上课了。今天就到这里,下课。”

  感受到众人火辣辣的视线,杜雨燕只觉得脸上烫得很,无脸见人,金莲一踱,香帕一甩,疾步走了。

  其他人三五成群,大笑着离开。

  宋知斐毫不掩饰笑意,伸出手将叶蓁蓁扶了起来,大笑,“你若是离开了芙蓉镇无法生计,到时候本王定请你来王府中逗乐,这耍猴人手中的猴子都没有你这么搞笑。”

  叶蓁蓁揉着后腰,心中忍着打人的冲动,满脸陪笑,“殿下瞧着开心就好,您到底有什么办法让我离开?”

  宋知斐挑眉看着四周,“你确定让我在这里告诉你?这里人多嘴杂,还是回到小院子里说比较合适。”

  听到这句话,叶蓁蓁立刻腰也不痛了,腿也不酸了。

  此时正赶上宋知斐的马车行驶过来,她忙不迭地帮着他掀开轿子的车帘,“殿下,您请。”

  宋知斐满意地点点头,“叶家的轿子没来接你,本王不介意与你同乘。”

  叶蓁蓁嘿嘿一笑,就要往轿子里钻,却被宋知斐的大手怼着脑袋推了出来,“谁让你坐里面了,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不懂吗?”

  说着眼神瞟了瞟车夫旁边的位置。

  叶蓁蓁心领神会,保持着脸上嘿嘿的笑容坐在了马屁股后面的位置。

  一路上,这马好像吃得有些不消化,一个接一个屁扑通扑通的,熏得叶蓁蓁好悬吐出来。

  叶蓁蓁捏着鼻子问马夫,“师傅,你有棍子吗?”

  “叶姑娘你要棍子干啥?”

  “我……”她想把把屁股堵上啊!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宋知斐抢先一步拿着她喝水的小茶杯,叶蓁蓁只能用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

  见宋知斐没有把茶杯还她的意思,叶蓁蓁清了清嗓子,“殿下,民女的杯子都是陈年老茶渍,婶婶她不是特意为您准备了银器茶杯吗?”

  宋知斐低头看着光溜水滑的白瓷茶杯,又抬头看了看叶蓁蓁,发出了一声“哦”的长音。

  叶蓁蓁以为他要把杯子还给她,却见他让人把他银制的精巧茶杯拿到她面前,无限感慨的说道,“下次若是想要什么东西,不必拐弯抹角,直接开口,咱俩谁跟谁是吧!”

  叶蓁蓁:“……”

  宋知斐挑眉,“你看起来不是很满意啊?不然改明儿,本王让人打造一个金杯?”

  什么家庭用金子打造的杯子喝茶啊,那样可是会折寿的!

  叶蓁蓁真怕这个不食肉糜的小殿下真造了一套金杯子给她。

  届时若是让别人知道,她恐怕还会被扣上一个“无盐祸水”的名头。

继续阅读:第12章 随便,吃什么都随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厨娘的狗腿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