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随便,吃什么都随便
弯弓2018-08-07 18:483,479

  她连忙接过杯子,下意识用手掂了掂重量,心中想着这杯子去当了应该能换不少银两。

  见到叶蓁蓁的动作,宋知斐薄唇轻启,幽幽说道,“这上面有本王的记号,若是被本王发现这个杯子出现在某家当铺,那么……”

  “瞧殿下说的什么话!”叶蓁蓁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真真切切说道,“您赏赐的东西怎可用金钱衡量,哪能送去当铺,民女必定供奉起来,让子子孙孙瞻仰殿下的风姿。”

  此时正是下午,阳光明媚,烈日当空。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可以看到额前的汗珠。

  “甭拍马屁了。”宋知斐大手一挥,坐在了树荫下的石凳上,“你不是想知道如何离开这里吗?”

  叶蓁蓁忙不迭地点头,“还请小王爷赐招。”

  宋知斐正经地分析着,“易初良喜欢叶白玉,叶白玉对易初良也并非无意。两个人就这么坚持着,以本王想,是因为他们二人之间缺少一些竞争压力。”

  “竞争压力?”

  “笨!我看你们芙蓉镇上适龄结婚的青年大多是口歪眼斜的,有那么几个长得不错的,偏偏不是断袖就是不懂女人心的硬石头,唯有易初良算是个鹤立鸡群的。”

  听着宋知斐说得头头是道,对他能帮助自己脱离苦海的事情更加相信了几分,叶蓁蓁连忙说道,“然后呢,殿下有什么办法?”

  宋知斐脸上重新浮现出吊儿郎当的纨绔模样,身体微微前倾,勾了勾手指,示意叶蓁蓁附耳过来,缓缓开口,“你猜。”

  都什么时候,您老还玩神秘?

  叶蓁蓁忍住心中的非议,立即狗腿地站起来,帮着宋知斐捶腿揉肩,轻声细语说道,“殿下,我这笨脑子当然是什么也猜不出来,还请您多多指点。”

  宋知斐满意地点点头,抬起手腕,如同抚摸狗子一样揉了揉叶蓁蓁的头发,“本王觉得最近天气炎热,脑子昏昏沉沉,很想吃一些凉快的东西……”

  叶蓁蓁忙问:“殿下想吃怎样的凉食?”

  宋知斐薄唇轻吐,“随便。”

  “民女现在就去百年第一庄给您买夏日避暑糕点,各种味道应有尽有,老少咸宜,保证不重样!”

  宋知斐摇摇头,“那些地方的水果都不新鲜,本王向来只吃新鲜水果,水果只要磕碰了一点本王都是能吃出来的。”

  叶蓁蓁又说,“那不如吩咐后厨为您熬制新鲜的酸味汤,到时候用冰水一镇,口齿生津,食欲大开。”

  宋知斐继续摇头,“再好喝的酸梅汤本王都喝过。”

  “那小王爷您想怎样?”叶蓁蓁内心抓狂。

  宋知斐好看嘴唇缓缓吐出,“随便。”

  随便你姥姥!

  叶蓁蓁忍住想骂人的冲动,她现在算是知道为了在宫里侍候的男人都必须进行宫刑,不然雄性激素飙升后,只怕能把皇帝皇子娘娘公主们打得团灭。

  为了将来能去京城抱大腿,叶蓁蓁忍下了这口气,越发笑得狗腿,“那不如由民女下厨为殿下做一些凉品,虽然都是家常小菜,但保证殿下您之前没有吃过见过。”

  “不错。”宋知斐勾了勾下巴,“那你还不快去。”

  “诶!”说着,叶蓁飞奔去大厨房问管家要西瓜,说时迟那是快,一炷香后,就麻溜地做好了西瓜凉面。

  宋知斐身边的小太监过来,告诉她殿下已经回了东厢,让她一会儿直接把食物端到那边。

  等叶蓁蓁端着冰镇西瓜凉面回到的时候,正巧迎面碰上了易初良和叶白玉二人正在花丛中赏花吟诗,端的是才子佳人养眼的一幕。

  若是平时,她定然要去胡搅蛮缠一番,然而这个西瓜凉面对时间的要求十分严苛,若是晚了一些,那面就软了,就会影响劲道的口感。

  与此同时,易初良远远就看到了端着西瓜快步走着的叶蓁蓁。

  只可惜偏偏叶蓁蓁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脚下生风似的,绕着小花园走往东厢房走去。

  易初良的目光紧紧看着叶蓁蓁,甚至没有听到叶白玉说的话。

  叶白玉心中略有不悦,有她出现地方自己必然是焦点,何时她会被那个土丫头抢了风头。

  美眸一扫,眉眼带笑,叶白玉看似不经意地淡淡开口,“姐姐院子在北厢,她去东厢作什么?”

  易初良眉头紧皱。

  东厢,那是叶良辰特意搬出来的主院,让小王爷住的。

  又是小王爷!

  “站住!”易初良也不知为何心头涌上愤怒之情,喝了一声叫住叶蓁蓁。

  叶蓁蓁怕耽误了时间,就当没有听到一样,越发加快了脚步。

  易初良长腿一迈,稍稍几步就追上了叶蓁蓁,单手扣住了她的肩膀,“叶蓁蓁,小王爷的住所你一个小姑娘总去难道不怕人说闲话吗?”

  叶蓁蓁心中吐槽,最近易初良就像是街坊大婶,多管闲事到了极点。

  叶蓁蓁换了一副“专用花痴脸”,转头看向易初良,声音轻快:“初良哥哥,你是来找蓁蓁的吗,太好了,人家真的好想你啊!”

  接着叶蓁蓁摆出一副“要不是捧着西瓜就熊抱上去了”的高难度动作。

  易初良不曾想到叶蓁蓁竟然是这样的反应,毕竟上次他说了重话,还以为她会生自己的气。

  他低头,一不小心就看到叶蓁蓁的西瓜凉面。

  胃里面顿时汹涌澎湃起来,白皙的脸上顿时间神情一变,红了青,青了紫,紫了绿的,就好像是颜料盘被打翻了似的,“这又绿又红又黑的东西是给人吃的?”

  此时的易初良充满喜感,叶蓁蓁努力憋着笑不让别人看出来。

  叶白玉看到这一幕,心中不快,带着身后的艳云拂袖离开。

  而叶蓁蓁对着叶白玉离开的背影笑着,“太好了,白玉走了,初良哥哥是我一个人的了!初良哥哥,要不要尝尝人家亲手做的面条啊?”

  易初良忍着涌上的胃酸,连忙追着叶白玉离开了。

  喧闹的小花园重新归于平静。

  面对红中泛绿的西瓜皮中摆放着褐色的荞麦面条的时候,宋知斐并没有表现出像是易初良那样嫌弃的表情,相反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说起来,宋知斐还是第一个自愿吃叶蓁蓁做饭的人。

  叶蓁蓁自己也知道,做她饭的品相都不是很好。

  估计只有宋知斐这种整天吃龙虾鲍鱼这种山珍海味的富贵人才会觉得她的饭菜是粗茶淡饭的一种,有着“或许民间的食物都是这样粗鄙不堪”的想法。

  见宋知斐吃了个底干净,叶蓁蓁对今后京城开饭馆的展望更加觉得自信了几分,虽然菜品的卖相不咋地,但保不准京城那些养尊处优的大爷小姐们就喜欢这口呢。

  叶蓁蓁托腮,“殿下,您觉得如何?”

  宋知斐用手帕净了净嘴唇,端的是优雅风流,就算是没有吃午饭的人都觉得光看着这位小王爷的脸都觉得秀色可餐。

  就当叶蓁蓁等待着夸奖之词像是狂风暴雨一样砸下来的时候,谁料矜贵的薄唇一吐,“凑合。”

  “凑合?”

  您都吃得眉开眼笑了,结果你现在告诉我这叫凑合?

  宋知斐美眸一瞥,“怎么,你有意见?难不成你质疑本王的品味?”

  叶蓁蓁连忙赔笑,“哪里哪里,小殿下的品味高瞻远瞩,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您既然觉得这面条味道凑合,那一定是民女做的不好。”

  “那你觉得单凭这道菜,本王会告诉你如何离开芙蓉镇吗?”

  “当然……不能。”

  宋知斐点点头,“你知道就好。”

  叶蓁蓁眼睛一转,她知道宋知斐向来爱玩,于是提议:“不如晚上的时候民女陪着您去街上转一转,今天刚好逢五,有夜市的。”

  “夜市?”宋知斐露出颇有兴趣的表情,“本王在话本上看过,不过小时候皇后娘娘对本王教管甚严,封王之后才得清闲,今日倒可以与民同乐,感受一下民间生活气息。”

  叶蓁蓁心中忍不住吐槽,还封王之后才得清闲,那之前夜宿花柳,走马章台的都是其他皇子造的谣呗。“民女这就去准备车马和夜游事宜。”

  宋知斐摆摆手,“既然是体验民间生活,还要什么车马?就你陪着本王去吧,其他人等都给本王留在这里。”

  其中一个侍卫立刻站出来,“殿下,这恐怕不妥吧,若是遇到危险……”

  “若是遇到危险,想必蓁蓁会冲在第一线,帮本王挡刀子挡剑的,你说是不是蓁蓁?”说着,宋知斐挑眉看着叶蓁蓁。

  叶蓁蓁缩了缩脖子,磕磕巴巴地回道,“那,那是自然,殿下是千金之躯,能保护殿、殿下是民女祖宗十八代的福气。”

  “好了,本王一会儿还要去春风十里看看,你们跟着本王岂不是碍事。”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宋知斐清清嗓子,“咳,你们当刚才什么也没有听到,要是谁敢给父皇和母后告密,就别想活命了。”

  侍卫们拼命低头,企图掩饰疯狂的笑意,然而颤抖的肩膀却暴露了他们。

  宋知斐当即面色冷了下来,“笑什么笑!谁再笑就拉出去砍了!”

  叶蓁蓁低头,她并非掩饰笑意,而是微微皱眉。

  这个宋知斐虽然看起来给人蠢钝暴戾的感觉,可是她却总觉得有些古怪。

  一个出身皇宫,没有亲生母妃庇佑的皇子,当真能如此“单蠢”地平安长大吗?

  刚才宋知斐的“说漏嘴”是他故意为之,还是她多想了?

  感受到宋知斐的视线扫了过来,叶蓁蓁将头低得更低,担心引起对方的怀疑,还佯作忍笑地颤抖着肩膀。

  见状,宋知斐满意地点点头,“容本王换一身低调的衣服去,晚上见。”

继续阅读:第13章 小王爷,体验民间乐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厨娘的狗腿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