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小王爷,体验民间乐趣
弯弓2018-07-26 12:003,337

  是夜,芙蓉镇上人影窜动,灯花明媚。

  温柔的月色倾洒下来,形成一道美丽的光练,深蓝色的夜空中挂着一两个闪烁的星子,满城的灯火璀璨夺取了星子原本的明亮。

  叶蓁蓁依旧还是那副灰头土脸的样子,等看到了宋知斐时,她才知道他口中的低调是何意思。

  玉冠束发,琉璃珠子穿着碎发,在灯光的折射下显得奢华到了极点。一身白衣胜冬日白雪,领口还绑着一根骚气的狐狸毛领子,往穿着轻薄夏衣的人群中一站格外显眼。

  虽然现在是初秋,晚上的天气会凉一些,但是也不至于佩戴毛领吧?

  宋知斐似乎瞧出了她质疑的目光,悠悠地开口,“莫不是被本王精心搭配的衣服迷得神魂颠倒了?”

  叶蓁蓁终于忍不住说了今天第一句实话,指着毛领子说道:“殿下,您不热吗?”

  宋知斐摇摇头,露出了曲高和寡的悲伤神情,完美的侧颜微微扬起一定的高度,“果然,天才都是孤独的,能理解本王品味的人实在太少了。”

  叶蓁蓁发现这位闲王不仅是脑袋不好使,还相当自恋。

  宋知斐出身皇家,平日偷偷离宫也都是置身于烟柳之地,可以说是从来没有体验过民间夜晚市集的拥挤和乐趣。

  宋知斐像是个小孩子一样,一会儿对套圈感兴趣,一会儿对射箭赢奖品感兴趣,偏偏每样都玩不好,气得直跺脚。

  叶蓁蓁悄悄告诉宋知斐:“这些套圈或是飞镖都被商家做了手脚,会在一侧注铅,就算是百步穿杨的神箭手也不能百发百中。”

  闻言,宋知斐说的义正言辞,“奸商!本王回去要禀明父王好好惩治他们。”

  叶蓁蓁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反应,劝解着:“其实这些商家也都是为了养家糊口,来玩游戏的人也大都为了好玩才玩的。”

  “那也不行,本王还没被这么骗过!”

  宋知斐重新要了二十个圈,放在手里掂量少许时间之后,唇角扬起得意的笑意。

  只见“唰唰唰”地几下,二十个圈圈依次发出,全无意外地套中五行四列全部奖品。

  面对如此场景,摊主的脸当即面如菜色,惨兮兮地把东西都拿过来递给宋知斐。

  其中还有一块质感上好的玉佩,摊主无奈地说道,“这位公子真是厉害。”

  宋知斐扫了扫那些“战利品”,冷哼一声,选了一个毛茸茸的兔子玩偶扔进了叶蓁蓁的怀里之后,便扬长而去。

  只留下了一句“不是赝品就是垃圾货,你们这些人竟然拿这些东西当奖品?就这个兔子勉强入眼,可以拿回去刷马桶。”

  围观群众听到这句话,不禁对宋知斐的背影指指点点起来,“这个人是谁啊,怎么讲话这么臭?”

  “就是就是,一副鼻子长在头顶的样子,有钱人了不起啊!”

  而作为事情中心人物的摊主却如蒙大赦。

  叶蓁蓁瞧着宋知斐的背影,脸上不禁露出了些许笑意,转头对摊主说道,“做人要厚道,下次遇到你,你就未必这么幸运了!”

  没等摊主回答,叶蓁蓁便拎着兔子追上了宋知斐,拍马屁说道,“殿下刚才是故意的吧,您真是民女见过最善良的人,简直就是活菩萨。”

  宋知斐皱皱眉,“什么?”

  叶蓁蓁举着手里的玩偶兔子,“就是你刚才说那番话,不是故意给那摊主台阶下的吗?”

  宋知斐面色一阵尴尬,目光闪烁,半晌之后才开口,“那是自然,本王爱民如子,当然是考虑到那庶民的生计才说出那些话的。”

  叶蓁蓁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布偶兔子,和兔子圆圆的眼睛对视之后,她忽然明白了什么,表情变得生动而复杂起来。

  万恶的统治阶级才不会良心发现,刚才他果然是想拿这个可爱的小兔子去刷马桶!

  宋知斐侧眸,看到叶蓁蓁如咽糠菜的表情,眼底流露出一丝真正的笑意。

  然而,这抹笑意很快就藏回了眼底,饶是距离他如此近的叶蓁蓁也丝毫未察觉到。

  宋知斐开口,“这个兔子就送给你了,等你以后混不下去了,就拿这个兔子来找本王,本王封你个厨房总管当当!”

  叶蓁蓁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多谢殿下……”

  没过多久,二人几乎尝试遍了整条街上的新鲜玩意。

  前来夜市游玩的人,很多都是年轻人,宋知斐的高调行为和俊俏模样,引来不少人的注意。

  从男人到女人,从三岁的小妹妹到八十岁的阿婆都被的姣好他皮囊吸引,三五成群地围在他的身边。

  最后造成了交通大面积拥堵,叶蓁蓁只能将宋知斐拉到一边的小路上,躲着疯狂粉丝的围堵。

  月色如水,是幽深小路中唯一的光源,道路两旁是初开花的槐树,槐花飘香。

  在斑驳树影掩映下的砖墙后面,叶蓁蓁扶着墙,喘着粗气说道,“殿下,下次出来你还是带着侍卫们把,不然带面具也行。”

  宋知斐瞧着累得直吐舌头的叶蓁蓁,优雅开口,“本王长得玉树临风,带面具岂不是暴遣天物?”

  “额……可是每次都这样躲粉丝是很累的!”

  “本王觉得还好。”

  浓夜下,叶蓁蓁终于忍不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可不是他还好怎么滴,刚才落跑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说他脚酸了,硬着让她背着他跑了三条街。

  要知道,宋知斐可是比她高了整整两头的高度,不然她现在也不至于像是狗一样累得直吐舌头。

  宋知斐貌似也有点不好意思弄了弄鼻头,长臂揽着叶蓁蓁的肩膀说道,“不如这样,本王请你去春风十里再做一遍蚀骨柔。”

  什么叫做请她?分明是他想去吧!

  转念一想,她今天上午练马术,中午被宋知斐奴役做饭,晚上又被他折腾来折腾去的,身子早就疲累不堪。

  若是此时能让春水帮她活络下筋骨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叶蓁蓁刚要点头,但又想到上次在春风十里,一醒来房间中只剩下她和春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场景。

  于是,这次她提出了一个小小的意见,“殿下你不能像上次一样把我一个人丢在春风十里了,那个春水在如何楚楚动人,毕竟也是个男人……”

  宋知斐抬手揉了揉叶蓁蓁的头顶,唇角扬起了温柔的弧度,“蓁蓁啊,你实在想多了,你长得很安全,哪怕春水对本王起邪念,都不会对你硬上弓的。”

  叶蓁蓁:“……”

  就在二人要出发去春风十里的时候,忽然,在不远处的灌木丛后面传来一个男子的低声惊呼,“你放开我!”

  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叶蓁蓁却想不起是谁。

  她将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宋知斐小点声,自己踮着脚尖寻着声音走了过去。

  走了大约十步之后,经过一个拐角,就看到有两个男人站在护城河的分支岸边,其中高个子的把矮个子的打横抱在怀里。

  花前月下,波光粼粼,生出一种朦胧的美感。

  宋知斐指着两个人影,激动地说道,“快看,是断袖!”

  叶蓁蓁连忙捂上了宋知斐的嘴,心中吐槽:断你个脑袋!两个人抱在一起就是断袖,难道就不能是纯洁的兄弟情吗?

  同时,岸边处传来声音,高个子男人说道,“若是你不答应我,我就把你扔进这护城河里,到时候你们宋家家主只怕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稍稍矮一些的男子回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就算我死了,你也别想我答应你!”

  宋家……宋胥?

  没错就是宋胥的声音!

  说起来,她对宋胥还是蛮有好感的。

  记忆中,宋胥一直是一个温文尔雅,善良温柔的人。

  从来没有嘲笑她,在学堂的时候也只有他会在她受欺负之后默默帮她,在芙蓉城中找不到第二个像他这么好的人了。

  话说回来,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宋胥有这么硬气的时候,不由得对发生了什么感到十分好奇。

  难不成还真被宋知斐猜对了,那个高个子男人是宋胥的相好?

  不过从对话来看,怎么那么像是逼良为娼,强行求欢呢?

  岸边上高个子冷哼,“看不出来,平时装得一副包子样,如今倒是这么大义凛然。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出当年的真相,老子饶你不死!”

  叶蓁蓁反应过来了,这哪有什么粉红气泡,明显就是逼迫威胁的案发现场。

  接着,宋胥被高个子拎着衣服领子,送到了水面上,脚下就是无底河水,高个子开始倒数,“给你三个数的时间,三、二……”

  “一”的声音吞了回去,忽然间,高个子像是忽然痉挛了似的,倒在地上抽搐不止,而坠落下去的宋胥恰好用手扒住了岸边,挣扎着爬了上来。

  叶蓁蓁连忙跑过去,只见地上的男人口吐白沫,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停止了抽搐喷出一口鲜血,彻底断了气。

  死人了?

  叶蓁蓁和宋胥哪里见过死人,当场脸色吓得刷白。

  二人都没有注意到宋知斐低头看着高个子男时眼中的波澜壮阔。

  墨色的眸中翻涌着惊涛骇浪,似乎经过地狱的无情摧打,绝望中带着生人勿进的孤寂,俊脸上压抑的情绪又在一瞬间熄于平静。

继续阅读:第14章 陌生的宋知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厨娘的狗腿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