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月饼,有点甜人
弯弓2018-08-07 19:013,414

  她不傻,相反她觉得自己是有些聪明的。

  这种聪明并非来自如易初良、叶白玉等人的天纵之才,而是多年来生活在一个伪装下更容易接触到更多的人、更多的事物后摸爬滚打的后遗症。

  她一开始或许还会觉得宋知斐这个人就如他表现出来的纨绔蠢笨,可是她的直觉告诉她不是这样的。

  她也不会相信一个没有亲生母亲庇护的皇子能顺利在宫中长大成人。

  宋知斐每次闹的笑话倒像是他刻意给自己打造一个外壳,就如同她给自己打造了一个花痴怪胎的壳子,她躲在这个壳子里可以获得暂时的安全,并且达到离开芙蓉镇的目的。

  显然,宋知斐的草包废柴壳子显然也是有目的的,而让一个帝王之子故意为自己打造一个庸庸表象的目的无外乎只有两个。

  其一是为了躲避帝王家的勾心斗角,轻松快乐地苟活下去;

  其二是为了那座金光闪闪的龙椅,那滔天的无上权势。

  叶蓁蓁不知道宋知斐要走的路到底是哪一条。

  思索间,竟然在填空的位置上写下了“宋知斐”三个字。

  此时正逢宋知斐看过来,叶蓁蓁连忙用重墨涂抹,遮住了原本的答案。

  宋知斐用口型说,“快到要交卷了,你快点写啊!”

  为了隐藏字迹,叶蓁蓁只能用右手写字,经过这几天的训练,已经比第一天的鬼画符好了很多。

  夫子看到宋知斐明目张胆地抄着叶蓁蓁的卷子,清清嗓子强调了一句“注意考场纪律”后便当做没有看到了。

  这位可是皇子,天子的儿子,这若是被张贴在学院门前的告示栏中,说宋知斐抄袭作弊,那岂不是让天子面上无光。

  天子一怒,浮尸千里,他虽然半只脚要迈进棺材了,但也想好好度过另一只脚买进棺材花费的时间。

  一炷香后,所有人都叫了卷纸,学堂气氛都变得轻松起来,众人纷纷议论起中秋节的赏菊宴。

  三日之后便是中秋,学堂会休息五天。

  在中秋节当天会举办一场赏菊会,相邻的几个镇子上有名望的家族都会来芙蓉镇参加,尤其是年轻公子小姐们是很重视这场宴会的。

  在这场宴会上女眷可以相看年龄相近的少爷公子,若是有心仪者便将金菊送给他,一旦对方回了他同样的金色菊花,则代表二人相互都有好感;若是对方回了一朵桂花,则表示他心中另有心仪姑娘。

  追根溯源,这个赏菊会的创始人还是叶蓁蓁的娘亲白锦。

  白锦说女子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不能总被动地等待男人的挑选,因此才有了赏菊会中互赠金菊的环节。

  杜雨燕为首的姑娘们凑到叶白玉身边,叽叽喳喳地问道:“这次赏菊会是由叶家举办的,白玉,你想好要表演什么了吗?”

  叶白玉笑着说道,“琵琶,你们呢?”

  杜雨燕面带羞涩,“还是舞蹈吧,其他我也不是很擅长。”

  其他姑娘们也讨论着今年的表演项目,而少年那边则都竖着耳朵听着这边的消息,生怕错过了心仪姑娘说的每一句话。

  宋知斐有些好奇叶蓁蓁会表演什么,于是拄着下巴问道,“你准备了什么节目,本王到时候给你撑场子去!”

  叶蓁蓁摇头,“我琴棋书画无一精通,去只能丢人。”

  宋知斐一副料到了的表情,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凑到叶蓁蓁的耳边小声说道:“你迟迟不能离开芙蓉镇不就是因为易初良和叶白玉的迟迟不定下婚约吗,而这次宴会是个机会!”

  叶蓁蓁眼睛刷的一亮,“怎么做?”

  宋知斐脸上扬起邪气的笑容,“本王会在叶白玉表演之后表达求娶之心,你那婶婶自然不同意。那时候只要引导她说出‘叶白玉和易初良已有婚约,殿下夺人所爱恐怕不妥’类似的话,那不就结了吗!”

  叶白玉和易初良的婚事一定,叶蓁蓁就可以悲伤欲绝地借此机会离开。

  “完美!”这个计划的可行性很大,而且几乎不会有任何误差

  一想到过不了多久,她就能远离这枷锁之地,叶蓁蓁不禁激动地握着宋知斐的手,兴奋说道:“殿下,要是我真能脱离苦海,一定将你当菩萨一样供起来。”

  宋知斐摸摸下巴,“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座位上看到这一幕的易初良,目光紧紧盯在叶蓁蓁和宋知斐相握的手上,嘴唇抿成一道刚毅的直线,只听到“啪”的一声,他手中的毛笔竟然被他掰折了。

  易初良低头看着断成两截的笔,如同恍然梦醒一般。

  最近他不知道自己脑中在想什么,总得乱嗡嗡的,和以前的自己全然不同了。而且他总是不自觉地把视线放在叶蓁蓁身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刘西风处在情绪低落中,而宋胥则和旁人友好交谈着,除了叶白玉无人注意到易初良的情绪。

  叶白玉是何等聪明的人,稍稍一眼就看出了易初良最近很不对劲,特别是当叶蓁蓁出现的时候。

  这让她很不开心,总觉得原本属于自己的关注被被人抢夺了似的,美眸扫过叶蓁蓁和宋知斐相谈甚欢,眼底燃起不满的情绪。她虽然不喜欢这个吊儿郎当的小王爷,更不想成为王妃,被宫规框架在宫墙深院中,但是美人生来的傲气让她很不满这么多天宋知斐对她的无视。

  她,叶白玉,生而就应该是焦点。

  距离叶白玉不过一米的叶蓁蓁并不知道自己竟然成为了白玉成了假想敌,还沉浸在离开芙蓉镇的美好幻想中不能自拔。

  放学之后,已经是黄昏时分,天色染成梅子酒的漂亮颜色,夹杂着湿润泥土味道的风儿一阵阵吹来。

  心情荡漾的叶蓁蓁也无需再例行公事,每天放学后缠着易初良的回忆简直让她头大。

  手臂传来拍打的感觉,本就酸痛的肌肉被迫承受着暴击,下一刻一身猩红鲜衣的宋知斐就出现在叶蓁蓁的身侧,不满地开口,“喂!怎么不等本王就先跑了?”

  叶蓁蓁心情很好,和宋知斐说话便就随意了一些,“殿下方才分明一下课就不见人影了,怎么反而赖我不等你。”

  “哟,长本事了,还敢和本王顶嘴了?”宋知斐笑着说道,并未生气。

  叶蓁蓁抬头看去,便看到他那双迎着夕阳而微微眯起的眼睛格外生动,金色余晖倾洒在那深邃挺拔的白皙脸蛋,整个人镀上了一层神圣的光芒。

  美好得仿佛下一秒就要烟消云散。像是烟花,像是泡沫。

  心被震了一下,狂跳不止。

  宋知斐咧唇一笑,他笑的时候眼尾会有一弯笑痕,平添了几抹温柔,伸出手在叶蓁蓁的面前晃了晃,“怎么,看本王又看呆了?”

  叶蓁蓁回神,尴尬地笑了笑。

  她的确不否认这个宋知斐的确长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皮囊,伪装成酒囊饭桶时都如此耀眼,可想恢复原本模样时是怎样的蛊惑人心了。

  不过,她估计是没有机会看到他脱下伪装的样子了。

  宋知斐疑惑,“你盯着本王的脸想什么呢,这眉头都要拧成麻花了。”

  叶蓁蓁笑,“民女在想殿下今后娶妻生子后,会不会还像是现在这样。”

  宋知斐挑眉,“这还不容易,等本王娶亲时差人给你送一张喜帖。对了,你离开芙蓉镇要去哪里?”

  “找一个我喜欢的地方落脚。”叶蓁蓁并没有告诉宋知斐她要去京城,也没有告诉当年救命恩人的事情。

  宋知斐的这句话不过就是一个客套话,她没有必要把自己未来要走的路告诉一个今后再不会相见的人。

  “没关系,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本王都会找到你的,到时候一定给你介绍几个王孙公子认识认识。”

  叶蓁蓁福身,“民女先谢过殿下了。”

  ……

  一连几日,全府上下都在为中秋节赏菊会的到来做准备,大红灯笼高高挂在房檐上,一盆盆精心养殖的金菊放在叶府的道路两边,配上大面积栽植的鲜花看起来分外漂亮,如同置身于乡下的花海当中。

  夜深如墨,挂在天空的月亮尚有一丝丝不圆满,但是也不妨碍皎皎光辉。

  灯光略显昏暗的小厨房中,叶蓁蓁正在做月饼。

  和传统的五仁、红枣、蛋黄等馅料不同,她用的是捣碎的果肉放在面皮里,再用亲手雕刻的模子烙下花样,在放进烤箱之前在上面刷上一层黄澄澄的蜂蜜,光是看着就让人流口水。

  “好香啊!”宋知斐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如同回到自己家中一样熟稔地坐在叶蓁蓁身旁的椅子上,看到她正在给月饼印花,不禁诧异开口,“你还会做月饼啊?”

  叶蓁蓁抬头,“还好,殿下右手边有刚刚冷制过后的月饼,可以尝尝,帮民女提提意见。”

  “哈哈哈!”宋知斐忽然指着叶蓁蓁大笑起来,乐得不可透支。

  叶蓁蓁歪头,不明白宋知斐抽的什么风,索性不搭理他,低头给月饼印上模子。

  一阵好闻的忽然扑面而来,充盈鼻翼,她惊讶抬头,一张放大的俊颜腾地出现在她面前。

  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在烛火下格外闪亮,似蕴藏着一片深海一样温柔,让人不由得沉溺在这眼波中。

  宋知斐正盯着她的脸,慢慢靠近。

  砰,砰,砰——

  心脏传来了巨大无比的跳动声音,叶蓁蓁的脚像是被粘在了原地似的,忘记后退。

  温柔的触感在脸上拂过,叶蓁蓁这才回过神,往后一连退了好几步。

继续阅读:第17章 艳压全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厨娘的狗腿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