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拒绝,学堂欺凌
弯弓2018-07-28 12:003,236

  叶蓁蓁跟着宋知斐的身后走进了教室,她忽然发现坐在角落处的是一个陌生的人。

  那人长得滚圆滚圆的,白胖白胖的圆脸上长着一双圆圆的眼睛,不大的嘴巴正在吃着烧饼,那憨态可掬的样子就好像是谁家贪吃的大黄猫。

  好可爱啊!

  叶蓁蓁凑上前打招呼,“这位同窗,你是新来的?”

  小胖子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样,身子一颤,葱花烧饼掉在了地上,烧饼的碎渣抖了一地都是,干净的蓝色制服上也蹭上了油点。

  叶蓁蓁不知道他会有着大的反应,把手举在胸前,表明自己并无恶意,“抱歉,我现在去路边重新给你买一份!”

  “不,不用了。”小胖子低下头,圆圆的眼睛被纤长的睫毛遮住,不再说话。

  叶蓁蓁还要说什么,被同桌宋知斐同窗拦了下来,“没看出人家小胖胖不想搭理你吗?你还不赶紧复习,一会儿要是本王及不了格,回京之后我就让父皇下旨将你许配给易家那小子!”

  叶蓁蓁立刻掏出课本复习知识点,这可真是她听过最恶毒的威胁了!

  此时,门外忽然爆发一个响亮的声音,“呦呵,咱们的胖猪头来上课了!”

  叶蓁蓁一抬头,不是刘西风那个傻缺还会是谁?

  刘西风身边的宋胥皱眉劝道,“西风,今天是夫子的考试,你该收就收了。”

  刘西风最讨厌就是说教,而且早上还被易初良吼了一嗓子,心情本来就不好。

  两股火掺和一起,当即他的驴脾气也上来了,白了一眼宋胥,“老子今天开心,就要揍一顿这猪头,你管得着吗?还是说咱们这宋公子瞧上了这烤乳猪,想要英雄救猪头?”

  “你真是无可救药。”宋胥一直是软脾气,很少红脸,但是眼下是真的被刘西风气到了,拂袖离开,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易初良不主动欺负人,但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眸子淡淡地扫了一眼埋头苦读的叶蓁蓁便收回了视线,坐在了叶白玉旁边的位置。

  有女同窗小声议论着,“小胖也挺可怜的,十天前被刘西风揍得耳朵差点聋了,要不是夫子今天考试,小胖也不能来。”

  “小胖到底当时是怎么惹到刘西风这个恶霸了?”

  “不就是小胖子上次打马球的时候不小心把刘西风撞得昏倒了,他觉得面子上挂不住,扬言见他一次就要打他一次。”

  叶蓁蓁将这些对话听在耳中,学院暴力一直都是朝廷高度重视的问题,天子脚下还算是太平,然而在其他地方学堂数量多,天子也管不过来。

  于是几乎每个学堂都会有一个被欺负的角色。这些孩子都是庶民之子或是孤儿孤女,就算是被欺负了,父母亲戚除了安慰孩子也都无可奈何。

  之前的叶蓁蓁,现在的小胖子。

  这些或参与暴力或冷漠围观的少年少女尚不知人世险恶,却已经成为了这险恶人世的一部分。

  刘西风已经走到浑身颤抖的小胖子身前,只听得冷哼一声,便一脚踹翻了小胖子的书桌,尚未线订的纸张如同雪片一样满天飞散。

  小胖子吓得浑身颤抖,抱着头从座位上滚下来,让人看得不禁有些揪心。

  叶蓁蓁不由得想到了那次溺水,喉咙如同被水草纠缠似的,手脚顿时无力,呼吸也变得困难。

  “怎么了?”宋知斐发现叶蓁蓁的脸色和唇色惨白,眉间拧成一道川字,抬手帮她理顺着后背。

  感受到后背大手的温度,就如同当年那个救她出水的少年人,把她从冰冷的寒潭水中拯救出来,在她恐怖的记忆中照进了阳光,驱散了冰冷的黑暗。

  叶蓁蓁察觉到二人的姿势似乎有些暧昧,不着痕迹地从对方的手臂中离开,“多谢。”

  话说两边,刘西风瞧到了地上的烧饼,唇角扬起邪气的弧度,“今天本公子心情好,懒得动手打你,不如你就把这烧饼吃了,本公子就放过你。”

  小胖子没想到对方的要求这么简单,胖乎乎的小手就去捡地上的烧饼。

  在他手落在烧饼前,一个绣着金色仙鹤的靴子先一步踩到了上面,脚尖为轴心,来回扭动后,烧饼裂开一道道裂痕,混着靴子底的淤泥。

  小胖子的手停在空中,眼神中写满了犹豫。

  “吃下去!吃下去!”

  学堂中不知由谁起头,大家都开始起哄,有些人可能这件事情很有趣,也上来学着刘西风的动作,没过一会儿,烧饼已经成为了泥饼,让人看了就不禁作呕。

  刘西风笑得更加放肆,抬脚踩在了小胖子的后背上,“今天你要是吃了这烧饼,本公子今后就不打你了。”

  小胖子闻言,原本停在半空的手犹豫着往前移动,很快就要握上了那个肮脏不堪的烧饼。

  叶蓁蓁双手握拳,朝着叶白玉和易初良的方向看去。

  而此时叶白玉正低头温习着课本,似乎屏蔽了外界的一切干扰,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

  易初良也是事不关己的姿态,没有参与,也毫无帮助之意。

  叶蓁蓁知道,她是整个学堂最没有资格管这件事情的。

  同时,她也知道她一旦管了这件事情,轻则会多在芙蓉镇多呆上些许日子,重则会被叔叔婶婶安排立刻嫁人。

  她做人狗腿,做事谨慎,所有的理智都告诉她这件事情和她没有关系,可是心里却一直有一个声音坚定地说着:不能坐视不管……

  就在她要站出来的时候,宋知斐忽然将手中的书本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发出“砰”的巨响,原本哄笑的公子小姐们笑容僵在脸上,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宋知斐眉眼冰冷,如此淡漠冷峻的表情放在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违和感,反而让人觉得他或许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你们将本王当做空气吗?”

  刘西风低着头,心中仍有不甘。

  宋知斐继续说道,“本王最见不得这种不干不净的事情,堂堂男儿不知参军报国,却在这本该读书育人的地方弄这种令人不齿之事,还当真是我大晋国的好儿郎。”

  一行人被说得面红耳赤,一个个低着头,仿佛落汤鸡、丧家犬。

  冷漠的眸子扫了一眼地上的烧饼,宋知斐冷声对刘西风等人说道,“刚才所有参与这件事情的人,一人一口把这个饼给吃了,今日之事就算是翻篇了。你们也无需觉得本王横行霸道,就算是此事禀告父皇,父皇也定然不会反对本王的决定。”

  “噗通噗通——”

  除了刘西风之外参加这件事情的人都一个接着一个跪下,他们哪一个不是父母娇生惯养长大的,别说是被人踩了的饼子,就算是隔夜的饭他们都从来不吃。

  众人纷纷求饶着:“殿下,草民们错了,还请殿下宽恕我们年幼不懂事。”

  宋知斐浓眉一挑,扫了一眼梗着脖子的刘西风,“刘西风,既然是你带头的,就由你先吃。”

  刘西风从小就是一个小霸王,从没见过他对谁低头,更不会跪在地上求别人。

  他宽松的蓝色学院制服袖笼中紧握着拳头,捡起烧饼就准备大口咬下去。

  “等等……”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墙角处传来,众人将目光聚集在刚才被欺负的小胖子身上。

  小胖子跪在宋知斐面前,怯怯说道,“多谢殿下,但是在座都是同窗……我不想大家因为我而闹得不愉快,这个饼的事情能不能就这算了。”

  宋知斐没理睬小胖子,而对凑到叶蓁蓁的耳边,压低声音说,“你觉得刚才本王那段表现会不会让父皇感动,然后赐一个封号给本王?”

  由于学堂实在是太过安静,就算是宋知斐尽量压低声音了,但是这番话还是钻进了众人的耳朵中。

  刘西风:“……”

  小胖子:“……”

  叶蓁蓁不同于其他人的惊讶,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反转,同样压低声音一本正经地说道,“要是您刚才没问我这句话,殿下的封王几率或许能大一些。”

  宋知斐尴尬地清清嗓子,扫了一眼众人,“算了,这个烧饼就算了。不过,这个小胖墩本王罩了,你们要是以后谁敢欺负他就是欺负本王,明白了吗?”

  众人像是小鸡啄米一样,连忙点头。

  没过一会儿,夫子便来了,看到学堂格外安静,颇为满意地捋了捋白色胡子,感慨道:“我们班级的学风最近很好啊!”

  接着,夫子让易初良分发试卷,并且严厉强调,“要是让本夫子发现谁敢作弊,就让人把作弊人的姓名张贴出去,让邻里乡亲的都看看,到时候你们父母会不会觉得面上无光啊!”

  众人的哀嚎声中,夫子点燃了香,考试算是正是开始了。

  题目不算难,叶蓁蓁做的很流畅。

  卷纸上有这样的一道题,“‘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是谁的典故?”

  这句话出自《史记·滑稽列传》,讲述的是楚庄王的事情。

  然而落笔前,叶蓁蓁却在脑海中浮现出宋知斐的脸。

继续阅读:第16章 月饼,有点甜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厨娘的狗腿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