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剿灭任务
任风嚣2019-01-29 00:533,450

  待赵景翊更衣打扮后,抵达桓王府的时候,他的三个哥哥已经在堂下站好了。

  “儿臣见过父王。”赵景翊微微躬身,拱手道。

  “不必多礼。”赵青羲挥了挥手,表情严肃,正色道:“既然人到齐了,本王就开始交代任务了。

  “我军虽已击退了叛军,但仍有小部分叛军组成的小规模部队,上至数百人,下至几十人,打家劫舍,给周围的百姓带来不少困扰。现在本王决定,你们分别率领两百游骑,去将这些叛军剿灭,限时七天,七天之后凭战绩说话。本王想看看你们究竟有几分能耐。”

  “遵命。”堂下四人纷纷单膝跪地,双手抱拳道。对于老大景遥和老二景央来说,他们已经在战场上混迹已久,对于兵马之术已经娴熟,至于老三景瑞,虽然未曾率兵过,但也是目睹过真实战场的。至于老四景翊……赵青羲心里有数。可以说安西王一家子,都是将门虎子。

  分发完虎符,四子行了个礼,准备离去。望着儿子们的背影,赵青羲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声:“若欲不敌,切莫恋战,速度求援。”

  “是。”几人抱拳道。

  ……

  赵青羲并没有给他们指派固定的区域或者路线,除了固定的兵力外,一切都只靠自己的决策,这便是这次任务的自由度,这样也能最大限度地测试出几人的实力。

  在接到命令后,几人都尽快去兵营调了兵,匆匆出城去了,而景翊,却自顾自返回了住处,没有半分行动。

  当这个消息传到赵青羲耳中的时候,他只是笑笑,在他看来,景翊这孩子没上过战场,多准备一会儿也正常。对于这次剿灭叛军,他还是派出了几位千人将,各率领部队扫荡,留给儿子们的,都是几十人规模的小部队,凭借人数碾压,怎么样也能剿灭成功。

  两个时辰后,临近黄昏,赵景翊才带着两个亲卫出现在兵营,手持虎符从西洲游骑里调了两百,骑着战马优哉游哉地出了城。看这模样,与其说是领兵打仗,还不如说是游山玩水。

  而此时,老大赵景遥已经剿灭成功了一支叛军了。

  拉着缰绳,赵景翊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周围的景色,身后跟着一队装备精良的游骑,一个个面露凶光,秩序井然,明显是一支常胜之军。作为安西王赵青羲麾下最精锐的骑兵,西洲游骑每一人都是从尸堆里爬出来的,战斗力放在天下都是顶尖的存在,自然,也都心高气傲不已。如今被一初出茅庐的小将率领着,多少有些不满,但好歹是西洲游骑,人人都懂得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虎符在谁手里,就得听谁的话,因此,赵景翊还算省了不少麻烦。

  若换做其他非精锐部队,只怕让这些士卒乖乖听令都得耗费一番功夫。

  天色渐暗,身后云京城的轮廓渐渐消失在夜色中,一队人马在夜色中行径着除了马蹄声和风拂过树林的声音,再没有其他杂音。

  约莫行了一个时辰,在骑兵们的有意控制下,马蹄声小到了极致,最多十丈外,就无法察觉夜色中这一队行兵。

  迎着月色,赵景翊微微抬头,望见远处有烟雾升腾,丛林深处隐约有火光闪烁。

  果然!

  他猜对了。

  下午那两个时辰,他可没有白待着,利用这点时间,他将云京周边的地图,反反复复研

  究了一通,在上面标注了好几个点,这些都是最适合安营搭寨的地方,隐秘,又有充足的水源。

  他从一开始的打算就是以夜袭为主,寻找叛军踪迹,在加以追杀,是在是太费劲了,还不如以逸待劳,趁着夜晚清理掉,省时省力。

  赵景翊对一旁的斥候努努嘴,斥候心领神会,翻身下马向火光处跑去。

  不一会儿传回消息,前方距离一里的地方,有一个小型营地,按帐篷来算,应该只有五六十人,大多数都已经休息,只留有几个士卒还在巡逻。军队一般休息时间都很早,为的就是能够保持充足的精力,随时应对突发情况。

  面对斥候传回的消息,赵景翊摸着下虞思索着。

  火攻?不行,动静太大,而且此地在丛林之中,若引燃了丛林,自怕自己也讨不了好。强袭?不行,此地为丛林,对战马有极大的限制,但对面好歹有六十余人,虽然己方可以碾压,但若逃出一两个,向其他叛军通报的消息,地方有了防备,自己就很难再夜袭成功了。

  慢着,逃出一两个,向其他叛军通报消息?

  赵景翊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对啊,他完全可以故意放走几个,找到其他叛军营地的位置啊。不是每一次都能有这样好的运气,随便探寻一个点就能碰到敌军。赵景翊自认,在图上共标注了三十多个点,能找到五六个营地都算不错了。

  但强袭还是太嚣张了,一个词语浮现在赵景翊的脑海里。

  暗杀!

  对,暗杀。

  “全体下马,将重兵器留在此处,只带佩刀,一百人和我走,”赵景翊发出了命令,翻身下马,佩刀已经出窍。

  身后一片刷刷声音,为首的一百人,皆已经佩刀出窍。若是等临近了敌营才拔出佩刀,多少会发出声响,若惊扰到敌军,让其有了防备就不好了。

  赵景翊一挥手,带着一队兵卒钻入树林。

  一里地距离,说长也不长,没走多久,一个规模不大的营地就已经出现在他们视野之中。

  一众云秦兵躲在灌木丛中,观察着一切。眼下,巡游的士卒只有三人,而树上的暗哨却有两人,不过看样子一人已经睡着了。

  赵景翊对着身边的亲卫陆顷打了个手势,陆顷心领神会,从怀中摸出吹箭,轻轻一吹,距离最近的巡逻士卒僵直了一下,倒地生死不知。

  接着,灌木丛中一道箭影激射而出,准确命中了三丈之外的暗哨,一箭穿喉将其定在树上,除了微弱的撞击声,一切都十分隐秘,尸体哪怕失去了生机,也因为箭的支持没有跌下树去。

  另一个暗哨还在睡觉中,对自己身边发生的一切无所发觉。

  对着陆顷点了点头,指了指剩下里两个巡逻士卒,陆顷点点头,比划了一个‘遵命’的手势,在拿起吹箭。

  又是两声扑腾声,剩下两个巡逻队员也倒地了。

  等了约十个呼吸的时间,赵景翊确认整片营地再也没有清醒状态的叛军士卒,对着身后打了个出击的手势,云秦兵们纷纷猫着身子,一声不响地离开灌木丛,向几个帐篷走去。

  这场单方面的屠杀并没有持续多久,一直到整个营地血流成河,树上那个暗哨都还没睡醒。

  陆顷弯弓搭箭,正欲将那个暗哨射杀,却被赵景翊按住了肩膀。

  “放他走吧,荆祁,你留在这里好好跟踪他,我们会按着制定好的路线前进,查明了其他营地,速来找我。”赵景翊低声吩咐道。荆祁是他的另一名亲卫,擅长追踪和导航,让他去跟踪暗哨,再适合不过了。

  为了保证世子们的安全,赵青羲在每个儿子年满六岁的时候,就会派遣两个年龄略大几岁的少年作为亲卫,伴随着世子共同成长,将来成为世子们的左膀右臂。

  赵景翊的亲卫,就是陆顷和荆祁两人,其中陆顷擅长弓射,荆祁擅长追踪。

  荆祁应了一声,找了个隐秘之处埋伏着。

  赵景翊一挥手:“我们走。”

  一众云秦军消失在丛林之中,而这丛林深处,只留下一个被鲜血染红的营地和一个酣睡的哨兵,还有暗处那双鹰狼般的眼睛。

  次日清晨,静谧的丛林中突然传出一声惨叫,惊醒了一里外驻扎休息的西洲游骑。

  看来那家伙发现了呢。

  赵景翊嘴角扬起一个狡黠的弧度,推醒身边打瞌睡的陆顷,让他去叫醒大家。

  在昨天完偷袭归来后,见大家都精神不振,于是赵景翊下令原地驻扎休息。毕竟出发时已经黄昏,骑兵们都已经操劳了一天,加上晚上的行动,大家都疲惫不堪了。对于一个军队来说,保存充足的经历是很重要的。

  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赵景翊走到自己的战马旁,从马鞍袋里摸出几块干粮,随便应付了一下,便在地上摊开地图,思索着今天的路线。

  “世子,大家都已经起来了,今天怎么走?”陆顷在营地里逛了一圈,又回到赵景翊身旁,见赵景翊专心看着地图,忍不住开口问道。

  赵景翊没有立刻回答,沉思者用手在地图上比划,隔了十息,才抬起头看向陆顷:“把两位百人将叫过来。”

  陆顷应了一声,向正在吃早饭的众人跑去了。不多时,两位铠甲上绘有将领花纹的百人将小跑过来。

  “甘余(游喆)见过世子,世子有何吩咐?”他们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行李道。

  赵景翊对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两人靠拢到自己身边,陆顷也很自然地靠了过来。

  “你们看,最早受袭的是刘家村,接着同一条线上的另外几个村子也被袭击了,这几个村子并未像其他村子一样被毁,只是受损严重,掠夺手法多有雷同,我怀疑可能是同一伙叛军干的,而且规模绝对不大。”

  在离开云京之前,他还抽空去了趟桓王府,找上了负责情报的一位官员问了一些问题,现在刚好派上用场。

  “那么……”甘余摸着下虞思索着。

  “我们今天就去这里蹲守,再静待荆祁的消息。”赵景翊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点,这里有着一个两百余人规模的村庄,距离这里有五十多里路。

  “一切听世子指挥。”两位百人将抱拳道。

继续阅读:第三章 剿敌策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