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火光冲天
任风嚣2018-10-25 17:243,242

  执行剿灭任务,赵景翊根本不可能让骑兵队带如此多的火油出来。这些火油是赵景翊在村庄闲逛的时候,意外发现一个军用地窖,里面存放了大量的火油,这一发现让赵景翊欣喜无比。据村民说,村子曾经多次作为临时军营,有几个存放物资的地窖也正常。

  于是,赵景翊便想出了火攻这一计。

  两百多叛军士卒在火海中哀嚎着,但这些对赵景翊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在如此大火之下,不敢说全军覆没,叛军至少则损三分之二的士卒,而剩下三分之一,已经不成气候。现在赵景翊要做的,是和游喆的队伍汇合。

  山林里的大火自然引起了叛军的注意,不多时一队规模百余人的骑兵队从大道上疾驰而来。

  游喆和他的部队们隐藏在路两边的丛林中,等待着大鱼上钩。

  地面传来震动,游喆心里一喜,打出旗号,示意道两边的士卒们注意,准备开始行动了。

  一名叛军骑兵正骑着马在道路上疾驰着,突然马失前蹄。战马惨叫一声,将背上的骑兵甩出去。这个骑兵的运气着实不好,头朝下落地,一瞬间扭断了脖子,当场死亡。

  身后,几条结实的绊马绳绷直,一队骑兵,大部分已经倒地,多是被绊马绳绊倒,也有被战友绊倒的,一时场面十分混乱。

  见到这一幕,游喆大笑一声,吼道:“全军出击!干死他们!”

  两侧的丛林中突然冲出几十云秦军,对倒地的叛军挨个补刀。有极少数量的骑兵在倒地后站起身,但都架不住云秦军的攻势,只是几个回合就倒地身亡,这已经不是战场,是单方面的屠杀。

  游喆在此道上布置了五组绊马绳,每组三根,前后跨度二十余丈,皆用泥沙掩饰,待到敌方全踏入陷阱后用力一拉。行驶中的骑兵如此高速,在这一摔之下,全队便丧失战斗力,只能成为云秦军刀俎下的鱼肉了。

  很快,随着游喆斩下叛军将领的头颅,此战宣告了云秦军的大捷。

  “世子之谋,深不可测。”想起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游喆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在他印象里,四世子似乎从来没有上过战场吧。

  在此地前方还挖了不少陷阱,现在看来都排不上用场了。第一道陷阱,便已经完成了任务。

  让手下们从丛林后将战马牵出来,游喆翻身上马,正欲往叛军营地而去,却犹豫了一会儿,并未派人清理那些剩下的陷阱,此地道路偏僻,很少有人来往,他总感觉剩下那些陷阱会有用处的。

  在前一个路口,他们和赵景翊的部队顺利汇合了,将赵景翊拉到自己马背上,游喆深深地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恐怖。六百多人的叛军,竟然被他一人耍的团团转。

  见游喆失神,赵景翊拍了一下他:“这个时候失神可不是好事,甘余现在应该开始行动了,我们也得快一些了。”

  “好的。”游喆回过神来,扬起马鞭:“兄弟们,走咯!”

  身后的骑兵皆效仿游喆,将赵景翊小队的战友拉上马背,一行人向着叛军营地的方向去了。

  ……

  “世子,现在已经消灭三百叛军了,那营地总数不过六百现在已经折损一半,剩下一半就让我们强攻吧。”游喆骑着马,还不忘回头向赵景翊邀战。

  赵景翊摇了摇头:“我说过,我不希望我们的战士有哪怕一人的折损。”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世子您放心,我们早已经做好了为云秦捐躯的准备,你们说是不是啊?”游喆回头吼了一嗓子,身后云秦兵皆是振臂一呼,算是回应统领的这个问题。

  “喂喂,你们动静小一点。”赵景翊招了招手,示意大家安静,嘴角却浮起一抹笑容。有此良卒,实乃云秦之幸事。

  “就我估计,甘余那小子现在已经和那群崽子干上了也不一定。”游喆用力挥了挥拳头:“只怕到时候等我们抵达了,事情都已经办完咯。”

  “不会的,出发之前我特地叮嘱过他,绝不能对营地实施强攻。”赵景翊笑着摇摇头,随手指了指目的地东边,那是一个颇为险峻的山谷:“现在甘将军正在那儿干着和你们之前差不多的活儿呢。”

  “差不多的活儿?”游喆挠挠头,一拍大腿:“他们也去挖陷阱了?”

  赵景翊笑而不语。

  “我们又要将叛军引出来吗?哦,就是那个什么词,引蛇出洞,对,引蛇出洞。”

  “非也非也。”赵景翊一挥手,让行径中的小队停下来。

  “除了最后二十人,其他人下马,将战马牵到林子里拴好,只带弓箭和佩刀,跟我走。”赵景翊拍拍游喆的肩膀,翻身下马。

  有了前几次经验,这次大家的动作都很熟练。趁着大家收拾的时间,赵景翊走到队伍最末,对着尚坐在马上的那二十人吩咐了一阵,就返回了队伍前方。

  此时,大家都已经准备好,在赵景翊身后列好队。

  见大家都已经列队完毕,赵景翊一挥手:“前进!”

  ……

  是夜,皓月当空。

  历骁走出账外,望着眼前这营寨,摇了摇头。

  在半个月前,他还是龙国业国地龙师旗下的一名两千人将,而此刻,却只管理着一只不到六百人的队伍。

  走到高处,他担忧地望了一眼远处的滔天火光,心里有一分不详的预感。

  就在一个时辰前,他登高发现丛林中有一处火光,仔细一看是一座小规模营寨,于是派遣了两百多人去偷袭。接下来便看见一道火光滔天而起,他心里明白,中计了,于是立刻派遣骑兵队去救援。

  也不知道现在战况如何了。

  历骁想起昨天刚得到的情报,云秦安西王赵青羲派遣了自己几个儿子,各率领两百人马出城剿灭他们。对这个消息,他自然是嗤之以鼻,他并不认为,几个在蜂蜜罐子里长大的世子能是他们的对手,况且面对的也仅仅是两百骑的小队。这个营寨地点是他精挑细选的,三面环山,西边是一道陡峭的斜坡,是克制骑兵最好的地形。

  况且,身后还有一条山谷,在面临强敌时可以从容撤退。

  对这个营地,历骁有充足的信心。

  回想起几天前,云京被破之前子梁大人给他们的任务,化整为零游击山野,以偷袭村落烧毁粮食为主。安西王率领的云秦军自西域而来,此地距离老家西洲,至少有千里之遥,中间大部分区域,都是荒凉之处。为了追求速度,安西王根本没有思考补给线这东西,凭借的只是当初从西洲带出的那点粮食和沿途村落城镇的供给。

  云京被破之前,子梁就命人焚烧了粮库,也就是说现在的云京城内,除了村庄,云秦军找不到第二个存有粮食的地方。哪怕是百姓家里,都有相当一部分已经被叛军洗劫。

  而历骁现在的任务,就是将城外村落里的粮食,也烧得一干二净。到那时候,看云秦国十万大军吃什么。若是因此让云秦军和百姓发生冲突,这是他最喜闻乐见的。

  可惜子梁将军未能逃出云京。想到这里,历骁眼神有些黯淡,下一刻,他拽紧了拳头。

  “子梁大人,等吾王战破镇南军班师回朝,属下定为大人报仇!”他转身向自己的营帐走去。

  只听见一道破空声袭来,历骁猛然转身,却看到的是漫天火光。其中一点火光在他视界里渐渐放大。

  敌袭!

  这是他脑海里最后一个念头,下一刻,一支箭矢穿透了他的喉咙。与其他火箭不同,这一支箭却是从草丛中袭来。见敌将倒下,陆顷遁入丛林中,无影无踪。

  “将军!”副将黎源连滚带爬跑到历骁身边,看着穿透历骁喉咙的那一支箭矢,他悲呼一声,伸手将历骁未合拢的眼睛合上。看着天空中还在宣泄的箭雨,远处山林里,尘土飞扬,似乎有大部队正在袭来的路上。

  对方至少有两百人的弓箭手!这是黎源的判断。

  一支能有两百弓箭手的部队,它的步兵又有多少?

  一咬牙,做出决定,他大吼一声:“所有人从后方山谷撤退,立刻!”

  此时大部分士卒还未睡下,营地规模本就不大,黎源这一嗓子自然所有人都通知到了,于是一个个都钻出帐篷,向后方山谷跑去。

  远处看着这一切的赵景翊,脸上浮现起一抹胜券在握的笑容。

  他拍了拍一旁的陆顷,下达命令道:“停止射箭,大家原地休息。”

  那些士卒才放下弓,大口喘息着。

  刚刚在赵景翊的要求下,战士们将射箭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在极短时间内射出了五波箭雨,成功让对方将领判断失误。加上赵景翊命令二十名游骑在战马上绑上布袋,在道路上来回奔驰,造成尘土喧天的景象出来,更加加深了对方将领的误解。此地在云京地界,云秦家的地盘上,稍微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会选择带领部队撤退。

  而在他们撤退的路上,也就是那个险峻细长的峡谷,赵景翊早已经让甘余带着百姓去挖陷阱了。

继续阅读:第五章 桓王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