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桓王府
任风嚣2018-10-25 17:333,314

  “世子,这就行了?”陆顷疑惑道。

  赵景翊一点头,笑盈盈道:“剩下的就交给甘余了,大家忙活了一晚上,休息一下,准备回去吧。”

  “对面还剩三百多人,我们刚刚那几波箭雨,看似密集,但对叛军造成的减员,几乎快要忽略不计,毕竟这么长的距离,加上用的本就是短弓,威力定然不如弓箭队所用的长弓,这个情况下,兴许连帐篷都射不透,但造势足够了。”赵景翊心情极好,耐心地解释着。

  听罢,一众士卒恍然大悟,游喆哈哈一笑:“世子可真是神机妙算啊,真不敢相信这次是世子第一次领兵打仗,只怕王爷麾下大将都无法打出这样的战绩出来。”

  “也不是这么说,父王麾下还是有不少大将,只是他们不会来做这种剿灭的小任务而已。”赵景翊谦虚道,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听着游喆的恭维,内心还是不由得升起几点骄傲之情。

  长呼一口气,脑中回想起那位先生的教诲,赵景翊抬头望向天空,心中添了几分失落。

  若是先生能看到我今日战绩,该多好啊。

  一个时辰后,叛军营地,一支响箭升空。

  “走吧,回去了,或许还能在黎明前多睡一会儿呢。”游喆督促着手下兵卒上马,他们已经回到之前藏马的地方了。

  赵景翊只是翻身上马,一句话也没说,似乎完全没有刚胜利的喜悦。

  见赵景翊这模样,游喆正想上前与赵景翊搭话,却被陆顷挡住了。陆顷对他摇摇头,示意他什么都别去,游喆只好作罢。

  次日清晨,那间临时指挥部里,赵景翊、游喆、甘余、陆顷、荆祁五人围着一张桌子而坐,桌上摆着一张云京附近的地图。

  “甘余,说说你们那边的情况吧。”赵景翊抬起头,看向一旁的甘余。

  甘余一抱拳:“禀报世子,昨夜共歼灭敌军两百七十余,我方轻伤一人。”

  “轻伤?怎么伤的?”赵景翊显得有些诧异。

  见赵景翊询问,甘余面露尴尬道:“末将欲下不严,埋伏的时候,一个手下误跌入陷阱,左腿受伤……”

  “额……让他好好休息。嗯,甘将军辛苦了,此战你当记首功。”赵景翊一愣,随即侧开话题。

  “末将……不敢当。此番大捷全靠世子神机妙算,末将不敢贪功。”甘余抱拳道。

  “就这样,别争了。说说今天的安排吧,大家有什么建议吗?”赵景翊敲了敲桌子,示意其他几位发言。

  游喆一抱拳,正色道:“末将以为……”

  接下来的几天里,赵景翊将队伍一分为二,在附近两个区域里扫荡,白天在各个村庄之间巡游,夜晚按照赵景翊在地图上标注的点袭营,每天都有不错的战绩。

  时光飞驰,转眼已是七日之后。

  赵景翊手拉缰绳,控制着战马在大道上慢步行着,陆顷荆祁一左一右,身后是游喆甘余带着的西洲游骑,有条不紊地行径着。

  已经能看到云京高耸的城墙,赵景翊抬头望去,‘云京’两个烫金大字在正午艳阳照耀下显得雄伟了许多,一如十天前大军兵临云京时一般。

  今天早上刚接到消息,周边已经肃清干净,赵青羲唤众人回云京交差。

  正好赵景翊所居住的村落距离云京也不远,在正午时分就已经踏入了云京。

  与十天前相比,现在的云京恢复了几分生机,街上百姓来来去去,道两侧的店铺也开了许多,仿佛距离战乱已经过去许久了。

  “我不在的时候,父王做了很多事情呢。”赵景翊笑着摇摇头,回头对游喆甘余两人说道:“你们俩带人回去,我即刻去面见父王。”

  游喆甘余一抱拳:“末将遵命。”

  赵景翊双腿用力一夹,战马嘶鸣一声,小步跑了起来。陆顷荆祁两人骑着马紧随其后,三人向桓王府的方向去了。

  一炷香时间后,桓王府。

  “辛苦了,景翊,这次你做得很不错!”赵青羲听完赵景翊的汇报,脸上带着几分欣慰,看着赵景翊身穿戎装的模样,他突然看到了几分自己年轻时的模样。

  “谢父王夸奖,能为云秦效力是儿子的荣耀。”赵景翊抱拳道。

  “你知道这次行动中我最满意的是什么吗?”赵青羲站起身,绕过桌案向赵景翊走来,径直走到赵景翊身前。在儿子面前,他便将自称改成了‘我’。

  “请父王明示。”

  赵青羲就这样看着赵景翊,两人目光撞击到一起,片刻之后,赵景翊移开眼神。见此,赵青羲哈哈一笑,用力拍了拍赵景翊的肩膀:“这次你让我最满意的就是,零伤亡。你可真是打出了游击的精髓呀。哼哼,老三那家伙刚走,他可是将我交给他的精锐折了一半多,哼。”说到这里,赵青羲冷哼了一声,似乎对老三赵景瑞十分不满。

  “还是父王教导有方。”赵景翊笑着拱了拱手,谦虚道。

  “你们都下去。”赵青羲对着大堂里的护卫一挥手,护卫们行了个礼,有序退出大堂。此刻大堂中只剩下赵青羲和赵景翊两人。

  “行了你小子,被装模作样的了,坐。”赵青羲对着一旁作为努努嘴,自己不顾形象地坐到台阶上。

  赵景翊走到一旁坐下,苦笑着看着赵青羲:“这不是父王之前对我们的要求吗?”

  “别学着你二哥那套,他一个人把咱家都带歪了。”赵青羲冷哼了一声:“这次战绩你满意吗?”

  “还行。”

  “说心里话。”

  “不满意。”赵景翊直截了当地说道。

  赵青羲饶有兴致地看向赵景翊:“那些地方不满意?”

  “如果让我再来一次,五天时间足够剿灭周边所有叛军。”

  “对自己这么有自信?”赵青羲笑了笑:“我想你还是对自己的首次领兵作战的任务不

  满意吧,让你去做这样一件小事。”

  “不敢。”赵景翊低下头,避开赵青羲的眼神。

  “哈哈。你怎么想的我都懂,但是你要知道一点。”赵青羲目光直视着赵景翊:“看着我的眼睛。”

  赵景翊抬起头,对上了赵青羲锐利的目光。

  “你要知道,我手下的兵,金贵得很!我不会让一个没证明过自己实力的人来掌控他们的生死。”赵青羲面色严肃道。

  赵景翊没有说话,但眼神中多了几分退避。

  “历史上纸上谈兵的人不少,我不希望你是其中之一。你今天用行动证明了你不是那其中之一。”赵青羲站起身,走到赵景翊身前低声道:“对于这次的行动,我很满意,但我不希望你因此而骄傲。你可是从十二岁就开始就和我一起打猎了啊。”(此处的打猎并非普通的打猎,安西都护府将剿灭狼族称为打猎。)

  “禀报王爷,二世子到了。”门外跑进一个传令兵,单膝跪地抱拳道。

  “知道了,让他进来。”赵青羲随意挥了挥手,目光回转到赵景翊身上:“这几天辛苦了,回去休息休息吧。”

  “是,儿子告退。”赵景翊站起身,抱拳行礼完毕,转身向堂外走去。

  “等等。”赵青羲突然叫住了赵景翊。

  赵景翊转身抱拳道:“父王还有什么事?”

  “问你个问题。”赵青羲背负双手,眼神突然锐利起来:

  “你想当皇帝吗?”

  你想当皇帝吗?

  六个大字如重锤一般锤在了赵景翊的胸膛之上,那一刹那,他差点没喘过气来。

  “我……”赵景翊正想说什么,却被赵青羲打断了:“我就问着玩,下去吧。”

  赵景翊犹豫了一下,一抱拳,转身退出了大堂。

  在出大堂门的时候,与二哥赵景央插肩而过,两人对视一眼,赵景央眼神中带着不屑,而赵景翊只是报以微微一笑。

  大堂里传出赵青羲的笑声,不过这些对于赵景翊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的心神完全在赵青羲刚刚问的那个问题之上。

  你想当皇帝吗?

  你想当皇帝吗?

  你想当皇帝吗?

  “世子?世子?”赵景翊只感觉一阵天昏地转,接着倒在了地上,耳畔传来陆顷和荆祁惊慌的呼喊声。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侍女小薇紧紧皱着眉头,正在坐在床边焦急地等待着,见赵景翊醒过来,急忙询问道:“世子你怎么了?奴家听陆顷他们说,你一出桓王府就晕倒了,可把我们急坏了。”

  “小薇,大夫到了。”门外传来荆祁的声音,木门吱嘎一响,荆祁领着一个身穿青袍的白须长者走了进来。

  在小薇的帮助下,赵景翊坐起身子来。医师走到床前坐下,将手搭在赵景翊右手手腕上,随即摇了摇头笑道:“世子身体健康,并无任何毛病。”

  “谢谢。”赵景翊礼貌性一笑:“我只是太过疲惫了。”

  “这样吧,老夫替世子开个药方,温补一下身体,世子眼看如何?”医师建议道。

  “那么有劳大夫了。”

  送走了医师,赵景翊让陆顷等人都出去,房间里只剩下自己一人。他躺下身,望着天花板默默发着呆。

  现在他脑海里还一直回荡着父亲的那个问题。

  许久,他嘴唇微动,吐出两个字:“不想。”

继续阅读:第六章 此去青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