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此去青岭
任风嚣2019-01-31 22:363,207

  “世子这次战功累累,一定排在其他几位世子前面。”

  听着亲卫的恭维,赵景央嘴角带着一丝骄傲。他刚从桓王府出来,在桓王府里,他可是被父王大肆称赞了一番。这次出击,他带领小队,以极小的伤损剿灭了六支叛军共四百余人,这等战绩,就算是放在正规将领中,也算是出类拔萃的了。

  “老大这次可惨了,遇到一只大部队,险些自己都没逃出来,这次本世子看他怎么向父王交差。”想起自己的大哥,赵景央嘴角泛起一丝讥讽。在前几天,他与赵景遥几乎天天都能碰到,那时赵景遥的战绩还遥遥领先于他,但在第五天,赵景遥却遭遇了一只五百余人的叛军队伍,自己率领的小队几乎全军覆没,最后是亲卫死死保护着赵景遥突围,这才换得小部分人的逃生。

  赵景遥这次可谓是在赵青羲面前出尽了丑。在赵景央看来在,可真是一个可喜可贺的事情。

  除了老大,还有老三,也是折损了快一半人马,定然会惹父王发怒的。至于老四?那个第一次领兵的家伙?这几天都没见到他,兴许在哪个地方干混了七天,就回云京报到了吧?喏,刚刚在桓王府见到他了呢,貌似刚出桓王府就晕倒了,呵呵,身子骨可真是弱呢,被父王骂了几句就受不了了。

  想到这里,赵景央忍不住笑了起来。半晌,他停住笑,目光看先这条路尽头的那座雄伟宫殿,嘴角微微扬起。

  将来父王若有心,云京称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

  他嗤笑了一声,命令道:“回府。”

  身后亲卫们抱拳:“是。”

  ……

  赵景翊从床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确定无碍后走到书桌前,提笔写了封信,仔细包装好。将荆祁叫进来,让他将这封信偷偷送到桓王府。

  这样的活儿荆祁已经干过许多次了,早就轻车熟路。无非就是潜入赵青羲的书房,将信放到赵青羲的书桌上。

  但这次,却在离开时让正巧回书房的赵青羲碰见了。荆祁正欲跪下,却被赵青羲叫住了:“是景翊让你来的吧。”

  荆祁尴尬地点点头。

  “回去吧。”赵青羲随意挥了挥手,他已经习惯这种交流,毕竟在苍州的时候,几乎每个月都能在书桌上找到这样一封信。

  “属下告退。”荆祁一拱手,离开了。

  回到书房里坐下,赵青羲并没有去拆那封信,而是将其塞进书架,让侍女泡了杯茶,自己优哉游哉地看着书。

  那封信的内容,赵青羲已经猜到了大概,无非就是让他不要声张赵景翊这次的战绩罢了。他对自己这个三儿子太熟了。

  隔了一会儿,他放下书,眼神望向窗外,喃喃道:“婉儿,景翊可真像你啊。”

  关于信函,赵青羲只猜对了一条。

  当晚,赵青羲打开了那封信函,看罢,只是笑笑,随手将其放入自己桌上的暗格。

  “他想要出去走走,便让他出去走走吧。”赵青羲摇了摇头,继续拿起书看了起来。

  ……

  关于这次任务,赵青羲只是在早会的时候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便没了下文。让期待在众将面前漏一手的赵景央也有点不甘。

  或许是估计其他几位兄弟的颜面吧,赵景央是这样想的。

  与往日不同的是,这次的早会上少了两个人。

  以往,每次早会,安西王的四个世子都会在堂下旁听,次次如此。而这次,赵景遥身边却空出两个位置来,那是赵景翊和赵景瑞的位置。

  “奇怪,景瑞是养伤去了,那景翊去哪儿了?”赵景遥有几分不解,但并没提出来。

  阳光明媚的大道上,一位书生模样的青衫少年骑着骏马,在路上行径着。他身后跟着两位麻衣青年,从腰间挂着的佩剑上来看,应该是侍卫。

  “还是外面舒服呀。”赵景翊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看向远处的青山,一阵微风吹过,带来一缕清凉。

  “世子,奥不,公子,您这样瞒着王爷出来,真的合适吗?”陆顷在一旁有些担心。

  “放心吧,我让荆祁送了封信过去的。”赵景翊头也不回道。

  陆顷还是有点不放心:“但是王爷那边……”

  “他肯定会同意的。”赵景翊斩钉截铁道:“这个档口,他巴不得让我离开云京呢。”

  “这个档口?为什么?”陆顷有点没反应过来。

  “此时云京百废待兴,不管是清理内部,还是抵抗外部,父王都有一堆事要做。这个档口,我和三个哥哥之间若是闹起来了,父王估计会感觉更加棘手。”赵景翊叹息一声,眼神中有一分凄然。

  “那世…公子,为什么你要……”

  “作为平西王府里矛盾的中心点,我不走谁走?”赵景翊摇了摇头,抬头望向天空,眼神中带着几分回忆。

  他们四兄弟,并没有像表面上那么和谐,反之,其中波涛汹涌。

  父亲赵青羲共有一妻一妾,二哥景央为正妻所生,大哥景遥和三哥景瑞是妾所生,而自己却是父亲从外面带回来的私生子。又此看来,地位一目了然,哪怕赵青羲对他们每人的态度几乎都相同,但外界可不这么看,隐隐之间,二哥赵景央的势力已经排在了几个兄弟之首。

  大哥赵景遥是个老好人,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兄弟之间要和睦相处’。与三个兄弟都有往来,不过在赵景翊看来,大哥只是机械性地执行那句话罢了。

  二哥赵景央,自由就聪明伶俐,天赋远在大哥赵景遥之上,加上其嫡出的身份,从小就受到了全王府人的疼爱,也因此养成了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为人刚愎自用,对自己的三个兄弟,特别是赵景翊,非常蔑视。

  至于三哥景瑞……

  赵景翊想到这里,摇了摇头,他强迫自己不去回忆过往的种种,但回忆这种东西,只要开了头,就会如流水般怎样也切不断。

  从小,自己就生活在平西王府最偏僻的那间房里,只有一个奶娘照顾,奶娘还有一个比自己略小的女儿,也就小薇。赵景翊十岁那年奶娘去世,赵青羲便没再委派新的人去,得知赵景翊偷偷搬到了王府外面,也只是每个月拨的月俸多了几两银子。

  对于儿子们的教育,赵青羲是异常严格的,每天都有专人悉心教导他们弓射、兵法、骑术、圣人之道等等,哪怕是在偏僻的苍州府,赵青羲也竭尽所能给他们最好的。在经济方面,每个儿子的月俸都极少,全数交由其奶娘掌管,只够其吃喝生活,多的一分也没有。至于亲卫,自有安西王府禁卫队养着。

  在所有人眼里,赵景翊都是最不受父亲赵青羲宠爱的一人,就连王府里的一般奴仆都敢给赵景翊脸色看。对于这些,赵景翊并没做出什么反应,他是知道真相的。从小到大,他和父亲待在一起的时间,比其他兄弟加起来都要多,不过每次都是暗中相见罢了。

  当其他兄弟都在学堂里奋力学习的时候,自己却和父亲驰骋在沙场上抗击狼子;当其他兄弟都在玩耍的时候,自己却跑到苍州城外听先生的教诲;当其他兄弟深夜休息的时候,自己还在复习兵书……

  这一切,只有他们父子还有小薇知道,就连陆顷和荆祁两人都是近几年才跟着赵景翊的。

  赵景翊问过父亲很多遍,自己的身世到底如何。但每次都没得到答案,而每次谈到这个问题,赵青羲的眼睛里总会闪过悲伤,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但赵景翊还是发现了。

  “父王啊父王,你究竟还瞒了我多少事情。我连知道自己身世的权利都没有了吗?”赵景翊呢喃着,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在即将滴下的时候,被他用手抹去了。

  情绪需要一个发泄点,等它发泄出去了,也就平静下来了。

  赵景翊的脸色回归平静,远处的青山,似乎苍翠了几分。

  先生在两年前离开了苍州,离开前交给赵景翊一枚翡翠棋子,让他有机会去青岭探望一名姓钟的老者,那是他的至交。

  云京距离青岭并不远,只有两日路程,此时正是前往青岭的好时机。等到过几个月父亲西征江遥讨伐叛军的时候,不知道又要等多久才有消停日子了。

  等叛将子秋伏法,云秦帝国再一次重现光辉,君主的位置却成了问题。先帝的皇子在这场浩劫中尽数陨落,云京内外的贵族更是被清理了两遍,早已经没剩下什么皇亲贵族了(武帝登基时杀了一遍,子秋贡献云京后又杀了一遍)。

  但此刻,云秦还剩下了两个王爷,两个有战神之名的王爷,一个安西王,一个镇南王。

  就目前看来,赵青羲绝不会将这个宝座让出去。

  也就是说,隔不了多久,赵景翊的称号就会从四世子变为,四皇子。

  “等父王称帝后,那些自诩正统的家伙便会来骚扰一波吧。正统,呵呵,在三百年前就没了。”

继续阅读:第七章 甘露先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