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 赏赐
任风嚣2019-01-29 00:513,866

  五天后。

  赵景翊正躺在躺椅之上,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此处是一个颇有规模的庭院,庭院中间还有一汪水池,几尾金鱼正在水中嬉戏。

  在三天前,自己的赏赐终于下来,由于自己在江遥城立下了大功,赵青羲直接赏赐了他一座规模颇大的府邸和二十余仆人,并给予其豢养府兵的权力,定员在一百人以下。另外金银财宝也不在少数。

  但让赵景翊郁闷的是,关于官职或者封王之事赵青羲一字未提。

  一般来说,按照云秦惯例,皇子十六岁出阁辟府封王三件事紧紧连接在一起,皇子所居住的府邸一般由其封号命名,例如之前作为讨逆军指挥部的桓王府,便是赵青羲当年出阁辟府时的封号。

  而赵青羲一不封王,二不给官职,搞的赵景翊都不知道在门前牌匾上写什么。到现在门前的牌匾上都还未书一字。

  不过比起自己的兄弟们,自己的待遇已经算很好的了。

  皇子十六岁出阁辟府是惯例,但赵景翊的三个哥哥却只得了三座空府,奖赏一并按照云秦的军功制度来定,其余什么都没有。而且哪怕是空府,都是已经遗弃了很久的府邸,根本无法立刻入住。

  现在他的三个哥哥都还暂住在别处,等待着府邸的修缮。

  果然,父亲还是老样子。

  想到这里,赵景翊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

  “殿下,妾刚做好的糕点,要尝尝吗?”身后传来一道软糯的声音,小薇端着一盘糕点走了过来。

  “当然。”赵景翊毫不客气地伸手过去拿了一块,放入嘴中咀嚼着。小薇做糕点的手艺很好,自从吃了小薇做的糕点后,赵景翊都很少叫荆祁去街上买过糕点了。

  正当赵景翊品尝糕点的时候,不远处的府门被推开,荆祁轻轻走进了院子,顺手将大门关上。

  “殿下,我问到了。”荆祁快步走到赵景翊身前,抹了一把汗说道:“殿下猜的果然不错,大皇子,二皇子,还有三皇子都被皇上委派了官职,而且都是武职。”

  “哦?详细说来听听。”赵景翊微微皱眉,指了指一旁的竹椅:“坐下说吧,小宁你给他倒杯水来。”

  “谢谢世殿下,谢了啊,小宁。”荆祁拉过竹椅正欲坐下,动作却楞了楞。

  “干嘛呢?称呼改了动作也该了啊?”见荆祁这幅表现,赵景翊感到一阵好笑。

  “嘿嘿,这不是怕坏了礼法吗……”荆祁尴尬笑了笑,坐到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

  “说说吧,他们都是什么官职。”赵景翊伸手又取了一块糕点放入嘴中咀嚼着。

  荆祁点点头,说道:“大皇子现在在西洲游骑里担任百人将,二皇子在云京禁卫东城分部担任副将,而三皇子……在宫廷禁卫中。”

  “宫廷禁卫?什么官职?”

  “并没查到,只知道是在云天宫内,以他的身份应该不会只是一个小卒。”荆祁老老实实说道。

  “也是,宫廷禁卫若是被查到了那就不是宫廷禁卫了。”赵景翊豁然一笑,他已经猜出了父亲赵青羲的思虑。

  他们四兄弟中,赵景瑞的才能是最低的,赵青羲干脆就给赵景瑞一个高起点,直接进入宫廷禁卫;而老大赵景遥略逊老二赵景央一筹,则被分到了西洲游骑作为百夫长;至于赵景央,能力在赵景翊的三个哥哥之间当属第一,自然也被分到了禁卫东城分部,说穿了就是一个治安队。让一个皇子去管理云京治安,可真难为他了。

  但如果以这样的方式继续推下去,那自己的职位……不会得从小兵做起吧?

  赵景翊的笑容僵了一下。

  “殿下怎么了?”小宁关切道。

  “没什么。”赵景翊摆摆手,转头对着荆祁道:“听说父王,咳咳,父皇最近在搞大动作,你察觉到没有。”

  荆祁点点头道:“刚才我经过皇宫的时候,还看见丞相和御史大夫在紫霄门争论呢。”

  “他们争论的是什么?”赵景翊问道。

  荆祁手托着下巴,回忆道:“好像是什么什么六部,对,六部。”

  “六部?什么六部?”赵景翊疑惑道。

  “好像是什么新的制度什么的,御使大人说什么采用叛党的制度不合礼仪什么的。”

  “哦,我知道了。”赵景翊突然一拍大腿,恍然大悟:“是不是叫做三省六部?”

  “对对,就是三省六部。”荆祁直点头:“殿下对这个制度有印象?”

  “当然有印象。”赵景翊忍不住轻笑一声。半个月前在江遥城的时候,可是他带着人砸了叛军的户部和工部。

  “三省六部制度由三百年前的晏国国君子正所使用,但随着晏国的亡国,这个制度也只存在于古籍之中了。”赵景翊回忆道:“不过对照六部制度一看,云秦的传统制度是有点落后了……我觉得父皇这次应该是要改革新政。”

  “那我们怎么办?”荆祁有些慌。

  “还能怎么办?等呗,改革新政还能把亲卫制度废除吗。”赵景翊撇了荆祁一眼,不再说话。

  荆祁尴尬地挠了挠头,也闭上了嘴。

  场面陷入沉默。

  “对了,陆顷呢?”荆祁转移话题:“话说有些日子没见陆顷了。”

  “他回老家探亲了。”赵景翊又从盘子里拿了一块糕点,塞入嘴中。

  “现在他这般也算是衣锦还乡吧,这次他亲手斩杀了叛将子秋,获得的赏赐应该不少吧……”荆祁羡慕道。

  “是不少,足足三十几个仆人呢,比我还多。”

  “不是吧?那他……就不跟我们一起了?”荆祁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问道。

  赵景翊将口中糕点囫囵吞下:“骗你呢。其实除了我们几个皇子,其余人的赏赐都还没发下来,我想估计还得等半个多月。”

  “这样啊,我以为就我一个人呢,嘿嘿……”

  “等着吧。”赵景翊抓起盘子里最后一块糕点塞入嘴中,转身向屋里走去。这段日子太闲了,若再这样闲下去,估计自己都要习惯这样安乐的生活。这是赵景翊最不愿意接受的。

  说实话,比起现在的安逸日子,赵景翊更喜欢几年前跟着父亲出去打猎的场景,刀口舔血多刺激啊。

  可惜现在身份变了,安西王府里还要分嫡系旁系庶出什么的,但成了皇子之后,他们兄弟四人的身份地位就是对等的,按照云秦历代的规矩,只要是个皇子就有竞争皇位的权利,不立嫡不立长,一切凭才能说话。

  隐隐之中,赵景翊已经压过了三个哥哥一头。

  ……

  果不其然,七天之后,赵青羲于早朝颁布了新政,内容就是关于六部的。

  不过较比之前晏国的三省六部,赵青羲的六部制度仅仅保留了六部中的户、礼、吏、工、刑五部,去掉兵部,另设立农部,掌管天下农事以及后勤之事。军旅出身的赵青羲深知农事对于一个国家的影响,复国之初,正是粮食短缺的时候,赵青羲这一行为不亚于向朝野以及百姓宣布,接下来将把发展的重头放到农业上。

  另外云秦本身的丞相将军等职位也保留了下来。六部的首脑名为尚书,尚书直接向皇帝负责,受到御使大夫、丞相等人监督,在朝中的地位略低于丞相、大将军、御使大夫,而高于其余百官。

  对于官员而言,这次制度改革,并没受到太大影响,无非是官职的名称换了一下,该干什么工作还是继续干什么工作,朝中的实际掌权者依旧不变,只是将中层低层官员做出了一个分类,新政的实施难度还不算大,在朝廷中也没受到多大抵触就传开了。

  另外赵青羲也开始着手整合军队的编制,毕竟现在他手下不仅有自己从西域带来的军队,还有云秦的各地方军,还有莫烈所管辖的禁军等等,编制非常乱。由于大部分兵马还留在江遥,而且一场恶战即将展开,所以赵青羲也只是试试水,并没大张旗鼓地改动。

  又过了五日,赵青羲开始处理抚恤和赏赐一事。虽然云秦现在仍然物质匮乏,但赵青羲不愿再拖下去,力排众议开始进行抚恤和赏赐一事。

  总的来说,这段时间,文官们都忙得够呛,而武将们则领了赏赐逍遥快活去了。

  但并不是所有的武将都卸下担子,还是有一群人继续默默奉献着。比如说二皇子赵景央所在的云京禁卫(又名云京治安队)。这段两天军队里的大老粗们彻底解放,他们惹下的麻烦还多着呢。

  ……

  时间匆匆,转眼回云京已经一月有余了,赵景翊每天不是坐在房间里研读书籍,就是躺在院子里和荆祁小宁聊天,日子过得乏味无比。

  经过一个月的各项工作,抚恤工作和赏赐都差不多接近尾声了,但赵景翊所等待的官职还是没有消息,赵青羲好像将赵景翊忘记了一般,除了最开始给他赏赐,就再也没提到过他。

  终于,赵景翊忍不住了,换上一身正装便往云天宫去了。

  云天宫内,御书房。

  赵青羲正批阅着眼前如山一般的奏折。

  “话说老齐,景翊那孩子最近没什么动静吧。”赵青羲突然停下笔问道。

  “回陛下,四皇子眼下并没什么动静,这一个月来几乎没出过府邸,平日里府邸大门都是关着的,除了仆人偶尔出来买菜之外,什么动静也没有。”一旁的齐寸回道。

  他本是赵青羲的亲卫,在赵青羲出阁辟府后就一直担任王府总管一职,包括在西域的十五年。现在赵青羲登基,这大内总管的位置自然是他的。与历任大内总管不同的是,齐寸是亲卫出身并非太监,作为赵青羲最信任的人之一,也是和赵青羲关系最好的几人之一,他没必要遭罪。

  “是吗,可真不是他的性子啊。”赵青羲随口回了一声,目光继续落在奏折之上。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太监的声音:“禀报皇上、总管,四皇子求见。”

  “这孩子,说不得。”赵青羲听罢,轻笑一声:“不见,让他回去。”

  “是!”

  齐寸有些疑惑,正想开口询问,却被赵青羲打断:“老齐啊,你派人送三千两银子到景翊府上,给他说他钱不够就找朕要。”

  “陛下,这样的话……”齐寸眼中闪过一丝担心。

  “按朕说的去做。”赵青羲吩咐道:“另外让他认识几个纨绔子弟,也好让他有个伴。”

  “是,属下这就去办。”齐寸一抱拳,向房间外退去。

  待齐寸离开房间后,赵青羲伸了个懒腰,脸庞上尽是疲惫之色。这段时间又是抚恤工作又是颁布新政的,一切都由他做主,实则将他累坏了。

  “还想要官职,哼,想都别想。给朕好好玩!”赵青羲只是轻笑了一声,继续埋头工作中了。

继续阅读:十八章 初见风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