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章 初见风月
任风嚣2018-11-01 23:593,315

  看着眼前的一大堆银子,赵景翊是一点精神都提不起来。

  “荆祁,你说说,父皇这是怎么个意思?”赵景翊半躺在躺椅上,脸色有点古怪。

  今天发生的事情,的确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先是去见父亲被挡在门外没见着,然后刚回府云天宫就送来了三千两银子,父皇还特地叮嘱不够就去要。

  父亲这是打算把我培养成一个纨绔吧?

  赵景翊在这堆银子前坐了半天,怎么也没想出个究竟。

  荆祁小心翼翼地回道:“可能是陛下觉得殿下有功,得赏……”

  “赏的话已经赏过了,而且赏也是光明正大的赏,哪有这样啊?”赵景翊捂脸摇了摇头,半晌,抬起头道:“我知道了。”

  “殿下知道了?!”荆祁惊喜一声。

  “嗯,我想明白了。”赵景翊嘴角微微扬起:“父皇这是在测试我。”

  “测试?”

  “对,测试。”赵景翊用力一撑站起身来,背负双手慢悠慢悠走到那堆银子前,随手捡起一块,足有十两之重:“若我将这堆银子花出去了,那么我肯定会被父皇看低;但若我不将这笔银子花出去,父皇也不会对我有什么好的评价,最多夸奖一声严于律己,没了。”

  “那殿下有何打算?”荆祁疑问道。

  “哈哈,容我思量二三。”赵景翊哈哈一笑,放下手中的银锭,转身向庭院走去。荆祁也跟在其身后走出了房间。

  在庭院里闲逛了约莫半个时辰,赵景翊才停下脚步,转身对荆祁道:“荆祁,你去查查,云京最有名的青楼在哪里。”

  “啊?”荆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听清楚了?”

  “听清楚了,不过殿下要属下查这个干嘛……”荆祁算是缓过神来,但根据多年跟随赵景翊的印象来看,自己的主子可不是一个容易被金钱美色迷住眼的人。

  “那还不快去?”赵景翊轻轻拍了一下荆祁的肩膀,督促道。

  不管怎样,先去查了再说,可能殿下想出了什么对策吧。荆祁这样想着,抱拳道:“属下这就去查。”

  “对了,你走的时候把陆顷给我叫来。”赵景翊又吩咐了一句,便让荆祁离开了。

  不多时,陆顷来到了赵景翊身前。他前两天才从老家探亲回来,赵景翊特地给了他几天时间缓缓。

  “殿下有何吩咐?”陆顷抱拳道。

  “你去军中找游喆甘余问一下军中现况,包括制度、将领、编制等等,尽可能收集更多的情报。”赵景翊吩咐道。

  “属下遵命。”陆顷抱拳道,然后转身离去。

  将荆祁陆顷二人打发走,赵景翊转身回到了屋子里。桌上那一堆银子静静地摆在那里,赵景翊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口中轻叹道:“父皇你可真看得起我啊,就给我这样一个负起点,还怎么玩儿啊?”

  ……

  云京东城区嫣红巷。

  听名字,就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嫣红巷汇集了云京超过八成的风月场所,但这并不意味着嫣红巷全都是风月场所。

  此刻,嫣红巷,一处名为‘月楼’的七层楼阁顶端。

  青衣书生轻轻合上木窗,将自己与繁华间隔开来。

  香炉里传来阵阵熏香,若是此道中人细闻之下,会发现此香竟然混杂着好几种天下名香的味道,却又不显得冲突,每种香料的香味巧妙地融合到了一起,互补互足。常人嗅之,则有目清神朗,心旷神怡之感。

  走到书桌边,青衣书生刚取下毛笔还未沾墨,木门便被敲响了。

  “进来。”青衣书生将毛笔在墨砚里沾了沾,提笔开始在纸上书写。速度不慢,但一笔都细腻柔顺,仿佛刚出闺的二八少女。

  “公子,刚刚皇宫传来消息,安……皇帝让齐总管送了三千两银子到四皇子府上。”一个身着白色纱裙的女子缓步走了进来。女子略施淡妆,一双灵动的眼睛格外引人注目,但美中不足的是他左眼上方有一道花束模样的纹身,细看之下似乎曾经是一道疤痕。

  “要叫陛下。”青衣书生并没转过身,而是继续在纸上书写着东西。

  “是,属下记住了。”女子点了点头,轻轻走到青衣书生身后三步处站定,静候着青衣书生。

  不多时,青衣书生停住了手中的动作,将笔放在笔架上,慢慢转过身来看着女子:“也就是说,陛下采纳了丞相的意见了。”

  “是的。”女子点头道:“根据丞相提供的消息,陛下似乎很赞同丞相的意见。”

  “是嘛。”青衣书生浅笑一声,摇了摇头道:“只是陛下的反应有点过了。”

  “有点过了?妾觉得一切都按照公子的谋略顺利进行了啊。”女子疑惑道。

  “事情发展到现在,太过顺利了。”青衣书生道:“在某印象中,当今陛下可是一个雄才伟略的人物,事情发展不应该这样顺利……也有可能……”说道这里,他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走到香炉前,将一根新的熏香放入炉中。

  “公子想到了什么?”女子转头看向青衣书生的背影问道。

  “也有可能,”书生轻轻合上香炉的铜盖,背负双手缓缓道:“陛下他本身就有这个意思。”

  “啊?”女子楞了一下,明显没有明白书生的意思。

  “你不觉得现在这所谓的六部制度都是在简化着一些东西吗?”

  “什么东西?”

  青衣书生嘴角浮现起一抹神秘的微笑:“有些人的权力。”

  “看出来了,陛下特地以六部制度将百官分类,全力分散,每个官员各司其职不得越职,往后要结成党派要困难得多,并且没有将军队制度同朝廷一起,而是另外设立了军制,相当于将军队制度拿到与朝廷制度相等的位置上,而不是像以前诸国把军队放在朝廷体系之下,此番是大大提升了军队的地位。”女子点头道。

  “看来你理解的很透彻。的确如你所说,当今陛下就是这个意思。”青衣书生赞许地点点头:“不过有一点,某要纠正一下。”

  “请公子教诲。”

  “明面上看,军队的地位是大大提高,已经获得了平行于文治的地位。但有子秋徐商等人手握重兵叛国的先例,陛下不可能再放权了。此次调整军制将军队从朝廷原有的体系中脱离出来,自然是不希望群臣再对军队有什么想法。过不了多久,也许等这一战打完,陛下就会开始收敛军权了。”青衣书生娓娓说道,嘴角保持着那抹神秘的微笑。

  “不愧是公子。”女子赞叹了一声,接着问道:“那这些关皇子们什么事?”

  “你有没有发现,四个皇子按照职位轻重排名,才能最浅的三皇子景瑞竟然在宫廷禁卫之中,而才能最高的四皇子景翊不仅连职位都没有,陛下还试图将其放任成纨绔。”

  “哦!妾懂了!”女子恍然大悟。青衣书生都说到这份上了,她还能不懂其中深意?

  “别看这现在三个皇子都在军队体质之间,不等他们培养起势力,都会被调到朝廷体质里。真正对军队有竞争力的,估计只有现在闲赋在家的四皇子。”青衣书生轻声笑道:“或许过不了多少,我们就能去会会他了。”

  “公子是想……”女子刚说到一半,就看见青衣书生对他比了个嘘声的手势,硬生生将想说的话憋了回去。

  “云秦的复兴不远了,我们的战争也不会太遥远了。”青衣书生喃喃道,不知是说给女子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紧闭的朱漆木窗外,残阳如血,染得半边天通红。雄城中灯火渐起,华灯初上,繁华之意渐渐展开。

  经过了好几个月的恢复,随着外出逃难人口的渐渐回归,云京再次展现出了繁荣景象,虽然比起巅峰时期还差得远,但对于刚经历劫难的云京城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恢复速度了。

  “老荆,这就是你所说的云京第一乐坊了?”陆顷打量着四周,暗暗咋舌道:“这装潢,这装饰,不得了,不得了。”

  “能不得了吗?这一碟花生,五百钱。”赵景翊没好气道,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月楼的酒较柔,细腻如半青少女一般,比起赵景翊常喝的西域烈酒,倒是别有一般风味。

  赵景翊第一次喝酒是在十二岁,跟随父亲北征霍国的时候,起初是因为不耐大漠夜寒,被军中汉子怂恿着喝下了一大碗烈酒,等到赵青羲发现的时候已经烂醉如泥了。

  从此以后,酒成为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毕竟在那寥寥大漠之中,烈酒是抵御漫漫寒夜的好伙伴。不过赵景翊极为克制,除了第一次喝酒喝醉之外,再无喝醉的记录。

  放下酒杯,赵景翊望向台上,只见一女子怀抱琵琶,纤纤玉手在琵琶上流转着,一段轻灵的琵琶萦绕在房间之中。

  月楼每一楼分做许多个大房间,每间房中有不同的琴师乐伶演奏,房间各有大小,大的数十张桌,小的也有为尊贵客人单独定制。

  赵景翊所在的房间不大不小,只有五张桌子,坐着寥寥几人。虽然屋子不是特别豪华,但台上那抚琴乐伶却是月楼中最顶尖的几位之一,一手琵琶出神入化,不少达官贵人为听一曲不惜从各地千里迢迢跑来云京。

继续阅读:十九章 闻天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