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 闻天籁
任风嚣2018-11-02 21:393,115

  台上佳人弹奏,桌上美酒美食,人生好不快哉。

  此刻,赵景翊终于领会到那些纨绔子弟的乐趣所在,比起乐坊青楼,赵景翊往日的大漠孤影可要难受多了。

  半晌,一曲终了,房间里鸦雀无声,下一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台上佳人微微行礼,退至后台。木门打开,两三丫鬟端着各式菜肴步进房间,上菜的同时收取一定赏银。月楼有规矩,台上乐伶演奏之时,任何人都不允许打扰,于是上菜填酒都只能等一曲终了。看到邻座华服衣着的中年人从怀中掏出了足有十两分量的银子,赵景翊暗暗咂舌,不亏是云京之中最有名的乐坊,每天的收入简直可以以恐怖来计算。

  一个身着月楼裙式的丫鬟端着两壶酒和三叠小菜走到赵景翊所在的桌旁,轻轻将酒菜摆放于桌中央,赵景翊从怀中摸出五两银子,轻轻放在丫鬟的托盘之上。

  看见这五两银子,丫鬟略微吃惊,随即甜蜜一笑,行了个礼退出了房间。先前,她看此人年轻,又是第一次在月楼出现,以为是某个随着新帝赵青羲自西域而来的某个官员后代,按照现西域背景官员你的节俭风格,能有个一两赏银便以足够,见赵景翊面不改色拿出五两银子,才知道此人之富贵。定了定神,丫鬟暗暗点头,心中记住了这号人物,准备回去写作文书保存到月楼档案库之中。

  与其他中原以东北的国家不同,云秦以及南楚等国依旧流通着银子,不过在锦国的贸易新政打击之下,银子早已经不直接代表价值,跟像是一种货币符号一样。近年来战乱不断,普通百姓一个月赚个一二两银子,足够一个家庭过上舒舒服服的生活了。

  毕竟要知道,月楼是每一曲或几曲终了,都有丫鬟前来收取赏银的,一晚约莫六七次,若是每次都是五两银子的话,就是一笔不错的进账了。

  赵景翊虽第一次来月楼,但对于这类规矩也是清楚的。赵青羲虽然只给了他千两银子,但可说过不够尽管向他拿。若这句话听在他的三位哥哥耳中,是断然不敢继续开口的,但赵景翊却敢。赵青羲既然开口说了这句话,赵景翊岂有不遵从的意思?

  于是乎,在拿到银子的当天,赵景翊就带着两个亲卫跑云京最贵的乐坊去了。

  ……

  “陛下,四皇子确实是往嫣红巷去了。”齐寸对着书桌后方的赵青羲轻声说道。

  赵青羲没有丝毫意外,只是点了点头,继续批阅着手下的奏折。这些奏折是先皇,也就是他亲哥武帝赵青御驾崩那一段时间遗留下来的,虽然大部分已经作废,但少数还是被大臣们收集起来,重新上奏。

  批阅完这一份有关秦城水利的奏折,赵青羲将毛笔搭在笔架上,偏头望了一眼窗外,口中淡淡道:“少年儿,谁不偎红倚翠声色犬马?倒是希望翊儿能够乐在其中,至于军政大事,朕实在不愿他在参和什么了。”

  “四皇子殿下天纵奇才,先前又立下大功,为何陛下……”齐寸疑惑问道。他深知赵景翊同赵青羲的关系,自然会有此一问。

  “呵呵。”赵青羲轻笑一声:“他是多久开始上战场的,你应该很清楚。”

  “十一岁。”齐寸浅声道,他已经猜到了什么。

  “那遥儿央儿呢?”赵青羲继续问道。

  “大殿下是十七岁,二殿下是十六岁。”齐寸答道。

  “懂了吧。”赵青羲走到窗边,推窗而眺。

  “属下明白了。”齐寸点点头,恭恭敬敬行了个礼:“那接下来?”

  赵青羲背负双手道:“他要什么就给。朕思量,翊儿也不是过分的人,他会控制好自己的。”

  “属下明白。但,若是四殿下圈养府兵,大收门客……”

  “那,朕自是欢喜,但不强求。”赵青羲轻声道。他对赵景翊的态度,自几个月前有了巨大的变化。他现在对赵景遥赵景央等人,是皇帝与皇子的关系,而他对赵景翊,仅仅是父亲与儿子的关系。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十天前,他见了个人。

  脸上闪过一丝落寞,赵青羲目视窗外的雕栏,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如此,便随了你的意吧。但若翊儿不愿声色犬马就此一生,也别怪朕将其全力培养了。”

  ……

  月楼顶端的房间里,青衣书生正坐在桌前浏览着下面人送上来的报告,思量着什么。

  翻开前一页,他的目光凝聚在了这一页某个名字之上,一时间竟有些意外。

  “公子,怎么了?”一旁眉角处有一道浅浅疤痕的女子问道。

  “你们确定看见四皇子来嫣红巷了?确认他进我们月楼了?”青衣书生指着桌上书册里那个名字道,言语间竟然有几分惊喜。

  “既然是下人呈上来的,自然应该是正确的。”女子诧异道,他跟随书生已久,却很少看到公子这般神态。

  “简直是一瞌睡就遇上枕头。”青衣书生轻笑一声:“快,查出他在哪个包间。某正愁怎么和四皇子碰面,没想到他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好的。”女子一点头,正欲转身走去,却被书生叫住了:“另外,去八楼问问璎大家愿不愿再奏一曲。”

  “嗯,好的。”女子再以点头,缓步走出了房间。

  女子离开房间后,书生轻轻展开折扇,嘴角浮起一抹笑意,但很快便收敛了起来。敲了敲桌上的机关,很快,几个属下走进了房间。

  ……

  约莫又过了几曲,天边的夕阳已经完全落山,取而代之的是漫漫的黑夜。在云京这等繁荣的地儿,黑夜也可以多姿多彩。自从半月前赵青羲解除宵禁后,云京的夜晚恢复了往日的灿烂,可谓是万家灯火十里繁街。

  赵景翊打了个哈欠,往嘴里丢了一颗花生米,再轻抿了一口佳酿。正咀嚼之中,突然感觉到身旁的陆顷戳了戳自己。

  将嘴中食物咽下,赵景翊转过头看向陆顷。陆顷靠近了点,轻声说道:“殿下,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包厢里的人越来越少了……”

  赵景翊听罢,四周望了一眼,现在的包厢里,除了一旁出手阔绰的华服男子,其余桌已经走完。

  “玉玲姑娘可是月楼的招牌之一,不应该呀。”陆顷继续道。

  经过陆顷这一提醒,赵景翊也发现了许些不对,但并未在意什么:“许是今夜运气较好,能听玉玲姑娘为我们独奏吧。”

  话音刚落,一旁的华服男子站起身,带着随从们离开了房间。这间房只剩下两桌,还有靠后的一桌坐着一个有几分纨绔气息的青年和几个随从。

  “果然被殿下说中了。”荆祁插了一句。

  “你不觉得诡异吗?”陆顷在一旁幽幽道。

  “有什么诡异的?让你平时少看一些坊间小说,这里可是云京,云京!”荆祁没好气瞪了陆顷一眼。

  丝毫没理会两个亲卫的争执,赵景翊还是一口花生一口佳酿,怡然自得地听着台上玉玲姑娘的演奏。

  一曲终了。

  玉玲姑娘起身行了个礼,缓缓退至屏风之后。

  与前几次不同,这一次并没有丫鬟推门而入。

  正当赵景翊等人感到诧异的时刻,台上半透明的纱幔垂下,一声琴音在屏风后响起。

  接着是一段柔和的旋律,音节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一般,跃动着,带着丝丝柔意,弥散在房间之中。

  “想不到玉玲姑娘的琴技也如此了得。”陆顷还没感叹完,就被赵景翊捂住了嘴巴,赵景翊对着台子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台上天籁依旧,赵景翊饶有兴趣地看向纱幔后的屏风,他能够听出来,眼下的弹奏着绝对不是先前的玉玲姑娘,听了玉玲姑娘奏了几曲,对于玉玲姑娘的技术他还是知晓一二的。有此他可以确认,屏风后这人绝不是玉玲姑娘可以比拟的。

  如果是屏风后这人的琴技是宗师级别,那么先前的玉玲姑娘顶多算是一个熟练的入门者吧。

  不久,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的奏出,整曲演奏完毕。

  屋里鸦雀无声,此刻无论是赵景翊还是荆祁陆顷,又或者身后那个纨绔模样的青年,此刻都回味着刚才的天籁,根本还未反应过来。

  还未等赵景翊回过神来,身后便传来了一声极其纨绔的喊声。

  “姑娘再来一曲呗!”那纨绔青年吹了声口哨,引得自己的随从们也开始起哄。

  屏风之后,一道软软糯糯的女声传出,却带着几分清冷之意:“余一日只奏一曲,若公子想听,明日八楼等你。”

  一日只奏一曲!

  姑娘的声音极其动听,不比之前的天籁差劲,至少在赵景翊心中便是如此。

继续阅读:二十章 月楼公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