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挨打
东海郡王2019-11-13 18:412,388

  得到江小姐的同意,张小远这才走上前,双手一合,又略施了施礼,方才弯下腰,借着明亮的月光,仔细的瞅一会挂玉佩的衣服处,看到江小姐雪白的衣服处有几枚手印,张小远凑近了,用鼻子贴着衣服闻了闻,除了美人身上的香料味,还有一股自己童年时特别熟悉的味道,冰糖葫芦。

  突然,“啪!”一声,张小远没反应过来,一旁的江府丫鬟云锦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张小远的左脸上,大声喊道,“大胆,放肆!”

  女汉子一巴掌下去,打的张小远蒙了圈,连忙起身向后退了好几步。

  嘛的,老子好心好意的替你们破案,却在大庭广众之下白白挨了如此响亮的一记耳光,真是他嘛的冤枉!

  皇上不急太监急,再说了,老子又没闻你的衣服,你急什么啊?放在后世,这可是严重的袭警,足够拘留大半个月。

  玉佩挂在腰间,不翼而飞,老子不勘察江小姐的衣服,难道凭借监控破案吗?

  穿越回来,没有被京兆府尹杨萧打板子,反倒是被这样一个黄毛丫头打了狠狠的一巴掌,真是他娘的晦气!

  不过,还好,总算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那小偷一看就不是个高手,偷玉佩时在江小姐雪白的衣服上留下了一组手印,上面还夹杂着红色的异物,张小远凑近鼻子一闻,原来是糖葫芦味道。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古人感叹果然是无可奈何啊!

  “江小姐,你是不是在不久前买过冰糖葫芦,后来,就发现自己的玉佩不见呢?”

  “张教头果然心思缜密,不知你是如何得知的?”

  “呵呵,这也算不上心思缜密,就你旁边的这位姑娘声音喊的那么大,嘴张的跟母夜叉一样,就是瞎子,也能看见她牙缝上沾着的冰糖葫芦残渣,更何况,今晚的月色还如此的亮呢?”

  听完张小远的话,江小姐莞尔一笑,女汉子云锦脸扑哧一红,赶紧拿手捂住嘴。

  “从江小姐衣服上残留的手印,就可以断定,定是你们买冰糖葫芦时,一不小心,让卖冰糖葫芦的小商贩顺手牵羊,偷走了玉佩。只是他的技术不够娴熟,所以才会在你的衣服上留下痕迹,不过,也好,我们正好可以顺藤摸瓜,找出那个小偷!”

  “张教头这样一说,我倒还真想起来了。当时,我和云锦只顾着挑选冰糖葫芦,确实没留意随手佩戴的玉佩。不过,就算知道玉佩是那个卖冰糖葫芦的老头偷的,可这大晚上的人山人海,如何才能找到他呢?”

  “那老头得了如此贵重的白羊脂玉佩,肯定不会在街头继续卖冰糖葫芦,一定会第一时间,找个地方去销赃。”

  “你是说,他会去当铺?”

  “没错,只有第一时间将这么贵重的脏物当出去,才是最安全的,离这最近的当铺在哪儿?”

  “我经常去那儿,我知道,跟我走。”

  在江小姐的带领下,张小远和一众衙役很快就赶到了长安东市的平号坊,这里当铺林立,是长安城最大的当铺区。

  张小远一声令下,所有衙役立马将所有当铺门口封了起来,张小远带着江小姐,开始对所有当铺逐个排查,寻找偷玉佩的老头。

  “看,冰糖葫芦在那儿……”

  江小姐大喊一声,张小远万万没想到,如此雄厚的声音会从一个国色天香的富家小姐口中发出,看来,关中女子的豪爽是埋藏在骨子里的的,即使再儒雅的四书五经,儒家礼仪也不能彻底消除。

  大街上人山人海,那老头的冰糖葫芦就是他最明星的犯罪标记,顺着冰糖葫芦的方向,一溜烟的功夫,就找到了那个老头。

  老头一看来的是官府的人,眼神显得很诧异,不是说长安的衙役都是一些酒囊饭袋吗,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我身呢?但还是故作镇定道,“官爷,这是怎么呢?”

  张小远“怎么呢?难道你不知道吗?”

  “哦,我知道了,官爷是想吃冰糖葫芦了,给,这些冰糖葫芦全给官们,就算是小的孝敬官爷的!”

  哎吆我去,把老子当城管呢?张小远一瞧着老头装的有模有样,指着江小姐,问道“这位小姐认识吧?”

  “如此美丽的小姐,小的怎么可能会认识呢?”

  “我记起来,我就是在他那里买完两串冰糖葫芦后,玉佩不见的。”

  “这位小姐,你可能认错人了吧?像我们这种卖冰糖葫芦的,长安街上有好几百人了!”

  “少糊弄本教头,你一个卖冰糖葫芦的不到最热闹的东市去,反而跑到当铺坊,难道这不奇怪吗?给我搜……”

  张小远一声令下,两名衙役上前前行搜身,浑身上下一番搜索,衙役们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包括什么玉佩。

  “大人,我就是一个卖冰糖葫芦的,不知道犯了什么罪啊?”

  自己的推断应该不会有错啊?江小姐衣服上残留的指纹,是十分有力的证据啊,怎么会在这老头身上找不到玉佩呢?

  自己的名头已经被长安百姓吹出去了,可千万不能在江小姐面前丢人啊!更何况,自己还当着人家的面发了誓!

  靠,自己怎么就这么笨啊?这家伙一定是已经将玉佩当了,然后将当银藏了起来,可是,全身搜遍了,也没在这老头身上找到银子,再说了,如此短的时间,他也不可能将当银藏匿到其它地方。

  张小远猛的一怔,这才恍然大悟,随即,拍着那老头的肩膀乐呵呵一下,道“也没什么,就是例行检查,老大爷您这糖葫芦咋买啊?”

  “什么买不卖的,就算是我孝敬各位官爷”,老头说着,就将插在草把上的冰糖葫芦一串串取下,往衙役们手中递。

  张小远随即从腰间掏出一两银子,一把递给那老头,顺手从老头手中结构那一把冰糖葫芦,“老大爷,就不用你亲自给我的弟兄发放了,我自己来!”

  老头强拉着扎满冰糖葫芦的草把不给,道“官爷,钱小的可以不收,能不能把这跟草把给小的留下,小的还要靠它卖冰糖葫芦呢?”

  “哦,莫非,这草把里面藏着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大人说小了,就这根破草把里面怎么会藏什么贵重东西呢?”,老头说着又使劲力气将草把一拉。

  张小远也接着使劲一拉,草把猛的一下掉在了地上。

  “哐哐!”两枚明晃晃的银子从草把中掉了出来,老头连忙爬在地上一把捂住银子。

  “大胆,你还敢欺骗本大吗?快说,你把玉佩当哪里了?”

  “小的这就招,玉佩我当给前面的玉石当铺了,这是二百两当银,全都在这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在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在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