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惊呆众人的真相
晏以宁2018-07-23 13:552,327

  苏静慈看到连瑾,原本阴郁的面孔一下子就变得如同菩萨临世一般,只是心中恨恨的想着,都是这个小贱人,不然此时连帧早就已经是死人,整个国公府就是她苏家的囊中之物。好好的筹划,还有苏家百年的名誉,都让这个小贱人毁了,思绪间就带着儿子走上前来,一副温柔亲切握着连瑾的手说道说道

  “瑾儿,伤口可还疼?可怜见的,下次可要主意一些,姑娘家家的和男子发生争执斗殴总是不好的”

  连瑾看着苏姨娘一步三摇的走姿莫名觉得挺好看的,只是这话就不怎么好听了,明明她都被开瓢了,出口的的却是她争执斗殴,明明是被单方面殴打,好吗?还有,你眼中那明晃晃的嫌弃是几个意思?你还拉着我的手呢!

  “苏姨娘说的是,下次我会把斗殴变成殴打的,对了,今日在苏家倒是没有见到苏姨娘,苏家的兄妹情深,我今日真是领教了”

  苏姨娘母子都读懂了连瑾话里的意思,心中起的不行,这话可是在明晃晃的讽刺苏家人伦不分。

  “瑾儿妹妹慎言,这苏家也是妹妹的外家,断没有胳膊肘往外拐的道理才是,还有母亲已经不是姨娘,还请妹妹叫一声二娘”连潜眼中带着几分阴鸷,却还摆出一副好哥哥的姿态说道

  连瑾觉得自己被恶心到了,还好这人长得和连帧不像,不然她三天之内一定不去看连帧,他怕忍不住自己暴力的小拳头。

  “外家?脸还真大,白瞎了苏家百年簪缨的名声,再者,苏连两家是仇人,不死不休,懂?还有,真以为平妻就是妻?还二娘,哼,我怕苏姨娘福气太薄,担不起这声二娘”

  说完,连瑾转身就走了,有些事得慢慢来,这具身体有两种毒药,一种是胎中带来的,一种是近三年下的,两种毒药还是相辅相成,随便拔出哪一种都是死的那种。

  连瑾眼睛一眯,最好不是苏家,否则,不介意让他们去地狱感受一下

  连瑾的话让苏静慈母子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的,这小贱人这是在提醒他们是连家庶出,苏家不配为外家?还要和苏家不死不休?是这个意思吧?

  “娘,连瑾这丫头片子平日鼻孔朝天,也不乐意搭理咱们,怎么今日这般伶牙俐齿?”连直到看不见连瑾的背影,眉头微皱的说道,他总觉得连瑾似乎有些不同,而且连瑾最后看他们的那一眼,总感觉被什么盯上一样。

  苏静慈冷笑一声,用手绢擦擦刚刚抓过连瑾的手,不屑的说道“垂死挣扎罢了,走吧,去看看咱们的驸马爷,你当初就该了结了他,看连瑾那个小贱人还怎么嚣张”

  “儿子不是想着,悄悄弄死死连帧容易,这斩首示众可不是谁都能挨上一刀”

  他现在也后悔,早知道就不想着如何折损连帧的脸面,弄死连帧,他就是半个连家的主子,等连瑾一死,自己就可以承袭国公的爵位,到时候整个连家都是他的,现在是说什么都晚了

  ……

  临近傍晚的时候,连瑾总算是从山伯口中得知,在狱中对连帧用刑的那个混蛋就是连潜以及他的一帮狐朋狗友。

  记忆中,从小到大连潜可是没少找原主的麻烦,几次三番设计原主差点被毁了清白,要不是原主天生神力,估计现在的名声和那个水性杨花的公主都不相上下了。

  连瑾觉得将连帧受的伤十倍偿还,实在是太特么少了!

  连瑾没有一下子就去找连潜的麻烦,末世多年,连瑾深知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现在身体透支严重,去找连潜的麻烦实在是不明智。

  记忆中连潜自小习武,在燕京年轻一辈中也是佼佼者,况且苏静慈在府中扎根颇深,要想彻底将其连根拔起,还需要一番计较才是。

  想到此,连瑾在花园的假山中找了个隐蔽的木系元素浓郁的地方,就开始打坐修炼异能,等自己异能稳定在一级的时候,就可以配置药材,赶紧解毒。连瑾也知道能给原主下长达三年的毒药,除了府中的苏姨娘还能有谁?这也是连瑾决定先弄死苏姨娘一房的原因,说不定自己身边还有帮凶。

  连瑾这一坐,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可怜的多福已经急疯了,小姐不见了,要不是门房说没有见到小姐出门,她都准备去除去找了。

  看到连瑾踏着方正的小步子出现在玉瑾院的时候,多福红红的包子脸挂着眼泪,肿肿的眼睛委屈的不行不行的。连瑾抿着嘴,这蠢萌的样子真是丑死了,然后走到多福面前,抬手捏捏多福的包子脸,嗯,手感不错。

  “小姐,你去哪了?奴婢们都担心死了”

  “花园啊”说完看到好几个小丫头同样眼睛红红的,小斯也是一脸终于回来的表情,连瑾觉得她一点都没有心虚,哼!

  然后,越过多福,走向房门,准备去睡觉

  多福揉揉自己被捏疼的脸蛋,心里终于安定下来,让其中一个丫鬟去和连管家说一声,就迈着轻快的小脚步去找连瑾。

  今天在苏家被吓得不轻, 多福总担心苏家会报复自自家小姐,而且还有个蛇蝎心肠的苏夫人。嗯,一定要和小姐说说,以后去茅房都要带上自己,要是有刺客什么的,她还可以给小姐挡一挡,给争取一个逃跑的机会。

  “小姐,你以后去哪,记得要和奴婢说一声,山伯说了现在府中不安生,要奴婢一定寸步不离的跟着你,尽量少出门,咱们现在和苏家是彻底撕破脸了,指不定他们憋着什么坏招呢!”多福一脸慎重说道,老气横秋的样子把山伯学了个十成十。

  连瑾看着小哭包一本正经的小脸,又朝着多福的脸蛋伸出罪恶的小爪子。

  哼,小哭包还教训她,十二岁的小娃娃,比自己还小一岁,不对,自己上辈子都活了十七年,比自己小五岁才对!

  不过还是难得好心情的“嗯”了一声,表示自己以后出行会报告自己的行程的。

  多福看着自家小姐睡下,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门。唉,小姐现在的性子真是越来越难懂,胆子也越来越大了。

  ……

  自知道连潜在狱中差点弄死连帧,连瑾心里暗戳戳的准备对苏静慈母子二人下手,这几日,就让山伯暗中查苏静慈,还有从上到下仔细的排查府中的所有人。

  山伯早年的时候是军中的斥候,收集刺探消息的本事现在在军中都是一段传说,受伤退下来之后,更是培养了一批能力出众专门搞情报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狂后:皇上,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狂后:皇上,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