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断龙祭旗
玄嚣2018-11-28 21:543,582

  雄心眼看就要杀来,又对无痕刀无能为力,三人只得就此退去……等雄心赶到圣域三人已经走得没有了踪影,只看到无痕刀深深地矗立在悬崖边,雄心一眼就认出了它,急忙跑到崖边,只见刀柄还系着舞天的腰带,腰带的另一头已经断了。他一向刀不离身,雄心已经八成猜到了舞天的“去向”,不经望着天边的云彩含泪莫名……

  雄心执着无痕刀回到阴山,一句话都不说就进了阴山的禁地“魔龙潭”,这是冥界的入口之一,只有阴山的世代邪王才能进入的地方,相传雄心的天诛剑也是从这黑域潭水中孕育而出的。正因如此,就连轩辕无痕也不能进入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从随行的士兵猜到了大概的情况。

  太行的形势迫在眉睫,雄心一坐就呆了三天,等他出关之时只见所有的人都守在了门口,白衣素带神情忧伤。

  雄心道:“你们都知道了?”看众人不说话,

  轩辕无痕道:“斯人已逝,邪皇请以龙体为重!”

  雄心问道:“太行那边怎么样了?”

  轩辕无痕道:“南宫凤吟已经抢回了城池,现在是由天龙尊者坐镇,看来一时半会是攻不下来了!”

  雄心道:“我这就起兵再把它夺回来……”

  轩辕无痕道:“时机已过,现在让他们站住了脚,取之不易啊,而且经过这次,太行一定更加严防死守,它可是有天下第一雪域坚城之称的啊!”

  雄心含笑道:“现在有了无痕刀就等于有了一切时机!”雄心缓缓举起三天都不曾松手的无痕刀,所有人都振奋不已。轩辕无痕心里一颤,完了雄心可能也会步上舞天的后尘,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多说,希望雄心能靠他的灵力压制住刀的魔性。

  回到圣域后威永侯把“雯”带到了“渤海”滩边,她本身就是圣域的人,圣域的圣女。

  威永侯道:“我苦心栽培你这么多年,把你安插在邪尊身边,你为何会迷恋上那个凡俗的男人,还帮他除了尊皇,你知不知道没有了邪尊势力牵制,轩辕雄心就会直取圣域了……”

  见圣女望着湖水脸色苍白,一言不发,威永侯叹了口气道:“虽然你这次戴罪立功消灭了轩辕舞天,但是圣域已经容不下一个不贞洁的女人,你曾今是圣域独一无二的圣女,而如今你却给圣域蒙羞……秦夫人的意思是,留你一个全尸。”威永侯口中的秦夫人是前任圣域首领的发妻,虽然现在领导群雄的职位一直由天帝兼任,但是她的地位依然崇高,圣域就是这点与魔门有很大区别,殉职的人反而会得到更多的崇敬,不会像阴山一样因为时间的淡化而把他从记忆里抹去。

  雯雯依然是冷冰冰的目无表情。

  “以前她那么疼爱你,现在却心狠手辣,看清楚吧这就是圣域所谓的仁慈!”说罢威永侯转身离去了。

  雯雯呆视良久,从衣袖中缓缓取出一把小刀割开了手腕上的动脉,一步一步走进湖中,口中念叨着:“对不起,这辈子是我欠了你!”而后身体静静地漂浮在水面上“舞天,我们来生再见……”渐渐地闭上了眼,流淌出的鲜血从她的身体扩散出去,染红了整片渤海。

  渤海底下正好是独孤一方之所,手下人来报整个渤海已经被这个女人搞得是一片鲜血汪洋,“她死就死呗,为什么还放血,弄脏了这好好地湖泊。”

  独孤一方没有生气反而敬佩道:“果然是贞洁烈女!你知道什么,圣女是沉不下水的。这滔滔鲜血本该招惹鱼群的啃食,但这圣女血却使得万物生灵都不敢冒犯,不需要多久圣女血流干了尸体也会随之消失。”“快,去取一碗圣女血给夫人,希望饮了这圣女血我以后的女儿也会沾染到她一点仙气。”独孤一方的夫人已经有孕,而且据推算是女胎,圣女是天上的一位天神,但不知何时起在人间每五百年都会有一位圣女出现,能继承圣女名号的都是莫大的福气。

  与此同时,圣域的秦夫人也因为误食“渤海水”,竟然有了身孕,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报应来了,前任首领以逝百年,现在竟然出现个遗腹子,秦夫人真是不成笑柄都不行了。

  没过几天雄心就独自带着两千骑兵到了太行山下与早已等候多时的无名会和,雄心不在都不敢妄动干戈,这几天幸好有无名带军,保存了大部分的兵力。无名问道:“舞天他?”

  雄心道:“嗯,舞天他已经不在了……”

  “什么,原来是真的!““山上有圣域两万重兵,而且是天龙尊者坐镇……”

  “好了别说了,要不是叔叔要求我连这两千铁骑也不会带。这几天辛苦你了,且站在一边,待我上去斩了天龙老尊的头颅就班师回朝。”

  无名想,雄心即便是悲愤过度也不至于如此狂妄,而当他看到雄心手上片刻不放的无痕刀时,他一切都明白了……

  另一边南宫凤吟接到家父的死讯,第一时间就已经赶回圣域吊丧去了。

  无名没有跟雄心一起上山,不出半盏茶的功夫无名就观察到山上风起云涌,艳光四阵,不说也猜得到发生了多么惊天动地的事。经过大半天的折腾,天气终于安稳下来,乌云散去光彩照人。

  雄心不负重望把铁骑一个都没少地带下山来,“想不到那副老骨头真挺得住,打断了他三根龙骨,竟然还被他逃掉了,呵……”“我有事要赶回阴山去了,你帮我在这里安排一下也尽快回阴山吧!”

  想不到圣域天门第一人也敌不过这把魔刀,无名一上山所看到的血腥是他生平第一次感到无法容忍的,尸体流出来的血还是温的,而且已经汇聚成湍流,融化了冰川顺着山脉铺天盖地地往下淌。满山的尸体光收拾就是一整天,到了晚上都发臭了,加上之前被舞天斩杀的冤魂琐碎,这曾经原本称作“女娲山”的圣地,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寒颤的不毛之地。

  雄心高高坐于位上,连坐姿都不一样了,霸气非常。一回到阴山就喜见夫人宁荫为自己产下一子,不止是雄心,整个阴山都洋溢在一片欢天喜地中。

  圣门三圣僧喜报道:“禀邪皇,清风刺客立下大功……”

  雄心仰头欣悦道:“清风刺客……是你们旗下的那两个吗?”

  “正是,他俩已经结果了之前太行因伤遁走的天龙尊者,圣域现在已然失去了一只右臂,恭喜邪皇……”

  雄心须眉一扬道:“是么,我还以为那老骨头能撑回圣域再死呢。哼,也好,帮我了结了一桩心事,我要圣域的人都给舞天陪葬……”“哈……好,圣门果然是人才济济,你们的功劳不小,我现在就封你们为圣门三圣加封‘天宁寺’国师,专为圣门训练一品刺客。”

  “谢邪皇!”

  说着雄心又拔出腰间的那杆封存了有一段日子的“天诛剑”,虽然尖头已经断了一截,但依然凶煞锋利。“这把天诛剑跟随我多年,赐予天宁寺以震威雄威”

  三圣跪倒道:“邪皇万万使不得呀,这可是……”

  雄心叹曰:“在未找到另一块月如意前给我好好保存它。”看来只有找到另一块相同的石材才能重修天诛剑,这点轩辕无痕也没办法。

  三圣愣了一下便马上意会道:“请邪皇放心,我等一定日日小心供奉!”

  经过太行一战雄心已经完全与无痕刀的霸气融合在一起,并迫不及待地要举兵铲平圣域,诛杀帝释天。轩辕无痕不顾场合地力劝阻道:“邪皇我知道你复仇心切,但经过多次征战圣门的统一实属不易,我们已经元气大伤,虽然收纳了不少江湖势力,但是他们只是些乌合之众,不经战略地猛扑只会两败俱伤啊……”

  “呵……叔叔你就别费心了,我自有分寸!”

  “我让你别去接触无痕刀,你为什么不听,害死舞天的不只是圣域,罪魁祸首是它,这是不祥之刀。”

  雄心很不耐烦地没有回答。轩辕无痕继续不依不饶道:“你已经入魔了你知道吗,为什么这么多年你都忍下来了,反而到了这个最后时刻沉不住气呀……”

  “好了……我已经受够了圣域这个名词。我已经调集了兵马,你不高兴可以留在阴山,或者是到处游山玩水,剩下的事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你……别操心了!”

  “啊,你叫我别操心?好,我就祝你一统天下,哼……”轩辕无痕一气之下撤掉了长袍走出宫殿,扬长而去。

  雄心少许伤心的眼神转瞬间又被愤怒吞噬,气势豪迈地道:“整军东征……”

  临行前雄心不忘回到长乐居与夫人告别,只见宁荫坐在床上给刚出生的子嗣喂奶,另有几位姐妹在旁照顾。一见到雄心宁荫疲惫苍白的脸上显出了几分红润笑颜,一旁的人知趣地退去,因为公务他们俩已经很久没这样坐在一起了。

  “你傻站在那做什么?快来看看孩子呀!”宁荫说道。

  雄心欢喜地坐到床边,看着襁褓中自己儿子酣睡的样,忍不住怜爱地抚摸他的脸蛋,捏捏他的小手,掐掐他的小腿,顿时慈爱无比。

  “小心,他刚睡着,别吵醒他哦。这个小冤家一刻都不安稳,他似乎听得懂人话,偏要和我作对,非要累得筋疲力尽才肯睡觉,呵呵……”

  雄心抚着宁荫的长发道:“谢谢你,给我生了一个这么水灵的宝宝。”

  “这是什么话,儿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以后别把你的那些坏习惯也都教给他。”

  “嗯,很快我们就可以过平静的生活了,永远都不会再有战争的生活!”

  宁荫早就明白雄心这么多天没回家在策划着什么,用不舍的眼神望着雄心,“给孩子取了名字再走吧?”

  雄心拉着她的手看着她说道:“待我得胜归来再取也不迟,我答应你,这是我最后一次不在你身边,以后我们永远不分开。”

  雄心走到门口,那股自信的眼神回头暧昧地说道:“等我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禹玄志修订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禹玄志修订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