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琅嬛玉库
玄嚣2018-07-22 22:304,814

  尊刀已毁,尊兵虽然暂时失去了起死回生的能力,但依然有两万余众,邪尊根本不会稀罕这些躯壳,即使是没有了重复利用的功效,他也绝不会轻易退兵。尊看出了圣兵的用意,羽神绝对不想再冒险掺和进来。

  此外,从尊营到阴山,没经过半刻休整喘息的独孤一方已经疲惫不堪,再也无力阻碍大局。“攻城!”紧接着转眼又看了看南宫凤吟,没有一点动静,便又喊道:“不用管那些圣兵,直接拿下阴山城,给我把那独孤一方踩死在乱马下!”两万尊军扫荡之气势足可以将整个城池冲垮干净。

  “屠城!一个不留,给我绝了他们的圣火。”

  “你试试看……”邪尊的话音刚落便传来浩荡一声。本以为是独孤一方,不看便还好,一看吓坏了,阴山城门外不知什么时候站了四个人——连同雄心四道正好赶到了。冲上前的群马全都被惊得人仰马翻。四道丝毫不吝啬自身的剑气,朝着上来的人群便是一阵没有停歇的暴砍,这样的痛击简直就是尸骨无存,耸人听闻。

  在一边的南宫凤吟已经顾不得欣赏这么精彩绝伦的“表演”了,“你们先撤!我一会就到~~”圣军不敢违背羽神的意思,四道已经归来,自知大势已去。不出半盏茶的功夫,两万气势汹汹的尊军就被四道的剑气轻易摆平了,而邪尊早已逃之夭夭,一去不返。

  一方不认识无名,“这位是?” 雄心道:“呵呵,之前你不在军中自然是不认识,这正是八道中的‘飞虹云灭’,南宫无名,这次多亏他我们才得胜邪帝的……”无名见过了独孤一方,一方也还了礼。雄心接着说道:“贤弟啊,真是辛苦你了,我们此去也发生了很多事,我定要与你把酒言欢,秉烛夜谈不可……”

  忽然一箭西来,直扎在城口面额“悬空門”門字的中间,入石八分。一看正是羽神的“破晓”箭,南宫凤吟在远处喝道:“待我再次拔下这箭之时,便是你阴山覆灭之日。”

  “我等着你~~”雄心回喝。一看到雄心,邪帝的那些铁骑便要恶狠狠地冲上去,原来他们也还没走。凤吟一枪将他们拦下,“你们现在去等于是枉死,即便是要报仇也不应该白白浪费了有用之躯!”说完南宫凤吟头也不回转身走开了,铁骑们千思万想,终于恢复了些理智,转奔凤吟而去。

  凤吟策马至山头,见铁骑们追了上来,不经有些欣慰,“各位骑将日后有何打算?”

  铁骑们你看我我看你地说:“我们就算千刀万剐也要为邪帝复仇!”

  “我看各位都是铁血好汉,不如弃暗投明加入圣域,我们圣域虽然力薄,但正气浩然,誓与邪王邪尊对抗到底,你们意下如何?”

  “羽神你救过我们,我们本就想以命相报,只要能杀邪王,我们什么都愿意做。”

  “那太好了,今后我们就是兄弟了,快随我一同回圣域去吧!”一批批快马在南宫凤吟的带领下向着东方的一缕朝阳风驰电掣般驰去。

  不久,由舞天与轩辕无痕率领的军队也回到了主城阴山,清点之下所带去的五万精兵未有特大的损耗,伤亡的人数不足一千,反而倒是从邪帝那收了八万降兵,邪帝虽然拥兵自重,但是对手下的士兵有如猪狗,刻薄残忍,动不动就施以重刑,无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将士们若要逃也逃不出江南,最后还不是死路一条,故守在燕云十八寨的士兵大都是不战而降,不知多么翘首期盼着雄心的到来。

  雄心安顿了各位将士,阴山本就是一个大家庭,在雄心多年的领导下消除了等级规划,是一个和谐相融的净地,这也是魔门和圣域最不同的地方——“圣门之败毁于其内”。

  接着雄心和叔无痕走进密室,阴山城只分两个地方,一个是民区,另外就是政治要所,平民一般是不会踏足这里的,当然阴山里没有真正的平民,每个人都是修炼多年的特异能人,大多一出生就已在阴山了,肩负着传承先祖留下的神技,这些人大都是幸运的,要比那些在江湖中只凭自身修炼得道的人幸运得多,从小就可以接受父辈们得出的最快捷的得道之法,圣域亦是如此。而那些组成所谓江湖的凡人只能依靠古籍,深究探研,大多是半途而废,再到得道大成之时已近古稀了。另一些厌战避世的人则选择住在民区的深谷中,有的干脆离开阴山,去更少人踏足的地方修炼。

  说是密室自然是闲人免进,只供于邪王与亲信商议,因为在魔门也不排斥会有圣域的内应。轩辕无痕作为军师,而且雄心和舞天都是他这个叔叔从小带大的,可谓是雄心身边最值得信任的人了。

  “那些受降的邪帝军,你准备如何安置他们?邪帝淫逸荒乱,手下之人不免也沾染恶习,你留他们在此安心吗?”刚进门轩辕无痕便向雄心询问道。

  雄心回道:“我会暂时将他们安排在‘泻云漟’居住,暗中派人监视他们的动静,等他们和这里的人接触多了,自然会忘掉过去,到时候再将他们和我们的人民安插在一起生活。等我大业一成,再把那些想念家人不习惯留在这儿的兵卒送回江南,为我驻守江东。到时候由幻冥坐镇,他就是‘平南王’。”

  无痕继续问道:“雄心,药师怎么说,幻冥的伤势怎样?”

  雄心喃喃道:“和您说得一样,接不好了,还好没有性命之危。”

  “哎,作为一个武者没有了一只手不就等于输掉了自己的性命吗?”

  “是啊,我知道他早就醒了,真不知道除了这样我还有什么办法去补偿他。”

  “事已至此,对他来说补偿也无济于事了。雄心啊,你这次做得太凶险了!”

  “可是……”

  “我知道此战有关我们的生死存亡,但你也赌得太大了。好在这次有南宫凤吟来搅局,否则我们定受困涯父的诡计,落得死无葬身之地。”轩辕无痕原地踱了几步接着说:“想不通羽神怎么会来的,难道他有通天的本领?”

  “这就不用深究了,这次还多亏了独孤一方,我要好好地拜封他才行!”

  “独孤一方此人城府极深,不可重用啊,早晚成为你的大患!”

  “可是他这次的确是立了大功!不赏难以服众,对了,听他之言尊刀已破,邪尊兵力元气大伤,待我整军再战,报这阴山围攻之仇。”

  “这确实是大好的时机,但也要十日之后,待我军恢复体力才行。雄心你要收敛你的好战啊,千万再不可像之前那样了!”

  “知道了……我去准备了。”说罢雄心已经独自先走出了密室。

  数日后南宫凤吟也和那批招降的铁骑一同回到了圣域,得到了这批精锐的军骑此次也不算无功而返。圣域总教就在东俊山,几千年过去了此处仍就是一尘不变的银装素裹,不失华丽,更不失霸气,却有一股魔门所没有的神灵杰气。

  凤吟三两步跨越便冲过了圣域最标志的矗立在石阶上三道由低至高的牌坊,而这些从阶梯到牌坊都是用白银打铸的,闲人莫近,耀眼晶莹,万邪不侵。穿过阶梯便到了殿外的城门口,城上的人一看是羽神立忙打开城门,凤吟又奔后殿而去,圣域本是没有城墙的,后来魔门兴盛了,不得不加筑了防御。穿过苍松堂(通常来访的人都要在此等候通报)。直冲正殿,左右两排看守的护卫莫敢阻拦,熟视无睹地就让他通过了,刚走到苍松堂的尽头便看见有一人在殿口等他,走近时凤吟的脚步变得缓了下来,那人说道:“南宫凤吟,你看看你都带了些什么人回来!” 凤吟没有停下,直接从他身边经过,看也不看他一眼道:“不劳你费心,威永侯。”说罢身影已经进了后面的大殿。圣域兴盛之时曾列土封王,各城池都由各王侯统领,威永侯掌管西凉六郡,他也是最先败的,此后被调去哪个城池那个城府就被攻陷,后来天帝干脆就让他长居在圣域了。而且他孤高傲慢,居功自狂,南宫凤吟对这种人自然是不屑一顾。

  正殿广霄宫,天帝论政的地方。还未进入,从里面便闪耀出辉煌的光芒,南宫凤吟早已厌倦了这种奢华,帝释天一向从简,圣域的建筑都是用自身发光的太阳石铸的,手下的人为了讨好于他才大费周章地为他建造金宫银殿。圣域其实也只能算是人间的产物,由最早的修仙道者们集合而成,对抗邪魔歪道整治仙神败类的组织,并由帝释天委派其中最德才兼备的人作为统领,同时这块净土也受着天帝的眷顾。但是之前的领袖早就战死了,帝释天选不出合适的人,圣域又岌岌可危,便亲自下凡救世,虽然这样人间的将士更容易得到封号,但准确地说圣域只有一个真神,帝释天。

  凤吟踱门而入,见各地的侯君竟来了一半,唯独不见天帝。诸神侯本相互论足,见羽神来了都向他望过来,未等他们开口,羽神便忙问:“诸神侯怎的都在,天帝呢?” 这时威永侯却走了进来,悠哉地靠在门口道:“还不都为了你,羽神。天帝正在闭关,不见任何人!” 凤吟一点都不想看到他的那副嘴脸。在场的另一位,樊阳侯道:“你先把他们安置在别院把,待天帝出关再由他老人家定夺。” 凤吟会意地点了点头,便朝后院去了,威永侯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哼笑了一声。

  凤吟穿过后院以及几个大殿,终于来到了最左边角上的一柱高楼前,楼匾上赫然印着——“琅嬛”。琅嬛是圣域的禁地,是天帝藏书的地方,里面记录着所有历代卷宗实录,也是天帝的心血。

  “羽神!”守楼的两个兵卫看到南宫凤吟来了立忙参拜道。

  “大家这么熟不必多礼了,快开楼门,我要进去看看!”凤吟说着已经跨步到了楼门边。

  “羽神平时你不是午膳时分就来了吗?此时已是黄昏,他已经回来了呀。”他们指的是在楼里编辑书籍的管书人,平常凤吟都是趁他中午用膳的时间前来偷看的。

  “你们只管开门,我来和他讲。”凤吟勤于看书,早就和这两人混熟了。

  卫士们道:“既然是羽神开了口,我们就不便阻拦了。”说罢用除了天帝以外唯有的一把钥匙打开了重重的铁门。

  羽神向着远处的亮光走去,周围的书架上层层叠叠堆满了万卷书籍,除了远处的灯光四周漆黑一片,阴冷寒冽,以前找了很久都没有看见过有灯,平时他都是带着太阳石来的。真不知道是他来看书,还是那么多书在窥视他。其实他也没见过管书人,也没听谁茶余饭后提起过他,只是守卫们说管书的人中午不在,然后他就来了。难不成他还是个怪物,所以不敢示人?不用再猜想了,凤吟已经看到了他的真面目,在微弱的油灯照射下不出所料是一位白发苍苍,面黄骨瘦的老人。未等凤吟开口,那老人便说道:“你是南宫凤吟?” 羽神一震,既然认识他,那借阅的事估计就好办多了。“正是!”

  “你是怎么进来的?”

  南宫凤吟甚是惊讶,难道这儿还有别的路吗,“从门口走进来的。”

  “天帝的许可令呢?”

  “天帝闭关,未及取得。”

  “哼,没有?那两小子就让你进来了?你的面子可真大呀!”

  凤吟一触,本还以为这个貌似慈祥的老人会很好说话。“那你是要赶我出去喽?是你亲自动手,还是……”

  只见那老人缓缓站起,将刚休整好的一卷书放回到冰冷的书架上,徐徐地说道:“我都这把年纪了,还以为我有你那么大的火气吗?” “以前趁我晌午不在来偷看的也是你吧?”凤吟一惊,原来自己的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的心细如尘,连忙回道:“正是……晚辈所为,之前多有得罪,只因天帝有事未曾讨得许可令,望前辈见谅。若天帝怪罪起来由我一人承担。”

  “唉!琅嬛确实很久都没来客人了。”老人显得有些无奈起来。凤吟一听,便开始搜寻起文献来。

  老人忽然问道:“你都来看过什么书?”

  凤吟道:“琅嬛六层,但我至今都未看完第一层的书籍。”

  老人笑曰:“你以为这阁楼只有六层吗?呵,这楼的层数随着天帝学识的普及,亦在逐年增加,这每一层又分九九八十一个阶层,可谓是包罗万象层出不穷。”“你这样的找法明年都未必找得到!”

  羽神急了,“还请赐教。”

  “你要找什么?”

  “魔门八道!”

  “噢!是那八把剑啊。”“在第五层~~”

  “多谢,可是……”南宫凤吟过来很多次都没有见过这阁楼有云梯的,怎么上五楼就是个问题。

  老者笑了笑,看出了他的心思,便走到凤吟的身旁,静静地将眼一闭,凤吟正觉奇怪,周围的场景突然在一瞬间全变了,变得灯火通明,让凤吟几乎连眼都睁不开。

  “这就是第五层”老者解释道:“这阁楼是通过意念上下的,每高一层里面的资料就更为机密,这已经是你我能达到的最高程度了,至于第六层我也不知道放的是什么书。”

  此处除了光亮,格局与第一层完全没有两样,正当凤吟惊诧这样的巧夺天工之时,看书的老者已经不见了,忽然那老者从众书架中跳出,一手推出一卷藏书,没想到他已这般年纪还有如此灵活的身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禹玄志修订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禹玄志修订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