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白虎一族
玄嚣2018-07-22 22:265,746

  待邪王归至营中已是黄昏,太阳也已避其锋芒偷偷躲到山后边去了,天气又变得阴冷起来。军医为两位将军诊治,钢义,幻冥体格健壮,恢复神速。对于魔门中人只要一息尚存,便能自行调息,不出半个时辰即能固本培元,圣域亦是如此,不论正邪两派,皆已入道,活近千年亦非难事。

  “邪王,为何如此轻易放他回去?”钢义终于忍不住问道。

  “凭你们三人之力方才将其制伏,可见此人武功了得,杀了未免可惜。”

  “我可看不出来他有多厉害,只不过是一个专使妖邪之术的小人,不足以重用!”

  “邪王既然看上他,又何以将其放之?岂不是放虎归山,他日必是我等心腹大患~~”幻冥也冷冷地问。

  “难道你们认为向来心狠手辣的邪帝会放过他吗,况且他中了金麟剑气,剑心并未逼出体外,同样是死路一条。邪帝真是了不起,残暴不仁却竟有如此多人忠心耿耿为其卖命……”说话间雄心看向了金基子,金基笑道:“……这都是崖父的功劳~~”所说的崖父即是邪帝的姨夫,其人不懂半点武功,却是圣域头号通缉人物,精通奇门星象之术,用兵超群,年近千旬知人善用,知交天下豪杰为邪帝打拼江山,至今不知其来历。只可惜邪帝沉迷酒色,玩物丧志,气势已渐消磨,有才德之士皆投奔邪王去了。

  “他的邪术才算得阴辣之极,圣域中人深受其害,悬赏数目似乎都已经超过了我。此次我定要亲手斩了这只千年‘王八’!”  大伙都笑了,金基却还在沉思些什么……

  雄心道,“那小子竟说我比邪帝残暴百倍,是时候看看他家主子是怎么样爱惜他的了,金基……”

  金基回过神来,手持金麒剑站到帐营中央。金基宁思闭目,剑中双菱形印记与额头同时发出蓝色奇光,在额发的后面似乎还有一只菱形眼睛,“天窃”。忽然从菱形中投出一片光幕,形象清晰犹如身临其境,大家都为之一震,所示场景正是邪帝老巢“青峰山”。与其说是军营,倒不如说是邪帝的淫逸之所,亭台楼阁,流水佳人,别有一番江南风味,而在亭中饮酒作乐的便是邪帝。忽一手下来报:“无名将军已负伤回营。”

  邪帝发出了很不耐烦且厌倦的声音:“就剩他一个吗,其他人呢?”

  “无一生还。”

  “好,让他进来~~”随后示意姬妾回避。

  无名持飞虹跪至邪帝前:“皇上……”

  邪帝望着脸色苍白,气息忽缓忽止的无名,喃喃地说道:“你不是常夸耀自己金刀无敌,也是你请命去行刺雄心的,如今非但不见雄心的人头,怎么反而狼狈而回?”

  “金麒剑甚是怪异,属下难以吸取其中剑气,还被金麟剑气所伤……”

  “不用再说了,依军法‘斩’!”邪帝话不到三句,毫无留情之意。

  无名勉强站了起来,一手按着伤口,心力交瘁断断续续道:“你要……杀我~~”

  “姨夫说过,要不用你,要不就除掉你,今日我就杀了你。临行前你已中了我的‘七星虫’毒,你是不是感到越来越使不上力气。”果然,无名又单膝跪倒在地上,勉强用刀支撑着,加上之前的伤不断地吐血。

  转向光幕的这一头,雄心一声令下,“金基,去吧,拜托你了!”    “末将领命~~”话音未落,金基一啸而出,不见了踪影……

  另一边飞虹之刃正竭力杀出重围,不可估量的暴发力在回廊间连斩数人,邪帝的黑甲铁骑也在四处追杀,这早已是布好的局。一些侍卫不愿看他被杀,让出一条道来,却被后来追上的铁骑各个喉间一击诛杀。“追,他已经力竭!”他们是死士,没有感情的肉。

  无名越过墙院,一路滚爬,外头是一片秋色寂寥的稀林旷野,大滴的血从胸口涌出滴在漫地的荒枯叶上,染成了一条道。他跌倒在一块大石上,军骑已将他包围,无力反抗。一人持刀砍向他的脑袋,无名突然睁开双眼,那人急刻吓退了半步,无名挥洒一刀,将那人上下身砍成了两段,众人一惊忍不住向后退却。“没想到他如此顽强,弓箭手准备!”一声令下,数箭齐射向他的头颅……

  突然一阵迅风,数箭全被挡下,挡箭之人正是金基,剑未出已凌人。

  “这人是从哪冒出来的,如此之快,是……人吗?”话音未落,军骑各射三箭,百箭齐飞,势如破竹。金光一现,几招瞬间,箭全被挡下且无一完好。金基侧身一笑,“你们一起上吧……”

  转瞬间,硝烟已经平息。

  金基替无名止了血,就地取出了他所中的金麟剑心,无名仍是迷迷糊糊。七星虫毒未解,只有花翼蝙蝠胆方可解此毒。两人迅速离开,只剩下风吹落叶,死尸遍地。

  有几个兵卒逃了回去禀报道:“全军……覆没!” 

  “是谁干的?”邪帝姨父‘崖父’冷冷地问道。

  “不知道,快……太快了!”

  “其人用的什么招式?”

  “看……不清,十三个一杀,一剑锋喉~~”小卒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神智不清。崖父一挥衣袖,几人即刻中毒而毙。着眼望向邪帝,“有此能耐者……莫非他没死!”

  “方才我点了你身上三个大穴,减缓了你体内毒素的扩散,现在看来会发散得更快……”金基将无名带道了一个阴暗的山洞里,无名嘴唇发紫一脸茫然。金基露出了阳光般温暖的微笑安慰道:“放心,此毒虽然厉害我也已经司空见惯,我之前的剑气刚巧杀死了你体内的毒虫,不过此虫不仅是通过分解自身组织来发散毒液,它本身的皮毛也带有剧毒。只要找到‘花翼蝙蝠胆’就可以解去你的毒。蝙蝠胆本身也剧毒无比,服量需十分小心,否则又中了它的毒,岂不是又要向邪帝去讨‘七星虫’了,呵呵……”

  “我不是怕死,只是这么个死法真是不甘心!是邪王派你来的?”

  “邪王早就料到他会加害于你,不忍心错失良才”金基一阵恼怒,脸色也变了,“邪帝老贼果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终日花天酒地,因为忌才,不断残害手下将士!”听着金基如此一般的口气似乎比起现在的无名更加恨他百倍,的确五年前金基也曾在邪帝门下效力,但因为和邪帝等人并非同族,总是被他们排挤,同时邪帝也十分忌惮他剑中能力。当时只是魔门统帅的轩辕雄心受前任邪王之命剿灭刚刚站稳脚跟不久的邪帝集团,在那一战中邪帝大败,邪王答应受降的条件便是金基,邪帝竟一口答应,金基不堪羞辱宁死不屈当场引剑自刎。

  金基将实情告诉了无名,无名不解道:“可如今你依然是完整无缺?”

  “你以为我是在骗你?”金基笑着侃侃而谈起来:“在邪王阴山有一圣池‘魔龙潭’,是通往冥界的入口之一,若是灵魂混沌入潭即死,即使能侥幸进入冥界,自身寿命也会减去一半。这是第一任邪王与冥王定下的契约,不论此人寿命多长一生也只得进去一次。”

  无名觉得很新奇忘记了疼痛,打断了金基的话,“你是从中逃出来的?”

  “可以这么说,是邪王亲自入池到冥界与冥王交涉,我获得重生,出来之后我们各自昏迷了半年,听说是清脑,将在冥界的记忆清空。后来我改名金基子,一心为邪王效力,邪帝一定以为我早就死了……”

  “邪帝这个败类果然一点都没变……看来邪王可谓是仁义之师!”

  “正是~~邪王广集英才,不分贵贱。只要无名你能弃暗投明,邪帝必定不计前嫌,加以重用……”

  无名头向石壁一靠,叹了口气道:“看来如今已别无选择,况且这次我的命是你救的,我也要依靠邪王的势力报今日之仇。并非我无名忘恩负义,完全是……咳……”

   

  一阵阴风吹进山洞,寒气透骨。接着便是一阵拍打翅膀声的嘈杂,是蝙蝠归巢,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这就是杀人不剩血的‘魔鬼’。蝙蝠都喜阴暗潮湿,这一类也不例外,洞内变得奇臭无比,借着洞外漏进的光亮,隐约可见水滩间动物的残骸。等的东西终于来了,金基打落下一只蝙蝠,取出它的胆,此胆亦有花斑纹,接着就将死蝙蝠丢向远处,尸体还未落地,大群蝙蝠一拥而上,一阵水花溅起以及翅膀挤挨拍打的嘈杂……这是一种嗅觉发达,见血便为之疯狂的东西,不论是何种血。

  无名很不情愿地含下这个里里外外都透着腥气的苦东西,刚到喉咙,头脑一麻差点没把肺喷出来,脑浆子都快顶开天灵盖了。

  洞外阴风似鬼一般地呼啸,“有动静……”金基扶着无名靠进一个角落。难道是追兵,雷雨前的号角,洞外变得一片漆黑。一个‘脑袋’探进了山洞,一只体型似虎的爬行暗影向里边掠进。突然一个闪电印出了它的身躯,全身黑白条纹,四肢粗壮奇特,一双夜间辨色的绿眼球,“白虎”。

  “果真是只白虎,白虎好蝙蝠,尤其为花翼,血香纯厚,多为软骨入口即脆。可是白虎乃仙物,竟能在此见上……”金基惊讶不已,无名却仍半昏半醒对这东西丝毫提不起劲来。一双绿色瞳孔在黑夜里也能透视,体型粗壮,普通的也要比成年大山虎大出一倍。它的目光转向金基,一定以为是与其争食的敌人,神兽也喜欢吃人,许多高手都惨死在他的利爪之下,人如果吃了它自然也能增进百倍功力,受用千年。阴山先王曾欲擒之,引入阴山,以千军敌之,终不可得。

  猛虎扑来,金基引剑迎上,无名仍在一旁经不住地呕吐。白虎力猛非普通人能对敌,“双目总不可首尾兼顾”,金基以十三方位刺击,出剑之快犹如十三剑同时击出,不料白虎更为敏捷,轻盈地躲过了这十三剑‘锁’。最后一道剑气竟被它两抓狠狠地打了回去,金基用剑而挡,身子被击退了半丈撞碎了后方的岩石。金基虽遭重创却不见损伤,随即又挥出一剑,击落了白虎头顶的岩石,不见其效,反而激怒了它再一次猛地扑了过来。金基一跃,跳至洞壁,激起一阵蝙蝠狂舞随后都逃出洞外去了。两人依然被困洞中,白虎显然早已对花翼蝙蝠失去了兴趣,想必吃上万只蝠翼也比不上这两人的灵气。它对金基穷追不舍,在石壁上矫健地穿梭跳跃,留下道道爪痕,金基三跃而给予回击,黑暗中只有金光一现驱散出的一片短暂的光明,然后就是剑气击碎石壁的震鸣,显然剑气统统击了个空。反而从黑暗的另一头一双碧眼如箭般冲向石壁上的金基,金基措手不及地一闪,幸好他底子好,躲过了致命一击,不然就算不被它的爪子逮着撕个粉碎也必然会被撞得血肉模糊。白虎缓缓落地,因为用力过猛,撞得连自己也有些神智不清了,果然在石洞上留下了一个狠狠的大坑,碎石还在一粒粒地洒落。

  金基突然一颤……白虎掉落下来的地方与无名触手可及,在解毒时无名不仅会武功尽失,同时脑子里还会一片混沌,他只顾着呕吐,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显然那畜生也已经发现了无名,身子正在向新的猎物驱动,“住手……”金基忍着伤,一跃而起拔剑正刺。白虎突然直起身子扑向金基,一爪锁住了金麒剑,等金基意识到的时候为时以晚,另一爪正中其胸前,即刻金基喷血而亡,倒在了碎石堆里。就算是修炼百年的高手也受不得这灵物力拔千钧的一掌。接着它也没有放过无名,只见无名被狠狠地撞到了石壁上,弹了回来,又被狠狠地甩出半丈高,无名已是遍体鳞伤,毒液的浮肿也使得他面目全非,就算在昏迷的那刻他也始终紧握着“飞虹云灭”,这便是修道之人的意志,直到死的那一刻都不会抛弃这一出世就注定好的‘朋友’。

  “真疼!什么东西?……”无名蹒跚地站起来,刚才的撞击反而令他恢复了神志,云灭刀也开始有了灵气。“究竟是何方妖孽,金基……”洞中昏暗一片,所以他还没发现金基已经倒在血泊中,但是却感觉不到金基的气息,话音未落,白虎冷不防地上来一掌,无名以刀气回击不经滑退三步,“好强的畜生!”瞬时眉语间一道杀气,一跃三丈劈头暴砍,白虎一闪,原地被斩得稀巴烂。

  以疾制快,占其先机,冰刀一影,谁与锋寒。寒光刀吹毛断发,接挡爪气甚是力亏,接三分而七分介于洞壁,山洞即垮,无名以刀中之寒附着于洞壁勉强支撑洞穴。白虎一跃用爪锁住冰刀,无名竭力横挡胸前,仍力有不计,身子频频滑退。又转使火刃,终于挣脱了利爪,火光照亮了整个洞,神兽绝非凡物亦然不忌水火。

  在火光之下无名看到了倒在不远处已经气绝的金基,无名头脑一麻,难以相信这是真的,“金基……”。回过神来,爪气擦肩而过,无名飞旋避之。金刀一出,爪气吸尽并给予回击。云灭刀不仅能吸取刀剑之气,竟连爪气也能一并吸进,白虎已经摸不着头脑,一股傻劲直冲过来,势不可挡,破壁断石,无名神情自若,等其迎面之际,痛下两刀,白虎被自己的爪气锁住了双臂,牢牢地钉在了石壁上不能动弹。

  无名痛下一刀,谁知白虎化遁白烟逃脱双锁,那一刀砍在了石壁上,白烟瞬间来到无名面前又幻化成为白虎扑来,无名来不及反应被直扑倒在石壁上。白虎显然这下真的发飙了,无名被它压得动弹不得,快要透不过气来的时候无意间却看见了不远处的石子堆里一点微微的亮光,一下子便认出了是金麒剑棱孔中的闪光。

  之前已经确定了金基的气绝,按理说金麒剑心也该随主人一同尽灭。无名此时顾不得任何细节,似乎又一次感觉到了死神的逼近,在接近失去意识的时候,虚幻中忽然感觉周围弥漫着一股气息,顿时整个洞穴被一阵金色剑气笼罩,炫色的光亮盖过了云灭刀的火光,无名本也只当这是幻觉,谁料从白虎后方刺来一道剑气,无名脑子一阵,清醒过来,虽然看不到但大概能估摸着剑气的位置,赶紧脑门向右一晃,果然一道金色剑气随即打中了无名的脑旁,白虎似乎也同一时刻化作白烟,逃遁出洞~~

  无名可以清楚地看到剑气真真切切刺到了白虎的脖子,而在洞壁除了那道剑气外还留下了一滴血,“金麟剑气?你果然还没死!”无名认出了他的剑道。从黑暗中走近了一个身影,是……金基!“呵呵~~他可真快,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次它的‘懈怠’,竟还是被它逃了!”云灭火刀照亮了金基的身子,除了嫩白的脸庞有一点污浊,其它看上去似乎安然无恙。

  “你的剑气似乎感觉更快了,虽然没能将它一剑暴毙,但是我能清楚地看到你的剑气在它消失前刺透了它的外皮。”“等等……你是怎么复活的,方才的你明明已经……”无名笑到一半,又不解地问。

  “恩,的确是,这点我一会儿会向你道明缘由……唉,万灵之神,不知几时方能再与之较量一番?”金基感觉突然为失去了对手而叹息,可之前还命丧它手。

  无名的神色恢复得特别快,轻松地松了松肩笑道:“这点你大可以放心,你伤的是神界的灵物,金麒剑上已经沾上了一滴不可磨灭的白虎血,你成了神界‘白虎一族’的公敌,不止那畜生会回来找你,‘白虎一族’的人也会不断地找你麻烦。呵呵~~‘白虎一族’可是有着与神域一样历史悠久的家族,同样也是支撑着神域命脉的高贵血族,其族人遍及人间、冥界……”

  金基还是一如既往的笑颜:“呵……被你这么一说我可不是死定了。诶,你怎么变得这么了解神域的事,‘白虎一族’?我也有听说过一些,可这在神域属于绝对机密吧!难道邪帝的眼线比我们阴山更胜一筹?”

  无名踌躇了一会,淡淡地说:“比这更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禹玄志修订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禹玄志修订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