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域门圣战
玄嚣2021-02-23 21:484,029

  雄心此次正是倾阴山之兵前来,决定给圣域最后的痛击,并且召集了所有属地城池的兵马,这些兵马大多是仰慕圣门投奔而来的江湖人士,大概估摸一下,此时此刻雄心屯兵已超过五十万,魔门的兵力有史以来的壮大。

  而圣域也将兵力化零为整,游散在各地的队伍回拢起来,加上不少江湖正道人士的支持,好不容易也凑出了十万大军。如此算来雄心的兵力还比之多出五倍有余,一切就看天帝怎样力挽狂澜了,而雄心所使无痕刀是否真能屠杀这条千年真龙也还是个未知之数。

  雄心日夜兼程在中山汇集重兵后,立即挥师东进来到了东山泰山系,守军早已闻风而逃,再翻过三座山就是北号圣域了。雄心一骑当先,一路上销声匿迹安然无恙,连动物都跑得没了影,似乎它们已经预感到要有大事发生。“哈……看来圣域都怕了我们邪皇,做了这么多年的缩头乌龟成惯性了。”

  无名道:“他们是想引我们入深谷,好让我们的五十万大军没办法展开!”

  后边的溜须拍马者继续道:“这有什么,邪皇大人照样能用无痕刀开天辟山,将它们打个落花流水……”

  雄心一听显然心悦在怀,连嘴角都忍不住露出些笑意。

  忽然在飞鸟走兽绝迹的天际有一只雄鹰飞来,终于看见一个生物了,大家正这么想着,那高高在上的雄鹰就自动分解成了几搓羽翼,连半点血渍都不见,一封信纸正正好好掉落到了雄心手中,这应该是帝释天用法术捎给雄心的信。雄心却不以为奇,打开信纸徐徐看来。

  旁边一人不识趣地问道:“邪皇,这是怎么回事啊?”

  雄心一看是之前那位拍马屁的人,倒也没上火气,“帝释天怕我五十万大军没办法展开,特邀我去“轩亭”殊死一战!“

  那人大惊道:“邪皇你千万不可上当啊,帝释天老贼一定在那里下了埋伏,这才引你去的!“

  雄心没有再理采他,轻笑着带兵向前道:“走,我们去轩亭!”那些江湖中人果真阅历太浅,孰知在圣域最值得信任也是最公正无私的其实是天帝,他绝不会做暗算别人的事,雄心和他这么多年的交集早已心知肚明,只可惜他做了圣域那些庸腐之儒的头。帝释天常说一切都讲究一个缘,你我能站在这里是缘,圣域的兴旺也是缘,缘定如此是非我能阻止的。

  雄心大军就地休息了一夜,一大清早就与圣域在轩亭隔着万丈对峙起来,轩亭即是圣域门口的大片地域,雄心对这儿是再熟悉熟悉不过了,此处果然是少有的平坦开阔,五十万大军伸展地极为舒服,两边的头领都站在整列的最前面,雄心英气勃发,坐下的哥斯拉亦是需要不断地拉扯才能止住它的兴奋,身后好似连着天边的大军更是杀气沸腾,马蹄子弄得是尘土飞扬。

  帝释天则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身型极为高大,面目俊冷挺拔,如今终于明白寺庙中的大佛塑身为何要造得如此高大,然是确有其事。一套银甲战盔已经着装于身,一席白袍披肩足显飘洒贵韵,胯下‘莽鹿’乃天帝坐骑中最为凶猛,杀伤性最为强暴的一只,全身白净如雪不留一处痕迹,耳如角冠,形如麋鹿。这样的行头想让人不相信他是天帝都难。

  另外在他后面的一排亦需要隆重介绍,这一排二十八人各个穿戴琳琅,坐骑更是一个比一个奇模怪样,他们是威永侯假传天帝旨意从天上请下来的“二十八星宿”,与帝释天一样他们都是神,虽然天帝事前全然不知,但如果天帝日后还能有机会秋后算账的话倒也是件幸事。

  再从他们后排开始就是南宫凤吟与各位元老了,再然后依照职位高低一排一排地往下排,情形就像是在等着雄心检阅一般,但实际的气氛完全差远了……

  帝释天道:“雄心,我们有多久不见了?”

  雄心道:“哼,很久了,我都记不起来了!”

  双方虽隔数里,但两人中气十足内力浑厚,发出的声音已然能在山谷中跌宕回响,振奋三军。

  帝释天又道:“看来你在魔门的前途可比在圣域好得多啊!”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原来轩辕雄心出自圣域的传说是真的。

  雄心不急不缓道:“你也一样,做了神果真一点都不显老。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何要来掺和圣域的烂摊子,你来了以后我也没见这百年基业有任何改善呐!”

  “世上所有的都是缘,你我今天能站在这里亦是一种缘,一切随缘吧!”

  两人滔滔不绝地磨蹭时间,雄心大军来势汹汹,帝释天自然想尽量拖延好让魔军们泄了气,而雄心也看出圣域的军队虽然和自己相差甚远,但各个都做好了一死护城的决心,贸然与这样一支背水一战的军对开战必定输了先手……双方从天亮一直僵持到晌午,又从晌午对持到傍晚霞光,士兵们都不能有一丝懈怠,要不然对方就会观察出你的疲态,抢先来个趁胜追击,这时候考验的就是双方的耐力。

  眼看就要天黑了,雄心道:“天帝啊,累了一整天你我都该休息了,不如明天再战吧。”

  “好……”

  说罢雄心大军又浩浩荡荡撤回了山谷里,帝释天也下令全军返回圣域。

  回到营中,士兵们焦操了一天的怒火终于都发泄了出来“啊,终于可以休息了……”“是啊,这是我最累的一天……”“你说……这邪皇这是来叙旧还是打仗的啊?”

  谁知雄心大笑道:“大家稍安勿躁,真正的战斗现在才要开始!”

  无名半知半解道:“邪皇的意思是?”

  “你们试想一下,圣域的那些凡儒哪有我们这样强劲的筋骨,现在一定比你们更加疲惫不堪,闷头就睡,我们的时机到了……”雄心又补上一句,“圣域数不尽的珍宝就在眼前,我们此时不战更待何时!”后一句是说给那些刚刚吸纳的江湖中人听的,此话一出果然奏效,全军上下颓废尽消,激昂之情非同凡响,势要直捣黄龙替世伐天,甚至都忘了方才对雄心的猜忌。

  雄心亦是带军先行……真正强悍的头领都是冲在最前头,这样才能让士兵们知道你与他们同在,振奋他们的信心,而不是像某些无能的首领一样龟缩在大军后头,一批一批地派士兵冲上去送死,人心都是平等的,战前的关怀都是屁话,你要是不把心与他们连在一起,有谁会愿意为你出生入死呢。

  无名策马跟在雄心后头,五十万大军还未停下喝口水就披着幕色又悄无声息地出发了。今天的月亮格外明朗,照透了无名的心,细细一算今夜已是中秋节了,难怪胸中的欲望变得和月亮一样得宽大,不经敬佩地看了一下雄心,原来他早有计划,他知道早上的仗一定打不起来,而且又策划了这次的月圆突袭,圣域疲惫难熬之际更是会在中秋佳节松懈下来,而且传说月圆之夜由于月亮的引力最大,会给内心带来无尽的冲动,激发凡人亢奋的野心,这么一来天时地利人和具备,岂有不胜之理。

  雄心奔驰到圣域城外,放眼望去,圣域果然通宵达旦灯火通明,沐浴在洗涤早上疲惫的乐池之中。

  雄心大喝道:“哈……这么隆重的节日怎能不让我们来助助兴。”

  “杀……”“杀……”“杀……”

  雄心一声令下,隐藏在夜幕下的五十万大军一瞬间齐刷刷露出锋芒,以虎牙之势直冲向圣域大殿,人声鼎沸犹如洪水来袭,荡平城域亦不在话下。

  雄心带军快要冲到圣域前的石阶平台之时,突然间从两边的山头冒出两群龙蛇般的火光,而后是阵阵震耳欲聋的呼号,旗帜飘扬——是圣域的伏兵。原来城楼上的灯火都是假象,天帝早料到雄心会连夜突袭,在此守候多时了,两边的圣军一面呼喝,一面冲下山来,给雄心的大军来了个拦腰截断。

  雄心道:“果然是天帝,算是被你识破了……你再看看你给我选的好战场,你能奈我何!”此处难得的开阔,部队调动自如,尽管是伏击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要是换做长窄的峡谷,魔军非死伤大半不可。再加上兵力悬殊,虽然突袭不成,雄心的大军依然凭借人多的优势将大部分的圣军又逼退到了一个阵营,想要冲散魔军阵型的计划也变得徒劳,散落在雄心这边的余兵则更是活不长久。

  阴山集团中江湖中人就占了三十万,但这些都是精心选拔下来的精锐,一点都不亚于出自根正苗红的仙家。轩辕无痕的功劳不可磨灭,要不是他有百里挑一的眼光,阴山军指不定变成怎样的散沙,虽然他并不赞成吸纳外来的人。再加上其余二十万的圣门精锐,圣域明显已经招架不住。

  这时候就轮到圣域的大将出场了,南宫凤吟的招式已然一气呵成,一枪杆下去众人被打飞老远,百步穿洋的飞箭又犹如流星雨般地往人群里砸落,论天底下谁最杀人如麻,非南宫凤吟莫属,这在肃风山一役后就早有定论。此外南宫凤吟又多了个举世无双的法宝,正是帝释天闭关一年所创出来的天眼之一“天绝”,帝释天倾囊相授,这也证明了羽神果真是他钦定的接班之人。

  与冥帝所赠金基的“天窃”不同,“天绝”最大的能力就是力破万军,以一敌百。羽神额头白光一现,一股巨型气流就会在一瞬间席卷眼前的一切,尽万人死于非命。帝释天所要的效果想必也就是这个,但因为威力过大,为了在刚融合时不对身体产生排斥,帝释天要求凤吟只能运用五次。但凤吟此时已经用了八次,这是最艰难的一战,对于他来说只要能保住圣域就算死也是值得的。

  南宫凤吟此时显然已经成为圣域最有利的防御,这门“大炮”骇人的威力显然让雄心无法忍受,他怒火上涌,运出刀气便触发了魔性,势如破竹直冲向凤吟,凤吟也执枪迎击。还未触上,凤吟的小白马看到眼前冲来的那硕大的“哥斯拉”就已经惊恐得不敢向前。哥斯拉痛扑而去,凤吟弃马一跃,小白马也惨遭同雄心“雪狸”一样的下场。“这是什么怪物?”还在半空纳闷,雄心凌空一刀劈下,幸好他反应得当横枪一挡,直接被雄心的力道打落到地下,后背的骨肋摔得剧痛 ,由不得半刻迟疑,在半空的雄心又一刀直劈而下,这时借着下落的速度,力道绝对要比之前狠得多,凤吟灵机侧转立马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雄心打空的同时,凤吟原本的位置已经被打碎了,凤吟直起腰,骨骼都嗝啦地脆响,“这么强的魔性!难怪天龙护法都敌不过他……” 凤吟双指合并指于额头,他想触发额头“天绝”对付雄心,雄心大吼一声,凌空劈来,凤吟额头的白光已经在闪烁,正要发出光气,七位星宿突然跳到他面前帮他挡去了雄心的一刀,凤吟急忙收回光气以免误伤众人。“七位是?青龙星……”

  七人曰道:“留着力气对付其他人,这边交给我们!”

  凤吟恭敬地道:“是!前辈小心。”

  他叫我们前辈诶,我们很老吗?”七人看着凤吟的背影窃窃私语,完全没有把雄心放在眼里,“听说他是天帝的接班人……”“资历尚浅啊!和天帝那时差远了。”“资历尚浅但是有冲劲,这可是圣域几百年来最杰出的了。”

  “你们几个老家伙说什么呢?”雄心不耐烦道。

  其中一个人道:“轩辕雄心你可知天帝最先想培养的是你呀,可是你却自甘堕落!”

  “打仗还这么多废话,看我把你们打回天上去。”雄心一个横跳,迎头劈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禹玄志修订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禹玄志修订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