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车祸
琬琰英2018-07-27 11:072,961

  正在熟睡的宛青被一阵电话铃吵醒,是邹文的来电,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声:“请问是王宛青吗?” 宛青说是,对方说“我是邹文的妈妈。”邹文妈妈从来没有给宛青打过电话,宛青的倦意一扫而光,一下子起身:“阿姨好,请问您那边有什么事吗?”“有,邹文半夜骑摩托车出车祸了,现在在急诊室,昏迷着但是嘴里还叫你的名字,我就想知道你俩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宛青有些发懵:“阿姨,您现在在哪个医院,我马上过去。”

  宛青赶到医院,邹文打着点滴,状况有点好转,已经醒了过来。宛青看着他头上缠的一圈绷带,眼泪在眼眶打转,她小声却焦急地问邹文:“你怎么了,你干嘛起那么快啊?”邹文没说话,宛青转向问邹文的妈妈:“阿姨,他到底什么情况啊?”

  邹文妈妈一脸心疼:“这傻孩子,晚上骑的飞快,撞在一辆渣土车上了,幸亏对方车速慢,幸亏他也戴着头盔,大夫说可能有轻微脑震荡。”邹文看着宛青,艰难地挤出一个微笑。

  宛青的电话又响了,是妈妈苏莲花的,妈妈嗓门很大:“菀青,你大半夜跑哪儿去了?” 宛青一手捂着话筒,小声说:“我在医院,邹文出车祸了。”苏莲花大惊:“严重吗?”

  “不是很严重,他骑摩托车撞到别人车上,有点轻微脑震荡,胳膊骨折了。

  “我现在过去。”苏莲花说完就披起衣服,几分钟后,司机已经在楼下等她。

  半夜的急诊室一点儿也不冷清,苏莲花径直走到邹文跟前,理都没有理邹文的父母,她瞄了一眼邹文,不带感情色彩地说:“问题不大啊,摩托车那么不安全的交通工具还是少骑为好,大半夜让一个女孩子出门,有点不周全啊。”说完这句她抬起头对邹文妈妈说:“需要住院吗?我找个好大夫。”邹文妈妈已经很不开心了,她说:“谢谢,不用了。”苏莲花淡淡一笑:“行,那我们先走了,以后这种事情就不要联系宛青了。” 宛青脸色有些不好看,她低低地叫了一声:“妈——”苏莲花扯着宛青的胳膊就走。

  邹文妈妈开口了:“对啊,不知道你女儿给邹文说了什么话,害得我儿子半夜骑车,也是我们家孩子倒霉,你放心,邹文绝对不会再联系你女儿了。另外,你说话也要好听点儿,什么叫做问题不大,那我想问问,什么叫做问题大?”

  苏莲花站住了,她扭头过去,盛气凌人:“好,你儿子的事你能做主?”

  邹文妈妈也毫不示弱:“最起码再不和你女儿联系这件事我能做主!”

  邹文在那边示意妈妈不要再讲了,爸爸在这边按住邹文不要乱动。宛青也十分尴尬,她扯着苏莲花往外走。

  苏莲花还不依不饶:“我给你说啊,别打我家宛青的主意,你们家养不起。”邹文爸爸不高兴了,他远远地道:“你会不会说话啊,我们家养什么养不起,我们家从来不养猫猫狗狗小鱼小虾,麻烦!”

  苏莲花火冒三丈:“你们大半夜搅害的我们母女休息不了,是几个意思?”

  邹文全听在耳朵里,他连连摆手制止父母再说话,宛青已经涨红脸,她大声说一句:“妈,你就别在这儿丢人了行吗?”

  苏莲花转身就在宛青脸上扇了一巴掌。几个人目瞪口呆。宛青眼泪瞬间充满眼眶,一时语塞,苏莲花说:“我给你丢人?!我告诉你,今天我就找这小子了,我给他十万,让他别再缠着你。”

  宛青惊了,她走到邹文身边,问邹文:“真有这事?”邹文点点头。宛青问:“你同意了?”邹文又摇摇头。邹文妈妈气得发颤,也走到邹文身边,指着邹文厉声道:“你今后要是再和这俩人有瓜葛,只要我听到一次,我立马死在你面前。”邹文爸爸拉拉她,小声道:“干嘛呢,动这么大气,孩子都这样了,你想干嘛啊。”邹文爸爸对苏莲花摆摆手:“你们母女俩赶紧走吧,我们家孩子不会再找你闺女了,让你闺女也有点自知之明,别再找我儿子。顺便多说一句,有两个臭钱,还真没什么了不起的,别他妈在我老邹这儿显摆。”

  苏莲花一听,指着邹文爸爸说:“你可给我说到做到。”说完就一把拉起宛青胳膊往出走,宛青已经非常尴尬了,她甩脱妈妈的手,自己往外走去。

  回到家里,谁也对谁没说话。俩人各坐一张沙发,过了好一会儿,苏莲花强忍怒火,柔声说:“去睡吧,大半夜的了。” 宛青有些激动:“你还能睡得着?没你找人家,人家能出车祸?你安的什么心?”苏莲花不高兴了:“我安的什么心?我还不是为你好,你找个那小子就是浪费时间,早就给你说了,你们不是一路人。”

  “我们怎么就不是一路人?一路人是什么样儿的?”菀青火冒三丈。想起医院挨的一巴掌,宛青更是来气,她质问苏莲花:“你为什么要找人家?你为什么要给人家钱?活该你被人说有臭钱了不起。”

  苏莲花顺手拿起茶几上的水晶烟灰缸砸向菀青脚下的地面。宛青吓得赶紧住嘴。苏莲花说:“我告诉你,有几个臭钱确实比没几个臭钱了不起,钱确实能买到很多东西,你别给我扯没用的,你自己要是一年能攒个十万,你再来给我说臭钱这俩字。”

  没等宛青开口,苏莲花又说:“你和那小子再联系,我就花钱买,十万不够,我就一百万,我和你就杠上了,花钱让你认识钱。”

  宛青冷笑一声:“你有病吧?”

  突然她电话响了,是邹文的,邹文病恹恹地说:“宛青,我们分手吧,你妈妈态度太恶劣了,素质也挺低的,这让我怀疑你是否会受她的影响,我虽然挺喜欢你的,但我没法接受一个侮辱我父母的人成为我的家人。”

  “我没侮辱你父母啊。” 宛青辩解。

  “你妈妈侮辱了,如果我们以后在一起,她就是我的家人。”邹文很坚定。

  “邹文,我们的感情难道就这么脆弱吗?” 宛青不卑不亢。

  “我很爱你,你是个好女孩。但我有底线,她触犯了我的底线。我都不敢想象以后和她打交道的场景。就这样吧。”

  电话传来忙音,邹文挂了电话。宛青直勾勾地盯着苏莲花,苏莲花嘴角微微一扬:“你看,怎么样?年轻人,这就是一点点考验,他就是这样面对挫折的。一点点就放弃,值得你依靠吗?”

  宛青狠狠地说:“我明天就搬出去,我年底挣够十万让你看看。”

  “行啊,现在是4月,我等你啊。你挣不够十万就别回来过年。”

  “你等着。”

  “嗯,去睡吧,临睡前考虑一下明天搬去哪里,我让司机送你。”苏莲花缓缓坐下,仿佛中场赢得了胜利一样。

  宛青扭头上楼,苏莲花一阵眩晕,赶紧躺倒在沙发上。躺在床上,伤心地给邹文发微信,打了长长一段话过去,发现对方已经将自己加入黑名单,她不甘心,打电话过去,已经是不方便接听,看来电话也被拉黑了。宛青对着天花板冷笑一声,自言自语:“真逗,说拆散就拆散,说拉黑就拉黑,真像过家家一样,还真经不起风吹浪打。”她脑子里像播放电影一样把这几天发生的事过了一遍,想到妈妈的脸,恨得牙都发痒。

  她给好朋友蔡琳发微信语音说这事:“主要我不是气邹文说放弃就放弃,也不气我妈拿钱买,我就气我妈妈居然连给我恋爱的机会都不给,连给我试错的机会都剥夺了。”

  蔡琳安慰宛青:没事啦,自己想开点儿。你真要搬出来的话可要想好了,别一时冲动,你在外面租房子条件可和你家里那别墅差得远呢。

  “我想好了。我不出去迟早被我妈妈折磨死。刚好这是个由头。”

  “反正我不建议你出来,但是你实在想出来了,可以先在我这儿住着,反正我一个人,汪小苟外派还得有三四个月才能回来。”

  “行啊,我也就住几天,等找到合适的房子就出去。我才不会赖那么久呢。”

  “赶紧睡觉,废话真多。明天决定来就提前给我吱一声。”

  宛青关了灯,默默打算天一亮就收拾东西搬出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失足成女强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