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有期限
鱼千荣2018-08-20 21:565,662

  傍晚时分,明月初照,海风夹带着咸咸的水珠打在文文的脸上,让她记起了曾经被男友狠狠摔在脸上的那记耳光。

  今天是她蜜月的第一天,一切都很顺利,上午的仪式,下午的旅程,傍晚的浪漫时光,都是精心安排的。

  再过一会儿,两人的烛光晚餐就要开始了,丈夫正在小木屋里忙活着点蜡烛,她则面朝大海,用最短的时间悼念那份已经不属于她的清纯爱恋。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希望海面能浮出一艘快艇,让她即刻逃离。

  “我全都准备好了,我的女神,快进来吧!”一个憨憨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现实。

  他的新婚丈夫,名叫曹展富,很富裕,富的可以给她买下一栋海边的别墅,年龄也很富裕,足足大了她12岁,性格虽然够沉稳,但却不像他的声音那样憨厚。

  文文今年也已经31岁了 ,早过了少女阶段,但她那颗少女心可一点都没变。

  她迅速调整好心情,并刻意整理了一下裙子,大大的裙摆能让她更显妩媚,其实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大可不必这么在意形象,因为无论她穿什么,他都挺知足。

  有好友评价他俩的结合是各取所需,文文好钱,展富好色,但仔细想想又不对。

  文文若好钱,在20岁出头最风华的时候遇到过比展富要豪得多的富人,她没有心动。

  展富若好色,在40岁出头最风光的时候遇到过比文文要美得多的女孩,他没有动心。

  木屋里橘黄的灯光映衬得两人很温馨,桌上摆着牛排,红酒,沙拉,蛋糕,似乎这样的西餐才算得上是浪漫的标配,至少文文是这样认为的。

  其实两个人折腾了一天,都有些饿了,展富更想吃红烧肉,而文文,则想起了初恋男友第一次为她做的炒鸡蛋。

  徐乐,那个在大学里和她肩并肩、手拉手共度美好时光的男孩,此刻也正想着文文。

  床头柜上刚刚写好的辞职信,正好放在他和文文的合影相框前,两张灿烂的笑脸带着无数青春的回忆。他盯着盯着,突然愤怒了,他觉得那笑脸不真实,好像提前设计好的,就为着在今天这个狗屎灌顶的日子里嘲笑他用的。

  就在今天,他的初恋女友文文嫁给了他所在公司的大当家曹展富。其实老曹不知道徐乐是自己的隐身情敌,文文才不会告诉他呢。老曹也不直接领导徐乐,他只知道公司技术部有个比较优秀的年轻人,和文文是一个学校毕业的。

  徐乐虽然愤怒,却不暴躁,他知道,总会有另一个女孩能够替代文文在他心里的位置。

  这个出租屋,他和文文一起居住了八年,徐乐没有能力在这个大城市买套属于他们两个的房子,因为他的薪水仅仅只够生存。明天,他也要搬离这里了。

  曹展富优雅的吃着牛排,很自然的使用着刀叉,这得益于他的工作。频繁的商业应酬让他有机会参加各种宴席,可谓见多识广,近三年来,他非常刻苦的训练各种礼仪,逼迫自己变得有品位,当他逐渐习惯了这些所谓美好的生活方式时,才终于摆脱了土大款这类的称谓。

  文文并不常吃牛排,大概只有每年的生日,徐乐才会带她去享受西餐,而且是去那种自助餐厅。可以说,在认识曹展富之前,她没见识过真正的高档西餐。

  徐乐很节省,文文就跟着他节省,她俩极少在外就餐,连午餐都是早起自制后带到单位的。不过都是徐乐做的,徐乐觉得已经委屈她这样跟着自己节俭度日了,不能再委屈她每日亲自去计较柴米油盐。

  两个人8年攒下了12万存款,买房连首付都不够,大概仅仅能买下4平米卫生间。

  分手时,文文说存款都留给徐乐,她有曹展富供养,以后不会为钱发愁。

  曹展富和文文碰杯后各自呷了一口红酒,文文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她打开看到短信显示银行卡收到转账6万元,留言是:“从此两不相欠!”

  文文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

  “怎么了?”曹展富见她不对劲,关切的问到。

  “是我前男友,他,对我们表示祝福。”文文半真半假的回答了他。

  “真巧,刚才我点蜡烛时,我前女友也打电话祝福我们来着。”曹展富这是大实话。

  他前女友叫孟之凡,一个不简单的女人,曾经是很多人的前女友,曹展富是她交往时间最长的一个,一度谈婚论嫁。

  文文其实很怕孟之凡,那个女人自带一种霸气,是百里挑一的魅力型女强人。文文是在孟之凡与曹展富分手后才开始与曹展富接触的,但是每次见到孟之凡,都好像是情敌一般,而且毫无胜算的把握。

  “我一直不明白你和孟之凡为什么分手,她好像很看重你!”文文总算是在修成正果后大胆的问出了这个一直憋在她心里的问题。

  “她太强势了,我驾驭不了!”曹展富回答的很干脆。

  “这么说,我是能被你驾驭的类型?”文文虽然知道自己性格很温顺,但这种显而易见的比较还是让她心里不舒服。

  “让我怎么回答你呢,说是吧,你会不开心,说不是吧,你也不信,我们在一起,我成全你的浪漫,你成全我的自尊,这样不好吗?何必想太多呢!”曹展富不会在这种问题上哄她,毕竟她也不是小孩子了。

  文文心里突然嘲讽起自己,原来他们两个的婚姻到底还是各取所需,爱情即将成为她人生中最奢侈的梦。

  三个月前的一个周末,文文和徐乐约好一起去参加文文公司举办的品酒会,说白了就是酒品推销会,文文是公司的会计兼文员,这种小公司,即使不是销售员,也是带着销售任务的。

  没想到徐乐在赶去的途中被领导捉回去加班,文文不得已只身赴会。

  酒会是自助形式,公司的销售们还是很能干的,费尽心力邀请了很多大老板参加,曹展富是其中一个。

  他平常并不参加这种推销式的酒会,只因为恰巧他约着见面的一个老朋友要来凑热闹,他才跟着来玩玩,这样随意的安排竟然让他邂逅一场婚姻。

  没有多少意外,现场的单身人并不多,何况一个有心想卖,一个有意攀谈。文文给展富推荐了几款不算难喝的酒,因为她们公司的酒品鱼龙混杂,质量差并且套牌的多,而文文介绍的这几款着实算得上有良心的正品了。

  “我敢说你卖我的这几款,是回扣最少的,我应该感谢你!”曹展富的社交本领不赖,这样的套近乎足以让文文这种阶层的女孩对其大加赞赏了。

  “曹总真幽默,我们公司的产品都很好!”文文刚好瞥见她的老板从旁经过。

  “你们老板啊!”曹展富见文文的语气和眼神有异,待那人走远,小声问道。

  文文边笑边点头,两个人聊的很投缘,曹展富邀请文文一起吃顿晚饭。

  “乐哥,我今天超级有运气,有个老总心情很好,我推荐的几款酒,他都喜欢,买了将近两万块钱的,估计这次我能有上千的提成。”文文微信告诉徐乐。

  “文文你太棒了,晚上想吃什么,我待会回去给你做!”徐乐也快结束他手头的工作了。

  “那个老总说晚上请我一起吃个便饭,你说我去好还是不去好?”文文还没答应曹展富呢。

  “他交完买酒的钱了吗?”徐乐问道。

  “还没,交了定金,明天酒送到他那里,再交全款!啊,我明白了,我应该去,免得他后悔。”文文经徐乐提醒后自己得出了结论。

  “我家宝贝就是聪明,多吃点啊,别便宜了这些有钱人,另外,别被占便宜哦!”徐乐很放心文文,他们在一起8年了,早就熟悉对方的品性,但还是忍不住提醒她一下。

  “知道啦,哪有那么笨啊!拜拜,晚上见!”

  这几条微信一直留在徐乐的手机里,他始终认为文文的离开是这几条信息的错,这种错误无法弥补。

  那天晚上,文文和展富从酒聊到文化,聊他们共同生活的这座城市,聊人们的生活方式,彼此都发现了对方和自己有默契。

  他们从陌生人到朋友,再到恋人的转变仅仅用了这一个晚上。

  文文在半夜12点时回到出租屋,徐乐好几个小时联系不上她,已经急得要报警了。

  “徐乐,我们分手吧,我想要一个看得见的未来!”这是文文回去后见到徐乐说的第一句话。

  “什么未来?我们不是规划好了吗,等攒够首付买了房子就结婚。”徐乐以为文文又在外面受了什么刺激,开始提他们俩之间永恒不变的结婚话题。

  每次文文说起“未来”这个字眼,徐乐都很不耐烦。文文想要的他们两个的未来,与房子无关,她只希望在最美的年纪能穿上漂亮的婚纱,给这8年的爱情画一个阶段性的句号,在3年内成为一个美美的孕妇,她觉得继续住在这里也挺好,习惯了。

  徐乐则不行,他那被现实折磨的自尊,已经不允许自己在结婚时缺失最重要的资产了,因为在他的朋友圈里,大家都是这样的,好一些的由家里父母出资首付,差一些的在郊区好歹准备一套小小的期房,哪怕不住,至少得有。

  他既没有父母的支援,也没有能力在短时间内赚到那么多钱,于是,就熬着,拖着一个死心塌地跟着他的文文熬了8年,还准备再熬几年。

  “我碰到了能给我未来的人,我要和他结婚。”文文很坚定的看着徐乐,她不是征求意见,而是通知。

  “你别闹了,我现在公司刚换了个厉害的老总,效益翻倍,而且技术部越来越吃香了,我再努力努力,下半年就有希望成为负责人,到时候工资肯定会大涨,再熬个两三年,我们的房子就有希望了。”徐乐等于是再次阐述了那个有房就结婚的道理给文文听。

  “我实在不想等了,就这样分开吧!”

  “你怎么了,文文?那个老板耍了什么手段,你别傻了,这种有钱人怎么会看上你这么普通的女孩,他是玩你呢吧!”徐乐有些愤怒了。

  “没有任何手段,你想错了,他只是恰好也有一个结婚梦!”文文其实看着徐乐的状态,有些心疼,毕竟今天早上两个人还甜甜蜜蜜的一起吃着早餐,可是她知道,徐乐不会给她婚姻。

  “哼,文文,我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比我对你更好,我一日三餐的伺候你,哄着你,我们在一起8年,我从来没对其她女孩有任何的想法,离开我,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后悔!”文文听完徐乐说的一日三餐和8年,突然心里一阵委屈和愤恨,难道自己耗了8年的青春,就为了有人做个饭吗?徐乐啊徐乐,他的爱和他的人生格局一样,太有局限性了。

  文文拿出床底下的旅行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她今天就要搬出去。

  徐乐见状,简直疯了一样的开始阻止她,紧紧控制住她的手:“他是谁?你告诉我他是谁?”

  文文奋力摆脱无果,无奈的说:“好吧,他叫曹展富,是一家企业的老总!”

  徐乐听完,立刻放开了手,他整个人僵了一分钟,随后立刻跑到窗边向下看,果然是那辆熟悉的车。

  徐乐冲回到文文身边,狠狠的甩了她一记耳光:“他是我现在的老板!你要将我置于一个什么境地呀!”

  徐乐所在的公司也不大,几个月前,公司前老总经营不善,将公司整个卖给了曹展富,曹展富没有做任何人事变动,只是改变了些经营策略,在产品研发上下功夫,积极拓展北方市场,整个公司前景一片大好,新老员工都干劲十足,徐乐也终于盼到了事业的转折点。

  文文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不敢相信徐乐竟然会这样粗暴,更没想到这个曹展富就是徐乐的新老板。她委屈的哭了,人生到底要和她开多大的玩笑呀!

  此刻,她也无力改变什么,她继续收拾着东西。春夏秋冬的衣服加起来,竟然只装满了一个行李箱和一个手提整理袋,看着这样寒酸的行李,她觉得其他的东西更没必要带着了。

  “我不会告诉他你是我前男友,你的事业不会受影响。”文文走到门口回头告诉徐乐。

  “我们一起攒的钱,怎么分?”徐乐冷冷的看着文文。

  “都给你吧,你比我更需要,有8万在我卡里,我待会儿用网银转给你。”文文出去,关上了门,深深吸了一口气,伴着两行无奈的泪水。

  “你一定会后悔的,别到时候哭哭啼啼的回来找我,我可不会再收留你了!”隔着门,屋里传出徐乐声嘶力竭的喊话。

  三个月了,这句话还有那记耳光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文文的脑海里。唯一的安慰就是曹展富没有令她失望,他是真的把她当做终身伴侣。

  可是今天,当她拥有了梦想的婚姻时,却格外思念那份消失了的爱情。

  文文的回忆伴着蜡烛影影绰绰,脸上早没了笑容,曹展富意识到自己刚刚所说的互相成全的论调,让他的新婚妻子失望了。

  “文文,我想给你讲讲我和孟之凡之间的故事,你想听吗?”老曹温柔的询问。

  孟之凡,是让文文很羡慕又很害怕的人,尤其她是老曹的前女友,她一直想知道,只是曹展富不说,她就不敢多问,毕竟曹展富也没有多问她的前男友的事情,两人给对方留足了空间。

  “嗯,如果你愿意的话。”文文相当感兴趣。

  “她和我在一起三年,我一直是仰视的状态,我追求她,费了很大的周折,也放了很多心思,可以说,她是我唯一爱过的女人。”

  他说的是真心话, 20岁专科毕业后,在他成为富人的奋斗过程中,没有给自己留时间谈情说爱,他的人生中只有事业,从一个路边倒爷到自己开办企业,从三个人的小公司,扩展到如今手底下三百多人的集团公司,整整二十年,终于在40岁时成为了人们口中的有实力的老总。

  当他由于工作关系接触到女强人孟之凡时,整个身心都沦陷了。这样一位既有魅力又有魄力的女子,如何能不心动。

  孟之凡优雅,知性,骄傲却不讨人厌,爱玩又不放纵,曹展富为了追求她,努力让自己变得有品位,可以说,追求她的过程,是曹展富自我历练的旅程。

  孟之凡身边从不缺少追求者,曹展富在她面前太普通了,但是曹的执着最终打动了她,因为一个舍得为她真正改变的人,太难得。

  两个人在一起三年,曹展富的自我修为提升飞快,孟之凡就好像是他的老师,他的坐标,但孟之凡永远骄傲着,似乎曹展富永远都不能达到优秀,她也总能受到其他更优秀的人的青睐。曹展富一直很有压力。

  当曹展富为她精心设计了盛大的宴会,并虔诚的当场求婚时,孟之凡的犹豫击碎了曹展富的美梦。这个女子,终于成为了曹展富的唯一的过去,那一天,也刚好是邂逅文文的前一天。

  “我们都曾经有梦,也都曾经真心的付出,但是现在,是我们两个人最终走在一起,有了婚姻,有了承诺。文文,我们会幸福,因为用心的人一定会有真情,你我都不想忘记过去,但也都更喜欢踏实的未来。”曹展富举起酒杯,看着文文。

  文文笑了,是啊,如果时光倒流回去,她不曾认识曹展富,也不见得就能继续忍受徐乐的买房梦,总会有第二个曹展富出现。

  两个酒杯轻轻相碰,他们真正的生活开始了。许多年以后,也许孟之凡还是曹展富心里那个完美女神,徐乐还是文文心里的那个美好的初恋,但是,举杯相庆的还是曹展富和文文,也许还有一两个可爱的孩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鱼千荣短篇小说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