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八章 警告奕詝
七彩桥2020-02-14 19:235,174

  警告奕詝

  此时正在三清天上的元始天尊猛然睁开了眼睛,一副吃惊的模样。

  “不可思议呀,不可思议!十八层。凡人修道,僧侣成佛,精灵化形……世间万物无不以九为极。这十八层光晕,该是有多么逆天!原以为这世间再不会有任何事会让我道心出现丝毫的波动,谁知这小娃娃,却让我大吃一惊。如今我也该重新审视这方宇宙了。”

  红衣喇嘛看着小戈,从巨大的震惊中慢慢缓过神来。他转头看着旁边地上跪着或者瘫坐的众人,目光变得赤红,表情也变得狰狞起来。大声吼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啊!还不快给我起来。我们五位道尊合起来不相信杀不了他一个小孩儿。”

  千叶真人、归藏道人、落尘师太被红衣喇嘛突然的这一嗓子喊的浑身一颤,才恍惚间回过神来。

  “国师多虑了,我们只是灵力消耗极大,趁机坐下来恢复而已。”归藏道人面色尴尬的说道。

  “灵玉道兄,你伤势恢复的如何了?”千叶真人向着后方的疯癫道人喊道。“我这里有一枚‘灵孕单’可赠予道兄。”

  疯癫道人脸色灰白,目光凶狠的朝着这边走来。“待会儿其他人不管,哪个女的一定留给我,我要抽取她的神魂,用道火祭炼成‘补神丸’。”

  落成师太一听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呵呵呵,道兄放心,本尊一定会满足你的愿望。

  十八层的七色光晕慢慢的敛入小戈的体内。小戈调息了片刻,稳固了一下灵力。正听到疯颠道人的狂言,不由得暴怒而起。

  “伤我父母,你们竟然还敢口出狂言,看我今天如何除魔卫道。”

  小戈说完,纵身而起,穿过防护罩,立于虚空之中

  “戈儿,你快回来等为娘恢复片刻。我随你一起杀出。”达拉慌忙喊道。

  黎天资与张无子也深吸一口气正要纵身而出。

  “娘,各位叔伯,你们不用出来,只管养伤。看我如何收拾他们。”

  “呵呵呵,小娃娃,你的确是万古以来难得的妖孽。可惜了,可惜,你今天必须得死。”疯癫道人说完,便一掌推出,丝毫也没有压制自己的力量,他想要一击必杀。

  刹那间气息狂涌,空中立刻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掌印,向着小戈拍去。

  达拉、李斩、张无子、黎天资等人看到皆是面色苍白,此刻想要出去已经是太晚了。

  只见小戈抬起手臂,猛然挥了出去。同时空气中也浮现出一条巨大的手臂,连消带打,一巴掌将疯癫道人拍进了地下。

  周围所有的人都被小戈这一下震得目瞪口呆。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众人,皆大张着嘴巴。

  红衣喇叭看着身旁的坑洞,隐约还能看到疯癫道人的身影。内心震撼无比,脸色煞是难看。呆愣的片刻,猛然吼道:“一起上。”

  红衣喇嘛口中念念有词,背后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金色佛陀,猛然睁开双眼,一拳就向小戈打去。

  洛尘师太催动混沌珠,打出无数道风刃,向着小戈席卷而去。

  归藏道人也是调动灵气,催动琉璃盏,放出无尽玄火烧向小戈。

  千叶真人甩出浮尘,顿时幻化出千万道白光如利剑般刺向小戈。

  达拉惊恐的张眼看着这一切,早已是泪流满面。

  李斩惊恐的大叫了一声‘戈儿’。

  黎天资和张无子大张着嘴巴,手臂伸得老长,几乎目呲尽裂。

  小戈此时却是从容淡定,双臂从两侧反向滑过聚于胸前。两只小手之间便瞬间凝聚出一个七彩的能量球。只见他低喝一声:“排山掌”。

  双手将能量球横推而出,能量球快速旋转带起四周灵气如钱塘潮水拍岸,形成了一道长达百米高数丈的气墙怒吼着冲出。

  金拳、风刃、利剑、玄火,通通被这堵气墙拍的粉碎,几人更是被气墙拍出数十米远,险些坠落虚空。嘴角更是溢出鲜血来。

  达拉他们被惊得目瞪口呆,眼中异彩连连。

  小戈不等红衣喇嘛等站稳脚跟,急速冲了过去。小口一张竟然喷出熊熊烈火。这火正是小戈所持有的混沌火。大火瞬间就将众人包裹,火中似乎有几声短暂的惨叫发出,几息之后大火便熄灭了。虽只有短短的几息时间。几人却早已重伤坠落凡尘。

  “不,怎么会这样?我不甘。”红衣喇嘛望着虚空中的小戈,惊恐的怒吼道。

  “我和我爹,我娘从来没有主动招惹过你们,反倒是你们处处追杀,你有何不甘?”小戈小脸通红,愤怒的反问道。“今日你必须死,我不会再给你伤害我爹娘的机会了。希望你下一世做个好人。”

  小戈又是小嘴一张,吐出一团混沌火,将红衣喇嘛紧紧包裹。几息之后,红衣喇嘛早已灰飞烟灭。仅剩一缕残魂,浑浑噩噩不知所以。再想要夺舍他人身体已是不可能了。

  剩余的几人再也顾不得自己的面子,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饶命啊,还请前辈大发慈悲饶命啊!我等以后,定当隐居山林绝不再出世了!我等愿对天盟誓,如若违背天打五雷轰。”

  说完之后,又是一阵的磕头。

  黎天资等人虽然也知道修炼一途,强者为尊。可眼见着几个八九十岁的老家伙,将一个十余岁的小孩子称为前辈,着实是有些怪异。

  达拉坐在哪里,也只是静静的看着儿子,并没有出言。

  “你们几人为了一己私利,残害无辜为虎作娼。更是险些害死我爹娘和我的性命。你们觉得我会放过你们吗?”小戈的愤怒并没有丝毫衰减,反倒是小脸更加通红。

  “饶命啊!如果你肯饶过我性命的话。我愿意将我手中的至宝‘混沌珠’献给你。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话,我立刻把他摔碎。”落尘师太说着,就将手里的混沌珠高高的举在了头顶。

  “我也是这样,你如果不愿意放过我等性命话,我手里的‘琉璃盏’你也休想得到。”归藏道人怒吼一声,也双手将琉璃盏举在了头顶。

  这个时候小戈才细细地将他们手中的宝贝打量了一番。双眼顿时一亮,那果真都是天地之宝。比他爹娘手里的玄铁刀和玄铁剑强了不止一分。那混沌珠里拥有着一丝天地初开时的混沌之气,若是能将这混沌之气融入丹田的话,那丹田内的灵气竟将发生质变拥有无法想象的力量,境界也会随之增长不少。而那琉璃盏中,竟然封藏着天地初开之时,天地分离所蹦出的一粒火星。内含着一丝宇宙的原精之火,他的真正力量并不是现在道尊之力所能激发的。

  小戈如今所掌握的混沌之火并不是真正的混沌之火,而只是原气之火,如果能和这琉璃盏中的原精之火融合的话,威力绝不只提高一倍那么简单!一想到这里,小戈的眼睛里简直都放出光来。两只小手向着虚空中一抓,落尘师太和归藏道人手中的宝贝都“嗖”的一声,飞到了他的手里。

  落尘师太和归藏道人只觉手中一松就不见了宝贝,望着空空如也的手,先是一呆,而后全身便剧烈地抖动起来。不知是被气的还是吓的。

  小戈看着手中的宝贝很是满意。抬眼又看了看爹娘,心中的愤怒又像洪水般汹涌而出。

  “你们将我爹娘伤成这样,按照我的本心,万万不可活命。”

  三人一听,眼里满是绝望和恐惧之色。

  小戈愤怒地盯着他们看了片刻。

  “我爹娘也不是噬杀之人,你们三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今日我就破了你们的气海,让你们以后再也做不了坏事。”

  小戈说完瞬息间抬起手,从指尖射出两道气剑,打穿了洛尘师太和归藏道人的气海。两人又痛又气,一时间晕死过去。只剩千真真人在那边瑟瑟发抖。

  “老匹夫,我今天先不废你气海。因为我需要你向那皇帝老儿传一句话。你告诉他,如果他再敢找我爹娘的麻烦,我就去把他的狗头剁下来。”

  千叶真人一听,面色忽然一喜。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我一定把小前辈的话捎到,如果那大清皇帝不听的话,我甚至可以削掉他的脑袋。之后我便隐居山林,再不踏入凡尘。或者如果小前辈看得起的话,我愿意跟随于你,鞍前马后以赎罪过。”

  “

  小戈听了千叶真人的话,目光闪烁。转头看向爹爹那边,此刻王开宇脸色红润了些许,可依然是昏迷不醒。小戈心里不觉又是一阵难过,转头对着千叶真人说道:“你且去传话,之后再到云龙镇南面的飞龙商铺来,如果我们没有在那里,也会留话的。”

  千叶真人一听更是心喜连忙应道:“好,好,我这就去京城传话。”

  话一说完,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便腾空而去,速度迅捷无比。

  小戈也从虚空中落了下来,撤去了防护罩。

  “娘,爹怎么样了?”

  “你爹暂时还没有醒,但这命总算是保住了。你也不要过于担心,你爹很快就会好的。”达拉看着儿子,满脸的喜悦和惊诧之情还没有消散。

  小戈看着爹爹以及各位叔伯身上的伤口。脑海里便浮现出了一个医伤的符咒,小手便在空中快速的舞动起来。很快一张泛着七色光芒的符咒便浮现在空中,被小戈打入了爹爹的体内。他又再一次连续画了几张,也分别打入了娘亲、李斩、黎天资和张无子的体内。

  七色的光华微微闪动,他们身上的伤口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蠕动愈合了。

  众人目视着自己身上消失的伤口,又再一次地张大了嘴巴。

  “咩……”,众人随着声音看去,只见刀刀一瘸一拐,满身伤口地从不远处走来。小戈一见便快速地冲了过去。

  他轻轻地抚摸着刀刀的头,那头上断了一只犄角,前腿也被拧断了一条。小戈眼睛里满是心疼难过和怜惜。刀刀用头轻轻的在小戈身上摩擦着。小戈快速从手镯里拿出了几粒丹药,塞进了刀刀的嘴里。又将一道疗伤的符咒打入了它的体内。

  刀刀身上泛出淡淡的七色光彩来,让人感觉很是玄妙。伤口也快速的蠕动愈合着。骨折的前腿也恢复如初,断掉的犄角竟也长了上来。

  众人都很惊讶,特别是黎天资和张无子嘴巴张的大大的,小戈带给他们的震撼真是太多太大了。

  李斩猛然间从愣神中惊醒了过来,极速的向着他原先和天魔僵尸搏斗的地方跑去。可寻找了一圈,却没有见到天魔僵尸踪影。

  就在刚才小戈灭杀红衣喇嘛的时候,天魔僵尸已经感觉到了来自神魂深处的恐惧,也不在于刀刀纠缠,没命似的向远处遁去。

  李斩寻找了一圈毫无收获,只得又回到了众人身边。此刻王开宇已经清醒了过来,双手紧紧的握住阿达拉的手,眼神惊诧骄傲地看着小戈。听达拉讲述着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王开宇既高兴又震撼,他原以为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了,可眼前众人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完好无损,他感觉到极其的不真实。将达拉的手抓得愈发的紧,牙齿也用力咬住自己的嘴唇,以确定这并不是梦境。

  “爹, 娘,我们还是到庄子那边去休息吧。春妮和猴子叔他们还在那边等着呢。”

  “好,我们过去。猴子的婚礼还没结束呢,我们回去接着给他办完。”王开宇呵呵笑道。

  众人一听也都跟着哈哈笑了起来。

  春妮、猴子、杨秀红以及美美三人一羊,站在那土坡之上遥望着远处的战斗,眼神中的惶恐和不安愈发变得浓重。声势浩大,尘土飞扬,虽然眼前什么都看不到,但他们却都极力的眺望着。猴子和春泥几次都要前去,可一想起小戈的话,又不自觉的停了下来。他们明白自己前去只会成为众人的累赘。猛然出现的七彩光柱令他们惊诧无比,可春妮和美美却眼中异彩连连,高兴的叫了起来。她们知道那肯定是小戈引起的。

  果然过了不久,几道人影从远处缓缓而来。那正是将军和夫人他们。几人兴奋地向着远处迎了上去。

  “将军、夫人。”猴子看到将军和夫人竟激动地哭了起来。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猴子啊,怎么那么没出息呢?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走,我们继续把婚礼完成。

  猴子一听,瘪着嘴努力地将自己的小眼睛睁得大大的,不让眼泪流出来。点了点头,跟在王凯宇的身后,向庄子里走去。

  “站住。”一声暴喝突然从众人的侧后方传来。“你们想往哪儿去?”

  众人闻声,侧身往后看去。只见从那玉米地里窜出来了一群身着劲装,头戴束巾的黑衣人来。个个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好人。

  “把他们给我围起来,别让跑了。”一名男子双手臂抱在胸前,侧着头说道。只见他身形显得极其粗壮,皮肤黑红,肌肉暴突犹似虬龙,脸上的胡须也很浓密,跟钢针似的。此人正是孩儿山的土匪头子断江流。

  “请问你们哪位像我发的战书啊?”断江流轻蔑地问道。“还要断我一只手臂,今天我就要看一看到底是谁断谁的手臂。”

  说完话,就只见他右手向背后一操,“锵啷”一声,拿出了一把九环大刀。王八之气不可一世。

  “说话呀!怎么不说话了?”断江流看着王开宇身边的达拉,眼珠乱转,闪烁不已。目光在达拉身上不断地游走着,脸上充满了邪淫之色。“我也不多废话,把宝贝交出来,女人留下,男的砍掉双臂。要不然全都得死。”

  王开宇等人原先一眼中的不屑,突然间变成了愤怒。小戈更是怒不可竭,他竟然敢这样侮辱他的娘亲。

  小戈抬起手臂,中指和食指并拢。随手一挥,一柄指剑,便向段江流飞去。同时他身旁的刀刀也化作了一道白光,向断江流冲去。

  “噗”的一声,断江流侧转头一看,自己握刀的手臂竟然掉在了地上。一股刺痛瞬间传来,他还未来得及出声,整个人便倒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二十多米后,重重的摔到了地上。此时断江流早已气绝身亡。

  所有的土匪都吓呆了。片刻之后,一声惨叫传来。他们都慌不择路的奔逃起来。哪里还有一丝给老大报仇血恨的想法。

  这时天空之中猛然传来一句话,如滚滚雷音“而等如敢再聚众作恶,定斩不饶。”

  土匪皆是心神震荡,鬼哭狼嚎般各自奔逃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羊王小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羊王小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