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百态
濯清2018-08-10 08:002,282

  “泠绾约我来只是为了说这个?”

  叶泠绾微微垂眸,小声道:“确实还有一事……听着母亲的意思,似乎是想让我与那燕云县主争上一争。”

  秦知秋一怔,眼中复杂:“争……太子妃位?”

  叶泠绾微微颔首,叹了口气:“起初祖母并不想我进宫,说是宫中水深,便让母亲将这盛京城中的公子都相看了一遍,甚至还将目光放在了外头……只是最近,母亲却再也不提相看的事了。”

  秦知秋眸中闪烁。

  她很清楚自己的舅舅。叶太傅向来都不是个野心小的人,他也想让叶家能够在他手上更加辉煌。只是如今定安侯府的势力已经大到连皇室都要避其锋芒,他不敢做没有一定底气的打算。

  盛治帝想借护国将军府的权势去反抗定安侯府,但这并不代表他也愿意相信和秦家有姻亲关系的叶家。

  尽管宫里的那位太后有想让叶家女坐上太子正妻位置的打算,尽管如今盛京城内能成为太子妃候选的贵女并没有几位,但这些显然还不足以让叶太傅觉得自己已经有了一定的底气去和定安侯府争夺这么一个太子妃的位置。

  一定是有什么事改变了叶太傅的想法。

  秦知秋又看向了叶泠绾:“泠绾觉得太子为人如何?”

  叶泠绾眼中复杂,却是缓缓松了眉:“还是这次吏部尚书府的寿宴,燕云县主有心寻我麻烦,中途却被陪着景王一起参宴的太子给拦了下来。太子平时虽然言语不多,但待人却很用心周到。”

  秦知秋抿唇。便是因着楚尧这样对待叶泠绾的态度,才让叶太傅有了足够的底气去喝定安侯府争夺太子妃位吧?

  早在当初秦杨收兵回京,而她跟着叶泠绾被太后召入宫时,便能看出楚尧对待叶泠绾与林婉嫣两人时的区别。

  如今想来,或许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对林婉嫣的厌恶,才让楚尧对待两人的态度有所不同罢?或许在楚尧心里,叶泠绾已经是个不一样的存在了。

  秦知秋捏紧了茶盏,可若是不出意外,那次御花园相见应该也不过只是叶泠绾与太子楚尧的第二次见面吧?第一次见面……是萧胤特地安排的那一次?

  “所以泠绾……”

  叶泠绾浅笑:“若不是宫里的环境复杂,太子殿下的确是一位良人。”

  秦知秋又是一怔。

  叶泠绾拍了拍她的手:“知秋放心便是,若是我心里不愿,祖母和父亲大哥定然不会逼着我。便是当年的姑母,不也放弃了太子侧妃之位,转而嫁给了姑父?”

  她换了一副笑脸,眼中带了揶揄的光:“再说了,我说这事儿可不是来找知秋诉苦的。知秋前几日没有一同去参加寿宴,倒是让母亲有些发愁,你可只比我小两个月,如今却连盛京的公子都没见过几位,偏生又不愿参加那些个花宴集会,祖母和母亲可都忧心得很呢。”

  秦知秋面色淡淡:“最近外头的人都盯着将军府,我可不想由着他们围着看热闹。”

  “不想由着他们看热闹?知秋这么想着,只怕你那堂姐一家却不这么想呢。”叶泠绾缓缓收了笑:“你那堂姐最近在一些集会中倒是出了好些风头,总是和燕云县主待在一处……知秋该注意些。”

  秦知秋皱眉,她并不甚关注大伯家的这一对嫡出子女。

  在一个屋檐下同住了好几年,虽说以往秦玉惜曾刻意带着秦金武多次寻她麻烦,但都被她拿着一柄青龙戟给打出去了。

  是的,打出去。秦知秋从不顾忌秦松和方莲的目光和态度,只要秦玉惜或是秦成武敢在她面前耍嘴皮子犯浑,她向来都是直接动手。

  方莲也怵她的那柄长戟,同时也知道是自家孩子先惹事在先,只能忍着怨气去训斥秦玉惜和秦金武,而后再去偷偷寻了秦杨告状。

  这种情况出现了好几次之后,秦玉惜姐弟俩也知道秦知秋是块铁板了,不但不敢再去寻秦知秋的麻烦,甚至看见她都是缩着脖子走。

  打小起,秦知秋一直都是将军府里的霸王。也是因此,秦知秋从不曾多注意过这一家子。

  可如今,秦玉惜竟和林婉嫣好起来了?

  “此事我记下了,泠绾放心便是。”

  叶泠绾缓了表情,下一刻却又皱紧了眉头:“说起来,你最近可是在盛京城中闹出了几番名头,家中祖母和母亲也是看不懂姑父带你去军营是意欲何为……知秋,姑父该不会真的想要将你……”

  秦知秋面色不变,并没有在此事上多说的打算:“我好歹是这秦家二房唯一的子嗣,是护国大将军的独女,身上自然也背一份责任。至于爹爹此举背后究竟是有何用意,爹爹不说,我便不多问,只按着照做便是了。”

  叶泠绾心知秦家两房的关系复杂,也没在这件事上多纠结。她缓缓松了一口气,又重新同秦知秋说了几件趣事,便和她道了别,各自回了府。

  往后的几天,盛京里关于户部尚书府的饭后谈资又增多了一些。

  据说一向孝顺的吏部尚书因着尚书府老夫人的寿宴被搅弄得一团糟,咬着牙向盛治帝求个说法。护国大将军秦杨得了机会,直接在朝堂上明着怼了定安侯,揪着定安侯世子和北凉公主的事不放。

  底下两派党羽各执了一种说法争吵,再加上有盛治帝在一旁时不时地刻意带偏,一片混乱中,定安侯世子和北凉公主的亲事就这么定下了。

  在此之后,秦知秋倒是过上了自己的悠闲日子。每隔几日,秦杨都会偷着带她出京前往军营,同秦家军一同练招。

  秦杨此举并未避着盛京众人,也由着坊间对此的传言愈演愈烈。叶家虽是不懂秦杨此举的用意,但终究是带了几分担忧,如今秦知秋才刚刚受封为县主,秦杨便带着她行事如此高调,这不是明着往定安侯面前送靶子吗?

  偏偏定安候就是比叶家多想了一分,以为头脑简单的秦杨这是明着带秦知秋在众人面前耀武扬威,想要扫林婉嫣这个燕云县主的面子了,反倒是不曾多关注这本就鲜少出现在人前的秦知秋,一股脑儿的去正对秦杨去了。

  至于秦知秋,她并不关心京中百姓对她的看法,依旧是板着一张脸跟随秦杨往来于军营。

  她只知道,自己提着长戟同一众秦家军一来二去,竟是在军中混出了几分名头。

继续阅读:第23章 忌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