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呼延碧的归宿
濯清2018-10-22 17:272,160

  因着前几日吏部尚书府的老夫人大寿,史部尚书府中的大夫人特地摆开了一场寿宴,邀了不少盛京世家贵胄参加,便是上次叶大夫人托人递了花笺提到的集会。

  盛京城里最不缺的就是宴会集会,只是比之以往有些不同的是,这次的寿宴的帖子还递到了北凉的两位质子手里。

  呼延烈和呼延碧虽是北凉来的质子,但好歹也是出自皇室,如今北凉求和,这二人便也背负了几分两国交好的意味在身上。秉承着来者皆是客的礼教,那吏部尚书府寿宴的帖子自然也递到了他们手上。

  再说吏部尚书家的这场寿宴,虽然尚书夫人请了两位质子前来参宴,但寿宴上的其他宾客却是心中各有思量。

  北凉和大宣打了这么多年,两国一直是对方心头的一根刺。如今北凉虽然一朝战败,但往日多年的恩怨依旧还在,是以,盛京众人虽对这两位北凉质子心生厌不屑,但仍是在寿宴上将两人奉为座上宾,并不敢明着欺辱两人。

  不敢明着欺辱是一回事,众人心中怎么想的则是另一回事了。

  寿宴刚开始,一众宾客便刻意将两人忽视了个彻底,想要杀杀那口称愿意以身侍奉护国大将军的北凉公主的威风。

  呼延烈倒是不曾觉得有异,他向来便看不惯大宣人的圆滑狡诈,也不欲同大宣人多交流,此次受邀参加寿宴也只是冷着脸缩在角落里。

  而以往在北凉宫廷中众星拱月的呼延碧却是无法忍受众人刻意的忽视,眼见着众人眼中时而流露的陌生和鄙夷,呼延碧心生不满,使了脾气刻意避过众人,远离了寿宴宴席,径直在礼部尚书府的后花园里走走停停。

  她心里怀着气,只想着快点逃离宴席,却不想在这座极其陌生的花园里迷了路,又不知怎的不小心掉进了湖里。

  等众人赶过去的时候,满身湿透了的呼延碧已经被人救上来了。

  而救她的人,正是偶然来到花园湖边的定安侯世子。

  众人看着两人湿着衣服紧靠在一起,顿时心里一凉,又听到那定安侯世子一脸觊觎地对呼延碧道了一句:“你放心,本世子会娶你。”

  谁不知定安侯世子是个好色的?听闻府中已经养了好些美貌的妾室,此时见到绝色的呼延碧自然也就起了几分别样的心思。

  可妾室终究是妾室,这定安侯世子对呼延碧许下的可是“娶”!

  听说定安侯夫人当场就气得给了呼延碧一巴掌,另一旁气红了脖子的呼延烈只觉得自己的妹妹是被眼前的登徒子给败坏了名声,也冲上去踹了定安侯世子一脚。

  一场闹剧一般的寿宴只得匆匆结束。

  这日,叶泠绾约了秦知秋出了府,两人在中秋时去的小茶馆碰了面。

  “咦,多日不见,我们昭宁县主怎的看起来憔悴了许多?”叶泠绾捂着嘴浅笑。

  秦知秋睨她一眼:“连你也笑话我。”

  两人缩在茶馆二楼的角落里,周围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两位小姑娘。

  叶泠绾微咳,收整好了表情,给秦知秋倒了杯清茶:“好了好了,不闹知秋了就是。那日知秋没去参加吏部尚书府的寿宴,倒是错过了一场好戏。”

  秦知秋闷头喝茶:“我竟是不知道,何时泠绾也变得这么八卦了。”

  叶泠绾抿着嘴笑,轻声道:“哪里是八卦?只是父亲和大哥在家里说得多了,我便听了两耳朵。”

  听见叶太傅和叶凌瑾提过此事,秦知秋忙抬头看向她。

  叶泠绾继续道:“那定安侯府可就只有这么一个嫡子,往后定是要承了侯府的爵位的。我听二哥说,这定安侯原本的打算便是要为这世子娶一家贵女,好为定安侯府寻一个好助力,可如今定安侯世子看上的这位北凉公主,她初来盛京,手上什么势力都没有,若真得了正妻的身份,林家上上下下可是对她不满意得很。”

  秦知秋又喝了一口茶:“可是呼延碧毕竟是北凉公主,身份尊贵,如今定安侯世子和她有了那般的亲近,又当着众人的面许了要娶她的话,自然要对她负责。便是定安侯为了颜面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忍下这口气。”

  定安侯夫妇二人为自家儿子的打算就这么打了水漂,也难怪定安侯夫人当时气得当场扇了呼延碧一巴掌。

  “也是因此,知道定安侯府这几日都要不太平了,父亲这几天在府里都带了几分笑意。”叶泠绾抿着嘴笑。

  虽说在朝堂上只有秦杨一人敢明着针对林家,但叶家怎么说也算是同盛治帝站在同一阵营的,尽管目前叶家的决心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可平日里也都是奔着对付定安候一党的党羽去的。同时也因了几分互为京中权贵世家的缘故,叶家和林家素来不对付,看着林家不好了,叶家自然就高兴了。

  “可我看着这京中百姓的乐呵样子,似乎这事儿还没结束?”

  叶泠绾点头笑道:“定安侯世子被定安侯夫人关在府里思过,定安侯也在想着怎么将这事压下来,另一头呼延烈却入宫见了皇上,说呼延碧不愿嫁。”

  秦知秋眉角一抽,她似乎是记得,呼延碧当初是说想侍奉秦杨来着,如今不愿嫁,莫不是还惦念着秦杨?

  “呼延烈的那番言论不知怎的被爆了出来,这几日京里都在笑话林家。定安侯夫人可只有这么一个嫡儿子,最是听不得别人说定安侯世子的不好,如今听到呼延碧说不愿嫁,也上了气头,更将那呼延碧多恨了几分。”

  秦知秋皱眉:“所以定安侯府还是中了套?”

  叶泠绾收了笑,眼中多了分复杂:“是,父亲也觉得这是别人故意给林家下套,但是却没查出些什么奇怪的,似乎定安侯世子与北凉公主的相遇真的只是巧合。”

  秦知秋转头看着窗外,眼中晦暗不明。

  真的只是巧合?秦知秋觉得未必,她更觉得这像是一场蓄意的谋划。这种在暗地里耍阴招却又能从中全身而退的手段,倒是和某人的手笔有些相像。

继续阅读:第22章 百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