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春酒阁之变
濯清2018-09-14 16:442,234

  秦知秋正在这边思绪飞远着,眼角余光却忽地瞥见一行人直直想往春酒阁里冲。

  为首的二人均着了锦衣华服,身后带了数名提了长戈的铁甲护卫。

  这盛京城中能有私卫的世家贵胄也就那么几家,瞧着那一行人对着酒楼小二气势汹汹的模样,定然不会是萧胤执掌的靖安侯府的亲卫。那铁甲护卫身上装束的规格,也并非是出自宫城。

  如此一排除,便只剩下一个定安侯府并一个骠骑将军府了。可不论是这两家府上的哪一家,如今这般气势汹汹地冲过来,只怕不是只为寻些麻烦。

  对街的一群人起了冲突,倒是引得周遭一圈人的围观,老管事也从铺子里往外头瞄:“咦,瞧着那站在一众铁甲护卫之前的公子哥儿,似乎是定安侯府的世子爷哩!”

  定安侯府的这一位世子爷可是在盛京城里因为风流出了名,再加之前几日他还穿了一身朱红喜袍,一脸得意地迎了北凉公主从朱雀长街上打马行过,这会儿更算得上是家喻户晓了。

  秦知秋冷眼瞧过去,心里却在暗暗想着,以萧胤从世家内院中得到消息的速度,只怕过不久就要到这边来了。

  只是这春酒阁好歹也算是他布下的一道暗线,不知他可会冒着暗线暴露的风险,去领着靖安侯府的亲兵过来救场?

  那春酒阁中的布衣小厮哪里敌得过定安侯府身披铁甲的护卫?两方不过略微僵持了一阵子,那定安侯世子便耀武扬威地指了铁甲护卫推开了拦路的小厮,大摇大摆地进了春酒阁内。

  而站在他身侧,腰间盘了长鞭、面上覆了一层轻纱的女子也跟着踏了进去。

  下一刻,那春酒阁中的诸多食客便都被一一赶了出来。

  店中多数人因着惧怕定安侯府背后的权势,被赶出了酒楼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只除了盛治帝一党的几个权臣家中的后辈还在梗着脖子不肯服软,仍旧是强撑着留在店里。

  定安侯府的一行人这次也并非只是为了平白地闹幺蛾子,他们心中自有自的打算,也就由着这些强撑着的世家后辈继续留在酒楼之中。

  春酒阁之外,眼见那酒楼门前好一阵喧闹,站在秦知秋身旁的老管事顿时瞧出了不对劲,心中不安之下,只得回头望向秦知秋:

  “小姐,这处再过不久估计就要出乱子了,咱们还是先走远些,免得被殃及罢?”

  秦知秋面上淡然:“再等等。”

  老管事一噎,只得由着她来。

  就在定安侯世子带人冲进去不久之后,早先便得了定安侯府有异的消息的萧胤也带人赶到了。

  紫衣公子的面上依旧裹了与往日并无不同的苍白笑意,身边只带了一个看似眼熟的灰衣小厮。

  秦知秋顿时眼角一跳。

  萧胤为了不爆出自己埋下的暗线,竟是不曾带上靖安侯府的私卫,就这么独身入了春酒阁!

  她抿了抿唇,也顾不得一旁面色越来越凝重的老管事,直直冷了脸出了铺子,抬步走向对街的春酒阁。

  “哎小姐!小姐你去哪里啊!”老管事面上错愕,心中一慌,忙叫出了声,当即便想一并跟着出去。可还不等他多动作,一旁的流觞却拦住了他,而后径直抬步追着秦知秋上前去了。

  沉霜也上前一步,笑吟吟地拦住了老管事,只道了一句“姑娘自有安排,管事放心便是。”

  她嘴上是在安慰老管事,可在转头望向春酒阁时,眸中依旧带了几分惊疑和担忧。

  春酒阁之内,定安侯世子命人将春酒阁的掌柜拉到了近前来,也不顾一众小厮的阻拦,一脚便将掌柜踹倒在地,而后便踱步到柜台边,状似随意地翻着酒楼的账簿:“掌柜的,本世子过来瞧瞧这酒楼,你怎的还不乐意了?”

  掌柜忙趴在地上赔着笑:“林世子说笑了,您到了我们这酒楼里来,我们这小店可是跟着蓬荜生辉了哩!哪敢有什么不乐意!”

  定安侯世子挑了挑眉:“既然你都说了是蓬荜生辉了,那怎么说也要将我们这一伙人照顾舒服了,是也不是?”

  看着伏在地上的掌柜忙不迭地点了头,定安侯世子面上笑意更甚:“可若是想把我们这伙人照顾舒服了,总归也要请个厉害些的人物来伺候……怎么,你家的主人呢?怎的不见他出来伺候本世子?”

  他说话轻佻,话中不屑的意味实在是过于明显,旁边立时便有留下的世家公子看不过眼了:“林啸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当真是无礼至极!哪里有出身世家的半分气度?”

  林啸平循声望过去,待看清了那人之后大笑出声:“什么气度啊气度的,人各有别,本世子何须对一个下人好言好语?怎么,还是说你堂堂丞相府李家的公子哥,平日里就是和声和气地同下人说话的?李公子?”

  “你……”那李公子气红了脖子,却寻不了话去反驳林啸平。只得在心中暗斥林啸平贵为定安侯世子,平日里在国子监里学习,别的能耐没长,倒是练出了这么一个说下三滥话的嘴!那些学来的知识,都给用到犯浑上去了!

  林啸平眼珠子一转,像是找到了突破口,直直盯着李家公子不放:“诶,我说李公子,你应是经常来这春酒阁里罢?你来了这么多趟,可曾见过这春酒阁里的主家?

  本世子今儿个瞧着这春酒阁里繁华得很,想要好好向这位主家请教一下经营之道啊!”

  那始终伏在地上的掌柜忽地抬起头,表情错愕:“林世子手眼通天,定是知道我们这酒楼里的主子是盛京南边的一位商贾罢?

  林世子若是想要找我家的主子,径直去南边打听表示,何苦砸了酒楼里的桌椅呀!那可都是要从小人的月银里扣的呀!”

  说着说着,那掌柜竟是掩面嚎啕大哭起来:“小人的月银啊!”

  面上不忿的众人顿时被这突变闹得一惊。

  林啸平也被他突如其来的痛哭给惊到了,他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脑中思路有一瞬间的中断,下一刻又直直盯向李家公子:“李家公子呢,你在这春酒阁里可曾见到那出自盛京南边的小商贩?”

  饶是众人反应再慢,此时也知道这林啸平是故意抓着李家不放了。

继续阅读:第35章 流觞出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