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流觞出手
濯清2018-11-22 21:092,185

  那李家公子面上凝了凝,冷声道:“我又不似林世子,突发奇想地对一个小商贾起了兴趣,自然不会多关注这些!”

  也不说是否见到过那小商贾,一番话下来,倒是让众人觉着这才是出身世家的公子哥儿对小商贾的正常反应,并不觉得李家公子这番说辞有什么错处。

  林啸平皱了皱眉,暗骂了一句狐狸,若是这李家公子真的说了见过或是没见过,他都能顺着李家公子的话继续往下套,可如今这李家公子直接断了话题,倒是让他哽住了。

  心中不快,林啸平干脆也不强压着平日里的戾气了。他径直变了脸色,恶狠狠地盯着李家公子,还未曾开口,便听到春酒阁之外传来了一声轻咳。

  彼时店中除了掌柜断断续续的抽噎声之外,四下一片寂静,这一声轻咳顿时便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林啸平转头望了来人一眼,皱眉不屑:“萧胤?你来这做什么?”

  萧胤面上苍白一片,眸中笑意深深:“本也只是路过,突然犯了咳嗽症,这才想着要来酒楼里喝口茶水。又正巧看见了这外头的热闹劲,而后……便看见林世子对萧某的表弟使眼色呢。”

  那李家公子面上顿时一喜,也不去管一旁的林啸平,忙抬步行到萧胤身边,面上跟着换成了担忧的神色:“表哥又犯了病?可还难受?”

  林啸平面上惊愕,待回了神,这才不屑嗤出声:“既然萧世子身子骨不好,怎的还要出来晃荡?只待在你那侯府内院里等死不好么?”

  这两家军侯的世子,俱都是在盛京城里出了名的。只不过一个是因着风流犯浑出名,另一个却是以病弱无能出了名。

  这番林啸平便是刻意挑了萧胤的痛脚,恶意出声了。

  李家公子忙瞪大了眼睛,还未来得及出声,便被仍旧是一脸笑意的萧胤拦住:“林世子这话可就不好听了。萧某也奇怪,林世子刚刚大婚,也不急着多陪陪北凉公主,怎的将她带来了这种地方?”

  他面上笑意更浓,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始终不发一言的蒙面女子。

  那女子长睫一掀,只瞥了萧胤一眼,也不接话,而后便又低垂了眉眼。

  萧胤继续笑道:“总不会是林世子素来风流惯了,如今身子骨也跟着变差了,也不想着在喜房里多待,反而带着公主出门寻人发气?”

  一番话将林啸平的家底也拨了个干净。听见萧胤说自己身子不好,林啸平也发觉了萧胤这是在嘲讽他因为风流而“不行”。顿时眼中厌恶之色更浓:

  “谁同你一样身子不好了?萧胤,你我素来并无多少仇怨,本世子如今却是发现,你竟是越来越讨人厌了!”

  萧胤脸上笑意不减:“讨厌不讨厌暂且先放下,只说萧某的表弟可还在此处呢。萧某为人兄长,总该多护着些年幼的弟妹才是。”

  林啸平瞧着萧胤面上的假笑便觉得扎眼极了,向来嚣张惯了的他也顾不得伸手不打笑脸人的说法,转头朝着一众铁甲护卫使了眼色。

  而距离萧胤最近的一名铁甲护卫得了命令后便狠戾了眉眼,伸手便准备抓住萧胤的手臂。

  便是在他下手的那一瞬间,萧胤身旁的小厮才刚变了脸色,就有一名青黑布衣的青年从门外蹿了进来,直直握住了那名护卫的手腕。

  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便看到那青年紧紧握住了林家护卫未曾覆上铁甲的手腕,狠狠一拧!

  “卡擦!”

  那青黑布衣的青年面上仍旧是一片冷漠,在他身旁,方才还一脸戾色的铁甲护卫现在却是苍白了脸色,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不停滚落。

  而那只即将触及萧胤、却被布衣青年紧紧钳住的手此刻却已经无力垂下,似乎是,折了。

  酒楼里的众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连那伏在地上掩面痛哭的掌柜都被惊得出不了声,直愣愣地望着门口的动静。

  还是林啸平先反应了过来,面上怒容更甚,直直指了那青黑布衣的青年,斥骂道:“你又是什么东西?竟敢挡本世子的护卫!快给本世子把护卫给放了!”

  流觞面上一片冷漠,依旧是牢牢钳着那护卫的手,他垂着眼睛,似乎并未听到林啸平的呵斥。

  林啸平瞪大了眼睛,心中火气直蹿到了喉咙里,还未来得及发作,便见到又有一人缓步踏了进来。

  “流觞,松手罢。”秦知秋看着眼前那铁甲护卫面上的痛苦神色,眼睑也不眨一下,甚至还在心里夸赞了这护卫一番,心道这人吃了苦头却不吭声,倒是个极厉害的角色。

  得了秦知秋的准信,流觞立时便松了手,冷眼看着那铁甲护卫死死咬着牙收回了手,他的手掌就那么垂着,面上却依旧是勉力维持着自己冷静的模样。

  林啸平可没心思管自家护卫的惨状,他斜眼睨着那穿了一身耦合色衣裙的女子,发觉自己似乎并不曾在盛京见到过这么英气的美人。

  萧胤面上笑意更浓,转了身面向秦知秋点了点头:“原来县主今日也出了府。”

  秦知秋转头对上了他的目光:“突发心思过来西市瞧瞧,没想到竟是碰巧看到了这些。”

  林啸平一愣。这留在大宣盛京城的县主只有两位,除却自家嫡妹自幼被封了一个燕云县主,便只剩下一个去年才得封的昭宁县主了。

  他虽然风流成性,可好歹也是得了些许定安侯的悉心教导,并非是色令智昏的人物,如今知道了这人是出自死对头的秦府中人,立时便垮下了脸。

  “嗤,本世子道是谁这么威风,原来是陛下亲封的昭宁县主!怎么,昭宁县主就这么让你的人将本世子的护卫伤了,还不打算解释解释?”

  秦知秋冷眼望过去:“要什么解释?此番先出手的不是定安侯府的亲卫?与其想让本县主出声解释,林世子不如转而想想,若是今日你定安侯府的亲兵当真伤到了靖安侯世子,你又该同靖安侯府如何解释?”

  她眸中冷凝一片,并不如其他世家子弟一般惧怕这眼前的定安侯世子,直直抬眼迎上了林啸平的目光。

继续阅读:第36章 对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