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对峙
濯清2018-09-14 18:372,375

  林啸平顿时皱紧了眉头。尽管这靖安侯世子看起来是个病弱无用的,似乎也活不了多久,可他现在至少也是身负了半个爵位的靖安侯世子,若是今日真将他伤到了……

  那靖安侯虽说表面上不喜这个亡妻所出的嫡长子,可至少也是容忍了他将这侯府世子之位坐了近二十年。若是他今日真被萧胤刺激得动了手,天知道那在众人面前沉寂了多年的靖安侯是否会在朝堂上对自家父亲下手。

  林啸平想通了这一遭,更是在心中暗恨,心道这萧胤气人的功夫倒是好得很。

  被他惦记着的萧胤掩唇轻咳,面上更苍白了一分,抬头径直迎上了林啸平愤怒不屑的目光,笑道:“可不只是萧某呢,萧某的表弟好歹也是出自丞相府李家嫡系,若是方才萧某未曾拦着林世子,只怕林世子便要向李丞相好好‘解释’了。”

  这话一出,站在他身边的李家公子立时挺直了腰杆,拿着鼻孔看着林啸平。

  酒楼中留下的与盛治帝一党的众臣的子女难得见到林啸平吃瘪,此时俱都刻意斜着眼将眼神瞥到了林啸平身上,掩面小声嗤笑。

  李家这些年虽然隐有败落之兆,可府中当家的老太爷仍旧是稳坐着那丞相之位,林啸平若是想要抓着李家公子不放,着实也应该多掂量着那李丞相的身份。

  看着眼前的两人一唱一和地将话头抢了过去,林啸平面上的表情愈发变得难看。

  他本是得了定安侯的口信,故意想从李家人口中套话,谁知半路竟杀出了这萧胤和秦知秋二人,到现在竟是直接将话题带偏,断了他的打算!

  不仅如此,那眼前人明明不过只是一个病弱的废物世子,再加上一个低人一等的女儿家,他堂堂定安侯世子却因着这两个人的一唱一和丢了颜面!他怎么能忍下这口气?

  便是在林啸平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时候,他身旁一直未曾出声的蒙面女子却陡然开了口:“昭宁县主?你便是秦家的女儿?”

  那声音娇柔婉转,宛如莺啼一般,隔着轻纱讲出的大宣话的声调听起来也有些蹩脚。

  可就是这样略有些怪异的语调,偏偏给眼前这位脸覆轻纱的女子多增添了几分异域气息,更显周身气质婉转。

  秦知秋眉眼一跳,她素来见惯了叶泠绾的温柔知礼,更加之早早便熟悉了叶家人周身平淡而又温和的气息,如今再看这女子身上魅惑至极,反而觉着有些不适应了。

  “正是。”秦知秋冷声回道。

  在她身旁,萧胤早早就稍稍倾斜了身子,小声道了一句:“那女子是北凉公主,如今的定安侯世子妃,呼延碧。”

  秦知秋的眼角又跳了跳。

  且不说几乎所有的北凉人都已经将秦杨恨到了骨子里,就说在去年深秋之时,这位北凉公主可是曾在众官面前向盛治帝请求委身侍奉秦杨的,后来不仅被秦杨眼也不眨地当场拒绝了,后来还因此成了盛京城中百姓的笑柄。

  两件事加起来,也不知这呼延碧心中对秦家人已经厌恶到了何种地步。

  那头的林啸平却是松了一口气,有呼延碧愿意出声帮他减些压力,总好过了让他一个去面对萧胤和秦知秋两个。

  索性萧胤和秦知秋已经将他的目的打乱,已经将话题带偏,他也不介意通过呼延碧让这场闹剧变得更偏些。

  他面上表情缓和下来,愈发觉着自己此番带着呼延碧出门果然是个正确的抉择。

  那头的呼延碧听见秦知秋肯定了身份,顿时扬了扬眉,竟是忽地嗤笑了一声,而后抬起手来轻轻解了面上覆着的轻纱。

  周遭众人望过去,各个儿都是一愣。

  都说这位来自北凉的呼延碧公主是个绝色,可她平日里都是待在皇宫中,除却上次的一场吏部尚书府的寿宴之外,便再也不曾露过面了。

  可即便是在那次户部尚书府的寿宴之中,因着她后来不慎落了水,又同定安侯世子有了那般接触,在场的众人只顾着瞧热闹去了,哪里曾多注意她的样貌?

  而如今又得了这么个机会,众人瞧着呼延碧那略带异域风情的娇媚面容,各个都恍然起来。

  如此美貌,也难怪一向风流的定安侯世子要咬牙将她娶回家做世子妃了。

  许是有了些许底气,呼延碧直直迎上了秦知秋的冷眼,眼中愤恨一片,却依旧是摆了一张娇媚笑脸,轻笑道:“本公主当初来大宣之前,便听说大宣女子各个温柔写意,怎的到了秦姑娘这,却是口出不逊,变得如此凶悍了?”

  秦知秋面上表情不变,依旧是冷眼望过去:“还希望世子妃平日里能多钻研些大宣的词语典故,口出不逊和凶悍这样的说法,可不应该是一个身负诰命的高门妇人该随意说出口的。

  这些话落到盛京坊间里去,只怕外人会说堂堂定安侯世子妃该是个无知的人了。”

  她特地强调了那句“高门妇人”。

  呼延碧骤然脸色一遍,眼中怒意更甚。

  当初她奉命随呼延烈以质子之身前来大宣之时,便是直直奔着秦杨去的,谁知最后不仅没能达成目的,还屈身嫁给了林啸平这么个风流纨绔!更要以公主之躯,强行忍下定安侯夫人对自己的不喜和刁难!

  她最恨周遭的人用这世子妃身份来羞辱她!

  一旁的林啸平闻言也是瞬间沉下了脸,如今呼延碧已经嫁入了林家,已经算的上是同他绑在了一起,现在秦知秋敢当面羞辱呼延碧无知,可不也是在变相着羞辱林家的家风?

  这女子,果真同她父亲一样,大胆得令人厌恶!

  呼延碧向来便不是个多会忍耐的性子,当初若非是呼延烈好言相劝,她哪里会按捺下满心的怨气嫁入定安侯府?

  对秦家人的仇视以及自己在定安侯府受到的屈辱不平夹杂在一起,向来心高气傲的呼延碧满心怒火,抬手便按在了盘在腰间的长鞭手柄上。

  秦知秋眼中暗芒一闪,心道果真是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这呼延碧和林啸平,竟都是个暴脾气。

  虽是如此想着,秦知秋却是不躲不避,她看着呼延碧面上出离的愤怒,心中却反而松了一口气。冲动莽撞的人,总比冷静的人好对付些。

  萧胤眯了眯眼,抬步朝秦知秋身前挡了挡,笑道:“公主何必着急?萧某倒是觉得,昭宁县主所说并无错处。”

  “有没有错处,又岂是你一人说了算?”

  眼见着萧胤刻意上前维护秦知秋,呼延碧冷眼一瞥,心中怒极,手中一个用力直直抽出了腰间的长鞭,迅速扬起,狠狠抽向挡在秦知秋身前的萧胤!

继续阅读:第37章 争夺鞭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