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争夺鞭子
濯清2018-11-05 08:192,120

  刷!

  呼啸的鞭声划过空气,那劲实的长鞭径直朝着萧胤面门而去!

  垂首侍立在一边的流觞还未来得及动作,便看见身前那着了耦合色锦裙的女子早已抬步上前,左手一个用力便将萧胤拉扯着护到了身后。

  下一刻,秦知秋眸中冷厉更甚,右手抬起直直迎上了那根携裹了劲风的长鞭。

  啪!

  萧胤瞬间瞪大了眼。

  那根紧实的长鞭同少女娇嫩的手掌撞在一起,在场众人几乎都闭上了眼,不忍再看这头的惨状。

  便是只听到了那两者相触的声音,众人脑中几乎都能想象此时秦知秋的手掌已经成了何种模样。

  萧胤没有闭眼,他直直望着眼前的背影,几乎是颤抖着声音开了口:“县主……可无碍?”

  秦知秋不回话,她面上表情仍旧未变,也不去看自己右手掌心的模样,反而是聚拢了五指,牢牢将长鞭握紧,而后狠狠一拉!

  她紧紧拉住那根长鞭,手上微微用力,借此对上了面上错愕的呼延碧,轻声道了一句:“无碍。”

  萧胤却觉得此刻的自己似乎什么也看不见了,他直愣愣地看着秦知秋抓紧长鞭的右手,在那五指缝隙中,分明已经渗出了醒目的红!

  可秦知秋的语气却是一如往常般冷淡,似乎并不曾注意到手上的知觉,甚至还要用那只已经流了血的右手去紧抓住长鞭!

  秦知秋并不在意周遭传递来的惊愕目光,她冷着眉眼,直盯着长鞭那头的呼延碧:

  “怎么,呼延碧公主莫非是恼羞成怒了?昭宁蓦地发现,此前的那句‘无知’似乎的确是说错了话,呼延碧公主不仅无知,还能担得上一句‘无礼’。”

  这番明晃晃的嘲讽话语让面上惊愕的呼延碧顿时回了神,心中愤怒早已被这方才的一番波折给吓得消散了大半,如今听了秦知秋的话,更是半分怒气都不敢有,反而是多了几分慌乱。

  她咬了咬唇,手中用了些力气,似乎是打算将长鞭从秦知秋的手里夺回来,可任凭她如何动作,那长鞭便像是粘在了秦知秋右手掌上一般,纹丝不动!

  “你快点松手!”呼延碧的语气里满满都是惶然。

  反倒是一旁的萧胤,在看清了呼延碧想要抽回长鞭的动作时,心中怒火立刻愈燃愈烈!这呼延碧到底还要胡闹到多久?这一番力气下去,天知道秦知秋的右手掌该被伤成什么样子!

  他面上笑意尽失,苍白的面容上多了几分怒色,却依旧是被秦知秋用左手拦在了身后,只得强行忍下心中的怒火。

  秦知秋仍旧是冷冷盯着呼延碧的眼:“呼延碧公主许是在北凉胡闹得惯了,昭宁曾听父亲说北凉女子大多彪悍冲动,如今见了公主,这才觉得父亲所言非虚。”

  她眸中顿时一厉,右手用了力,又将长鞭往自己这边拉了拉:“可呼延碧,你如今是在大宣的都城!你现在是定安侯府的世子妃!这盘着长鞭到处行走的习惯,理应还得早早戒下才是!”

  眼见着呼延碧仍在那头用力挣扎,秦知秋抿了唇,右手紧握成拳,一个用力便拉扯着长鞭狠狠往自己的方向拖了过来!

  “呀!”呼延碧虽是生活在民风彪悍的北凉,可平日里依旧是被下人给养得细皮嫩肉的。那长鞭的手柄虽没有鞭身那般粗糙,可是为了防滑,仍旧是被人做得不平滑了些。

  便是这种程度,依旧能够让从未吃过苦的北凉公主难受了好一阵子,忍不住惊叫出了声。

  “秦知秋!你快点放手!”察觉到了手心的不适,呼延碧顿时皱紧了眉,忙咬牙呵斥!

  “大声呵斥,不符合礼数。瞧瞧你如今的这副样子,宛如市井泼妇一般,放到外头谁敢说你是一个身负诰命的妇人?”

  知道秦知秋这是嘴上拿着叶家长辈的语气说话,周遭几个心里有数的世家子弟忙掩嘴笑出了声。

  叶家作为百年书香世家,家中规矩身后,放到外头指不定还会有一人骂一句“迂腐”。如今秦知秋就这么学着叶家人的古板语气教训起呼延碧,倒是让人蓦地生出了几分兴味。

  萧胤皱起的眉头并未松懈下,依旧是苍白着脸死死盯着眼前女子的背影。

  秦知秋似乎是突然没了兴趣,她面上冷凝一片,手上力气更加重几分,甚至拖着呼延碧往前踉跄了几步。

  “唔……”呼延碧只觉得手中刺痛,终于忍不住松了长鞭手柄,忙收回手放到眼前来查看。

  便是这一看,顿时让她的眼里蓄满了泪,她那润白的手心,此时已经通红一片,隐隐泛出麻意和刺痛感。

  周遭几人顿时吓得吞了吞口水,便是拿着手柄被拖着走了几步便都委屈成了这样,那秦知秋生生受了她一鞭子,只怕是比她更要伤得严重!

  这呼延碧虽是贵为北凉公主,可秦知秋也是大宣护国大将军的独女啊。两人之间,可没有谁比谁更娇贵的说法。

  秦知秋得了呼延碧的鞭子,倒是毫不犹豫地动手收了起来:“这等危险之物,定安侯世子妃还是莫要随意拿去耍了,便交由昭宁拿来保管罢。”

  呼延碧顿时瞪大了眼:“秦知秋,你凭什么收了本公主的鞭子!”

  秦知秋冷眼回望过去:“再说一遍,你如今的身份是定安侯府的世子妃,而不是北凉公主。”

  呼延碧简直不能理解秦知秋的脑回路:“本公……我叫你把鞭子还给我!那是我的东西!”

  秦知秋皱眉:“方才昭宁便说了,作为身负诰命的侯府世子妃,理应是不能拿着这般危险之物四处走动的,你既承认了自己世子妃的身份,自然便不许再拿这鞭子耍了。”

  实在是过分!

  呼延碧怒极,却找不到话反驳,甚至,她并不能理解事情怎么就发展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她降低了音调嗫嚅着,只能哀求似地转过眼,去看站在一旁的林啸平。

继续阅读:第38章 包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