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靖安侯世子
濯清2018-08-07 18:483,373

  大宣民风开放,法制严明,给予女子的权力不算太少,准许了女子可以与男子一样随意上街。

  来来往往的商贩吆喝着,路边的行人走走停停,和盛京南边空旷深冷的高宅大院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氛围。

  叶泠绾在深闺中呆得久了,虽是跟着叶大夫人到朱雀长街来过许多次,但也不曾这样直白的在朱雀长街上打马行过。

  来往的商贩和行人都瞧见了骑在棕红马儿背上的两个相貌出众的小姑娘,俱是有些讶异,但在看清了两人的繁复衣着和马匹身上精致的马鞍和马蹄铁时,又都低下了头,再不敢多看。

  趁着长街上的行人还不算太多,秦知秋手中缰绳一扯,赤影立刻抬了前蹄,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叶泠绾睁大了眼,连忙捂住唇,这才勉强没发出惊叫。秦知秋搂她搂得更紧,帮着她稳住了平衡。

  “爹爹并不许我随意出府,我虽偷溜出来过几次,但也是第一次在这朱雀长街上骑快马。”秦知秋扬了扬马鞭,驱使着赤影往北边行去。

  大宣的皇宫坐北朝南,正建在盛京的北边。秦知秋便想带着叶泠绾去皇宫附近溜达。

  “泠绾可曾去过皇宫?”

  叶泠绾摇了摇头,轻声笑道:“未曾,但也听祖母描述过皇宫的辉煌。”

  叶老夫人年轻时与当朝太后是闺中的手帕交,有过一段不浅的交情。便是如今,那宫里的太后也经常会赏赐些稀罕玩意下来,直说了是赐给叶老夫人的,如此恩宠,令人钦羡。

  看着那堵愈来愈近的朱红宫墙,秦知秋放缓了速度。宫门外有禁军戒严,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秦知秋扯了扯缰绳,不再上前,转了方向,带着叶泠绾沿着宫墙往西走。

  叶泠绾正抬着头打量着那堵高大的宫墙,听到秦知秋突然道:“听闻如今的太子已经到了年岁,陛下和皇后正在明里暗里地张罗着娶妃的事。”

  叶泠绾一怔,点了点头:“是,听祖母的意思,太后那边是想拉拢叶家的。但父亲却说此间关系过于复杂,也是因此,母亲才急着想给我找个夫家。”

  叶家这一辈的子弟中,可只有叶泠绾一个姑娘。

  秦知秋扯了扯嘴角:“拉拢叶家……我曾听府里的老人说,在太后还是皇后时,曾经是想纳我母亲做当时的太子侧妃的,只是母亲拒了太后的安排,又蹉跎了几年,这才嫁给了爹爹。”

  如今太后想为太子张罗太子妃,不是和当年一样?只不过是从张罗太子侧妃变成了张罗太子正妃,只不过是从叶言意变成了叶泠绾。

  看着眼前叶泠绾的背影,她突然想起了叶言意死时脸上的苍白和消瘦,顿时眼中沉沉,戾色尽显。

  叶泠绾忽地转头看她,正好对上了秦知秋垂下的目光,那对乌黑的眸子里满是冷淡,并没有其他的情绪。

  冰涩冷凝的感觉转瞬即逝,叶泠绾皱起的眉头微松,又弯起了唇角,笑得温婉:“知秋莫要多想,这选妃的消息还未公开,太后也只是有那份心思呢。”

  秦知秋点点头,舒了口气,重新扬起马鞭,载着叶泠绾在皇宫周遭溜达了一圈,这才往西边去了。

  盛京的西边是热闹的市街,素有“西市”之称,其中往来的行人,多是官宦世族子弟和商贾之人,其中的繁华,便是比之朱雀长街也不遑多让。

  秦知秋行至西市角落,挑了处简朴的小茶楼,由着小二将正抽着鼻子的赤影牵下去,自己则带着叶泠绾上了二楼,寻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

  秦知秋唤来小二,叫了一壶清茶,亲自倒了杯茶,递给叶泠绾:“这家的清茶味道特殊,是用自家特制的茶砖泡的,应当合你口味。”

  叶泠绾浅笑着接过茶盏,细细地品着杯里的清茶。

  没有府中名贵茶叶的醇厚,也没有花茶果茶的甘甜温润,甚至连茶盏都是在叶家看不见的做工粗糙的凡瓷,可叶泠绾却品出了“清”的味道。

  叶泠绾讶异,正准备对秦知秋说些什么,却听到了楼下传来一阵嘈杂的喧闹声响。

  她寻声望去,正好看见一身玄衣的青年沉着脸上了二楼,身旁有一个身穿淡粉软罗裙的少女想挽着他,最后却只是红了脸不愿上前。两人之后,还跟了一位深蓝锦衣的公子。

  那喧闹声,便是三人身后的小厮推搡桌椅所致。

  等看清了那粉衣少女的相貌,叶泠绾登时转过了头。

  那三人寻了不远处坐下,粉衣的少女娇嗔:“大表哥为何会喜欢上这种清茶?明明味道太过淡薄,比不得家中茶叶的香醇。”

  她口中的“大表哥”并未回话,一阵沉默之后,还是深蓝锦衣的公子接的话:“大哥和表妹各有所爱,指不定大哥就是喜欢这种味道呢?”

  那少女气哼了一声,没有回话,一桌子又沉默下来。

  叶泠绾叹了口气,小声道:“竟是在这里都能遇到她。”见秦知秋看她,叶泠绾继续开口:“那粉衣的小姐,是定安侯府的嫡长女,林婉嫣。”

  秦知秋也跟着看过去,眼中光芒有些复杂。

  只下一刻,她便匿了眼中的光芒,又打量了那两个男子一眼。定安侯府的嫡长女是当今皇后的侄女儿,自小便被封了燕云县主,能够让她跟着出游,又被她唤作表哥的,也只有今上的几位皇子们了。

  如今还留在盛京里的皇子只有两位,一是太子楚尧,二是景王楚河。

  当今皇后林氏出身于定安侯府,如今是中秋团圆佳节,这太子出宫去林家并不算多奇怪。

  秦知秋收回了眼神,取出了叶凌瑾给她的荷包,拈了冰皮的月饼出来吃。

  一口咬下去,薄薄的冰皮下,满满的都是酥和饴,软软香香的,是盛京贵女们都喜爱的味道。

  叶泠绾也取出了自己的咬了一口,抬眼时却发现秦知秋的表情淡淡,小声问道:“知秋不喜欢这种月饼?”

  秦知秋喝了口清茶:“酥饴太甜,倒不如五仁馅的。”

  叶泠绾咋舌:“知秋的口味倒真是与众人不同。”

  秦知秋还未回话,身边突然有人递过来了一只瓷白的碟子,里面盛了一块五仁馅儿的月饼。

  秦知秋皱眉,顺着看过去。

  紫衣锦袍的公子苍白着笑颜,将盘子搁在了两人桌上。

  还是叶泠绾先反应过来,起身行了个礼:“见过萧世子。”

  秦知秋也垂眸,起身行了礼。

  姓萧的世子,这盛京里只有一位:靖安侯世子,萧胤。

  叶泠绾却是皱了眉,她虽知道自家大哥与这靖安侯世子的关系不浅,但自己却是不曾和这位世子有过来往的。靖安侯世子此番的动作,是什么意思?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周遭人的注意,不远处身着玄衣的楚尧已经站起,走近拱手道:“萧世子。”

  以太子之身行拱手礼,这对无官职的萧胤来说算是大礼了。

  萧胤顿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整个人都咳得弯下了腰,还是秦知秋皱着眉出手扶了他一把,这才勉强站稳了。

  一番波折,萧胤直接将楚尧的拱手礼给避了过去。

  楚河面色不改,眼中多了分赞赏。

  秦知秋悄悄收回了手,暗道这世子真是瘦弱得不行,轻飘飘的,一只手就能扶稳。

  眼看着那厢萧胤身旁的小厮侍候他喝水去了,楚尧也不恼,视线微转,便看见了站在一旁的两个小姑娘。

  垂着头的叶泠绾眉头狠狠一皱,不对!这靖安侯世子别有居心!

  果不其然,楚尧只顿了一会儿,便开了口:“原来是叶姑娘,这位是?”

  秦知秋鲜少在这些世家公子小姐面前露面,是以楚尧不知道她也实属正常。

  她敛目行礼:“护国将军府秦知秋,见过公子。”

  楚尧多看了她一眼,想不到这竟是那鲜少参与京中集会的将军独女,此刻知道瞒着他的身份,也是个心思慧敏的。

  那头的林婉嫣皱了眉,也走了过来,望着叶泠绾笑道:“原是叶姑娘,婉嫣方才竟是没认出来呢。只是想不到一向以大家闺秀名门贵女自居的叶姑娘,居然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叶泠绾抿着嘴笑,并不惧林婉嫣的盛气凌人,轻声开口:“何种地方?这茶清香满溢,是难得的好茶,泠绾觉着,自己并非配不上这茶,县主觉着呢?”

  林婉嫣脸色一变。她本意是想说以叶泠绾的矜傲,必定不会看上这种破落茶馆,从而引得太子不喜。谁想叶泠绾话风一转,竟是将整个语义都反转了回来。

  她本欲反驳,终究是顾及了在楚尧面前的印象,没有开口。

  秦知秋面色不变,心里却暗暗想笑。不得不承认,叶泠绾跟着她那人精似的二哥学了项好本事。

  楚尧深深看了叶泠绾一眼,并未理会身边林婉嫣的不忿。

  正是此时,那搅弄出了一滩浑水的萧胤也终于平复了气息,他嘴角勾着虚弱的笑,拱手行礼:“让公子见笑了。”

  楚尧摇了摇头,刚准备开口,叶泠绾突然福了福身,缓声道:“父亲只许了泠绾与表妹半个时辰的时间,眼下时间到了,泠绾便先行离开了。”

  叶泠绾脸上的神情依旧温婉,只音色中多了分不耐。她躬身行了礼,见楚尧点了头,这才牵了沉默不语的秦知秋一同下楼。

  萧胤转头,笑望着那瓷白碟子中未曾动过的五仁馅月饼,眼中沉郁。

继续阅读:第6章 暗潮涌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