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暗潮涌动
濯清2018-08-07 18:483,238

  秦知秋从茶楼小二那牵了赤影出来,又拉着叶泠绾上了马背:“盛京南边靠近主城门,生活着的多是一些普通小摊贩和烟花女子,倒是没什么好看的,便不去了罢。”

  叶泠绾心里想着事,已经猜到萧胤那时是故意将太子往这边引的,此刻也没了游玩的心思,只皱着眉点了点头。

  明明看起来萧胤是想将太子的注意力吸引到她身上的,可她还觉得,萧胤同时也将秦知秋谋划其中……

  秦知秋甚少参加世家的集会,也是因此,太子楚尧认不出她也是应该的。可那萧世子……两人本该也是第一次见面,可萧胤却不问秦知秋姓名,看着竟像是早前就相识的?

  许是一场巧合罢。

  叶泠绾垂眸,眼中眸光闪烁。

  秦知秋手执缰绳,引着赤影往叶府的方向赶:“看泠绾方才的样子,是认识那靖安侯世子?”

  叶泠绾回过神,摇了摇头:“不算相熟。大哥与萧世子交好,我与二哥都是知道的。以前也曾在花宴上见过几次萧世子,但也止步于见礼的程度。”

  秦知秋紧了紧手中的缰绳,眼中有些复杂:“不若问问大哥好了。倒是你,今日似是被那定安侯府的嫡长女记恨上了,定安侯府势大,你可得注意着些。”

  叶泠绾揉了揉眉心:“本只是想出来玩闹,谁知道会遇上这些事?”

  秦知秋没有接话,眼中沉沉,只夹紧了马腹,加快了速度。

  等回了叶府,秦知秋将赤影交给了流觞,自己则带着叶泠绾回了院子,让她换回了上午穿着的锦衣裙装。

  秦知秋松了束发的带子,拿着梳子理了理,跟着收拾好的叶泠绾往叶府大厅去了。

  叶家二房早已离开了叶府,叶老夫人这才发现自己宝贝的两个小姑娘不见了,还是叶凌瑾劝慰着让她放心,这才作罢。

  两人刚进了气氛古怪的大厅,就看见了板着脸的叶老夫人和叶大夫人。

  两人对视了眼,苦笑着行了礼。

  叶老夫人看着两人,心里一时气一时喜的,恨不得把两个小姑娘捧上天去。

  “我的小祖宗们嗳,若是想要出门,说一声便是了,弯弯绕绕地准备这么多做什么?这盛京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好地儿,你们两个这样折腾,让一家子的人都担惊受怕!”叶老夫人恨铁不成钢。

  “秋姐儿,年前你舅舅还训过你,这次是忘了?怎的还要使性子出去耍?”

  秦知秋脖子一缩。

  叶泠绾连忙抬起了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叶老夫人转了方向:

  “还有你!秋姐儿年纪小便算了,三姐儿你怎么还不知道阻着她些?你可是她姐姐,怎的也跟着闹?”

  叶泠绾垂下了头。

  叶老夫人痛心疾首,偏生叶家这一辈就这两个女娃娃,打骂也舍不得,只能自己戳心窝子。

  还是叶大夫人上前拍着她的背宽慰:“总归是好好地回来了,母亲莫气坏了身子。”

  她转头板着脸:“这次平安回来了,便轻饶了你们,都回去给我把祖训抄五遍!不抄完不许出来!”

  方才还板着脸的叶老夫人忙拉住了她:“这中秋节抄那么多书作甚?一遍就够了。”

  叶大夫人苦笑:“母亲,您又惯着她们……”

  叶老夫人捂着心口:“哎哟我这心疼啊!两遍!两遍总该够了罢?她们两个气了我,好儿媳,你可不能也气了我。”

  叶大夫人欲言又止,轻叹了声,只得摆手让两人下去了。

  两个小姑娘忙行了大礼,娇娇俏俏着谢过了叶老夫人和叶大夫人,这才退了下去。

  叶凌瑾跟着两人退了出来,脸上依旧带了笑意:“怎么,这回出去了,可舒了心?”

  “舒心倒是舒心了,可也遇到了糟心事。”叶泠绾叹了口气,睨了自家大哥一眼,将茶馆里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

  叶凌瑾嘴边的笑意顿时凝住了。

  秦知秋瞥了眼,刚准备出口的话又憋了回去,转过了头。

  叶凌瑾没再多说什么,只送两人走了一段路,回了自个儿的院子。

  秦知秋去了叶泠绾的挽兰苑,两人闷着脑袋抄着祖训,好歹是在晚饭之前抄完了。

  叶大夫人也没有严惩的心思,知道两人抄完了书,便也歇了气。

  正值黄昏,叶泠绾牵着秦知秋往大厅的方向走,正看见院子里的下人疾步来去走动。

  府中最高的楼阁上已经垂下了一片彩色灯笼,府中下人将燃着的蜡烛放在底座上,那灯笼纸顿时便晕出了彩色的光,照亮了略显昏暗的院子。

  一路轻踩着彩色的灯光,两人到了大厅。

  叶家二房不在,这一顿晚饭便是叶太傅一家实打实的团圆饭了。

  叶太傅下午有事出了府,此时才将将回来,也没多纠结两个小姑娘下午出府的事。

  彼时饭菜还没上桌,叶大夫人站起身,侍候叶太傅坐下:“是发生了什么事,怎的下午急匆匆地就出去了?”

  叶太傅掸了掸衣袖:“陛下那边得了消息,秦大将军明日便要到盛京了。”

  秦知秋眼中攸地一亮。

  “此次两国交战,秦大将军逼迫得北凉求和,不仅答应了每年朝贡,还送来了两位质子,乃是大功一件。陛下的意思,是打算让太子殿下带着几位三品以上的大臣亲自去接迎,我便在那接迎之列。”

  叶老夫人的语气有些埋怨:“可算是要回来了!他倒是做了一个好臣子,一年得有大半的时候都待在边塞,莫不是忘了后头还有一个秋姐儿要受他庇护?”

  叶太傅看了看垂着头的秦知秋,轻叹道:“他不会不记得……再者,他敢做我们这几家都不敢做的事,已经实属难得。”

  一群人突然沉默了下来。

  等到下人将饭菜端上了桌,饭桌上的气氛便又活络了起来,虽依旧是无人说话,但也比方才的沉闷压抑好得多。

  吃过了晚饭,叶大夫人搀着叶老夫人往后院里走,叶太傅落后半步,其他人跟在后面。

  天幕黑沉一片,只有一轮圆月挂在上头,清冷的月光合着不远处灯笼的彩光一起,撒在地上,照亮了明晃晃的一片。

  到了花园,众人也就不再循着礼数站着,都各自散开,嬉笑着说着话。

  叶老夫人望着那轮明月,笑道:“知秋一来,这月亮竟是比以往还大还圆了哩。”

  众人都笑出了声,连声应着。

  叶老夫人突地调转了话头:“一个个的都长得这么大了,却是没有小时候那般有意思。以往的时候,你们这些个小娃娃可都是边赏着月,边和祖母玩闹哩!说起来,凌瑾何时娶妻,也让祖母抱抱自个儿的曾孙?”

  叶凌瑾一滞。

  还是叶太傅开的口:“凌瑾虽是到了年岁,可还未曾考取到功名。他还要准备着明年的春闱,这时间拿去学习都还不够,谈何娶妻?”

  叶老夫人叹声:“也罢也罢,这些小辈如今可都忙着呢,也只有儿媳每日陪着我这老骨头唠嗑了。”

  叶大夫人捂着嘴笑:“母亲莫急,等凌瑾考取了功名再说这话也不迟。”

  难得看见一向温润的大哥脸色不佳,一群捧着月饼的小辈都笑开了。

  众人都熬到了月悬于顶,图了个好彩头,这才回到了各自的宅院中。

  次日,沉霜起了大早,跟着一群婢子收拾秦知秋的衣物的行装。秦知秋在叶府住了两日,如今秦杨收兵回京,她也该回秦府了。

  盛京中皆在传,立下赫赫战功的护国大将军今日便要回京了,盛治帝大喜,下令免了国子监今日的课业,命太子携了几位三品以大上的官员接迎。

  盛京百姓忙热闹了起来,各自在朱雀长街上占了位置,不仅想看看秦大将军和那两位北凉质子,更想一睹这大宣太子的仪容。

  朱雀长街上,人群熙熙攘攘。盛京城门口,楚尧一身太子朝服,周围站了叶太傅并兵部尚书,另有京兆尹与护城将领在城下等候侍立。

  朱雀长街沿街的一座酒楼内,二楼靠窗的位置早已被女眷们包下,正执了团扇,往城门口的方向张望着。

  身穿灰衣的小二穿过一众的莺莺燕燕,端着甜点送入了包间。他低着头推开门,规矩了自己的眼神,将瓷盘放下后便立刻转身退下。

  叶凌瑾小口抿着茶水,看了对面脸色有些苍白的青年:“若非是昨日的事,凌瑾还真的以为靖安侯世子是在府里养病。”

  萧胤嘴角勾着笑:“昨日可是中秋佳节,我若是依旧拖着个病体不招人待见,可就真的说不过去了。怎么,叶兄心里有事?”

  叶凌瑾骤然眯了眼:“昨日小茶楼,你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萧胤!我与你联手的唯一条件便是不动叶家人,你忘了?”

  一身紫衣的萧胤轻轻咳嗽了声,面上笑意却是更浓:“叶兄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何时动叶家人了?至于昨日叶三的事,那两人看对眼了便算了,于叶家也算是有几分好处,若是看不对眼便算了,谁还会强迫他们遇上?”

继续阅读:第7章 将军回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