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将军回京
濯清2018-07-28 16:073,278

  叶凌瑾冷冷盯着他,温润的笑颜带了分凉薄:“你可知这会让泠绾陷入何种境地?”

  萧胤唇角勾起,直直地对上了他的眼:“凌瑾兄放心,照现状来看,总归是叶家秦家护得住的境地。再者,若是真的成了,我猜那叶太傅也是喜大于忧,凌瑾兄,你说是也不是?”

  答案自然是是的。

  叶凌瑾心中的怨气就在萧胤话落的瞬间消散得一干二净。他那父亲心中是如何思量的,只怕这叶家也只有他和叶大夫人能够猜得到些许。

  “叶兄这般与我置气,倒是落了下乘。”萧胤笑着执了茶杯,面色依旧苍白,却不见任何虚弱:“今日秦大将军回京,本该是个喜庆的日子。你瞧,这盛京里,又该有出好戏看了。”

  朱雀长街上,秦府的下人等在城门口,跟着周遭熙熙攘攘一群迎接的人一同向城外张望。

  太阳逐渐升高,城门口的一群人散了又来,从卯时等到辰时过半,这才听见了城外有马蹄声踏踏传来……

  锣鼓喧天。

  将士们手中金戈击地,胯下铁马扬蹄,伴随着一阵又一阵的激昂军鼓声,震人耳鸣。

  众人只看见那黑凛凛的军甲停在盛京外不远,入眼尽是铺天盖地的浓黑,携裹了飞扬的尘土,让人莫名产生了几分心悸。

  因着是回京述职,秦杨只带了部分精锐将士回京。知晓这一点的众人心中尽皆骇然,便只是秦杨手中一部分的兵马都能有如此压人的气势,当他手中的兵力集结在一处时,那铁马嘶鸣,又该是何等模样?

  幸而这护国大将军是护佑大宣的。

  众人庆幸之下,也暗笑着为北凉军士抹了一把泪。败给这样的秦大将军,北凉输得不冤。

  那些兵士都停在了郊外的军营处,秦杨身着铁甲,只带了几个将领并几辆马车,往盛京的方向行来。

  城中众人脸上都带了满盈的喜色,眼见着秦杨行至前方,一身黄底蟒袍的楚尧已经拱手作揖:“能得秦将军如此将才为朝征战四方,实乃大宣之幸,楚尧先拜一礼。”

  秦杨忙从马背上跃了下来,躬身行礼,瓮声瓮气道:“太子殿下言重了,为国效力本就是臣等的职责,微臣当不得殿下这一拜。”

  两人推诿了一番,又和后方诸大臣客套了几句,便都各自上了马,沿着朱雀长街往宫里去了。

  沿着长街一遛的铺子里,男男女女都笑叫着出声,满楼红袖招,只为迎接出征归来的将领们。

  “咦,那后头的马车里是坐的是何人?”有人指了指众军士身后的数辆马车。

  “那里头啊,装的是北凉对我朝求降送来的贡品,那些向来粗鄙凶猛的北凉人,竟被大将军打得肯低头朝贡了哩!话说回来,这次入京的马车里,应是还有北凉送来的质子……”

  “质子?”又有一人接口:“我可是听说了,那北凉派了皇子公主两名质子来求和呢,嘻,想来是被打怕了!”

  众人皆笑,看着那几辆马车,眼里多了分不屑。

  秦知秋一袭青衫,站在朱雀长街沿街的一座酒楼的外廊台上。酒楼临近城门,秦杨的大军会从这里经过。

  她攀着栏杆,向着远方遥望,看见了朱雀长街上打马行来的一群人。

  那些身披玄衣重甲的将士们各个仰首挺胸,感受着满城人的喜悦。几个将士还在沿街看见了自家的妻儿老小,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没有看见自家闺女,秦杨的心里微微有些遗憾。行过宽阔街道时,他忽然在路旁看见了自己给秦知秋留下的那一支私卫。

  花花绿绿的行人之中,身着玄黑铁甲的护卫分外醒目。秦杨一怔,连忙抬头,望向这些护卫头顶上方不远的廊台。

  青衣少女的视线和他远远相触,秦杨嘴角一裂,朝着自家女儿摆了一张大大的笑脸。

  立在廊台上的秦知秋眉眼弯弯,晃了晃手中丝帕。

  秦杨乐得笑出了声,手中缰绳一紧,马儿顿时嘶鸣出声。一旁与秦杨同行的楚尧面上莫名,在看到了秦知秋的身影后,这才恍然。

  目送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远去,秦知秋下了酒楼,带着一列铁甲卫回了将军府。

  秦松一家只是照旧安排下人做着接风洗尘的家宴,并未前去接迎。一来那朱雀长街上人群熙熙攘攘,去了也未必能占个好位置。二来秦杨回京是奔着皇宫去的,他们去接迎也不过是草草地见一面,并不值当。

  秦知秋径直回了秋水苑,正吩咐着让流觞那一支铁甲私卫安置好,府外却传来了宫人的禀报。

  宫内太后有旨,宣护国大将军之女秦知秋入宫觐见。

  秦知秋登时一怔,这是她第一次被宣入宫。

  虽说叶老夫人年轻时同宫中的太后有过几分交情,可到了秦知秋这,却是从不曾同宫中的人打过交道的,更不论那宫中的太后了。可到了如今,怎么太后突然想起召见她来了?

  虽然心中诧异,秦知秋却也依旧是接了旨意,跟着宫人出了府。她虽还未及笄,但因着将军府主母已经早逝,此时只能独自一人前去。

  等到了那堵朱红的宫门前,她才知道受了太后之邀的并不止她一人,还有叶大夫人和叶泠绾。

  叶大夫人将她带到身边来,宽慰地拍了拍她的手。

  叶泠绾也靠近了些,轻言安慰:“祖母说了,太后虽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但总归还是顾及着与祖母的交情的,知秋放心便好。”

  秦知秋点点头,微微松了口气。

  一行人将身后的丫鬟小厮留下,跟着宫人入了宫门,太后已经命人准备了软轿,将三人抬着往后宫去了。

  越过重重宫门,抬轿的侍卫快步走了足足两刻,才将将到了永安宫门前。

  秦知秋在宫人的搀扶下下了软轿,抬眼远眺,入目尽皆繁华。

  脚下石板平坦整齐,连着石阶的护栏也是精心雕琢,木柱上涂了饱满的红漆,不远处的金瓦鳞次栉比,朱红宫墙隐隐显现在其中。

  秦知秋只看了一眼便垂下了头,跟着叶大夫人往前走。引着三人往前走的宫人已经换了一批,身上宫装也与之前的几位有些细微的不同,看着像是太后殿内管事的宫女嬷嬷。

  叶大夫人走在前头,后方叶泠绾与秦知秋紧紧跟着。

  三人径直入了金碧辉煌的永安宫,只听见一老妇人道:“禀太后娘娘,叶家娘子来了。”

  叶大夫人带着两个小姑娘跪下行礼:“臣妇见过太后娘娘。”

  坐在高位上慈眉善目的老妇摆了摆手,笑着回道:“叶家夫人快起罢。”

  话音一落,就有宫女扶着三人起来,各自赐了座。

  见叶大夫人道了谢,太后转了目光,第一个看向叶泠绾:“这便是叶家的孙女儿罢?当真是好样貌,上前来让哀家瞧瞧。”

  叶泠绾依言上前。太后笑着执了她的手:“不愧是叶家出来的姑娘,瞧这通身的气质,当真是不负世族才女之名,依哀家看,倒是比那定安侯家的姑娘好得多,叶家娘子觉着呢?”

  叶大夫人脸色一凝,垂眸笑道:“太后娘娘说笑了,这如何能相比得?便是当年的‘三姝’,也是各有各的千秋呢。”

  听她说到了“三姝”,太后脸上的笑意渐淡:“便是那三个姑娘,哀家心里也是觉着有高下之分的。”

  当年的“三姝”,除了叶言意和李宜凝之外,还剩下的那一位正是定安侯那一辈的嫡女,如今的皇后,林凤兮。

  因着太后与皇后不和,连着林凤兮的“三姝”之名,也被太后看轻。

  太后又看向了秦知秋:“这是叶家姑娘的女儿罢,看着倒是和当年的叶家姑娘相像得紧。”

  秦知秋站起,福了福身:“臣女秦知秋,见过太后娘娘。”

  太后又掩着嘴笑:“这性子却是不像叶家姑娘那般温婉的,却也是直率得可人。秦知秋,一叶知秋……好名字,说出去也知道是半个叶家的女儿。”

  叶大夫人借着话头应了几句。

  太后起身,牵着叶泠绾径直下了台阶:“难得看到些新面孔,叶家娘子和两个小姑娘就随着哀家去御花园逛逛罢。”

  叶大夫人应声,带着秦知秋起身,跟着太后出了永安宫。

  “泠绾丫头可曾议亲?”太后笑眯眯地问叶泠绾。

  叶泠绾垂眸微笑:“回太后娘娘,未曾。”

  太后脸上笑意更浓,没再说话。

  秦知秋低垂着眼。这太后看着倒真像是看中了叶泠绾,只是不知叶家到底有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中秋刚过,此时的天气已经微微转凉,连着太阳都少了分炙热。

  还未踏进御花园,一行人已经闻到了随风夹裹而来的阵阵花香,远远地望去,姹紫嫣红一片。

  一行人刚踏进御花园,便听见了女子娇娇的笑声。

  太后含笑走近:“长乐今儿个在玩什么?”

  那边的笑声顿时停住,齐齐唤了声:“见过太后娘娘。”

  那被太后叫做长乐的宫装女童忙踏着小碎步走了过来,乖巧地福了福身,甜笑着回道:“回皇祖母,长乐今儿个在跟着母后和燕云表姐赏花。”

继续阅读:第8章 入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