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入宫
濯清2018-08-07 18:513,227

  当今皇后膝下有一子一女,除了太子楚尧之外,还有一位年仅九岁的长乐公主,很是受盛治帝与皇后的宠爱。

  听她说了“母后”,秦知秋的眼皮子顿时一跳,林皇后竟也是在的?

  果不其然,雍容的女声在不远处响起,话中带了分疏离和矜傲:“臣妾参见太后娘娘。”

  秦知秋皱了皱眉,悄悄抬眼。

  那穿着华丽宫装的女子姿容绝美,脸上粉黛薄施,骄矜的表情衬托得样貌更加明媚艳丽。她立在盛开的百花丛中,周身气势和绝美的面容都不曾被百花比下半分,着实耀眼得很。

  这便是仅存下来的“三姝”之一。

  林皇后只往这边随意瞥了一眼,便转了目光,执起身边穿着粉衣的林婉嫣的手,复又坐回了方才的位置:“原来是叶家的姑娘入了宫。”她话中不喜不怒,并没有大多数林家人对叶家的敌意。

  林婉嫣的表情却是僵硬了下来。早先皇后姑母便说过,待秦大将军述完职,太子殿下便会来御花园陪着长乐公主,可如今太后竟也带了叶泠绾过来……

  秦知秋正垂头站在叶大夫人身后,冷不防被身侧一人抓住了袖子。

  她一怔,低头望去,看见了对着她笑得明媚的长乐公主,随即福了福身:“臣女见过公主殿下。”

  那边的皇后也跟着看过来,只觉得那青衣姑娘的身形有些眼熟,眼中带了分惊奇:“这位姑娘是?”

  秦知秋闻声抬眼,又迅速地低下了头,再度福身:“臣女秦知秋,见过皇后娘娘。”

  在她抬眼的那一瞬间,林皇后顿时僵住了身子。

  像。

  太像叶言意了。

  若不是脸上的表情和周身的气息不对,皇后甚至以为此刻站在她面前的是年轻时候的叶言意。

  她攸地松了握着林婉嫣的手,竟是起身出了凉亭,径直走到了秦知秋面前,颤声道:“秦知秋……可是言意的女儿?快抬头让本宫好好瞧瞧!”

  秦知秋诧异地抬眼,正好对上了眼圈微红的皇后投来的视线。

  皇后对上了她的目光,先是一怔,那涂着殷红丹蔻的手指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唇,另一只素手已经轻颤着抚上了秦知秋的脸颊,颇有些怀念地开口:“真像……你和你娘,真像啊……”

  她隔着秦知秋,仿佛看见了那个身穿青衣的清丽女子,正在温婉地冲着她笑。

  皇后思绪飞远,无意间突然望进了秦知秋的双眼。里面是叶言意眼中从未有过的沉寂冷淡,皇后霎时回了神。

  她微阖双眼,叹了口气,拿着帕子按了按眼角,转身对着一向不对付的太后,竟难得地稍软了口气:“外面日头大,母后怎的不进凉亭?若是晒着了,只怕陛下又要说臣妾不顾着母后了。”

  她的语气照旧不算太好,但比之以往却是有了些许不同。

  皇后一手执着秦知秋,一手执了长乐公主,径直入了凉亭,询问着秦知秋近年来的境况,将太后撇在身后。

  太后皱了皱眉,牵着叶泠绾进了凉亭坐下,叶大夫人在身后跟着,也被赐了座。

  林婉嫣恨恨地攥着手中的帕子,直盯着太后牵着的叶泠绾。

  盛京中都在传,最能坐上那太子妃高位的世家女,除了定安侯府的燕云县主,也就是一个叶家的叶泠绾了。

  因着同出林家嫡系的缘故,林皇后自然是偏帮自家的侄女儿的,有了皇后的助力,林家想将林婉嫣送上太子妃的位置,自然也会轻松得多。

  可若是太后想扶持叶泠绾呢?

  林婉嫣抿了抿唇,她不敢直视太后,只能求助似地望向自家姑母。

  可皇后完全没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只执着秦知秋的手,和她说着话。

  秦知秋有些疑惑。她只听过“三姝”的典故,除此之外,家中长辈再未将这三个女子一同提起过,似乎这三家姑娘并没有多大的联系。

  可如今看着皇后的态度,竟是和母亲有过交情?可皇后明明是出身于定安侯府,又怎会……

  叶泠绾也皱了眉,她并没有理会林婉嫣,只有些担忧地望着秦知秋。另一旁的叶大夫人垂眸,眼中情绪复杂。

  太后则依旧是笑得慈眉善目,拍了拍叶泠绾的手背,心中自有思量。

  楚尧踏进御花园时,远远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被皇后晾着的长乐公主第一个发现他,忙提了宫装裙摆一路小跑了过去:“皇兄!”

  林婉嫣也站起身,行了礼:“燕云见过太子表哥。”

  楚尧并不理会她,只牵着长乐公主往凉亭走来,拱手行礼:“儿臣见过皇祖母,母后。”等太后摆了摆手,他这才抬了头,打量了这凉亭中的几个生面孔一眼。

  叶泠绾垂眸站起,跟着秦知秋和叶大夫人福身缓声行礼。

  楚尧点了点头,面容未变。

  皇后收回了拉着秦知秋的手,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回了矜傲疏离,看着楚尧的眼中带了笑:“皇儿来了便好,你表妹可是在这等了许久呢。”

  林婉嫣面上染红,双目灿然,刚欲开口说什么,楚尧却径直略过了她,走向了坐在一旁的太后:“皇祖母今日怎么想到要来御花园走走?”

  太后与皇后向来不和,因着想避开皇后,便整日在永安宫里吃斋念佛,鲜少到这御花园来。

  太后笑意深深:“今日听闻秦大将军回府,便想着将将军府的姑娘接过来看看。”她笑着看了秦知秋一眼:“又想着不能让小姑娘一个人到这儿宫里来了,便让叶家娘子一同过来侍奉。正好,哀家也想见见叶家的年轻人哩。”

  “如此。”楚尧淡声应下,而后又冷着脸刻意忽略了走到身旁来的林婉嫣,和一旁的叶泠绾搭起了话:“又见面了,叶姑娘。”

  叶泠绾收回了望着秦知秋的目光,垂眸笑得温婉:“泠绾倒是不曾想到会在此处再遇见殿下。”

  楚尧寻了一处石椅坐下,面上依旧是冷漠一片,只方才来时皱起的眉毛却缓缓松了下来。比起林婉嫣,叶泠绾给他的印象更好。

  眼见着两人有说有笑聊得投机,林婉嫣的面色就有些着急起来。

  皇后正将长乐公主抱在怀里,眼睛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叶泠绾。

  想比起被林家养得过于娇纵的林婉嫣,叶泠绾行事待人进退有度,颇有一番大家风范。如若真的要拿未来太子妃的气度来衡量两人,这叶家的姑娘的确比林婉嫣合适不少。

  皇后看着正皱紧了眉头的自家侄女儿,轻轻叹了口气,刚摆正了面容准备说什么,眼角余光又瞥见了一旁的秦知秋,顿时闭上了嘴。

  长睫微颤,微微垂下头的皇后攥紧了拳头,而后又缓缓松开。那双一向带着骄傲飞扬神色的眼瞳此刻却有些空洞地看着远方,带着几分不可见的挣扎和悔意。

  那端坐在不远处的林婉嫣见皇后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一时孤立无援,也只能忍着心里的怨气摆出笑容待人。眼看着那坐在一旁的太后借着皇后难得沉默的机会,故意撮合着楚尧同叶泠绾搭话,而自己偶尔的插话却都被楚尧刻意地忽略过去,林婉嫣咬碎了一口银牙,只得在心中暗自记恨着叶泠绾。

  等到了巳时过半,太后脸上已经有了明显的倦意。

  她示意叶大夫人搀着自己站起,又将叶泠绾和秦知秋牵到身边来,笑道:“难为你们陪着哀家打发时间,时候不早了,哀家也不多留你们,还请叶家娘子替哀家给叶老夫人问声好。”

  叶大夫人忙低头应下。

  太后招呼着几个贴身的宫女嬷嬷将一行人送下去,又指了几个宫人去取了几样稀罕的物什抬去叶府和秦府,这才在宫人的搀扶下出了御花园。

  顿时凉亭里的人就少了一大半,林婉嫣的面色微微缓和,上前一步,轻摇着皇后的袖子:“姑母,父亲还说让燕云好好地跟在您身边学着事,可您今儿个都没好好和燕云说话呢。”

  皇后拍了拍她的手背,知道了她话中定安侯的原意,眼中多了抹疲惫:“今日时候也不早了,陛下今儿个事情正多,姑母便不留燕云一同吃饭了。”

  林婉嫣瞪大了眼,还欲再说什么,却被皇后打断:“燕云放心,姑母心里可是向着你的呢,待以后何时有时间了,姑母再将你接进宫来。”

  林婉嫣娇娇柔柔地应下了,转眼又红着脸地看了楚尧一眼,这才低着头跟着宫人出了御花园。

  皇后按了按眉心,将怀里的长乐公主交托到了心腹大宫女如意的手里,让她带着公主下去歇息,这才冷了下了眸子,看向沉默侍立在一旁的楚尧:“阿尧随母后来。”

  一出了御花园,秦知秋等一行三人忙松了一口气。叶大夫人面带笑意:“方才听那太子殿下说的……泠绾曾与太子殿下遇见过?”

  叶泠绾轻轻垂下眸子,笑着上前挽紧叶大夫人的手臂:“倒是让母亲见笑了,泠绾也是在前一阵子无意遇见太子殿下,互相也只是打了个招呼罢了。”

继续阅读:第9章 往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