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比试
濯清2018-09-26 21:452,161

  铁甲兵士先是挠了挠头,而后也从一旁拿了长戈,姿态依旧有些懒散,只摆出了防备的姿态:“属下名叫陆任甲,此次比招点到为止,刀剑无眼,小姐小心了。”

  他话音刚落,那头秦知秋已经提了长戟直刺了过来,那铁甲兵士忙转了手,执着长戈格挡。

  锋利的刀刃擦着青铜长戈“刺啦”而过,秦知秋眯了眼,手腕一转,又将长戟反向撇了回去,直撞向长戈。

  铁甲兵士咬咬牙,拿着长戈承了这一击,顺带着借力后退,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他手掌微动,只觉得虎口被那一道大力震得有些发麻,缓缓收了玩笑的意思,表情也正经了起来。

  下一刻,他手执长戈忽地刺出,险险躲过数次秦知秋的反击。每看见秦知秋刺出长戟,他总会提前占据较佳的方位,借力打力,拿着长戈击打长戟,突然而来的大力总会逼迫着秦知秋改了攻击的方向,而后又给陆任甲更多出招的时机。

  到底是真正上过战场杀过人的兵,有些招式根本不需要提前过脑便可以提前使出来。而这样的顺畅流利的身手,正是秦知秋现在极其渴望达到的程度。

  陆任甲瞅准了时机,忙再次借力挑飞了秦知秋的青龙戟,手持长戈靠近了秦知秋,企图瓦解掉来自青龙长戟前段锋利刀刃的攻击。

  而他这一拉近距离,却是如了秦知秋的愿。

  长戟的手柄贴着腰身,连着攻击范围也都小了起来,陆任甲忌惮着的长戟刀刃,依旧是正对着他。秦知秋两手微微用力,虽然一招一式的起伏都小了起来,但出招的动作却是更加轻巧灵动。

  铁甲兵士咬了咬牙,只觉得那锋利的刀刃像是顿时活了起来,在自己身前晃来晃去,他只能被动格挡,不能主动出击。

  秦知秋瞥了他一眼,下一刻,贴着腰身的长戟忽地刺出!

  陆任甲忙迅速闪开,却又看见那长戟猛地转向,朝着自己狠狠横扫了过来。

  他被那股大力扫得飞出了一小段距离,最后才勉强稳住了后退的脚步。

  “是属下输了。”等缓过神来,陆任甲这才表情复杂地认输回礼,捂着腰提着长戈回了队。

  秦知秋收了动作,也作揖行了一礼。

  东郭先生的嘴巴立刻张得老大,那台下的一众秦家军也傻了眼。

  “知秋此次得了出其不意的便宜,这才在开场时占了先手得了胜,那陆任甲输得倒是有些冤了。”秦杨开口道。

  底下已经归队的陆任甲忙摇了摇头,作揖回道:“是属下心里轻视了秦小姐,这才在一开始就落了下风。只是依秦小姐的身手,即便属下刚开始就反应过来了,只怕依旧敌不过她。”

  一众看清了两人对招动作的秦家军也附和着点了点头。

  东郭先生大惊:“你家这丫头……”

  看着身旁瞪大了眼的东郭先生,秦杨笑眯眯地把秦知秋唤了上来,对着众人解释:“这丫头从小就跟着我习武,再加上那一身的大力,还有流觞平日里教她身法陪她练招,这才有了今日的身手。”

  秦家军众人恍然,不说从小习武和天生大力,光是能有流觞陪着她练招,便可以看出她实力不弱。

  流觞是秦杨亲手教出来的兵,本也是安在秦家军编制里的,实力靠前。虽说那流觞在前几年就退了编制转而去做了秦知秋的护卫,但怎么说也是在帮着管理秦府的私兵,如今在一众秦家军中还算是有些名气。

  从小习武?陪着练招?东郭先生忙吓得拍了拍心口,心道:“秦家小子这哪里是带女儿?分明是在带兵嘛!”

  看着秦知秋轻巧地提了青龙长戟上了高台,当下便有站在台下的兵士偷偷开了口:“这般轻易地就将咱们的人给揍了,俺倒是突然想看这秦小姐和江小将军对起来的场面。”

  又有一人回道:“去去去,亏你想的出来,江小将军怎么说也是边塞统军的大将,秦小姐一个深闺女子,怎么可能和他对起来?”

  “嘿,还别说,要不是江小将军如今身在北疆,俺倒真想看看他此时见到秦小姐揍人这一幕的表情!”

  几人交谈的声音并不算小,一番谈话也入了秦知秋的耳,她当即便皱了眉,有些不解:“江小将军?”

  秦杨将她领到身前:“是为父军里的小副将,名叫江纪安,是西北总兵府纪家的嫡次子,跟在为父身边打了几场仗,如今为父收兵回京,便将他并底下的部分兵马留在了北疆驻守。”

  他似是想起来了什么,叹道:“那小子倒是个领兵的好手,功夫身手也是出色得很,若是再在军里磋磨里面,想必还能坐上更高的官位。”

  东郭先生也插了句嘴,故意对着秦知秋玩笑道:“江小将军的身手出色,可不比你家爹爹差多少。即便你天生大力,可就凭如今这样僵硬的动作,若是对上了他,还得好好练练才能有一战的能力呢!”

  东郭先生抚着胡子笑,想要看见身前小姑娘的脸上露出些特殊的表情来,却只看见秦知秋竟跟当真了一样,淡着脸点了点头:“知秋如今的身手的确算不得多好,定会勤加练习。”

  看着秦知秋这幅激励的表情,饶是有意开她玩笑的东郭先生也说不出来话了。只在心里对这样上进的秦知秋高看了几分。

  秦杨顿了顿,开口笑道:“知秋平日在府里也只跟着为父和流觞练过手,怎么,想不想到军营里来练招?”

  那边秦知秋登时就转头看过来,脆生生道:“想!”

  秦杨端着一张大笑脸:“那为父之后便多带你到军营里来。”

  两人身边,东郭先生抚了抚自己的胡子,看着秦杨父女两人的目光带了几分复杂,终究没有出声。

  下头的一众秦家军眼里也对秦知秋改了观,只将她当做边塞那边身手不凡的女侠来看,当下便又有几个兵士上前,要和秦知秋比划。

  看着秦杨脸上神色如常,秦知秋便都一一应下了,又下了高台和人一一过招。

继续阅读:第19章 各怀心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