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各怀心思
濯清2019-11-09 10:172,200

  高台之上,东郭先生抚着胡子走近了秦杨,模糊道:“你的想法倒是惊人得很。”

  秦杨却听懂了,嘴角立时就勾了细微的笑:“我秦家祖祖辈辈皆出将才,只这一辈兄长他们一家都不是什么习武的好手,我那兄长更是看不起草莽的武夫,早早地就将膝下嫡子送入了国子监里。”

  东郭先生睨着他:“所以,你倒是将心思打到女儿身上来了?”

  秦杨眼中神色复杂:“哪里是打心思?知秋从小就是没娘在身边教养的女儿家,自小便是与盛京世家的贵女不同的。如今朝中形势不明,未免以后她在京中吃苦头,倒不如让她手里也握着些实权保身。”

  “说的倒轻巧。”东郭先生嗤了他一句:“若只是在军队里也就罢了,底下这些好歹都是秦家军,自然会多给身手不错的秦家女一些面子。可你若是想让她明面儿地上去拿了实权,你看看这天下的人又有几个会同意?”

  秦杨顿了顿,眼中沉沉:“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只是看有没有好的时机罢了。”

  东郭先生不说话了,看着台下秦知秋换了一身铁甲去和一众秦家军比划,心里依旧有些不赞同。

  高台之下,秦知秋正咬着牙和眼前的兵士对招。这人的身手可比陆任甲好得太多,出招连贯凌厉,一手长戈使得出神入化,直直逼着她只能拿着长戟阻拦他的攻势,毫无主动出击的可能。

  又过了几招,秦知秋只能执着青龙长戟闪身退开,无奈认输。

  秦杨笑着下了高台,往这边走了过来:“人家好歹也是真正在沙场上流过血的铁骨男儿,要是真的那么容易就被你打败了才是说不过去。”

  手执长戈站在一旁的陆任甲顿时苦了脸。

  “这军中近半的兵士都可以轻易将你打败,为父既许了让你到军营里来练招,知秋可得好好利用这次机会。”

  秦知秋点点头。

  秦杨笑开了,眼见着时候不早了,便挥手让一旁的众兵士离开,领着秦知秋缓步出了操练场,又将秦府的私卫集结在一处,准备回府了。

  自秦将军收兵回京后,盛京百姓茶余饭后倒是多了不少谈资,连着鲜少在外人面前高调的秦知秋也多了不少存在感。

  午后护国大将军带着刚被敕封的昭宁县主出了盛京,身后还跟了一队的私卫。盛京里都在传下午见到的场面。

  谁也不知道秦杨为何要将秦知秋带入军营,但大多人都只是想着秦知秋从小没了娘,落到一个只会带兵的秦大将军手里,自然会与其他人不同。

  皇宫深处,永安宫内。

  太后端着青花瓷的茶盏轻嗅:“这茶倒是香得很。”

  她身边的老嬷嬷一年前就出宫回了乡,如今跟在身边的大宫女是个刚提拔上来的,也算是自己的心腹。

  彼时这位新上任一年的掌事大宫女正在给她捏着肩,闻言也跟着笑:“奴婢去领茶的时候,便听那内务府的总管说了,这茶是北凉独有的雪魁茶,便是在北凉皇室里,也是极其稀少罕见的。如今北凉求和,送来的贡品里就有这茶。”

  太后脸色温缓了些:“这样的口福,倒是得多谢秦将军。”

  那大宫女继续讨好道:“可不是?说起来,这样稀罕的茶,陛下竟是全部都送来了永安宫呢,奴婢去领茶的时候,众人都在感叹陛下孝顺至极呢。”

  “孝顺至极?这算什么孝顺。”太后缓缓收了笑,眼中情绪也变得复杂了起来,只抬起了手中茶盏,又抿了一口茶水:“皇儿独爱松顶云雾,再加上皇后嗜甜如命只欢喜饮花茶果茶,这才将雪魁茶全都便宜给了哀家。”

  掌事的大宫女顿时一怔。

  “他怎么说也是哀家肚子里出来的一块肉,哀家还能不了解自己的儿子?他嘴上说是不喜皇后的高傲,也在明面上渐渐疏远了皇后,可哀家却知道,他心里分明是将那林家女爱惨了。只怕在哀家这亲生儿子的心里,那林家女的分量都快要越过了哀家去。”

  大宫女瞥见了太后眼里的抑郁,忙换了话题:“说起来,奴婢今儿个下午还听那出宫去采买的小太监说,秦将军午后带着昭宁县主打马出了盛京城哩!”

  “打马出了盛京城?”太后皱了皱眉,眼中立时又多了分烦闷:“旁人都说秦家家风迥异,哀家还不信,如今看来,这秦将军养女儿的方式倒是真和一般世家贵女的礼教不相合。说到底,她终究是个没了娘照看的姑娘家……”

  大宫女迟疑了片刻,小声开口:“娘娘这样在意昭宁县主,该不会……”

  “还不是朝堂上的那些个烦心事?哀家总想着要帮皇儿除了那林家,便想让叶家跟秦家的姑娘到东宫里去帮衬着太子。

  可你瞧着昨日那秦家姑娘的性子,一看便不像是个会照顾人的。那姑娘虽然知事懂礼,却不爱讲话,脸上的表情也僵,不如叶家姑娘那般讨人喜欢。”

  大宫女宽慰她,小声道:“奴婢听朝中眼线所说,如今叶家也没有明着要帮陛下的意思,若是能将叶家姑娘同太子殿下绑在一起,那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反正那秦将军是铁了心地和陛下站在一条道儿上的,昭宁县主若是进了东宫,也不过只是锦上添花罢了。娘娘若是不喜那昭宁县主,不纳便是。那叶家姑娘看着和县主关系好,两人互相帮衬着也就罢了,若是真的都进了太子殿下的府上,指不定还会暗自生出嫌隙呢。”

  “这倒也是。”太后揉了揉眉心,眼里更多了分疲累:“倒是哀家真的有些着急上头了罢。此前哀家本想着让这两家的姑娘都进了东宫去,如今想来,确实是有些不妥。”

  她又突然开了口:“昨儿个在花园里头你也瞧见了,尧儿面上不喜那林家的女儿,却和叶家的姑娘多说了好些话,你说说,他同那叶家姑娘的事是不是有成下的苗头?”

  大宫女帮她按着头,笑道:“若是真有什么苗头,也还得陛下那边点了头啊。娘娘莫要多费心了,要成的事总归是会成的,这些嫁娶的大事向来急不得,总得慢慢来才好。”

继续阅读:第20章 秦杨的打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